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四章 拍卖
        拍卖会之前,大家的情绪,充分的被调动起来,哪怕是一向不怎么说话的人,经过一次舞会的时间,那也是心情正好,这会儿,是最适合鼓动人心的。陈霜到三楼之前,仔细的看了一下周围的人群。

         到现在,还保持着冷静的人数,一点都不多。就算是自己身边的陈刘文,也是满脸通红,带着期盼的看着楼上,仿佛未来的一切,都是要依靠那边的。带着对举办方的了解,以及一丁点的佩服,陈霜叫醒了陈刘文。

         “天黑了。”很简单的一句话,陈霜没看到过外面的样子,也可以说这么一句的,反正目的只是想让陈刘文不要继续想下去,原本资本就不多,在这样的情绪之下,如果买下来什么不是预料之中的东西,那连个翻本的机会,都不好知道的。应该是一句话还不够,陈霜也顾不得说自己不喜欢肢体接触,直接碰了一下他的胳膊。

         陈刘文那是还在美梦中的,笑的傻兮兮的不说,还带着令人觉得好笑的神情,“怎么了?”感觉到了身边的动静,才变成那个原来的他,不过下意识的,洗洗口水,就担心刚才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好歹没事态,想要把刚才走神想的事情给全部说出来。“你们说,咱们这次能不能找到好的资源?”

         刚才,他就是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然后自己的事业也是一飞冲天,可别说,以前还有些迷惑的未来,就在这个时间里面,全部都清晰了。他自认为不算是很会认识人。也不敢轻易的相信别人,所以要做的事情,是最好可以不用和那么多人接触的类型。不过,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有陈霜在,她的家底很是丰富,只要是有前途的。应该都能到得到她的支持。

         陈刘文很是确定。陈霜是个眼光很好的人,她应该可以更快的发现行业是否有利可图。

         那也是以后的事情,要先说的还是这次的交易。

         陈霜没急着回答。先到了三楼,找了一个不算是很显眼,但是也可以说的过去的位置。在每个人的位置上面,都放着一本小书。陈霜了然的看了一眼。然后打开看一下,果然就是今天要交易的商品。除了极少数的东西没有露出来,都可以了解的清清楚楚的。

         陈刘文不觉得陈刘文不回答有什么事情,原本就是一个突兀的问题,能回答上来的。要不然就是知道内幕,要不然呢,就是随便胡诌。而陈霜。即便是不说,也能猜出来。她的回答是什么。

         陈霜是个很谨慎的人,在没有见到的时候,是不会给出任何的回答。

         既然有了交易的商品,陈刘文也就拿着好好的看了几眼,这一片的人,是没有一个人在走神的。哪怕是很多都是知道的,也想要再看一次。至于陈霜,就没有那么费劲了,她有着别人没有的资本,那就是心声。倒是不是说现在就要运用起来,关键的是之后的事情,可以通过心声,得知大家对某个货物的想法,另外呢,就是主拍人,那也是很重要的一环。

         遇到会讲话的人,他可以在分分钟之内,都让大家觉得一块普通的石头,那是无价之宝。当然了,前提也是那人知道这个东西的具体价值。

         在大家细细观察的期间,陈霜和系统又另外选出来了一些可以买回去的原石,当然了,还是要告诉陈刘文一下的。

         那孩子,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合作者不是。

         其实,很多时候,陈霜见到陈刘文都不能保持一贯的神情,任谁以前见过一个成功人士,甚至以他为自己的目标,结果忽然想起来小时候有个孩子,拖着长串的鼻涕,每天跟在自己的身后跑来跑去的,那个精英形象总归是会破灭的。

         陈刘文做的当然不夸张,可是意思是差不多一样的。渐渐的,陈霜也就习惯了,眼前的那个人,还是陈刘文,他没有经过那个蜕变,还没有去掉自己的姓氏呢。

         倒是,也想不出来,他的机缘,在什么时候。

         陈刘文得到了确切的回答,这会儿的表现就很出众了,面对一切来打探消息的人,都是似真似假的说了消息出去。别看着这人也不喜欢说来说去的,但是他很能把握别人的意思,如果有个听前文选择后文的题目,没有一百分,也能得到九十九。

         有的人,那是真的就不怎么讲话,但是脑子很好使,该用的时候,没有落后过。

         相比较陈霜一行人的淡定,其他人就没有修炼到家了,不是到处打听别人有意向的东西,就是告诉其他人自己要的,意思就是大家都通融通融,别把价钱给抬上去。也有一个局限性,那就是大部分交好的人,才能透底。如果是陌生人或者是敌对的,那就是把自己的目的暴露给别人了,根本一点作用不会有。

         一时之间,整个三楼都是吵闹的,即使是大家都没有提高声音,可是这么多人小声的讲话,结合在一起,也是很恐怖的。

         随着一个人的登场,也好过了起来。大家渐渐的,也就没有一个出声的,带着激动的意思,看着最中央的那个人。陈霜也不能免俗,也跟着看了一起,这一看,就有了一个想法。

         那是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看上去很是严谨,就像是一个资深的学者,那浑身也是透露着书生意气,不像是出现在这边的人,但是仔细一看,能发现他手里的小锤子,很明显的就说明了他是什么人。

         不过,陈霜的关键点,还是为什么大家都会这么的安静,似乎那个人,是个很好能力的。所以呢,也就问了下陈刘文,“他是谁?”声音不高,但是也会被周围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几个不太熟的人。还嫌弃了看了一眼陈霜。

