<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睡在一起了?(2)
        “我姓柯。”

         只说了三字引来宋池爽朗的笑声。

         “什么?!姓柯?”宋池话未说完,笑的喘不过气。

         眼角挂着笑出来的泪,“柯那是王室的姓,你逗我呢!”

         “......我真姓柯。”

         “行行行,你姓柯。”宋池依旧一脸你别闹了,“明天记得带我去断肠崖,今晚我就勉强的再这留个宿!”

         宋池进了里屋的卧室,舒服的躺在床上,月光洒在脸上,轻柔的晚风从开口窗中吹进。

         睡意攀上了大脑,身边突然陷下去一块,半眯着眼看到是柯北一那张放大了数倍的脸。

         宋池惊的坐起,“雾草!你睡软榻去!我先到的这就是我的床!”

         “软榻,太硬了。”

         语毕,柯北一就正经的躺在宋池旁边闭眼入梦。

         “起来起来!”

         宋池推囊了几下,见柯北一像块木头般一动不动,硬是狠狠的瞪了他几眼。

         难道他要去睡软榻?

         不不不,像柯北一肉这么硬的人睡的都觉得难受他怎么会去遭这个醉呢!一脸不爽的躺在柯北一旁边,要睡他也要睡的舒服!

         催人眠的风拂着万物,宋池沉入梦乡与周公会面。

         ......

         “起来了。”

         宋池朦朦胧胧的听见这三字,他刚刚才和妹子牵上小手,谁打扰了他的好梦!?

         带着戾气做了起来,睁开眼就看见柯北一衣着整齐的站在床边。

         “你丫跟鸡比赛谁起的早啊!?”

         宋池看清了来人,这在人家地盘上也不敢多作,但话上可不能饶过他。

         “已经正午了。”

         柯北一的确起的比鸡早,昨晚睡着睡着宋池就像只八爪鱼般趴在他身上,没想到宋池就是一小火炉,本身体质寒的柯北一都被热出汗,这才起了床坐在软榻上坐了一夜。

         “正午!?”

         宋池打了个激灵,今日大神就在断肠崖决斗了,不知还赶不赶得上。

         慌忙的穿起了鞋整了整睡皱的衣服,“柯北一,带我去找大神吧!”

         柯北一坐在书桌前淡定的练气字,听宋池这么一说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估计现在已经散了吧。”

         “啊?”

         柯北一不喜多语,耐着性子给宋池解释,“现下正午了,这要是打斗早就该散了。”

         其实只有柯北一和那君泽帮主知道,那所谓的断肠崖一斗其实早就完了,若不是觉着这个厨子有趣,他也用不着坑蒙拐骗。

         宋池心里有些小失落,看来见大神是没有缘分了,惆怅的凝视了远方会,点点的酸楚从心中飘逸了出来,掩饰住了表面的失落看向柯北一。

         柯北一抬眼就看见了宋池眼中一闪即逝的失落,眼神暗下几分。

         现在不能告诉他我是谁。

         “我饿了。”

         宋池睡到正午起来,肚子里早就空了,现在饿到前胸贴后背,眼前发慌的紧。

         “......”

         “你丫说话啊!你们帮主没给你们设食堂吗?”

         “没有。”

         柯北一一直没想过要给帮里弄个大食堂,只有一些便于玩家用的小厨房,别说厨子了,连那些厨房用的人都少。

         “那你们平时怎么吃饭啊?”

         宋池一脸蒙逼,不敢相信这偌大的一个帮派竟然连个食堂都没有。

         “买。”有钱人果然就是不一样,这么豪的理由他无言以对......

         “不过......有厨房。”柯北一来了个大喘气继续道

         突然想到什么又补上了句,“还有食材。”

         宋池听到这话就撒开了蹄子找厨房。

         不知是跟厨房有缘还是宋池自己运气好,出了这门七拐八拐到是真的找到间厨房。

         宋池推开了门就呆住了,丰富多样的食材都排开在长桌上,最常见的灶台,普通的锅碗瓢盆,虽然朴实但是对于一个厨子这些东西就是天堂啊!

         见柯北一没跟过来,宋池也就不顾及宾客的礼仪之道了,激动的翻找着食材。每样食材都很新鲜,但是看了眼火炉竟然没有一点土灰,看来平常用的人并不多,买了那么多食材放在这简直是浪费。

         宋池心里都打算好了,等填饱了肚子就回食肆继续做自己逍遥掌柜。

         他也不愿做些极烦的菜式,掏了米淘了水煮了一锅饭。

         掏出那把神级菜刀就往刚刚挑选好的嫩豆腐上切,宋池发现这刀轻是没错,但丝毫没改变切出来的效果,这可把他纳闷坏了。

         深吸一口气,消去了多余的杂念,金黄透彻的油入锅,加大了灶下的火力,金色的油便马上翻滚起来。

         艳丽的红辣椒入锅掀起轩然大波,浓烈的辣椒香呛人的很,煸炒辣椒的宋池实在避不开这呛人的烟雾,忍不住咳嗽几声。

         夹出了辣椒,借着剩下的油放了肉沫爆炒了几下,诱人的肉香不可阻挡的飘了出来。

         另一锅的沸水早就恭候多时,凝脂般的豆腐鱼贯而入,激起晶莹的水花。在锅中游走不停,倒了酱油上色,宋池就把锅盖盖上。

         那日在德婶家做了那道麻婆豆腐,今日他就做个肉沫豆腐。也不知现在木头过的如何,他可喜欢吃那豆腐了......

         “你在做什么。”

         柯北一悄无声息的从宋池背后出声。

         宋池惊了一跳,“你走路没声啊!”

         “......”

         宋池平淡了下情绪道,“我这不是做肉沫豆腐么,这道菜下饭!”

         说完眼中就闪着想吃的光。

         柯北一坐在长桌旁,眼中是宋池一人忙碌的身影。

         “话说你这帮的帮主是谁啊?这厨房我看不经常用还买了这么多食材。”

         宋池一直忙着手中的活一边跟这柯北一搭话。

         “帮主是......向北。”柯北一停顿了会才继续道,“这儿的确不常用,会做饭的人不多,喜欢做饭的人也不少,就是为那些喜欢的人准备。”

         红辣椒与肉沫入锅,被包裹上了赤色的外衣,白嫩的豆腐已全然是一副新面孔,赤色的浓酱包容了一切,小火慢炖,冒出了小气泡,连着空气中都弥散着赤酱甜辣的勾人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