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尘埃落定
        “陈霜,你听不听话,要不要出去!”别看是发烧的人,声调还是非一般的高,手还不时的折腾几下,生怕别人看不到她。

         徐凤霞那是招架不住了,力气都比不上她,就算是握紧了胳膊,还是会再次摆脱,那人也是没有理智可言,根本不知道身边的人是谁,下手狠了去了。

         都是血肉做的人,哪能不害怕。

         没有办法,徐凤霞只能让她一个人在床上躺着,床边围着厚厚的被子,以免人掉下来,然后去打电话去。

         “姐夫,我姐生病了,人都烧糊涂了。”徐凤霞当然是很着急的声音,说话的时候,还一直扯着电话线,显然心里很乱。

         这家里是还有别的人,但是就是不乐意自己的丈夫过去帮忙,孩子们都还是一点点大的,力气用不上。

         陈志国也不会想是不是骗人,立马回答说着,“你别着急,我等下就去家里,这会儿,你给她用酒精擦擦身子,温度能降一点。”喝药也是可以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家里有什么。

         别的话也没有继续说,立马挂断电话,就去拿钥匙。

         学车是在上班那会儿开始的,手里也有证,就是车子刚买没多久,基本上都不会出门使用,这次是要送人去医院,当然还是有车毕竟方便。

         “妈,凤婷生病了,我这就去送人到医院,孩子你先看着,我会打电话回来的。”免的家里人担心。

         说完话,人跑着出门去。

         有疙瘩是有疙瘩,那也是过了那么多年的妻子,哪能真的是不着急。

         这开车的一秒钟。手都觉得抖,冷静一下,才敢出去。

         一路上,那是最快的速度在行驶中,心里也开始想,是不是自己这段时间有点过分,把人逼得太紧。应该放慢点来。但是又在下一秒开始反驳。认为没有错误,总之是想的乱七八糟的,直到到了徐凤霞家里。

         在这个时间里面。徐凤霞是完全按照陈志国讲的那样,拿着丈夫以前喝剩下的酒,给徐凤婷擦擦手背,擦擦咯吱窝的。反正是也没有闲着,遇到一个一直反抗的人。那也是太耗费力气了。

         心里是万般期待,人能早点过来。

         听到车子的声音,也就确定是姐夫,立马把徐凤婷的衣服给收拾好。然后把被子什么的挪开,“姐,你配合我一下。咱们这就去医院。”也知道她听不到,可是就是想说两句。

         陈志国进屋子来。看到的就是徐凤霞在尽力的把人拉起来,那脑袋上出了一头的汗,没有寒暄的就去跟着一起扶人,等放到了车上,才说着,“你要不跟我一起去医院?”要不是一个人真的不太行,他也是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

         倒是徐凤霞早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出,“行,我跟着一起去。”也没空跟家里人说句话,车子就被陈志国开走了。

         关于这一点,也不生气,谁家家人生病了,都是一样的态度,可以理解,这要是一点都不着急,那才要担心呢。

         这大晚上的,还是快要过年的时间,医院里面可真是没有几个人,陈志国扶着人做到了凳子上面,就让徐凤霞看着人,自己过去挂号,虽然看上去就是普通的感冒,但是人那个样子,还真的是担心。又不是说喝喝药,就能好起来的。

         医生是被陈志国叫了过来,测试了几个基础的,问问看最近有没有什么情况的,也就很确定是感冒了,然后直接开了个药方,“先挂水吧,等下喝点退烧药,这温度可是不低。”一般来说,成年人发烧起来不会很厉害。

         这感冒,确实是来势汹汹的。

         “谢谢医生了。”陈志国是看着没有什么大事,药瓶也给人挂上了,才彻底的放了心,结果发现徐凤霞都快要睡着了,也搁不住让人一起陪着,“我先送你回家去吧。”自己反正也没有什么大事,也能走的开。

         这一瓶下去,也要个半个小时的,倒是来得及。

         “那真是麻烦你。”徐凤霞也觉得在这边没有什么好做的,又不是真的大病,输输液,也能行的,所以没有拒绝,而且,刚才出来也没有跟家里人说一声的,估计他们也没有睡觉。真是带个大人,比家里的孩子还要焦心。

         其实,一想也能知道为什么会生病了,自己家里的条件,肯定是比不上他们家的,不说温度,就是吃的也不太好。徐凤婷又是个喜欢出去逛的人,外面那么冷,她都不穿厚,怎么可能不感冒。

         这要是有钱,硬是折腾自己的身体。

         陈志国虽然是决定了送人回去,可是还是先跟护士打了个招呼,让她稍微的注意一下药瓶的进度,这要是回血了,可就不好。

         送人回去的途中,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姐姐这段时间怎么样?”问话也不用问的那么彻底,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着徐凤婷的面,徐凤霞当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反正都是姐妹,就是生气了,以后也和好。对陈志国就不行了,那是姐夫,还指望着他们好好过日子呢,绝对的是要说好话,“我姐是想清楚了,就是拉不下面子,不好开口说要回去的。姐夫,你也别着急,我姐那人也不坏,就是有的时候不会说话,她肯定也是为了霜霜好,只是表现的不对。”这是尽量的在美化,总不能真说徐凤婷是一点悔改没有吧。

         陈志国作为枕边人,还能不知道徐凤婷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很多方面都是赞同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那人就是个好面子的,“我也知道她不坏,家里这段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在忙活,确实是很累。你平时没什么事情。就多去找她聊聊天。”

         兴许是真的不把她当外人,什么话都能说出口的。

         “行,我空了,就去多看看她。”徐凤霞当然知道这是拉近距离的方式,怎么可能不答应,这边还又给美言了几句,“我姐那也是真的累。一天到晚都在为了家里人操心。这霜霜也是一样的,她总是会跟我说霜霜最近咋样,是不是缺东西什么的。让我听着都是跟着担心。”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并不重要。

