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凝元九层
    白璇玑盘膝坐在道场之中,黑发飘扬。

     这座道场是当年宇文战创立三圣堂时所建,占地广阔,原为讲武与比武所备,那些年选拔长老时,也是一时盛况空前,不只宁城的武道中人会来观摩,连大梁国边关也有不少人前来。但自宇文战死后,这里便荒废下来,鲜有人问津。

     此番白璇玑选择这里,除了因为静谧的环境适合冲关之用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这里的土质,应该足够他施展土之道三十级禁术而不会很快塌陷。

     这具躯体的前主人卡在凝元境六层瓶颈有近一年时间。

     其实,他的天资并不如宇文轩好,但是从十七岁遇到宇文战入武道,短短五年间,竟然超过了宇文轩二十年的功力,确实是沾了《太上灵应卷》的光,按照上面所说凝元境应划为四境九层。

     凝元第一层,凡人只要得到名师指点,通过不懈的努力,都可以练成,只不过是简单的炼体入门。

     但,人力有穷尽,元气复又生。

     意思就是人的力量总有用完的时候,无论是单臂举鼎,还是力拉强弓,都是有所限定,鼎多重,弓多沉,都有限定,鼎制千斤,过万不足;弓封十石,过之则弃就是这个道理,如果没有气的支撑,单纯用力是很容易入不敷出的。

     所以,按照《太上灵应卷》所说,武者先炼体,再练气,由肉体强悍变为元气初生,这个过程称为炼精化气,也就是凝元境中的第一个大境界。

     普通资质达到第三层圆满大概需要十到二十年,这个十到二十年指的是三更起舞,日日不间断,至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之辈,永世难修。

     第四层到第六层是凝元境的第二个境界,叫炼气化神。

     炼精化气元气初生后,能感应到周遭元气的磅礴,也能采补入体,养筋骨,滋五脏,但此元气为死气,或者说好听点为“钝气”,在第四层的武者多半只能借由这钝气治疗身体顽疾,使气力绵延更久一些。

     经过漫长时间养气,运气,周天行走法,用意识调整内气之分布和运行,以增强力量。达到凝元境第六层,渐渐将气与神合炼,使气归入神。

     在此境界,便要考究修行者的天赋和悟性。资质平庸者达到第六层大致需要二十五到三十年,诸如李大仁这二线长老中的翘楚,年逾六十,也不过是六层初期,其他执行堂的两位巨头只道五层圆满的阶段。宇文轩虽年约二九,却到神气相炼小圆满阶段,不得不说天赋异禀。

     六层之上的境界非常人所能达到,就算天资聪慧,也离不开高人指点,和时间的磨砺,两者缺一不可。

     在这个修炼阶段,元气的采入量需有质的飞越,从粗到细,从杂到纯,从微到博,最后令容纳精气的丹田变为容纳元气的气海,气海决定了元气的存储量。此阶段如水滴石穿,耗费时间,正如《太上灵应卷》所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

     若没有“气海纳川丹”抑或隐世宗门的高妙手段,强行增扩气海空间的话,那么只能通过艰苦的修炼才能达到。

     无论是宇文轩还是白璇玑,要么通过雷霆手段,要么经年累月修炼,宇文轩没有他法,自然选择后者,所以这一年修为进展比较缓慢,停滞在凝元境六层中期时间不短。白璇玑稍有不同在于修炼了《太上灵应卷——气海篇》当中的“气双流”,顾名思义,双倍元气采聚法。双倍之法虽快,但气双流采聚的磅礴元气会令气海无法承受,几近炸裂边缘,多次尝试都在千钧一发的边缘时刻悬崖勒马,却不明白个中原因,直到被夺舍。

     被夺舍后,白璇玑发现宿主修炼六层圆满冲击七层瓶颈时,气双流心诀中霸道蛮横,不疏不导,此乃修炼大忌,非惊才绝艳或运气绝佳之辈必爆体而亡。

     好比遭受饥荒的灾民得到救济,如果为了恢复健康,一次吃太多,必然会胃爆致死;如果吃一些消化一些,再吃一些,再消化,如此翻覆,那萎缩的胃自然就会变大。

     气双流问题就出在这里!

