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初遇,只是擦肩而过
        p>  回忆:“恋儿,生日快乐。 ”左迁逸抱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对着面前这个可爱滴小女孩温柔的说道。年幼的莜恋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谢谢逸哥哥,恋儿好喜欢这个蛋糕哟!”左迁逸宠溺地摸了摸莜恋的脑袋,说道:“小馋猫,快许个愿吧!”莜恋轻轻地闭上眼睛,十指扣紧,认认真真的许着愿,然后她缓缓的睁开眼睛,对着左迁逸,调皮地说道:“我刚刚许的愿望是以后换我来保护逸哥哥,逸哥哥,以后就准备享福吧!哈哈哈。”左迁逸温柔地对着面前这个正在自恋的小人说:“傻瓜,保护你本来就是我的职责,你不是说过我是骑士,而骑士的职责就是保护公主。”莜恋对着左迁逸做了个鬼脸,说道:“恋儿也很想当做女骑士的感觉,看见父王身边的骑士都好有威严哟!恋儿好羡慕他们,所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公主,我是骑士,我来保护你啦!”左迁逸不禁一笑。——回忆结束。

         莜恋拾起地上那张旧照片,轻轻抚摸了一下上面的人,然后再将照片放回盒子里锁上,走到落地窗前,抬头仰望着天空,不禁说道:“逸哥哥,是我食言了吗?我不是说过要保护你吗?可是为什么那时的我什么也保护不了?为什么没有你的世界我会变得如此迷茫,渐渐的迷失自我变得更加的绝望。”自从左迁逸死后,莜恋就常常望着天空,因为左迁逸曾经对莜恋说过:人死后会变成星星,就算是白天,那颗星星也会一如既往的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默默的守护着他们。开始莜恋还不相信,可自从他死后,莜恋就会长望着天,而她也常会看见,左迁逸在云中对她微笑,但毕竟只是幻想,不过这也是唯一能够解开她心结的办法,所以她开始害怕了起来,害怕她再次看向天空会忍不住卸下伪装变回那个懦弱的她,从那天起,她就不敢再望着天空,她怕再次的想起那场血腥的回忆,莜恋赶紧低下头,说道:“逸哥哥,我还是没有办法面对你,对不起。”说完,她离开了落地窗,渐渐地走上楼,换了一件衣服,戴上了“薰魅”帮的那副独一无二的黑紫色面具,浑身散发着冷气,百里以外的人都不敢靠近她,莜恋来到“薰魅”帮,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下,齐声说道:“参见主上。”莜恋只是冷冷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她的护法示意大家起身,莜恋坐上王位,对着面前的所有人冷冷地说道:“孤在英国所闻,今天有一个黑帮舞会,可否是真?”中国分帮的帮主—沁,走上前,右手在前,抚胸,即捂住心脏所在位置,恭敬地回答:“禀主上,今天的确有一个黑道舞会,是第二大帮‘暗影’组织的,这是请帖,送来的人说请您务必到场。”一边说一边把那个黑色带有彼岸花的秘密信封交到莜恋手里,莜恋打开它,看完撕掉这封请帖,起身,依旧那种语气说道:“沁,这里就交给你了,孤一定会去赴约的。”说完只给大家留下一道美丽的背影,随后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莜恋就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包括乐瑜。

         午夜十二点,黑道舞会在“暗影”帮的分部举行,场面甚是巨大,前五十大帮的帮主都来赴约了,这时正在偏厅打赌“薰魅”帮帮主到底来不来的冷成浩和冷程夜无聊的坐在沙发上,这时冷程夜看向一旁冷冰冰的慕容凌轩,说道:“轩,我们到底好久才能去正厅呀,我还想和黑道MM交朋友呢。”冷成浩给了程夜一记爆栗,说道:“你这个家伙,一天就知道去泡妞,就不能做些正常点的事情吗?”冷程夜甩了甩额前的刘海,自恋地说道:“那是我有那个资本。”这时,一旁默不作声的慕容凌轩开口道:“走,正厅。”冷程夜感叹道:“还真是惜字如金。”而我们的莜恋,换了一身装扮,穿着普通,换了一副普通面具来到大厅,走到一个角落,看着眼前的“暗影”帮分部,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哥哥是“暗影”帮的副帮主,这次她来的目的只是为了看看这“暗影”的总帮主,看完她就会走,而现在人越来越多,莜恋离开大厅时,就与慕容凌轩来了一个擦肩而过,莜恋的嘴扬起了一个幅度,看来他就是“暗影”的总帮主,那是因为莜恋在与慕容凌轩擦肩而过时,正好看见了专属于“暗影”大帮主的耳钉,然后消失在这所城堡,这边的慕容凌轩心想:她散发的气场居然比我还要大还要冷,听说“薰魅”帮的帮主最爱伪装,难道她就是“薰魅”帮的总帮主?慕容凌轩猛地转过头,却发现那个女孩早就消失在黑夜下,但她走过的地方依旧还有她留下的气场和那淡雅的栀子花香,许久以后才渐渐散去,慕容凌轩心想:她真的是那叱咤风云“戴着面具的不笑死神”“薰魅”帮总帮主冰吗?为什么我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许多憎恨,以及那一抹转瞬即逝的忧伤。

         做土豪,返小说币!仅限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