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半夜出走
        在人群中突然出现一道童声,稚嫩的语调却透着一股子我是老大你敢怎么样的架势。

         看着声到人未到的时候,宋池想着赶紧解释赶紧溜人。

         “其实我是食天下的真正老板,小二你信我啊!”

         “哎呦,你是我们老板我还是神塔创......”始人呢。

         来的小童正是小鱼,小鱼看到宋池顿时泪上心头,多久不见的思念都化作一腔的泪水与激动。

         “宋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小鱼直接跳到宋池怀中,像只考拉般挂在宋池身上。

         这回他可难走了......

         “小鱼好久不见,你到是长高不少啊。”

         宋池笑着摸着小鱼的脑袋,当时的正太已经练就了掌柜的架势,现在还像个孩子般在宋池怀中撒娇。

         “你可真没长眼!他可是我的宋哥哥,这座食天下的真正老板,你的工资是不想要了!?”

         那小二连忙道歉,立马识相的退到一边自动降低存在感,生怕被自己的大老板再次点名。

         “宋哥哥,我和灵芝好不容易学会撑起这个店呢!还把几个菜的价位提了上去,我就知道宋哥哥迟早会回来的。”

         宋池顿时感受到了小鱼的威力,他要是被扣了工资可得要哭上几天。果然孩子长大了就由不得苦命的哥哥了,瞧着小鱼孤身一人疑惑问道。

         “灵芝呢?”

         “灵芝在里头算账呢,他算账的功夫可厉害了!不过店面上也就我一个人打理了。”

         这么说着,小鱼拉着宋池跑到账房里,而灵芝正坐在椅上,抱着几打账本噼里啪啦的算着账。

         “小鱼,我跟你讲最近的鸭肉贵了,咋们还要涨价。”

         “......”

         敢情经济大权在灵芝的手上。

         “灵芝你看谁来了!”

         灵芝抬头先是一楞,随后就跟小鱼般哭的像个泪包,开始哇哇的吐苦水。

         “宋哥哥,灵芝终于,终于把你给等回来了。”

         宋池面对哭着的小泪包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摸着灵芝的柔顺的脑袋,表示安慰。

         “灵芝不哭,别哭肿了眼睛,你看你不是把食天下管理的很好吗。”

         灵芝哽咽的抹去了挂在脸上的泪,“好是好,就是小鱼老是欺负我。”

         说着瞪了小鱼一眼,小鱼顿时觉得惶恐,矢口否认但那慌张的表情已经出卖一切。

         宋池看着十分融洽的一切也放心了下来,他登入游戏时,游戏已经是黄昏了。

         赖不住小鱼和灵芝的恳求,宋池答应了留宿安然无恙的吃了顿晚饭。

         夜深时,宋池就从后门溜走了。

         他还需要找清心胆。

         依据之前小二的话,只需要得到那个什么厨神争霸赛的头筹就可以获得清心胆。

         先不管木头是否有欺骗他,他也会去参加厨神争霸赛。

         到现在他其实并没碰到跟他同系的玩家,厨师这个职业简直是冷门到不行,不过神塔有这个用意,说明他还见识的不够多。

         只是为了厨艺而战,仅此而已......

         宋池半夜出去碰到了一个史诗的难题。

         他该去何方?

         现在四下无人,除非有鬼。这大半夜玩家都在休息之中没有会在这么晚做任务的,连个问路人都没有。

         月黑风高,风吹得万物瑟瑟。除了轻微的虫鸣基本上属于万物沉寂。

         他宋池走向厨神之路就这么断了吗!?

         “谁能帮我带路啊!”

         宋池如此智障一喊,明显知道没有人会出现,抱着万一有个玩家跟他一样智障半夜出来做任务的心态去笑对人生。

         “呵......有趣。”

         “有人?”

         “废话,你小子要去哪?”

         宋池跟着声音的方向寻去,一个人坐在屋顶上饶有兴趣的盯着他,可惜月色朦胧他也看不清来者的模样,只不过觉得声音貌似在哪听过。

         但有个跟他一样智障的人半夜出来,宋池也是蛮高兴的。

         此时不问更待何时?

         “大兄弟你可知厨神争霸赛在哪开赛啊?”

         “啊......那比赛啊?你去?太可笑了吧。”

         那人满是调笑,怎么看都不觉得宋池是个厨子。

         “你丫快说!”宋池算是急了眼。

         “你一直向前走,看见一个名为‘神塔'的城邦那就是参赛地了,不过你打算走过去?”

