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周四晚上,书法社第一次社活,其实就是面基大会。

         当初招新时填表的有三四十个人,最后真正到了的也只有不到二十个人,不过有这些已经算多的了,充实社团完全够了。

         语哥当然也加入了进来,林然不明白她上次都那样说了,而周凯也不想跟张乐乐分手,为什么还是让语哥进了社。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死猪不怕开水烫?

         林然理解不了周凯的思维,就跟张乐乐待一起瞎聊,等人都来得差不多了,一一自我介绍,说说各自擅长或是想学哪种字体,林然这纯粹是充数的也不上去说话,默默站一旁听着。

         有周凯跟语哥在,林然张乐乐自然就不愿意加入进去,两人直接去了外边儿说话,也挺自在。

         林然问了刚刚那个不理解的问题,张乐乐想了想回答说:“估计周凯以为我就是说着玩儿吧,他觉得我被他吃得死死的,这次只是闹闹小性子,回头再哄回来就是了。”

         “这……这他妈真自恋啊。”

         “也不是他自恋,换做以前的我,肯定闹一闹就过去了,绝对不会想真分手,可遇到你之后,你一直帮我,我都觉得如果我再跟周凯继续下来,真的无地自容了,而且还有你男朋友做对比,周凯根本就不是个东西!”

         林然莫名害臊,因为张乐乐这话既夸了自己还夸了顾衍,真会说话。

         张乐乐继续说:“我在想我要不要退社呢,有周凯跟语哥在,我肯定待不下去的。”

         “那就退啊。”

         “行,待会儿我就去跟学姐说一声,学姐会理解我的。”

         夜幕星河,凉风习习,两小姑娘坐在台阶上聊着天,本来是很惬意的一件事,但偏偏有人眼瞎看不见,破坏了这份惬意。

         “这是刚刚买回来的奶昔,乐乐,给你。”周凯先给了张乐乐一杯,看了看林然,也给了她一杯。

         因为林然那天骂了周凯那些话,周凯一直记着呢,这时候也忍不住轻哼:“乐乐,别随便跟人交朋友。”

         张乐乐站起来就是往周凯身上踢了一脚:“滚吧你!”

         周凯悻悻走了。

         这奶昔本来就是用最初几人的社费买的,不喝白不喝,可万万没想到,这一喝竟然出了事。

         张乐乐好像是很渴,刚把吸管儿戳进去呢,就猛吸了几口,结果等回过味来,猛地把奶昔扔到地上并盯着周凯的背影大喊:“周凯,这他妈是芒果的!”

         张乐乐芒果过敏。

         林然赶紧给先将人往校医院送了,庆幸的是校医院到九点钟才关门,这会儿医生还在。

         张乐乐面部已经出现了红肿的小症状,但她此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林然担心照那医生的脾气,肯定得把张乐乐说一通。

         这时候林然也才记起来,前世送张乐乐到校医院也差不多就是这两天,果然重来了一回,还是什么都没变。

         “林然……”张乐乐哭得不行,“我是真的难过,周凯他怎么也不该忘记我对芒果过敏这事,他竟然拿芒果奶昔给我喝……喝。”

         “估计是拿错了吧?”

         “他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的,他把我过敏的事记得特清楚,每次我忘了都是他提醒我,果然是……是变了。”

         “好了,现在不说这事,先去看医生,把眼泪擦一擦别哭了。”

         帮张乐乐抹了眼泪,林然将她带进皮肤科那间儿,叹了口气,还是那男医生。

         张乐乐现在虽然哭声没了,眼泪还在掉,男医生敲了敲桌子眉头一皱:“别哭了!”

         张乐乐被这么一吓,哭声也出来了,等终于止住了眼泪,连声道歉:“对不起啊。”

         “怎么了?”

         “我芒果过敏,刚刚误食了芒果。”

         “哦,吃点儿药就好了。”男医生在药橱里翻了翻,找出来两盒药,递给张乐乐,“按着说明书上的每天按时吃药,一两天红肿就能消掉。”

         “谢谢。”

         付了钱,张乐乐拿了药要走,医生却忽然说:“等会儿。”

         “啊?还有什么事吗?”