         陈霜不是任由外人这么欺负的人,一个眼神过去,也就差不多了。这会儿呢,是更想要另外一个能力的。之前的升级任务没有成功,错过了一个可以控制人心的能力,反而变成了可以略微的蛊惑人心。并不是说运用自己的魅力什么的,只不过是可以用自己的心里想法。影响心智不坚定的人。

         见到那些人的一刻。陈霜就知道,自己完全是可以使用出来的。那几个,满脸通红不说。眼睛也充血,哪怕是陈霜不用能力,就是平时的气势出来,那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陈霜这次小心眼,就是想让那些人长个记性。别得罪不该得罪的人。

         不认识一个人,有什么好嫌弃的,世界大了去了,不要说一个。更甚者那是几十亿的都不认识。

         陈刘文同样的是沉浸在台上那人的魅力之中,也就没多关注周围人的表情,不然也用不着陈霜自己出马不是。正因为没看到,才能那么的平静。他是看着台上的人,一边说话,“这是我们这里最著名的主拍师。”这个,并没有很大的意思,“他的人生,都充满了神奇。”

         之后,陈刘文是陆陆续续的讲了不少。

         陈霜大概归纳了一下,那就是台上的人,听说是个出身很高的嫡子,家里面那是不仅广市,全国也没有几个能抗衡的,结果呢,出意外,全家都消失不见,但是,与此同时,有个新兴的拍卖师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只要是经过他的嘴,那全部的价格都会上涨五倍不止。他似乎可以看透所有人的心思。一旦发现了某点,就能诱惑人一直跟着抢。除了这一点,还有一个神奇的,那就是带领着这个家族,起来了。

         一开始,是能看到那些人。可是后来却发现,合作的人也开始有了那些人,到了现在,也回复了五分之一。

         不管从哪一点看起,那都是充满能力的人。而陈刘文,喜欢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在那样的条件之下,振兴了整个家族,然后也没有要掌权的想法,还是继续做着这个行业。

         听完陈刘文的讲述,不由的,陈霜也产生了类似的感情,那个人,实在是大多数人的榜样,这会儿,看着那人的一举一动,就格外的有韵味。

         她没有看到的一点就是,陈刘文对她的崇敬,那是超过了台上的人。那些毕竟都是听说来的,谁知道在他的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可是呢,陈霜的一切,都是自己打拼出来的。这个方面,差别的就大了。

         不可否认的一点,就是不管做什么事情,有过经验的人,大多数都是占着便宜的,只有同样的起点,才能看出来个具体的能力问题。不过,也只是空想罢了,有更高的起点,傻了才要变成一样的。

         这世上,可没有那么多的机会,在一直等着。

         “现在,我宣布,拍卖会正式开始,现在,先呈上第一件物品。”他的开场,倒是平淡无奇,并没有和其他人有差。如果真的要找出来一点,就是声音及其的好听,听的久了,仿佛耳朵都可以怀孕一样的。很神奇,一个中年男人,能有这么动听的声音。

         仔细一想,也能想通。正是有过去的大喜大悲,才有了如今成功的他。

         拍卖会,仍然在进行中,就像是陈刘文说的那样,在他的台上,很多东西的价格,都上去很多倍,而且买到的人,都没有一个后悔的,那是恨不得能立刻拿到手里的样子。

         听着听着,陈霜也开始觉得庆幸,自己要买的东西,差不多都是中场的位置,那样,提高价钱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有些小户,经过之前的交易,也不可能再买。至于大家族,那也是真的看不上这么点。

         台上的人,说了那么多的话,也会觉得嗓子难受,在差不多的时间里面,上半场成功的结束。要说那个人就是很有魅力,即使是做了这么大的贡献,他还是一样的保持着最开始的表情,仿佛刚才那个会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的,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然后活动了一下身子,挺直了腰杆,走下属于他的舞台。

         这所有的举动,大家都是不经意的在看着。

         “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他那样的人。”陈刘文微微的说了一声,原本只是心里想想的内容忽然讲了出来,也让他觉得不好意思,飞快的看了几眼周围的人,发现并没有什么人有反应,才放心的认为没有人听到。

         陈霜是个耳朵很好使的人,肯定是听到了,不仅是他一个人,基本上这个楼层的人,都是一样的心思。就是老太太,一个老人家,也是充满了佩服的感情。

         “奶奶,你会和他一样。”陈霜能保证,只要老人家把在家里做生意的样子拿不出,一年的时间,就可以修炼出来一样的气派。原本老人家就不是怯场的人,只是经历的不够罢了,相信,如果有机会,她会实现愿望的。

         老太太笑的眼睛都要看不到了,不过还是说了一句,“我这年纪都这么大了,也不指望,你们这些孩子好好努力,奶奶我啊,能在台下看着就行。”话呢,也是心里话,自己完不成的愿望,可不是就给了孩子们。

         中场休息的时间不多,就是给大家上厕所的差不多,在距离固定时间一分不差的点,那人也继续上台了。也许是随着时间的进行,以及东西的价值上升,后半场那是及其的激烈。

         要不是陈霜有了充分的准备,那是拿不走那些东西的,好在,她所有的东西,都还是在预期之内。也有一部分,是刘玉的功劳,那个女人,明显就是给她面子的,也和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让孩子买回去。要不然,价钱不只这么多。

         不管心里是什么想法,两人彼此愉快的敬了对方一杯。

         最后的几个隐藏物品,大家见到的一刻,同样的抽气声音。那是几块完美的宝石,距离的很远,也能感受到它们的魅力,这下,很多人都疯狂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