         那人觉得可笑至极。

         “那比赛三日后可就开始了。”

         “不晚。”

         跟上现在的脚程,要是及时恢复体力他个渣五厨子也能准时到那吧。此时也该庆幸临走时顺走了几个带属性的肉夹馍。

         宋池也不想去麻烦那个帮他指路的人,毕竟半夜还出来有闲情雅致坐在屋顶上的玩家,不是蛇精病就是个智障。

         宋池头也不回的开始走向自己厨神之路!

         “真是有趣......”

         男人再次隐于夜色中,暗自道出。

         看着宋池越来越远的身影,男人眼中的兴趣越发浓厚,那是猛兽盯上猎物的眼神。

         宋池不禁后背一凉,诧异了会,继续赶路。

         宋池是半夜出去的,起码还有两个时辰天亮,路上吃了个肉夹馍驱走了睡意,走起路来连喘都不带一个的。

         直到天边渐渐翻出鱼肚白,世界广播又有一些起的奇早的玩家之间的交流之外。

         宋池发现......

         为什么他不顾一辆马车去神塔城呢?!

         在世界广播内马上发布了消息。

         【世界广播】

         宋池:有人要做马车任务吗,在下想顾一辆马车,价钱好商量。

         张三疯:楼上疯了吧,这么早就做任务???

         天蚕:就是就是!我还在客栈躺着呢!

         宋池:各位我真的是急求啊,价钱好说啊。

         张三疯:我估计现在醒着的活人就我们几个了吧。

         其实事实并非这样,柯北一早就起来了,可以说是根本没睡,这么早的世界广播很是引人注目,他要是想不注意也都难......

         “唐景天。”

         “啊?老大咋了?”

         唐景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抹去了额上的汗,看样子像是极其的累。

         “派个人去帮助宋池。”

         “好嘞。”

         唐景天刚准备走又被柯北一叫停。

         “记住千万别说他是我派去的。”

         唐景天不明所以,点了头后才转身离去。

         宋池,我真的好想你。哪怕只是分离了一夜......

         “老大!君泽那群兔崽子又来了,他奶奶的打了一夜还不停,真不知道他们帮主怎么想的!”

         君莫离是从城邦外的城墙上跑回来的,除了气愤之外还有熬夜的疲惫。

         “我马上去。”

         柯北一虽然面上不显劳累,但身边的气场全然已变,对于孜孜不倦的敌人,这是王者所显示出的不耐烦。

         【世界广播】

         宋池:哪位大哥能接马车的任务啊?在下真的急求啊!

         宋池真是急了眼,难道他看起来不像是个有钱人?

         虽然他之前付不起饭钱,可是只要食天下盈利一天就会有金币转入他的钱包,所以他现在可算是个一掷千金的大户了。

         【私信】月降水:我接吧!

         正当宋池万分焦急时,私信突然一响。

         果然不出片刻,宋池远处十米,一人抱着传送卷轴到了宋池的所在地。

         “你是宋池对吧?”

         宋池点头,有些懵。他手里的传送卷轴可不比一百金币便宜多少啊,那金光闪闪的传送卷轴可都是金币砸出来的啊。

         月降水从福袋里变出一辆马车,简直堪称神奇。

         “上车吧,你去哪啊?那么急的求马车任务。”

         “神塔城。”

         月降水面容清秀,不算太过普通也不艳眼,看起来相当的舒服,从他的服装上看,应该是个唐门无误。

         宋池听话的进入马车,掀开马车的帘幕,宋池差点掉了下巴。

         金丝玉塌暖红炉,翠葡银杯清酒香。

         这十四个字形容这个马车一点都不为过,简直是奢华版的马车。

         不是很淡定的坐在塌上,一串串玉做的珠帘随着月降水的赶马的速度,碰撞在一起,十分悦耳。

         “那个......大兄弟我看你也不像是缺钱的人啊。”

         “嘿嘿,这不是靠积累才有的财富么。”

         “有道理。”

         月降水尴尬的抓了抓头,其实这是他出城邦前唐景天塞给他的。

         他其实认识宋池,宋池在城邦做饭时,他每天都去按时占位呢,可惜宋池嫂子只记得老大,没记得住他这个小喽喽了。这么奢华的马车他也是第一次赶,暗自感叹有钱人的恶趣味啊。

         月降水的马车赶的很稳,一路上虽有好的装备好的吃食出行但总是的那么无聊,宋池当然是一刻也闲不住。

         “大兄弟,话说你哪个城邦的?”

         月降水自然早就对宋池和蔼可亲,未来的大嫂怎能不讨好?

         “就是向北大神的城邦,嘿嘿。”

         月无恒本骄傲的脱口而出,可是一出口发现自己貌似说错了什么。

         该死,唐舵主在临走前还嘱咐他不能泄露自己是老大派来的,月降水现在除了想给自己抽一大嘴巴子也没什么了。

         “哦......这样啊,我们也真是巧,我曾经也在那呆了一段时间,你见过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