         医生不知从那儿抽出一条帕子,盯着张乐乐的脸挺嫌弃地说:“把鼻涕擦一擦吧。”

         张乐乐&林然:“……”

         从校医院出来,林然还要送张乐乐回宿舍,去的路上,不忘提醒张乐乐:“你要分手就果断强硬点儿,可别再傻乎乎地被周凯的花言巧语给骗了,他再缠着你的时候,你就想想今天这事,还有习惯这东西,你真放下了就很容易改掉,你以后肯定能再找到比周凯不知好上多少的人。”

         “林然你放心吧,我都知道的,我不会再犯傻了。”

         周凯没跟到校医院来,电话倒是打了无数个,张乐乐哪里还稀罕,趁着这会儿最伤心的时候,把周凯拉黑了。

         经过一段主干道,马上就要到宿舍,前面路灯坏了一个,有点儿看不清路,隐约瞧见前面两个人拉拉扯扯,好像争论着什么,走近一些,才听清楚是周凯跟语哥的声音。

         林然和张乐乐很有默契地没再往前走,而是停在不远处听这两人到底在争论什么。

         周凯很是愤怒但还是压低了声音质问:“那奶昔上的标签是不是你给调换过来的?”

         “周凯你说什么?”

         “我是跟你一起去买的,回去后,你把两杯草莓奶昔给了我,让我给乐乐还有林然送过去,但是乐乐喝的为什么是芒果的?你是不是故意的?乐乐芒果过敏的事我之前正好跟你说过。”

         “周凯你有病吧,标签是服务员贴的,她贴错了,怎么就成我想害人了?”

         “你别狡辩,我都看过了,其他杯子上的标签都好好的,就你给我的那两杯上面的标签皱巴巴的,明显是从哪上面撕下来重贴的,而且那两杯其实都是芒果奶昔!”

         语哥这下也不装了,直接承认:“你说得都对,是我做的,可我也没做什么坏事,我只是嫉妒张乐乐,所以才调换了标签,过敏吃两天药就好了,我没想着害她,周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周凯沉默了半晌才开口:“对不起。”

         “为什么?张乐乐那个整天只会哭的人哪里值得你喜欢了?”

         “总之我不会跟她分手的。”周凯自己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不愿意跟张乐乐分手,只是一想到以后的日子里没有张乐乐,他就接受不了。

         “那今天这事你会告诉她吗?”

         周凯摇了摇头:“不会,你以后别做了,我们还是好哥们儿。”

         “谢谢你,周凯!”女汉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语哥在这个随时有人走动的地方,一下子扑进周凯怀里,哭了。

         周凯这货还时不时安慰两下,拍拍语哥的后背。

         张乐乐直接冲上去,一把就将两人拉开:“语哥你真下得去手的,你知不知道过敏这种事闹大了也会危及烦生命的,还有你周凯,一边说着不要跟我分手,一边搂着语哥,你装什么深情?我听得都要吐了!”

         “周凯,我现在明明确确告诉你,咋俩分手了,你听得懂人话就赶紧滚,听不懂也滚!”

         “乐乐,我……”

         “别喊我,我觉得恶心!以后别来找我了!”

         张乐乐说完,就抬脚进了宿舍园区,这次决心挺大,话也说得狠,跟周凯估计是真没戏了。

         然后接下来几天上课,张乐乐理也不理周凯,不管去哪儿,都是跟林然一起,班上也渐渐传出了消息,张乐乐跟周凯分了,周凯跟语哥在一起了。

         大伙儿都知道张乐乐跟周凯青梅竹马,从小学就认识了,熬过了高考毕业季,一起升到z大,那得多不容易,结果这才开学多久,就掰了,周凯还找到了第二春。

         不知道两人分手,是不是有语哥在里面推动,联想到郊游那次,周凯抱了语哥走了一圈儿,难不成真给抱出感情来了?

         就在班上同学私底下八卦的时候,校园论坛上出现了这么一个帖子,名字叫《爽!美女大骂女汉婊跟渣男!》

         最近只要有什么渣男,什么小三,就肯定受大伙儿关注,这帖子分分钟被顶到了最上面。

         点进去一看,有照片有视频,配上文字内容,前因后果解释得详细清楚,很快就有人挖到了视频中几个人的年级学院专业,又听说这被骂的两人已经在一起了,纷纷在帖子下面刷“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一时间,周凯跟语哥备受瞩目,走到哪儿都被指指点点,过上了水深火热的一段日子。

         对于林然,做了回当之无愧的美女,心里乐得不行,虚荣心暴涨,但不知道顾衍从哪儿看到这个帖子,下面一串儿给林然表白的,大醋缸一吃醋,可劲儿在床上折腾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