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修】
        吃午饭的时候切了蛋糕,季岚被抹了一脸,一个个都像疯了一样,把屋子弄得乱七八糟,气氛热闹得不行。

         林然被逼着唱了首歌,最后因为跑调儿被大伙儿嘲笑了一番。

         等一顿饭吃完,已经快两点,下午的活动就是喝酒打牌玩游戏,之前参加过几个生日聚会,林然交到了几个牌友,这次季岚生日,几个人就围成一桌玩起了桥牌。

         林然喜欢玩儿桥牌,但一直玩得不好,不过几个人水平相当,“臭名昭著”,走到哪儿都被嫌弃,这才组成了牌友。

         林然正皱眉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打呢,身边坐过来一人,她也没在意,忽然这人手就伸了过来,往她牌上一点,说:“这样出。”

         林然听到这声音,立马一哆嗦,手上的牌都掉桌上了,转头对着许非远就是一瞪:“观牌不语真君子。”

         一想,又觉得不对,许非远压根儿就不是君子。

         “玩玩而已,这么当真干什么?”

         “不好意思,我们都是玩真的,一局一千块,麻烦让一让。”

         林然说得毫不客气,许非远估计没想到会受到这个待遇,脸色也是变了又变,最后还是决定赖着不走。

         脸皮咋这么厚呢。

         林然因为不关注许非远,不知道他玩儿桥牌是一绝,其他三个倒是知道得挺清楚,坐在林然对面的说:“许非远,不带你这样儿的啊,我们真是玩儿钱的,你走开点儿。”

         “要是你们输了,这钱我来给,这行吧,要是林然输了,我一人给一万。”

         “拉倒吧,有你在我们还能赢?你这是要白送钱给林然啊。”

         许非远笑了笑,看了林然两眼,没说话,这意思可够清楚的了,摆明了是对林然有意思。

         林然心里冷笑两声,看我今天不榨干你的血,接着跟许非远说:“既然要送钱给我,你可别中途溜了,我们得玩到吃晚饭那会儿。”

         “行。”

         “溜了就是千年王八。”

         许非远一愣,怎么连千年王八都出来了,不过还是说:“好。”

         林然又问那三个:“玩不玩?”

         “玩玩玩,反正输了也不是我们出钱,说不定运气好点儿还能从许大少那儿赢钱呢。”

         “行,我先去下洗手间。”

         等林然从洗手间回来,原先那局作废,重新发牌,林然完全不听许非远的指点,信手乱出,许非远这才知道上了林然的当,这是想让自己大出血呢。

         可先前立了“千年王八”那个flag,许非远只能硬坐在这儿,输钱事小,面子千万不能丢。

         其他三个人也明白了林然的意思,赢钱谁不乐意呢,一局局的结束得特别快,许非远看着脸色铁青,向来只有他玩弄女人的份儿,没想到今天反被四个女人给捉弄了。

         大概三个小时过去,季岚端着几杯茶走过来,先往四个人面前分别放了一杯,看她们玩得挺得劲儿,问:“谁赢谁输了?”

         “我们三个赢了不少,林然她也没输,都是许大少给钱。”

         季岚这才往许非远递了一杯茶,笑着说:“她们几个就会骗人钱,许非远你出了不少血吧,看你这样儿,赶紧喝口水缓缓。”

         然后又去其他桌上送水去了。

         这边,林然又输了,一个人记下数字,提醒许非远:“林然这输了有二十六次了,许非远你记得别耍赖啊。”

         “我还不至于因为这点儿钱耍赖。”

         许非远说得云淡风轻,其实心里气得恨不得抽这几个女的一个大耳刮,钱是没多少,但这事说出去丢的是他的脸。

         好不容易平息了怒气,突然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涌,那种熟悉的感觉……

         “我去趟洗手间。”许非远强装淡定。

         “不是要溜吧?”有人不放心。

         许非远咬牙切齿:“放心吧,不会溜的。”

         说完就赶紧走了。

         许非远一走,其他三人都捂嘴笑了,还跟林然道谢:“可算把这许非远给整了一次,我就看不惯他装的那样儿。”

         “就是,许非远可不就是个衣冠禽兽,我爸妈成天让我弟跟他多学学,学什么,玩女人?别人不清楚,我还不知道吗,我一个表妹就被他哄得团团转,对他死心塌地的,我上次还看见庄晴跟他亲密得跟一个人似的,跟我表妹说了,她不信,让我别污蔑许非远,我呸。”

         “怎么,许非远是这种人?平时看他还挺斯文挺照顾人的。”

         “一个斯文败类而已,就是装得挺像个人的,我跟你说,那都是他把妹的手段,你没看林然都有男朋友了,他还往前凑,林然跟顾衍这一对儿圈子里都是知道的,许非远这臭不要脸的,你以后离他远点儿,小心被骗了。”

         “……”

         这说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许非远迟迟不回,几个人面面相觑:“不会真溜了吧?”

         林然偷笑,许非远这千年王八是当定了。

         那会儿她借口去洗手间,其实是去找季岚了,季岚之后送的茶水里面,给许非远的那杯是下过泻药的。

         许非远在季岚房间里做了那事,依着季岚的性子,这泻药肯定没少放,保管许非远几个小时都离不开厕所。

         没多久,有个人过来说,许非远先走了,身体不舒服去了医院,下药的事只有林然跟季岚知道,其他三个打牌的可不清楚,许非远去洗手间的时候身体可还好好的,上了趟厕所就不行了?

         她们哪儿信这个?都觉得许非远是找个借口溜走了,许非远的形象瞬间又降低了不少档次。

         玩女人,花心不负责,还言而无信。

         呵呵,不把许非远这千年王八的名声传得人尽皆知,她们就不用在圈子里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