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修】
    捉弄了许非远一番,林然心情大好,半夜回家的时候嘴里都哼着歌儿。

     因为快到凌晨,家里人都已经睡下,林然开门时刻意小声了些,进门后刚摸上玄关口的开关,隐隐约约看见不远处一团黑影,被吓了一跳。

     开了灯后,才知道是林钰朗这个小混蛋。

     “你一个人坐那儿干嘛呢,吓死我了知不知道?”林然这会儿心里还跳得厉害。

     林钰朗不说话,林然走过去一看,脸色难看得厉害:“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不是。”

     “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了啊?”

     林钰朗皱着脸抬起头,说:“爸跟妈要离婚了。”

     林然第一反应就是:“爸回来了?”

     “我操,你没听见我刚刚说什么了吗,爸妈他们要离婚!”

     “听到了听到了,那爸到底回来没有啊?”

     “没。”林钰朗生气,“你怎么能这么平静?”

     “这事我早知道了,就你愣头愣脑地什么也不关心,我问你,在国外的时候,妈是不是经常带着一个外国男人去见你?”

     林钰朗想了会儿,才说:“是又怎么样,妈说那人是她合作伙伴。”

     林然简直想打死这个弟弟:“妈说是合作伙伴你就信,你自己就不能留意点儿,合作伙伴能隔三差五带到你面前?难不成真要妈明着跟你说你才能懂?”

     “可是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你多大了还得要有心理准备?你觉得爸妈不该离婚吗?”

     “为什么要离?我们家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

     “好?哪里好了?”

     “那又哪里不好了,妈喜欢那个外国男人,喜欢就喜欢了,跟爸一样就好了啊,为什么非要离婚呢?”

     林然这才发现林钰朗心里竟是这种想法,前世也没听他说过,缓了下情绪,继续说:“妈跟爸不一样,爸他不追求爱情,但妈一直都相信爱情,之前不跟爸离婚只是没找到想一起过下辈子的人,现在找到了,跟爸的这段婚姻自然没必要再维持下去。”

     “我不同意!”

     “林钰朗,你懂点儿事哦。”林然这火气也上来了,“爸妈的这段婚姻继续下去一点儿意义都没有,我不信你不清楚,你这么执着地不想爸妈离婚,还不是你那点儿自尊心在作怪!”

     “就因为小的时候看见一个没妈的同学被人嘲笑,回家后就缠着妈让她不准跟爸离婚,不准让你也成为一个没妈的孩子,我以为那时候是你年纪小,才说出这话,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你还记在心上!”

     说完,林然才发觉自己语气太重了,可心里总堵着那股气,最后留下一句“你也十五了,也该为妈想想,别那么自私”,然后上了楼,留下林钰朗一人坐在沙发上沉默。

     一回到房间,林然就后悔了,刚刚是不是说得太过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

     小朗才十五,一时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要是自己语气放轻点儿就好了。

     林然边懊悔边坐在床上,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打开包,手机屏幕闪个不停,都是顾衍打过来的的电话跟发来的短信。

     因为不放心她半夜一个人,顾衍让她一到家就给他打电话,结果因为跟林钰朗谈话给忘了,顾衍估计还以为自己出了什么事呢。

     林然电话回过去,顾衍秒接:“然然?”

     “嗯,是我。”

     “怎么这么久?”

     林然把刚刚的事说了一遍,然后问:“小朗不会怪我吧?”

     “你是他亲姐姐,不会因为说他两句就怪你,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想通,等等就好了。”

     “这就好。”林然长舒一口气,又有些担心,“小朗这性子,是不是太脆弱了些?他是林家这一辈儿的唯一继承人,以后真把林家交到他手里,我不太放心。”

     “顾衍,其实我总觉得小朗不太愿意接触公司方面的事,去年我爸就提过两次让他去公司看看,没别的意思,自家的公司总得熟悉一下,可小朗两次都找借口躲开了。”

     “你别多想,小朗才十五,不急,以后的路长着,总有他磨练的机会。”

     顾衍嘴上这样安慰林然,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林家就林钰朗一个男孩儿,林家将来的责任从他出生起就注定要压在他身上,林钰朗应该明白。

     但他想逃避,这问题就严重了。

     不过既然林然能发现这一点,老爷子肯定也觉察出了,老爷子能将林叔调/教得规规矩矩守着林氏,再调/教一个林钰朗应该也不在话下。

     “对了然然,那天你让我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是有人刻意在针对蒋家。”顾衍一直记着这事,便让人盯紧了蒋家周围出没的人,将几天的观察联系起来,不难发现问题。

     “查到了就好,你记得提醒下我外公舅舅他们,不过别说是我让你查的。”

     顾衍也没问为什么,直接说了“行”,叮嘱林然晚上好好休息后,挂了电话。

     林然在床边上坐了会儿,还是不放心林钰朗,下楼去看,客厅里的灯已经关了,又去林钰朗房间门口转了转,从房门缝隙漏出丝丝光线,里面有水流声,估计在洗澡。

     直到听见“啪”的一声,漏出的光线没了,林然才离开。

     第二天早上,一起吃早饭,蒋晓大概是不知道自己要离婚的事已经被儿子偷听到了,还关心问了一句:“怎么看着精神不太好,不是生病了吧?”

     林钰朗摇摇头:“没事,就是昨晚没睡好。”

     林然摸了摸鼻子不说话。

     等吃完早饭,蒋晓出门,老爷子也去找几个老友下棋,家里只剩林然跟林钰朗。

     林然先服了软:“昨晚上是我说话太重,呐,姐姐给你道歉。”

     “是我太自私,你没错。”

     “你真这么想?”

     “我都想通了,你别瞎jb担心了。”

     林钰朗这粗口一爆,瞬间把林然头一回产生的愧疚给弄没了,林然拍上林钰朗脑袋:“你他妈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你还说我,你自己不也一样!”

     眨眼间又闹腾开了。

     到了中午,林然带林钰朗出去吃饭,姐弟俩奔向一家川菜馆儿,以前两人就常来,跟老板也熟了,直接开了间包厢。

     进包厢的时候,林钰朗在门外磨唧了会儿,不知道在看什么东西,林然问:“怎么了?”

     林钰朗这才进来阖上了门:“我刚刚好像看到了林若依。”

     “她一个人?”

     “跟个男的。”

     林然一直让人盯着林若依,知道她离开林家后,住进了同学家里,就是上次在校医院含情脉脉喊“若依”的那个黑皮肤男生。

     林然也不知道林若依是怎么想的,住宾馆也比住人男生家好呀,大概林若依就是喜欢吧。

     “林若依不是说要回苏镇吗?怎么还没走?”林钰朗问。

     林然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别骂这个傻弟弟,毕竟前世的她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样没把林若依放心上,直到真正吃了亏,才知道让人盯着。

     “她都两年没回苏镇了,怎么可能说回就回,找这么个借口,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等爸回来。”

     林钰朗不明白了:“等爸回来干嘛,她以为爸会替她说话,然后就不用出国?”

     “她可不就这么想的,两年前她让爷爷认回她时,爸替她说了话,平时爸对她也不错,估计就是这样让她产生了错觉吧。”林然嗤笑,她绝对相信在她跟林若依之间,爸会毫不犹豫选择自己。

     真想快点儿看到林若依那绝望不可置信的表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