     但,最稳妥的方法还是一步一脚印,慢慢积累,诸如孔长老和窦长老两位目前三圣堂实力无出其右者,都已年过八旬,从凝元六层圆满到七层,两人均用了十年之久。

     到了他们这种级数,精进之慢难以想象,每跨一下都是举步维艰,毕竟由第七层臻至八层,元气已由“钝”转为“活”,便可以气驭物。

     这本身涉及到“技”跟“道”的区别,一步跨出,天人迥异。

     至于第九层,由有迹可循慢慢转变为羚羊挂角,便是突破第三境界——炼神还虚的标志。

     大梁国立国至今,国册大志所记之中,能到此境界者屈指可数,因寿元有穷尽,诸多武道高手也只能饮恨于此。

     而最后一个境界,也就是炼虚合道,是仙凡区别,能推开那扇门,仙灵之路大道通天,推不开,寿终正寝,身死道消。

     《太上灵应卷》到这里,戛然而止,至于如何炼虚合道,炼虚合道怎样去突破,以及突破后进入灵境是什么样的世界,灵境之后又如何修炼提升,统统没有。仿佛提供《太上灵应卷》的那位仙人只希望凡人接触到此为止。

     白璇玑张开狭长的眼睛,那里面的慵懒此时早被雷鸣电闪所取代,黑发飘扬,华服猎舞,白色的雾气盘绕在陈旧灰暗的穹顶,黑白相殊,分毫毕现。

     “谁人不渴望境界提升,一本秘籍无论真假,无论糙精,都会引来渲染大波,令众人趋之若鹜。我虽还不谙熟这个世界,但万事万物都离不开积累二字,按《太上灵应卷》所言资质出众和平庸者突破第六层瓶颈大抵需要三到八年不等。

     前世我目空一切,毁于自负,那好,今世就当我是资质平庸的愚鲁者!

     八年?我白璇玑等不起!

     那我便用十天让这里变得百倍桎梏,磨练我身!

     别人一日辛苦,我百倍努力!”

     白璇玑左手抱圆守缺,右手白皙纤长的中指与拇指搭扣,嘴唇微张,一种及有韵律的啸声从他口中吟唱起来,“地之阔,无穷尽,黄泉幽深不可轻,术为引,禁为凭,敢叫厚土听吾令,忘川崩流取其形,莫道?波霎之期,期不可及……”

     刹那,道场风云游走,白雾急速盘旋,凝结,疯狂涌入白璇玑左手所持那薛宁赠予的白晶古玉之中,白璇玑意念搬运,气合于神,肉眼可见,一道白色匹练自右手结印处释放,涌上半空,“土之道,黄级三十禁!”

     威严之声尽数回荡。

     那白色匹练似有灵性,在半空划了一个近似一百八十度的翻转,折断似地砸向地面。

     轰——

     一声沉闷的微响,白璇玑身下的地面微仅可察地动了一下。

     而久未开启的道场上方的穹顶,灰尘簌簌扑落。

     白璇玑凝坐不动,脸色绯红欲滴。

     天地玄黄四境中黄境本是最末,夺舍前曾经踏入小乘期的他能动用地境高阶的道术,但如今黄境三十级已道极限,每施展一次,全身元气就被掏空,经脉百窍如万蚁狂噬,痛痒难忍,远超痉挛之苦。

     白璇玑咬牙坚持,心道若不是薛宁以这灵妙白晶古玉相赠,被我发觉能采聚天地元气,恐怕一日只可使用一次三十级禁道,那这样算下去,突破瓶颈最少还要一年。但幸好有它在手,元气半个时辰便会补齐。

     原来,白璇玑竟是以自身为桥梁,薛宁的白晶古玉为元气源头,三十级禁道术为宣泄口,一进一出形成循环。

     趁回气,白璇玑双目闭合,内视气海,只见其内星星点点光华,沿逆时针方向盘旋,虽是极慢,但每圈盘旋完毕,气海四壁总有杂质脱落,竟是被那光华形成的磨盘刮掉,随着一层杂质脱落,气海微粟扩大。

     白璇玑没有丝毫惊喜,继续气合于神采聚元气。

     半刻钟之后,如法炮制,这一次地面再次颤动。

     一只地面上蜿蜒爬行的毛虫猛然间停滞了前行,整个身体紧贴着地面,扁了五分之一。

     白璇玑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从牙缝中吐出四字:“可行!再来!”

     再有四次,修炼速度便可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