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酒酿圆子
        雾......雾草!?一百碗葱油拌面!?

         更重要的是后面的一百个金币!他这是要赚大发了?

         “在下还有急事就先告别了,有缘再会。”

         宋池收拾了下自己东西就急吼吼的走了。

         “诶?宋吃兄弟你考虑下啊!我们帮派可是第一大帮啊!”

         宋池只听的见嘈杂声,唐景天说的话也听的七零八落,他现在就要思考该怎么卖出一百碗葱油拌面。

         走在半路上就看着木头奔向他。

         “宋哥哥~我爹说你的房子明日就可完工了,叫我请你去家里做客。”

         细萌的声音软化了宋池的少男心。

         “好。”

         跟着木头一路上说说笑笑等到到了德叔家已经夕阳西下了,远远的就看见德叔家的烟囱冒着烟,饭菜的香味蔓延在空气中。

         “德婶你在忙啊?”

         宋池推开栅栏就看见德婶忙里忙外。

         “嘿,这不就是你来么,你德叔在屋里头等你呢,婶子也要做几个好菜下酒,木头来帮我择菜。”

         “好~”

         木头乖巧的择起了菜。

         “德叔,我自己进来了啊。”

         宋池见门没锁就自己进去了,进门就看见德叔和容白坐在圆桌上喝茶。

         “容白你在啊。”

         容白不语,微微含头。

         “宋兄弟你来的正好,来来来快坐。”

         德叔招呼着宋池坐下,倒了杯茶水,神色凝重。

         “宋兄弟这回叫你过来不仅仅是为了你房子的事......”

         板凳还没坐热的宋池突然打个激灵,他一没犯法二没□□三没吸毒,这算是□□会?!

         德叔故作神秘的喝了口茶水,碧色的茶叶在清水中旋转荡漾,光是这个气氛就可以让宋池紧张到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你可还记得我说的食肆?”

         “食肆?!”

         宋池松了口气,他还以为多大的事呢。

         “正好这几日有一处地转让,我看那市口到是挺适合你的,而且今日你在美食街做的那面,我可听见乡亲们说了老久了,这好的东西不让他传播出去真是可惜了。”

         宋池听德叔这么说心中一喜,忧虑又随之而来,虽然手上有几个金币,但卖个地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叮——

         系统提供贷款模式,需玩家自动申请。

         系统这一席话简直就是雪里送炭新世纪的好雷锋,不管他是否食过矢但这种设定宋池给满分。

         “那......那块地估价多少啊?”

         “五万金币。”

         开个食肆对自己的任务是有好处的,但听到这数字宋池肉疼了半天。

         “这五万金币数字虽然不小,但我相信你有渠道能获得五万金币,宋吃这桩生意,实惠。”

         一旁一直未说话的容白突然说道。

         宋池现在就想热烈的给这二位npc鼓个掌,真是玩的一手好套路,不过这个套路他吃下了!

         “那行!德叔你明日就带我去看看地吧。”

         “那就明日早时。”

         德婶端着饭菜进了屋,菜色鲜明,传统的三菜一汤。

         西红柿炒蛋,五香茄子,腊味香肠,丝瓜汤。

         看的宋池蠢蠢欲动,这忙了一整天还真没吃过什么东西,夹起一片香肠放入嘴中,清新的咸味在空中弥散开,香肠的油水与柴肉交融在一起特有的腊味显得更加突出,不是仅仅能用香字概括的。

         “德婶你这香肠做的真好吃!”

         迫不及待的又塞了一片在嘴里。

         “这哪是我做的,这香肠是年前卖猪肉的邻里送的,就在村口大家都叫她秀子妈,不过可怜了,她生下孩子后丈夫去世了,自己靠着卖猪肉为生拉扯大了秀子,这几年年年有人看上她,可她固执又不愿再嫁人,想想也是命苦。”

         说完德婶叹了口气。

         宋池沉默不语想揭开这沉重的话题。

         “宋吃我可是听德叔说过你厨艺了得,怎么?今日我虽说是来德叔这做客的,你不表示表示么?”

         容白开始给宋池没事找事,刚开始德叔说宋池做的菜那是地上绝有天上无双的,他今日到是要看看他能捯饬出什么。

         “容白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人家宋兄弟难得来一次,来喝口酒吧。”

         德婶给在坐的三位斟了酒,小小的瓷杯倒入了清澈的白酒,酒味很浓,未喝却已经入喉三寸。

         “对了德婶,木头呢?”

         “他个小孩子不好上桌,我已经给他留好菜了。”

         德婶这么说宋池也放心了。

         “宋兄弟你可善酒力啊?看你这副样子想必以前都未品过酒,若是不行就算了。”

         戏谑的声音在宋池耳边缠绕,偏偏宋池还是那种对酒有过研究的人,虽然不善酒力但小尝也未必不可。

         拂袖遮面,轻嘬一口......尼玛!!!

