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路痴不是咋的错
        宋池添购了足够的食材,客人络绎不绝,走了一波又会来一波,甚至还在食肆外排起了长龙。

         “这对面怎么那么多人啊?”坐在天字楼二层靠窗的男人疑惑道。

         这个问题很明显是问来倒茶水的小二,小二脸色僵了会,想说什么又面露难色。

         “我也不为难你,拿去吧!”

         桌角上放着几十枚金币,这可对小二来说可是两个月的工钱,不着痕迹的收入囊中,脸上满溢着笑。

         “客官,你有所不知!那家食肆人气之所以那么火爆,都是菜品做的好,虽然我们天字楼也临摹过,但那香味总觉得没有对面的香。”小二拿到了金币什么都敞开了说,突然嘘声,“还有件事儿我就跟客官你一人讲......你可别告诉别人是我的说的啊。”

         男人微微点头。

         “我们天字楼的大掌柜的早就看不惯那食天下,想尽了办法搞垮,不过在过几日那食天下就是我们天字楼的附属字号了。”

         小二说的一点都不含糊,看不惯这个字眼在男人耳中无限放大。

         没想到他一路跟踪唐景天来到这美食街还能碰到这种有趣的事,君莫离轻抿一口小二倒的茶水,一脸深意的看向正在食肆内忙活的宋池。

         天字楼占的位置好,二楼能完全观览整个美食街,更别说在食肆里忙活的宋池。

         “宋吃?他给唐景天塞了什么东西。”

         宋池塞给唐景天老鸭粉丝汤的画面自然没有逃过君莫离的眼。

         混蛋唐景天!原来这么早做完任务是为了见这个宋吃!更重要的是这个混蛋又抢了他的boss!好好好,真是太好了!这个宋吃成功的引起了他的注意。

         手中的茶杯握紧了几分,爆出了青筋,力气大到身体开始颤抖。

         都说了那是他的boss,混蛋!

         宋池觉得后背一凉,寒意渐起,呐呐自语道,“这几天又冷了,回去看来要多加几件衣服了。”

         “小鱼,再来份葱油拌面!”

         “我也要!还要那个老鸭粉丝汤!”

         “好嘞!”

         玩家也渐渐对小鱼和灵芝熟悉了起来,小鱼和灵芝总是在一片催促声中端盘子送碗。

         在这一切看起来繁忙却祥和的日子如翻篇般度过了三日......

         “轩辕又是你啊......”

         宋池把卤五花塞进馍内,极其自然的递给这个天天都来中二病。

         “那不是!昨天你不是说了么,今天会供应肉夹馍,这不?我早早的就来了!”

         轩辕说完后就猛啃肉夹馍,这两日不吃肉夹馍实在是想的紧啊!那醇厚的卤香味与麦香交织唤醒了沉淀数日的记忆。

         天啦噜!还是依旧的好吃!

         轩辕猛的允吸流下来的肉汁,寻思着等会午饭是不是要搬个板凳过来,等会怕是就没位了。

         正如轩辕所想,等他吃完第二个肉价馍时,有些玩家两两三三的坐进了食肆开始扫荡。

         宋池今日一天都不在状态,发呆的片刻几滴**的葱油炸在他的手中,瞬间烫下了几个红印子。

         这才缓过神,连忙塞进冷水里,刺疼的痛觉没有消除宋池的担忧。

         今天就是赌约兑现的一天了,虽说天字楼这几日的生意被他抢来不少,但也说不一定那冬掌柜捅出什么幺蛾子。

         吹了吹发疼的手,白玉般修长的手多了几个红印子,宋池心疼自己三十秒!

         不知这印子什么时候能好......

         “哟,宋小兄弟这是受了工伤啊?”调笑的语气,让宋池抬头看向来人。

         冬掌柜不知何时站在了宋池声旁,手中拿的是当初的那张字据。

         宋池强打起精神,妈个叽他不能慌!

         俗话说的好,淡定就像海绵里的水,挤挤总会有的!