         陈志国也是个聪明人,选择性的听一部分就是了。

         “也是打扰你了,对了。我刚听说单位里面缺个整理文案的人,你看看有什么人想去的。就跟我说一声。”这不管是谁的,都可以去。

         纯当是卖个人情,反正也是要人的。

         徐凤霞脑子里面也有想法,这自己去不了。可是家里还有别人的不是,家里丈夫那边走不开,他还有个妹妹。反正工作也不是什么好的,倒是可以去那里。“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人选,我丈夫他妹妹,那是个手脚伶俐的,明天我带她过去单位还是先带你看看?”那是想到之前自己去单位的时候,先挑选了下,才有了这个问题。

         陈志国其实不怎么知道这边是什么样子了,毕竟去了那边,不好再管,就是个人和以前的领导关系还不错,才会说知道这个消息了,需要的人还不少,肯定是能去的了的,“你别着急,等过了十五,你直接带着人去单位就行,我会跟他们说的。”

         都要过年了,新近的人员也没有什么用,等到过了年,再去也是合适的时间。

         “那行,我到时候带她过去好了。”徐凤霞是心满意足了,本来就知道可能会有什么好处的,可是真的没有想到,能解决了妹妹的大事,这工作体面不说,兴许还能找到个合适的对象,年纪也够了,就是没有个合适的人选。

         就按照她观察的,可是有几个小伙子人不错。

         能好好的相处一番,那会儿可不是什么都好说。

         陈志国给的好处,不会只有这么一点,在徐凤霞下车之前,把一个红包塞给了她,“提前给你们拜年,你可别再给我。”名义上是过年,其实是因为徐凤婷这几天的花销,就看在家里的消费,完全能估摸出来花了他们家多少钱,只会多,不会少的。

         徐凤霞也不矫情,“谢谢姐夫了。”手也跟着动作,把钱全都收起来。

         路上耽误的时间可是不少,陈志国看她下了车,自己也没有跟着,而是说句,“快回去把,等初二,再跟你们家的好好喝一杯。”想也知道,肯定是烦恼了不少时间,刚好呢,还有一个多余出来的职位,不知道他需要不需要的,虽然距离家里远,但是挣的不少。

         看到徐凤霞点了头,那车子再次发动起来,向着医院跑去了。

         刚到了病房,就看了下有没有换新的瓶子,发现快要到了,这才坐到了一边的位置,专心的看着药瓶,不知道在想什么。

         闹腾了那么就的徐凤婷,老早就睡着了,安生的躺着,倒是看上去文静了不少。

         发现药瓶到了最后一层,陈志国赶紧的叫人过来又拿了一瓶新的,因为液体刚进入静脉的时候,那还是冰冷的,很容易让人觉得手冷,陈志国心细,找了个空瓶子,灌满热水,给小心的塞到徐凤婷的手里,这又出去。

         他本来在疑惑要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的,又担心太晚了,可是最后想想老太太的性格,那肯定是一直在等着的。

         果不其然,电话刚响起来,就被接了。

         “爸爸,怎么样?”不是预想中的老人,而是陈霜说的话。

         “霜霜,你怎么这会儿还没有睡觉呢?”这都半夜十二点多了,“你放心吧,你妈就是感冒,估计明后天就能回家去了。对了,妹妹和奶奶睡了吗?”

         这大孩子没睡,估计另外几个也悬。

         “妹妹刚睡着,奶奶还没睡。”

         “让你奶奶放心,赶紧去睡觉,还有你,也快去休息。”熬夜可不是什么好事,老的老,小的小的,“关好门窗,有人敲门的话,看一下是谁,再开。”放他们在家里,也不放心。

         “好。”陈霜答应了一声,等了会儿看他没有要说的话,也就挂断了电话。

         徐凤婷这次生病也是因祸得福,家里人没有一个再因为之前的事情和她生气,还一直好吃好喝的供着,在医院输液两天,也就顺利的回家里去了。

         回到家,也就是过年。

         大年初一,陈志国的几个兄弟都带着家里人来这里好好庆祝了一番,一个个脸上都是笑意,显然对生活都很满意。

         大年初二,徐凤婷的两个妹妹也到家里来,没有前一天那么多人,氛围也略微的拘束,但是一样的,也是蛮开心的。

         在这天,陈志国也问了下,有没有人想要去自己那边发展的,倒是可以带着一起过去。

         不过,都是念家的人,还真是没有个同意的人。

         也不强求,陈志国就当做是没讲过,这机会是给出来了,可是人抓不住,就不行。

         大年初三到初六,陈霜基本上都在跟着陈志国一起去给人家拜年,关于她参加竞赛的事情,是在整个镇上都传遍了,每个人都清楚,老陈家出了个人才,都是要出国去。

         这不是徐凤婷讲出去的,而是学校传出来的,没办法,那也是学校的大事不是,知道的人那么多,总归是会露陷的。

         陈志国知道自己孩子的想法,那还是一股劲的在说,女孩子家家的,舍不得出去,只打算就在家里这边了。

         虽然很是惋惜,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大年初七,说好的来家里访问的举办方,真的就来了。

         不是空着手,而是带着一箱子的水果,一上来,就是问知不知道出国的事情,还有就是决定是什么。

         陈霜最终发言,说不打算出去,把机会让给了别人。

         那些人不劝说,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情,说再多,也要能听下去不是。

         只是记下结果,也就告辞回去了。

         关于陈霜出国念书的事情,也就挂下了帷幕,就像是她最开始想的那样,家里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虽然也是略微的可惜看不到国外的场景,但是一点都不后悔。

         系统在手,不怕机会来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