         劣质酒的齁味荡气回肠,虽然只沾了点舌尖,但酒味已经上了头,劣酒比烈这个道理宋池还是懂的,可是这么烈的可没见过。

         见宋池辣红了脸,德叔有趣的大笑起来。

         “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别逞强了,来,容白我先干为敬。”

         德叔一口白干下肚丝毫看不出被就呛的感觉。

         “好酒。”

         容白轻吐出二字。

         wtf?!好酒?这么劣的酒竟然被称为好酒?

         “德叔你不觉得这酒......味道极其难过吗?”

         宋池小心翼翼的问道。

         “难过?我可是去镇子上买的最好的酒,宋兄弟你可对酒有什么见解?”

         听宋池这么一叔容白和德叔的性质就上来了。

         “也并没多大见解,我敢断定这酒定是用去年陈米酿制而成,只在地窖下放置了一月,多放了写酒曲就算是好酒的档次了。”

         德叔才反应过来,给自己卖酒的是个无良奸商。

         “你不说我也很难发现,等过几日我就去找那奸商理论理论。”

         容白有些半醉,这酒容易上头的很。

         “宋池你这么一说我到更想见识下你的本事了,可否卖给兄弟一个面子呢。”

         见容白这样,宋池也不好推脱。

         “这面子当然给!德婶家中可有酒酿啊?”

         这农村家中应该都有自家酿的甜酒,是妇女闲来无事时小斟几杯的必备饮品。

         “当然有,都在厨房里。”

         宋池应了声就进了厨房,刚才思考半天该做什么菜,看德婶精心准备了主菜也不能在做个菜去拂了主人家的面头,想来就做个润胃的饭后甜品好了。

         进了厨房就看见木头一副可怜模样,端着自己的饭碗坐在小凳子上。

         “宋哥哥!”

         木头看见宋池进来眼神亮了几分。

         “木头真乖,等会可要留点肚子,哥哥给你做好吃的。”

         “哥哥真好~”

         木头应声,乖巧的坐在板凳上看着宋池在厨房内忙碌的身影。

         宋池从厨房里找到糯米粉,倒了点热水开始和面。

         这糯米粉可不比面粉,糯米粉缠人的很,随便动两下就沾着手上到处都是。

         唯一的有点就是不用像面粉一样费力气,只要成了刑就可以做糕点了,宋池将和好的糯米粉截成一段一段,每一段取一小撮糯米粉搓成如小指甲盖般大小的圆子,良久之后,宋池搓了三十个多个圆子,每一个大小相像各个如白玉似的小孩童。

         倒进已经煮开的沸水里,三十多个白圆子在清水中翻滚,清澈的水也因圆子的进入染上点点纯白。宋池挖了一勺德婶自己做的酒酿,酒酿是糯米酿制的,一股糯米的香甜味伴着酒香随之而来。

         酒酿进入水中慢慢散开,纯白的糯米粒环绕在每颗圆子周围,美的不像话。

         酒的纯度被水稀释,但依旧有淡淡的酒香飘出,见圆子已经煮了差不多了,撒上鲜艳的枸杞,倒入用冷水调好的淀粉,淀粉遇热后让整锅酒酿圆子都变得粘稠,随意拨动如烟云里的诗画般不那么真切却又美的淡雅。

         红色的枸杞不仅点缀了酒酿圆子更能润胃。

         起了锅,挑了个漂亮的白瓷碗盛起,给木头舀了一勺。

         “里面有酒,要慢点吃可别醉了。”

         宋池调笑木头后,就端着碗去了里屋,看不见木头在他背后似于爱慕的眼神。

         “久等了。”

         宋池给三人都盛了碗,“这是甜点但也甜的不是很过分,学名啊叫酒酿圆子。”

         德叔从宋池进门开始就闻到那清新的酒香,不顾着现在还烫着,赶紧塞了一口。

         酒香在嘴间缠绵如点点飞蛾路过水面虽不浓重却有种江南三月小雨般的惬意,圆子软糯并不粘牙,更妙的是枸杞的微酸配着酒酿中的糯米粒香甜,每颗糯米粒都已经浸透了酒香,一口未尽兴,又吃了一口这种流连忘返的暖意从胃底升起。

         容白见德叔德婶只字未言以为这酒酿圆子十分难吃,但也浅尝了一口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刚才怎么会有难吃的相法,现在想来他刚刚真是个罪人!

         宋池本来抱着不抢主菜风头来做这酒酿圆子,看着他们一个两个只顾着吃甜品有些愣比。

         德叔用着手绢擦了擦嘴,他是实在吃不下了这才停手。

         “宋兄弟你还未吃饭呢快坐下来一同来吃。”

         德叔这么一说,宋池还不记得自己是饿的,坐了下来细细品尝德婶的菜。

         “宋兄弟你师傅去四处游历的事我知道了,他已经把原先的房子押给了当铺,你那房子明日才能竣工,若是不嫌弃,今晚就和木头挤一挤吧。”

         塞着满嘴菜的宋池有些愣比。

         “嗯?不嫌弃,不嫌弃!”仓皇的咽下菜后说道。

         叮——

         恭喜玩家点亮酒酿丸子,目前初级!

         友情提示玩家,第二支线:提高麦子的销售。

         触发了隐藏机关,请在十五天内成功卖出一百斤麦子(还剩十四天)

         失败惩罚:扣除三十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