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厨神选拔赛
        不过托了柯北一的福,前面一大部分不矜持要与大神合照的玩家都脱离了排队队伍,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要重新排队啊!

         宋池满意的向前走了七八十米,瞬间就到达了队伍中下的位置。--

         似乎清点参赛人数已经开始,大门被两个看门小童般的npc推开,红漆做的大门十分厚重,门上的圆锥用金粉涂得闪亮,从外就可以看出神塔官方对着这个同名的城邦是多么的宠爱。

         “宋池,要开始了。一定要赢。”

         柯北一说完这句话,便与一些陪同玩家的来参加比赛的玩家一道去了。

         宋池点头,看着柯北一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能回神。

         “这位仁兄你能往前走点么?”

         温润如玉的声音在宋池身后响起,宋池回头一看,那是一副君子读书人的面容,有些苍白的肤色却衬着他桃花般的柔眸更加温柔。

         宋池第一眼见到这个人,就有种读书人跑错场次来烧菜的错觉。

         “不......不好意思。”

         宋池发愣的那瞬间前面已经走了好几个人,就他一个人呆愣在原地也难怪别人会催他。

         “你是参加比赛的?”

         宋池看着这人怎么也不像是参赛的啊。

         “当然了,在下姓夜,小字微凉。”

         “夜微凉?”

         “正是。”

         这人说话也是文绉绉的,面容上一直带着笑,若说这笑假也不能算太真,若是说这笑太真但也不是那么假。

         总给人一种笑面虎的错觉,难道是他想多了?

         “我叫宋池,等会比赛还请多指教了!”

         宋池礼尚往来,毕竟多了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来的好嘛。

         二人也没在继续深入交谈,前面清点人数的npc清点的很快,在临近五分钟时宋池就npc放行进了神塔城。

         当然临近五分钟说明后面重新排队的几个倒霉蛋就进不了神塔城了。

         宋池虽说进去了,但也算是进去的晚的一个,进门后宋池被也眼前情景给震惊到。

         如果说南柯城已经是富甲一方,那么这个神塔城就是富甲一方的另一方甚至比南柯城更加富有。

         神塔城说是城但是进入后,根本看不见什么房屋,严谨的说整个神塔城就是比赛场地,城是由城墙四周围起,城墙上打造了类似于楼梯的石阶,石阶旁是金子打造的长篮,似乎里面装的是这次比赛要用的蔬果肉类什么的。

         石阶也不是普通的石头打造,表面浮出一丝寒气,石头并非为沉灰而是如冰一样的白,透着淡淡的银色才让人看出那是块石头。

         “我滴妈。”

         宋池用这三个字淋漓尽致的表达出了自己的震撼,环顾着四周完全没发现周围玩家到底在做啥。

         中间便是成排的料理台,除了油盐酱醋还有精良的厨具,地上铺的还是上好的米色大理石。

         而所有料理台前方就是一张铺着红布的长桌,放着六个木质椅子,一看那就是评委席。

         反正整个神塔城就飘着几个大字。

         神塔城:我就是官方的亲儿子,不服憋着!

         “宋兄弟,你怎么不去挑选食材啊?”

         “挑食材?”

         “对。”

         夜微凉这么一说,宋池仔细看了看身边玩家,果然每个人都跟像去银行取钱不要钱似的抢一条活生生的鱼。

         等等!那好像是最后一条鱼!

         突然觉得星球人民在抢购方面的天赋在游戏里也是一点没变。

         是的,全场就宋池没有拿食材,原因很简单就在刚刚npc说能拿食材的那可以,我们宋池小同学在感叹神塔城的财大气粗时,所以参赛者都在进行食材争夺。

         基本上他们不管有用的还是没用都会去抢一点,所以导致了偌大的神塔城摆满的食材,在宋池到之前基本上就没什么了。

         突如其来的危机感顿时袭入脑海。

         别说现在他想做什么了,现在能不能拿到食材还是个问题。

         看着几个已经开始动手做菜的参赛者,宋池的心中更是急。

         恨不得把前几个进来乱拿多拿食材的玩家抓起来狠狠的打几巴掌屁股。

         “宋兄弟那边好像还有点食材,我的食材也不多也是同伴匀给我的,所以分不了给你多少。”

         夜微凉的确拿到的食材很少,但也递给宋池两个鸡蛋。

         宋池道谢接过,好好的将鸡蛋收在手中,转身拎了个菜篮子直接飞奔到有食材的城墙上。

         宋池跑的很快,因为他怕下一秒就会有人抢走他的食材。特质的城墙面就是不一样,爬起来就跟爬楼梯似的,想拿食材也非常简单只需要玩下要从长篮中选取就可以了。

         下面的特质的石头发出的冷气貌似就是为了给食材一个保鲜度。

         宋池爬了大半圈石阶终于看到没人要的食材,那是被冰块冻住的红虾,处理起来很麻烦而且在场的玩家也都现实的人精。

         人人都知道食材要新鲜了的好,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冻红虾没人拿的原因。

         “放下!”

