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除夕夜,林然跟老爷子、林业还有林钰朗高高兴兴吃了一顿团圆饭。

     吃完后,老爷子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林钰朗跟林业在外面放爆竹烟花,林然接到顾衍的电话,先回了房间。

     电话里,顾衍笑声溢出,显然是心情很好,声音比往常更有磁性,低沉喑哑,林然问:“你喝酒了?”

     估计还喝得不少。

     “嗯,被灌了很多,堂哥他们还在喝,我找了借口才能脱身。”

     “什么借口?”

     “给老婆打电话。”

     “……”

     林然肯定,顾衍这绝对是喝醉了,往常顾衍都从来没这样称呼过自己:“不要脸,我还没嫁给你呢!”

     “以后会的。”

     这脸皮是越来越厚了,林然羞恼,又回呛了两句,这时候,听见顾衍那边有人在催他:“阿衍,还没说完呢,赶紧过来喝酒!”

     林然便让他去,顾衍挂电话前说了声:“然然,新年快乐。”

     “唔,新年快乐。”

     挂了电话,林然走到窗台边,打开窗户吹了会儿,明明自己没喝酒呢,怎么脸上也烧烧的?

     窗外,一朵朵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林然看了一会儿,等脸上没那么烫了,关上窗户下了楼,陪着老爷子看春晚。

     一直看到凌晨,春晚结束,老爷子才笑呵呵地去睡觉,林然关了电视,也准备回房,却突然接到季岚的电话。

     电话里,声音嘈杂,季岚哭着说:“林然,我跟唐熙分手了。”

     跟季岚要了地点,林然赶紧开车过去了。

     除夕夜的酒吧,比平时不知要热闹多少,林然在吧台上找到了哭得双眼通红的季岚,却发现唐熙也在。

     唐熙这回脸上倒是不再冷冷的,而是带了些尴尬,跟林然解释:“季岚给我打电话,我担心她出事,就过来了,刚来不久。”

     “哦。”林然问,“你们什么时候分手的?”

     “今天。”

     大年三十分手,不知道这两人怎么闹出来的。

     林然没再问是谁提出分手的,只是扶着闭着眼的季岚往酒吧外面走,等上了车,她朝跟过来的唐熙道:“你先走吧,我送季岚回家。”

     唐熙走后不久,季岚就醒了,虽然喝了酒,意识还算清醒,她问林然:“唐熙呢?”

     “我让他走了。”

     季岚忍不住哭,林然抽了两张纸巾给她,想着以前从未见季岚因为感情上的事哭过,这回对唐熙应该是认真的了。

     擦了擦眼泪,季岚抽了抽鼻子,说了一件让林然都觉得惊吓的事:“你知道吗,唐熙喜欢的是唐蕊,他暗恋我女神。”

     “他俩不是……姐弟吗?”

     “没血缘关系呢。”

     世界就是如此的狗血,季岚继续说:“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其实一开始唐熙答应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只是说跟我试一试,前两天我感觉他有分手的意思,就一直躲着他。”

     林然:“那今天怎么就分了?”

     “今天是除夕夜啊,我就没忍住给唐熙打电话。”

     “然后他跟你提了分手?”

     “不是,他本来没说的,都快挂电话了,我自己又问他了,可是唐熙竟然都不哄哄我,明知道今晚是除夕夜!”

     林然也无奈:“他哄你你就会信吗,以你的性子,既然心里确定了唐熙想跟你分手,就会问个明白吧?”

     季岚白了林然一眼:“我操,你不揭穿我会死吗?我好歹是失恋了,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

     “好好好,安慰你,别伤心了,没了唐熙,你一定能先到个更好的。”

     “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敷衍呢?”

     “哪里敷衍了,明明都是真心话。”

     看着季岚没那么难过了,林然松了口气,对于唐熙唐蕊的事她也不想知道太多,看了眼时间,都都一点多了,就说:“我送你回去吧。”

     “我也开车来的,算了,先放这儿吧,明天再来取。”

     林然启动车子,朝季家的方向开去,路上季岚又叹气:“这还是第一次男的先跟我提分手,我的一世英名都毁在了唐熙手上。”

     然后,又兴冲冲地转向林然说:“不过,他竟然暗恋我女神,女神早就说过她理想中的男朋友是那种成熟型的,唐熙他在女神眼里,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儿,唐熙估计是没戏了,女神还是他姐姐呢。”

     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林然摸了摸鼻子没搭话,只是提醒季岚:“你趁着这几年好好找个男朋友,等你毕业了,要是还没合适的,婚事就由不得你了。”

