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新的一周开始,z大的学生会跟社团开始招新,林然刚进教室,就被张乐乐一把拉过去问:“我跟周凯打算建个书法社团,林然你有兴趣加入不?”

         林然还没反应过来呢,又听张乐乐哀求:“你来吧你来吧,新建的社团人太少了,下午招新的时候有你这个大美女顶着,肯定能招到不少人。”

         林然嘴角一抽,说:“可我不懂什么书法啊?”

         说了这话,林然莫名羞愧,她好像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才艺,就学过几年钢琴,好几年没练都给荒废了。

         对于书法,她是真的不懂。

         “你要是建个桥牌社,我还能去凑凑热闹。”林然对桥牌是真爱。

         张乐乐又劝:“不懂没关系,我跟周凯会就行,我们俩都有证书的,周凯他还找了其他几个学院的人,林然你就负责当我们社团的门面招牌,帮我们招人。”

         “……”门面招牌,跟古代妓院门口挥着手帕的姑娘一个性质吧,不过林然见张乐乐这兴奋的样子,也不好打击她,便答应了,“行。”

         于是,吃过午饭,林然就跟着张乐乐周凯往招新场地过去了,据张乐乐说,周凯勾搭到其他几个书法大神,草书行书毛笔钢笔的都有。

         而林然只在想一件事,张乐乐这么快就跟周凯和好了,才一天的时间,两人之间就什么隔阂都没了,她也是不太懂。

         到了招新场地,已经有二十多顶棚子搭在那儿,什么社团都有,林然四处看了看,瞥见一顶棚子外挂着飘逸的三个字,片刻后,才认出来写的是“书法社”。

         林然只认识这是草书,再具体一点儿不怎么懂了。

         等进了棚子,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周凯给介绍:“这是我们学院的学姐,大二的,这两个设计学院的,都是大一。”

         几个人认识了一下,都挺和气,不多久就有说有笑起来。

         聊了一会儿,学姐问:“何彬还没过来吗?”

         何彬也是外院的,因为跟学姐挺熟,学姐便把他也拉进了社团,本来约好十二点半到这儿,现在时间过了,人还没到。

         “不知道是不是有事,我打个电话问问。”周凯拨过去后却没人接。

         学姐:“算了,我们先弄吧。”

         已经有不少学生往场地这边过来,林然跟张乐乐还有另外一个设计学院的男生在外面发招新单儿。

         林然皮肤白,身材高挑,今天穿了件类似旗袍的裙子,往那儿一站,面带微笑,就能让人感觉到一种婉约美,与招新的书法主题也是挺相衬的,立刻吸引了不少热爱书法的学生。

         一个下午结束,真有三四十个的人填了入社的信息表。

         就在大伙儿准备收拾东西一起去吃个饭时,那位叫何彬的男生终于姗姗来迟。

         林然看着这人,眉心一动,她说“何彬”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原来就是爱慕林若依的那个黑男生。

         “对不起对不起,今天真的有事。”何彬在那儿一个劲儿地道歉。

         周凯是挺气的,本来都提前约好了,偏偏给迟到了,他打了一下午的手机都没人接,这会儿才来顶个屁用。

         但也不好翻脸,社团里正缺人,何彬行书写得确实不错,周凯笑了笑,说:“没事,我们正打算去吃饭,你去吗?”

         “当然要去。”

         何彬也帮着拆棚子收东西,都收拾完了之后,就讨论去哪儿吃,林然前几天正好看见一家新开的烤肉店,价格也不贵,就提了建议:“离校门口不是很远,走一会儿就到了。”

         那何彬大概是这会儿刚注意到林然,不知怎么的,脸色蓦地就变了,冲到林然面前,怒气腾腾地说:“是你!”

         林然:“???”

         是我怎么了?

         只听何彬又问:“你把若依怎么了?!”

         林然这下明白了,是为林若依打抱不平来了。

         “你认识若依?”

         “我是她同学。”

         “若依她是表演系的,何同学是机械学院的吧,这算的上是同学?”

         何彬不跟林然咬文嚼字,又重复问了一遍:“反正我跟若依认识,你到底把若依怎么了?”

