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睡在一起了?(1)
        耳边是风刮过的声响,柯北一的轻功不得不让宋池佩服,如飘走林间的鬼魅。柯北一的速度越来越快,眼前的葱郁森林渐渐化作渐变的马赛克。

         风模糊了宋池的视线,但他知道这个死面瘫及其粗暴的的把他扛在肩上,力气大了不起啊!

         哼!等他落了地就赶紧找个人问路去断肠崖看大神,谁管这个吃个胡椒就过敏的面瘫。

         “死面瘫......”

         宋池小声的嘀咕了句。

         “你说什么?”

         柯北一一直在忍想挠痒的谷欠望,为的是不让宋池从肩上摔下来,听见那模糊的嘀咕声忍不住的好奇起来。

         “没事!”

         宋池打了个激灵,没想到他耳里这么好。

         柯北一缓慢了速度,宋池这才看的清这时的景象,虽说已是深夜,但依旧能辨出这是一片城邦。

         青石块一个个堆积起来的砖瓦,造就了这座富有的城邦。

         “这是哪啊?”

         “南柯城。”

         柯北一把宋池带来自己的城邦,的确是想要为自己疗伤,另一个想法就是想要他留在城内为手下辛苦了那么久的兄弟们做几顿好饭。

         “你不是过敏了吗?怎么来人家城邦这?”

         宋池在这座南柯城上空还能看见一条富裕活跃的街道,不少玩家还在各种食肆里吃着夜宵,暖色的烛火在这漆黑的夜如万花丛中的一点绿,显眼的很。

         柯北一稳稳的降落在城门前,顺带把宋池从肩上扔在了地下。

         总算着地的宋池虽对柯北一把他扔在地上有些不满,但终于能在地上蹦跶,他也没在意太多。

         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才想起柯北一根本没理自己。

         “我问你话呢!你怎么到人家城邦这了?”

         “自家城邦,为何不能进。”柯北一拍了拍用实木做的城门,厚实的木块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来者何人!”

         守门的玩家听见敲门声,站在城头上往下俯视,夜黑了,宋池和柯北一也只能看见一个人形。

         “是我。”

         无比熟悉的声音让那守门人打了个激灵,“老......”大!

         柯北一冷眼撇向那守门人,不寒而栗,那人也瞬间读懂了柯北一的意思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进吧......”放行后,终于掩饰不住内心的小激动。

         雾草!他今天见的是老大!活的老大啊!不过老大后面那个男的是谁啊?算了不管了,他等会要跟兄弟们夸耀一番。

         城门大开,稍许嘈杂的街道让宋池终于感觉到了点人气味。这几天光是赶路都是去的鸟不拉屎的地方,别说人了,连只鸟都没有。

         碰见那个面瘫真是个有缘,孽缘。

         “喂!你丫的又要去哪啊!”

         柯北一一言不发,直接扛着宋池穿梭在青石砖造成的房顶之上。

         “疗伤。”

         轻吐二字,说的事不关己。

         柯北一若是光明正大的走回自己屋内,这南柯城早就要掀锅了。

         宋池淡定的半趴在柯北一肩上,他已经不能跟这个人好好沟通了,一言不合就扛沙袋。

         “到了。”

         柯北一抄了近路,直接进了自己的殿内。

         “雾草......你们帮主那么有钱啊?你在这算什么等级,给你配的屋子可不简单啊。”

         宋池有些愣的看着周围,暖色的烛光照亮了不算小的屋内,空气中弥漫着淡雅的香料味,刚入门看到的便是一排整齐的书籍,金丝锦绣的软榻,白玉狼毫,紫檀圆桌......

         虽说摆设简单了点,但从宋池刚进屋内就感觉到了两个字,豪气!

         看似不起眼的小零件可能就是某个宝玉上打造而来。

         “......”

         陷入了迷之沉默,宋池见这面瘫又不理自己,想回食天下的心立马就有了。

         柯北一从暗格里拿出一盒药膏,青花瓷浅淡的花纹勾勒着本不平凡的白瓷之上,淡淡的药味从盒间缝隙里透了出来。

         “帮我涂药。”

         柯北一把药膏递给了宋池,自顾自的脱了衣服。

         后背如万蚁攀爬过般,只浮于表面但那痒就像羽毛般挠动着心窝。

         “你自己怎么不涂啊!流氓!”

         柯北一露出的精瘦胸膛,八块腹肌恰到好处如豹子般内敛。宋池没想到这面瘫的布料底下那么有货,作为男人心里当然是羡慕嫉妒恨。

         “后背,够不着。”他竟然无言以对......

         宋池不好气的拍了拍软榻,“趴下吧。”

         柯北一老实的趴在软榻上,这么一细看的确看见不少红色的小点点,挖了一手指像是半透明乳白的药膏不由分说就抹在后背上。

         药膏的药味不大,散着香味。涂在皮肤上化作了水被吸收,柯北一比宋池的肤色深些,健康的蜜色不像宋池略显苍白。

         “你肌肉好硬啊!”

         宋池好奇的戳了戳柯北一的腰,想他同是男人,虽说没有赘肉这种东西,但也没有肌肉这种羡慕不来的东西。

         “男人的腰,别乱碰。”

         柯北一闭眼趴着,无处安放的墨发散落在旁,凌乱的美出了境界。

         宋池听他这么一说,马上收回了爪子,他以后可是要娶妹子的人!

         这涂完药,柯北一就趴在那儿一动不动,这可苦了闲不住的宋池,他还想着柯北一带他去断肠崖看大神呢!

         宋池踢了踢软榻的榻边,“喂,你说你叫北一,那你姓什么啊?”

         柯北一未睁眼,良久未答。

         宋池又以为他不愿说,刚想说罢了就被打断。

         “我姓柯。”

         只说了三字引来宋池爽朗的笑声。

         “什么?!姓柯?”宋池话未说完,笑的喘不过气。

         眼角挂着笑出来的泪,“柯那是王室的姓,你逗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