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五条咸鱼
        自从君莫离孤身赶来后才真正的体会到了唐景天的疾苦,吃的是馒头,喝的是溪水,睡的是草堆。

         连着君莫离都无比想念宋池做的饭菜,这几日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这冷馒头他都快吃出胃病了。

         平时时不时君泽几个武僧来个夜袭,连个蓝都来不及回,立马出去迎战。

         君莫离扔个毒奶,唐景天耍个棍子,终于是把君泽几个武僧打回了老窝,终于是把君泽的几个如小强般顽强的武僧打的无再战之意后马上收拾行囊,马不停蹄的往南柯城赶。

         二人的路途是极其无趣的,马匹累了只能漫步在路上等着下一次奔跑,君莫离骑着马眼神不自觉得往唐景天那处跑,越发觉得唐景天穿着武僧黄袍英气。

         唐景天心中此时都是心心念念的吃食,苦了这么长时间,想着就是宋池做的那一口。不巧越想越饿,看着遍地黄沙飞舞,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景天,我给你奶一辈子可好?”

         风声乍起黄沙漫天模糊了视线,细粒的沙子噼里啪啦的打在脸上生疼,君莫离文绉绉的细语道出了心声,第一次讲出这么肉麻的话暗暗的掩饰了几分原有的含义。

         唐景天自然是听的不真切却能从君莫离的神情中看出他的认真模样。

         “什么?”

         君莫离不知是他听见了却在逃避还是确实没听见,但心中那份逃避的意思占了大半,苦涩与不甘交织在一起道不出的苦闷,故作愉悦的勾起妖笑。

         “我说这鸠山,本为山竟如此之多黄沙荒野。”

         唐景天这才发现,君莫离浑身上下布着浅浅细沙,双手无意识的挡着风沙。他是一届武僧有着真气护体连着将军都不受半点风沙。

         可他是个奶妈......

         他不喜他一直伪装的坚强,乖乖的向他倾诉,他便护他一辈子。

         “来这。”

         唐景天停马,伸出手示意君莫离。

         君莫离一楞,缓缓伸出手,唐景天顺势将君莫离带入身前坐着。

         君莫离眼神一暗,不见几日前斗嘴的光彩。

         别对他那么好,他会错以为是爱。

         “谢了,没想到你还是有良心的。”

         风沙不再入眼刺痛,心中的烦闷却不断涌入,故作调侃的模样。

         “你才没良心呢!不过这几日要是没你帮我辅助,那几个君泽的野猴子不知道还要闹腾多久。”

         烈日照地,唐景天那抹耀眼的憨笑,君莫离自是看不见,只是直直的望着远方,感受着背后那人硬气的胸膛已是足矣。

         天知道,唐景天等着一天等了多久,多想把眼前人拥入怀,如今骑马也算是美事一桩。

         半墨迹半悠闲的速度也抵达了南柯城门口,正当午时,唐景天和君莫离惊讶的看着无人看守的城门。

         “卧槽!我们帮被攻陷了?”

         “卧槽!城角四个据点都无人看守啊!那帮家伙可是死都不离岗位的铁疙瘩啊,今日这是?”

         这情况给的他们二人是无比的冲击力。

         君莫离像是明白了什么,夺过唐景天手中的马鞭往着将军的屁股上就是一鞭,马儿吃痛颠簸的跑了起来。

         唐景天心疼的轻抚爱马屁股。

         将军,为了日后我和我媳妇的性/福就牺牲你了。

         到了食堂前唐景天终知发生的一切,偌大的食堂大排长龙,人手一饭盆,满溢着的是饭菜幽香。

         奔波一路的二人早就饿的快拖行,刚想溜进厨房开个小灶,突然看见厨房内那一抹凌丽身影,立马停住了脚。

         老大在这干嘛!?

         柯北一余光一扫,便看见在旁的二人,半眯着眼直直吓退二人。

         唐景天和君莫离乖巧的端着饭碗在最末排着队。

         柯北一微微皱眉,看着像牛皮糖一样的木头缠着宋池他就很闹心了,这堪比木头麻烦的二人不知何时做完布置的任务

         果然还是任务太少。

         “我饿了。”

         “啊?那我留下你的饭菜。”

         宋池忙的快上天,这柯北一跟个冰雕似的站在一旁,平常爱凑热闹的兄弟都不敢跟宋池多言半句,退在半米之外才敢上前。

         宋池也不知为何今日人那么多,但唐景天二人心知肚明的很,还不是为看全服第一大神一面,虽然也有些是为了吃饭而来的,但是守城门的全都来了,那绝壁是柯北一出面了才那么兴奋。

         将所有菜品都端出:老鸭粉丝汤,葱油拌面。

         简单却能裹腹,宋池才不会说自己为了剩成本才这样做的。

         木头拽了拽宋池的一角,“宋哥哥,我饿了......”

         宋池应声道好,忙着收钱顺便留了点汤食。

         柯北一和木头双方你瞪我,我瞪你的瞪了一下午。

         日月星异,钱气满满的一天又结束了,宋池瘫倒在床榻之上,捂着枕头清点了这几日的金币,竟有五万多。

         过不了几日他就能撑过困难时期,娶个妹子生米煮成熟饭谁嫁给那个什么什么子爵。

         “宋哥哥,我想洗澡。”

         木头这么一说,宋池也发觉自己也该洗个澡了,虽说每日凌晨界点会刷新负面状态,但总归是要洗一洗才健康。

         但初来乍到哪知道澡堂子在哪儿,一首牵着木头一首拿着里衣,拖家带口的敲开了柯北一的大门。

         一开门就见柯北一赤这精壮的上身,青丝散乱,一副将睡的模样。

         “何人?”

         “是我,宋池。”

         柯北一看清是宋池半夜来访会心一笑,看到右手旁的木头刚想上扬的笑意顿时湮灭。

         “那个,那个洗澡的地方在哪?”

         “我带你去吧。”

         柯北一转入后殿,红膻木门一开,烟雾缭绕,玉石打造的岸沿细滑无比,温润的质感缓去了秋天的几分凉,貔貅龙头金石雕琢,从口间放出连绵缠烟泉水。

         帮内本有供玩家洗澡的河流,但这秋天略寒,他哪会让宋池赤着身子暴露在众睽之下。

         “宋哥哥,你是跟我一起洗吗。”

         宋池脱去里衣,白皙羊玉的肤色意外的亮眼,胸前殷红因点点凉意立起了红豆,柯北一驻足眼神不自觉的留在那处。

         烟雾缭绕衬得宋池更加灵气几分,木头摸了宋池腰间一把。

         “哥哥,你皮肤真滑。”

         “莫调笑,我可是男人!男人的皮肤说光滑这可就不对!木头,你去把门关了吧。”

         “好嘞~”

         木头一蹦一跳的关门,关门之际留了条缝轻声道。

         “跟我斗,宋哥哥只能是我的!”

         “木头,快来。这儿的澡堂果然很高级啊!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就是那么会享受。”

         “来了~”

         柯北一不语,眼中寒光上了几分,看来他是时候做出对策了。

         缝隙间能清楚的看着宋池与木头在泉涌之间嬉戏打闹,眼神隐晦了几分,甩袖消失于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