         “恩!?”

         宋池一惊,他刚把红虾放在菜篮里就有个男声呵斥道。

         “这种食材给你这种人,也是浪费吧?反正你们都不会做菜,拿了也是给官方增添经费。”

         那人说到毫不客气,瞧不起人的势头和高调的语气全然没把宋池放在眼里。

         宋池转头看向这个男人,人高马大很是形容他,双手的肌肉十分内敛看起来平常没少烧过菜,一身黑衣却围了白色的围裙,一头黑色长发被随意扎在一起,古铜色的里肤透着刚毅,连着容貌都是宋池十分羡慕的阳刚与英气。

         “若是我不让给你呢?”

         “那就让我看看你这种渣渣能做出什么菜。”

         男人转身没在想理宋池,但是只有强者才会如此自傲,宋池也能嗅到他的强者之气。

         “藐视别人将会成为你失败的理由,记住我叫宋池,要打败你的对手。”

         “哼......”男人并未走远,听到后在鼻尖发出了轻蔑的语气。

         “那我等着。”

         宋池衣袖下的拳头越握越紧,直至爆出青筋。说真的他是真没遇到过几个会做饭的玩家,就算会也就是会煮个黑暗料理,这算是一种挑战,难得遇到实力强悍的对手,但是......厨艺的高低不是决定一个人的品质,这种侮辱......他得还!

         宋池接着寻找着,等等......那是什么玩意。

         那是在角落边的食材,看起来已经是个完成品。

         油条?!

         油条作为星球上下五千年历史中不可缺少的早餐之王,宋池也是相当熟悉的,可是现实中的星球做的是相当的难吃,估摸着游戏里不会这么难吃吧。

         油条算是个完成品所以要想把他做成一道美味的菜肴就十分困难了,所以几千名参赛者都十分识相的没有选择油条。

         宋池发现没有别的食材可以选了,只好将油条收入菜篮中,油条只有三根,炸的通体金黄,但是已经凉透了......凉透了?

         宋池突然有了好主意,虽然不知能否行得通。

         马上从城墙石阶上下来,在最角落里找到了料理台,这也是没办法,参赛人数太过多,料理台都被占掉了只有角落里有。

         不过让宋池惊奇的是,不是说神塔里面厨子是个冷门职业么,怎么也有那么多厨子。

         宋池要做的事很简单,就是煮红虾。

         用剩余红虾的冰用来冰镇装油条的盘子,起锅烧了锅开水,将通体红色的大红虾倒入开水之中,还结着冰块的红虾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就是不新鲜。

         这种观念在星球人眼里已经根深蒂固了,新鲜就是刚采摘出来的,不新鲜就是冰冻的。

         其实冰冻已经将红虾里的水分与甜味锁住,现在只要控制好火候就可以完美的做出一道菜。

         将锅盖盖上,让红虾焖煮。

         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酱汁,突然想起还有个鸡蛋,宋池连着跟红虾一起扔到开水里煮,只留了一个生鸡蛋。

         料理台上的调味料很足,也让宋池避免了还要去争夺调味料的危险了。

         “酱汁......我该用什么酱汁......”

         宋池趴在料理台上思考人生,脑海中突然灵光闪过,他还有师父给的《御食》啊!

         这几天经过柯北一带宋池升级以及宋池在南柯城食堂工作时留下的经验,《御食》算是基本上都开了锁,当然也有调味区,正好在前几天跟柯北一做任务时解锁。

         [蛋黄酱]

         蛋纯酱香,一齿奶香留香甜。

         是的,《御食》又给了他品尝时的感受,但是那种不知为何就知道怎么做的感觉又涌上了头。

         “先倒油......然后是蛋黄,还有醋,还有白糖......”

         模糊的记忆渐渐在宋池脑海中清晰开来,这种高集中的回忆让宋池全然忽视掉了一条注视他的视线。

         “他到底在干嘛......不过,真是个有趣的玩家。”

         夜微凉就在宋池不远处,手中烹饪着一条鱼,笑着看向宋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