         假意咳嗽了几声,“是啊,冬掌柜可别输给我这一阶小辈啊。”

         臭小子!等会就让你哭着回家!

         收起片刻的不屑,冬掌柜僵硬的堆上笑意,凑在宋池耳边。

         “待会就等着变成丧家犬吧!前几日的事想必你已经猜出来些大概吧。”

         阴冷的语气带着丝丝胁迫,狭小的眼眸中闪着胜利的光彩。

         叮——

         正在计算玩家当月盈利......

         宋池的神经瞬间紧绷。

         这食了矢的系统像是故意跟宋池作对。

         正在计算玩家当月盈利......

         正在计算玩家当月......

         正在计算泥煤啊!!摔!

         冬掌柜狡黠一笑悠然道,“我这个月可只有三万金币的纯利润啊。”

         雾了个大草......一种倾家荡产的错觉油然升起。

         宋池就觉得现在自己药丸,前几日看的账本也就一万五金币,撑死了抵得上他的一半,这几日虽说生意好了不少,但......

         叮——

         已计算完毕......

         手心不知不觉出了冷汗,指甲深深的陷进肉中却感觉不到疼痛。

         共计两万九千五!

         系统声如一盆冷水把宋池从内而外浇的透彻。

         他......全盘皆输了

         叮——

         接受多位匿名人士举报,冬掌柜出现作弊行为,对方本月盈利清零!

         恭喜玩家,完成支线任务:

         冬掌柜的挑战

         奖励:天字楼

         还没等宋池从愣比中缓过神,冬掌柜一脸不相信的冲了出去。

         “我待你们不薄啊!”

         双眼被气的涨出了血丝,他没想过在自己生病那么久的小二居然会出卖他,当系统声说出他违规时他就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天字楼给了那宋吃也无碍。

         但是......那份字据只要被验证就会有隐藏的惩罚。

         他......不甘心!

         “宋吃!我不甘心啊!凭什么!凭什么!你就该......”

         话未说完,冬掌柜消失在原地,就像从未有过这个人一样。

         一股子寒意从宋池后背升起,准确的说,冬掌柜已经被这个游戏系统删除了!妈个叽他以后还能安心的骂系统食矢了吗!?

         但是天字楼已经收为他的囊下,这是个喜闻乐见的事,宋池好心情的重新整修了下天字楼,让店里的小二认了会主。

         食天下的确成为了天字楼的附属字号,不过整条美食街的人都知道那天字楼已经换了主,来往的玩家有更大的地方啃肉夹馍喝老鸭汤。

         食天下中的天字楼一下子名声大噪,宋池也渐渐隐身于幕后,厨房营业这些事他已经全权交给小鱼和灵芝等小二管理去了,逍遥的做起了甩手掌柜,天天数着金币他能乐一整天。

         终有一日,宋池同志终于明白,人闲必废这个道理。

         他宅在家研究着做香肠也研究不出什么新菜式,无聊的快长蘑菇,屁颠屁颠的到食肆里看看自己的江山。

         “诶?你听说没?有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居然要跟向北大神决斗!

         一玩家拍了拍声旁人的肩膀,语毕有深深的跐溜一口葱油拌面。

         “我知道!听说是个帮派的新帮主,听说还飞鸽传书给大神,还什么三日后,断肠崖,帮主位我来拿,真是太好笑了!”

         饭馆果然是个小道消息传播的绝佳地方,宋池突然听到大神二字,一下子有了兴趣。

         他自从进了游戏以来除了吃就是做吃的,这大神他这没见过,悄悄的给小鱼留了张纸条,便回家收拾了包袱。

         三根晒好的香肠,两份肉夹馍成为了宋池仅有的粮食。

         背着包袱就准备网断肠崖赶去......等等,断肠崖在哪?!

         随手抓了个人问了路,“兄弟,你可知断肠崖在哪?”

         “往南走就是了。”

         宋池道了谢,随后陷入一脸懵逼中,南......在哪!?

         为了不让自己那么丢人,宋池选择跟着感觉走。

         有首歌唱的好,说走咋就走,路痴不是咋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