         林然“噗嗤”笑出声:“你这人真有意思,一上来就问,我把若依怎么了,活像我把她打了杀了一样,你不就是很若依认识吗,有什么资格问这些,还口口声声‘若依’、‘若依’,请你别搞得这么亲密,直接喊我妹妹的名字,连名带姓的,你他妈又不是若依的男朋友,别总说些让人误会的话!”

         何彬心里苦,开学那天,他对天真善良的若依一见钟情,之后就一直在追她,本来还以为能进一步发展,可若依却迟迟不答应,他也想成为若依的男朋友啊,这样才能光明正大地站在若依身边保护她。

         “我怎么喊是我的事。”何彬在那儿嘴硬,“你一直不肯说若依怎么了,是不是心虚了?”

         “何彬,你别说了!”周围人看着何彬说得越来越不像话,纷纷劝着。

         但何彬不听,反而更加激动:“若依她虽然是私生女,但她善良可爱,从没有做过什么坏事,你们为什么容不下她,十多天前若依就一直担心害怕,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我打她电话也打不通,是不是你们害了她!你说呀你说呀!”

         说完,像疯了一样,还想上来动手动脚,好在被周凯他们拉住了。

         林然她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极其同情地看着何彬:“若依她一个星期前出国了,没想到都没跟你说呢,还有件事,我本来是不想追究的,但何同学你这种态度,让我很担心我妹妹。”

         “若依说她在学校总被一个男生骚扰,后来还被骗到男生家里住了几天,若依性子软一直不敢跟家里人说,后来还是家里人逼问才哭着说了出来,她已经不敢再去学校,我们这才送她去了国外念书,何同学,这个经常骚扰我妹妹的人就是你,你把她害成那样儿,还敢在我面前出现!”

         “啪!”林然打了何彬一巴掌,“这巴掌是替我妹妹打的,你要是再敢骚扰若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何彬懵了,完全没有了刚刚质问林然的嚣张样儿,他在想,明明每次都是若依先找他,怎么就变成了自己骚扰若依?

         还有,上次也是若依想要在他家住一段时间,本来他爸妈不同意,还是自己求了很久最后才答应的,怎么就变成了自己把若依骗到家里去?

         何彬不信若依会这么说,这些一定是她家人在背后搞的鬼,她们想把若依送到国外人不知鬼不觉地害死,让若依尸骨无存,一定是这样,这群恶毒的人!

         何彬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想想可怜受苦的若依,再看看恣意享乐的林然,顿时面目变得更加狰狞,幸好林然一直盯着何彬看,发现他想要动手的一瞬间,立刻闪开了。

         张乐乐她们气得要死,没想到何彬竟然是这种人渣,竟然骚扰诱骗一个女孩子,还想对林然动手,真恶心,真要是让何彬进了社团,那得多可怕。

         周凯还能稳住,对何彬说:“你今天是不是精神不太好?先回去好好休息。”

         然后,一群人就丢下何彬走了。

         去烤肉店的路上,学姐一个劲儿地跟林然道歉:“我是在学生会认识的他,看着挺好的没想到是这种人,对不起啊,如果不是我拉他进社,就不会有今天这事了。”

         “没关系没关系,不关学姐的事。”

         林然算是栽赃了何彬一回,不过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道德,就何彬这种人,什么都不了解,就过来质问自己,真当她是软包子不成?

         快要出校门,就看见远远跑过来一人,周凯跟张乐乐走在最前面,那女生一手拍在周凯肩上:“嘿!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呢?”

         “我们这刚刚招完新,打算去吃个饭,语哥要一起吗?”

         谁都知道周凯的最后一句不过是问问,但没想到语哥还真要一起:“行啊,正好我也饿了,你这社团是新建的啊,跟我说说,我对书法也挺有兴趣的。”

         然后周凯就被语哥拉走给她讲社团的事情,语哥挤了张乐乐的位置,张乐乐孤零零落在后面。

         不过这回张乐乐倒是没哭,只是看着前面两人的背影不知道想着什么,等林然走到她身边时,听她哼了一声:“不要脸!”

         然后还一脸肯定地跟林然说:“她绝对会进社的。”

         她是谁,当然是语哥。

         “林然,我觉得语哥是对周凯有意思,但我要是很周凯说,他肯定会说我胡思乱想,说不定还会维护语哥,你说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