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五章 释怀
        “爸,我不傻。”柳皓说的是这样,但是笑的很傻。因为知道了为什么陈霜不联系自己,原来并不是被放弃了,而是因为没有收到。这样,就是想问,那些信,都到了哪里去。

         陈霜一页页的看完,然后忽然看到册子的封面上面有些一滴水,原来,是哭了出来。真是没出息,就看了这么一点,还忍不住的要哭。

         “你为什么,没打电话。”

         “我打了,可是一直没人接。”柳皓也很委屈,国外的时间和国内是颠倒的,都是专门找了晚上的时间过来,但是从来没有人接通。“我还以为,你是故意的。”信没有,电话也没有,肯定是有那样的误会。

         陈霜那是继续问着,“你都打过几次?”说起来,不应该是没有接到的啊,家里总是有人的。就算是自己去了学校,还是有老太太在呢。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从来没有看到过。

         柳皓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刚开始是每个礼拜六都打电话,之后是礼拜天,最后,是每个月一次。”再大的忍耐力,在那嘟嘟的声音里面也没有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证明不太对。

         “你打的电话号码,是多少?”首先要确定的是,号码究竟对不对。

         柳皓脑袋稍微的动了一下,指向了陈霜手里的册子。“我是看着里面的打的,你确定下。”两人智商差别不多,当然是可以互通的。

         陈霜一下子打开了,可是那个号码,并不是家里的那个,如果是自己写错。是不可能的,她对于号码之类的东西,都是很敏感的,所以呢,结论就是一个,那就是肯定有人碰触过。仔细的看,能发现数字貌似动过手脚。

         “这不是。我家的号码。”

         这句话。算是让大家提起了注意力,甚至大家都想了不少,先说话的。还是老人家,“还有那些信,怎么会好好的都收不到。”

         而且还有另外的一个问题,如果电话号码是人家家里的。也不会说从来都没有人接起来不是,所以。也说明了,电话和那些人,也是有关系的。

         关于孩子的事情,陈志国是不会错过的。“我让人去查查。”他还没有正式的辞职,还是能做到这些事情的。

         个人有个人的分工,柳城平那样聪明的人。也想到了一些事情,所以转身出门去打了个电话。等着人的回答呢。

         虽然两人之间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甚至可以说其实还是惦记着对方的,可是现在,有些一些陌生的情绪在呢。他们彼此开口,都不那么的容易。多年来的断绝联系,和心里的坎儿,都不是这样就可以的。

         脸皮稍微厚点的人,还是柳皓。

         “咳咳。”先是清清嗓子,然后走到了陈霜的身边,坐在了柳城平让出来的位置上面,“你这几年,都做了什么。”想要从她的嘴里,听到关于她的生活。

         陈霜从自己的学校开始讲起,一直到了事业上面,这是很少的,可以说这么长时间。然后呢,也问了一句,“你呢?”

         相比较陈霜的丰富多彩,柳皓的就单调多了,“我每天都在学习,没有做什么。”他的心情很不好,对于身处友情之手的人都拒绝了,然后就是在图书馆看书,很多留学生做的事情,他都没有加入过。

         那才是为什么,一起出去的人,都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

         “你多说说你的生活,我没有什么。”

         似乎可以从她的话里面,可以得知陈霜的生活,那些自己都没有涉足过的世界,仿佛可以找到一个自己的位置,是作为旁观者来的。

         陈霜听从他得话,说的更加的详细,让他可以知道的更多。

         俩人世界,其他人是插入不进来了。

         大人们,可就不同了。那些手段,究竟是为了陈霜和柳皓,还是为了柳家呢,那真的是说不好的。要是真的是为了家里人,才是要重视起来的。

         想要调查出来什么,那都是需要时间的,暂时的话,大家都在粉饰着事情,各自心里都带着自己的主意。就连陈霜,也在讲述的过程之中,让系统去调查下。

         之后呢,一屋子的人也都各回各家去了。陈志国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想到了什么,走到了陈霜的身边,“你觉得,这和之前公司的事情有关吗?”那件事情,也是一直没有查出来,而且所有的线索,都会在发现的第二天不见。

         他之前就想过是不是内部有人和他们窜通一气,但是不管怎么换,那些线索还是会留出去,所以渐渐的就是只告诉了相信的两个人,而对外称作是放弃了继续查。虽然对于业绩不好,可是也没有办法。

         相比明面上摆出来,还是暗地操作的好。

         “应该是。”陈霜想到的更多,她能明确的感觉到,这几年来发生的一切,都是在针对她,就连去广市,都没有那么的顺利。刚开始还能当做是刘家的阻挡,但是那之后也不是一帆风顺。作为东道主的李云虎是支持着,才没有大事出现。但是也告诉了他们一家,在背后应该有势力在阻挡着,最好去查一下。

         问题就是,系统和陈霜再厉害,也不可能在全国那么多人里面找出来真相,只能是暂时的忍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那边的人察觉到了,渐渐的也龟缩了起来。没想到,是从那会儿就开始的。

         兴许是这次陈志国打电话过去的很是机密,或者是离开了故乡,那边监视的人还没有来得及,电话号码的归属人,找出来的很快。

         而且,名字以及工作地都是很清楚的。

         “霜霜,你知道赵芃这个人吗?”陈志国是很陌生,以前根本没有听到过,所以下意识的问了一下陈霜。

         现在的他们。刚刚是到了家里坐下,连口水还没有喝到。

         陈霜的记忆力不是说的,稍微的回想一下,就知道是谁了。“以前一个带队的老师,也是针对我。”如果说,是她的话,就太可怕了。这都过去了多少年。还是念念不忘。

         陈志国那是好奇了。只要是老师,对自己孩子的印象都很好,不要说带队老师。就是一个寻常的看门大叔,都知道她是个好孩子,一向是表现出来对陈霜的喜欢之情的。要说不喜欢,还真是记不得会有。

         “怎么说?”