     林然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早早地遇到顾衍,而季岚这样儿,她不得不替她担心,圈子里不相爱却因为家族利益捆绑在一起的不在少数。

     “知道啦,这种事情还是要看缘分,如果真找不到,就听家里安排吧,我相信我爸妈不会找个差的给我。”

     季岚心态好,一切随缘就是。

     ……

     大年初二,这一天林氏族人都得回祖宅祭祖,经过数百年的风风雨雨,林氏分支已经遍布各地,有些初二赶不回来的,推迟几天也无事。

     林氏祖宅在离z市不远的乡下,开车两三个小时就到了,一家人到达时,祖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

     林然其实每年最怕的就是祭祖这天,因为林氏一族人多,和她一辈儿的岁数差不了多少的尤其多,还大都是女孩子。

     从她有记忆起的每一次祭祖,一大群姑娘聚在一起说话,女孩子啊,特别容易有是非,说着说着就开始吵,而林然算是她们中间最大的,也最有威信的一个,每次都拉林然来问谁对谁错,就非得弄个清楚。

     小的时候还容易调和一下,现在长大了,姑娘们互相看不顺眼,林然在中间也起不到什么缓和的作用了。

     林然实在是怕了她们。

     刚刚还在车上的时候,就有几个问她什么时候过来,又说谁跟谁之间开始冷嘲热讽,对,她们已经不吵架了,小孩子才吵架,成年人都是用文明语言取胜的。

     林然简直头疼,索性都把她们拉到一个群里,说,以后有啥事留在群里面说,然后,一个出声儿的都没了。

     这才刚下车,还没往祖宅里头走呢,林然身边就已经围过来几个女孩子,林然不否认她们围着自己有一方面的原因是自家条件是族里面最好的,可她一点儿都高兴骄傲不起来。

     她不需要人围着!

     她只想安安静静地祭个祖好吗!

     祭祖的时间在下午,这会儿才不到十一点,祖宅里经过几次修葺翻新,房间多了不少,林然本想去族长给他们一家安排的地方,却被姑娘们给拉走了。

     一间不大不小的房间里,挤了十多个人,却都能找着地方坐着,也是神奇。

     林然扫了一眼屋子,实在没空地方坐着了。她就倚着床边不说话刷手机。

     每年一次的例行聚会,差不多都是这个套路,先找个地方聚一块儿,一开始不说话,接着几个活泼的挑起了话题,其他人加入进来,聊着聊着气氛火热了,忽然两个人拌个嘴或者针锋相对一下,气氛又尴尬了,这时候就是林然救场。

     林然不是每次都能处理好,谁都不得罪,往往是对错分明,她老实说了,自然就得罪了错的那人。

     去年就是这样,一个嘴巴毒又虚荣的姑娘a吹嘘她爸开了个不小的公司,赚了多少多少钱,又讽刺另一个以前家里挺有钱但家里公司倒闭了的姑娘b。

     b也是心气儿高的,被a这么一说,当下就哭了,于是大伙儿就让林然来缓和一下局面,林然当时也烦啊,直接就让a管好她那张嘴,说完后,a就给了林然一个冷哼加白眼儿。

     妈的,都什么玩意儿!

     林然还知道今年会发生什么,还是那个姑娘a惹出来的事。

     这不,a已经开始在炫耀她买个包包了。

     “我这个包啊,可是从x国买的呢,xxx,这个牌子你们都知道吧,限量款的,全世界只有一百个……”

     炫耀完自己的,还不忘贬旁边一位家境不太好的姑娘c:“我说xxx啊,你这穿得也太寒酸了吧,啧啧,这衣服鞋子都洗得发白了,也好意思穿出来。”

     姑娘c倒没生气,抿了抿唇笑着说:“我是不懂这些啦,不过衣服能穿干净就行,你的包很好看,噫,林然姐的包也很漂亮呢!”

     众人瞬间把目光移到林然手上,在看清楚上面的标志后,有的开始忍不住讽刺a:“限量款有什么,林然姐的包可是唯一的呢,比某些人的百分之一高贵多了。”

     于是,又开始吵吵吵。

     林然想着她上辈子是怎么解决的来着,那会儿她虽然清楚姑娘c是有意把自己的包亮到众人面前,只为赌a一口气,但她为了不伤和气,最终啥也没说。

     但这次,她真心忍不下去了,她脾气其实算不得多好,再加上看见c这种姑娘她就想起林若依那种白莲花,恶心得不行。

     于是,冷冷朝c开口:“我的包好不好看关你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