         就连陈云。也忽然的抬起头,不过。暂时的识别不出来,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小学春游的时候,带我们去城里玩的老师,后来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也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她的后果,按理来说是不好的,而且当初都离开了家乡。去了一个人不知鬼不觉的地方,怎么会忽然的又冒出来了呢。那会儿的背后人。也都没有找到。

         这么一说,陈志国大概也想了起来,可不是嘛,都过去了那么多年,谁还能记得一个普通人的名字呢。

         “恩,我了解了。”既然是找到了一部分的线索,陈志国也没有闲着,赶紧的去给柳城平打电话,告诉了他这个消息,另外呢,就是告诉自己相信的人,持续关注着那个人,看她平时和什么人在联系着。

         陈霜也想到一件事情,拿出自己的手机,给一个新加的号码打过去。

         “喂,你好,我是陈霜。”这样生疏的话,还真是猜不出来是谁。

         因为有人在打电话,房间里面的人都是保持着干净,不是看着远处的风景,就是在闭目养神。唯独陈云,趁着人不注意,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眼神中,是一阵阵的悔意以及恨意,也就多看了陈霜一眼。

         心里总是想着,要是没有她就好了。如果家里就自己一个孩子,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压力,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不会被人拿着比来比去。还可以,独占家里人的喜爱。

         陈霜不管那个人的想法是什么,继续讲着电话。

         “你接到第一封信的时候,有觉得被人事先打开过吗?”她总觉得,那个号码的改变是个熟人做到的,就是房间里面的人,可是也要先确认一下。因为,也不知道陈云的黑化,是不是那时候就开始了。要知道,那个年纪,她还只是一个孩子罢了。

         柳皓接到陈霜电话的一刻,心跳差点停止,平静了一会儿,听清楚了她的话,然后仔细的回想下,确定是第一次打开,“没有。”

         这都是能看出来的,如果已经被拆开了,那就能看出来,哪怕是做的再小心,都是会有痕迹的。柳皓记得那么清楚,也是回想的次数多了去了,就靠着那样的记忆活下去呢。所以,倒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好,谢谢。”陈霜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俩人的电话,就到了这里。

         柳皓是一心的话,可是想不出来从哪里开始,听到的是陈霜说再见,笑完了眼,顺口跟着说了一句。

         而陈霜,打完电话之后,神情就不太好了。

         先去了书房,把陈志国叫了出来。

         “爸,你来一下。”陈霜的话,很是冷淡,而且给人一种,迫在眉睫的感觉。

         陈志国正在纸上把自己知道的消息都给画了一遍,相关的知识都连在了一起,可是就是差一个中间人的样子,反反复复的写着一个圆圈,听到陈霜的声音,才抬起头。

         刚想笑一下,就看到陈霜不太对,才收了起来,“怎么回事?”相比要说的内容,更担心的是家里又出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陈霜可是都是很沉稳的。

         “我有话要说。”

         陈志国就觉得,现在是多事之秋,一件件的一直出现,带着满脸的愁容,跟着陈霜走了出来。

         这会儿,其它的人都在客厅集合了,基本上,所有人都是茫然的感觉,然后看着出来的两人。

         老太太着急的很,“快说说,发现了什么?”她是听到了信什么的,又不傻,可不是立马就想到了。不过,还是内里认为不会那么的早熟,但是也保不准。

         在等着陈霜开口前,已经是桌子上面放好了几杯茶,刚好可以消消食。

         陈志国坐在最中间,而陈霜是坐在陈云的对面。

         “陈云,你看着我。”陈霜想不到的是,为什么那么小的孩子,可以有那样阴暗的心里,明明就该是活泼无忧的,就她一个人特殊。又不会说她有什么不好的遭遇,家里人的总是那么的宠爱。“你为什么,要改信?”

         陈云按照她说的那样,抬起了脑袋,“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很激烈的反抗着,“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全部都是记在我的头上,就连证据都没有,就开始诬陷。”

         如果换做外人,大家都会认为她是无辜的。但是,都是一家人,知道她说谎话时候的样子,可不就是眉毛会下意识的开始皱起三次,嘴角也会微微的抽动。

         陈志国是查了一圈,真的不会想到,竟然还会和自己的家里人有关。“你说,是谁让你那么做的?”一个孩子,肯定是在别人的诱导之下,就算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肯定也是有合作者。不然的话,从哪里找来了那些应该早就不在的人,还能藏起来之后柳皓的所有来信。

         “我说了,不是我。”陈云的话,一声比一声高,最后一个字,都是喊了出来。

         问题是,并不是声音大就代表着无罪。

         “你在说谎,我们全部都知道。”陈志国说的很平静,眼神中全部都是失望,感觉到徐凤婷要说话,立马拉住她的胳膊说道,“你闭嘴。”

         如果不是因为她不好好管孩子们,还那么的偏心,哪里会有这些事情。也是自己的不是,为了所谓的事业,竟然放弃了家里人。

         即使被阻拦着,徐凤婷还是说话了,不过不是站在陈云那边,而是小心的劝着,“云云,妈妈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肯定是别人的错,你就乖乖的说出来,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一家人。”因为血缘关系的存在,肯定是会原谅她的。要是痴迷不悟,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