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 援手
        陈刘文也不过是简单的一想,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就算是明知道是陈霜做的不对,也不会出动家里的那些长辈,他们也都是年纪大了,不要再因为孩子的事情着急。这要是身体好的也就算了,为了突发了疾病,那都是朋友都不能做。

         “告诉你啊,今天刘玉出丑了。”陈霜的前半句说的很长,引起了老人家的好奇心,才说出来后半句。

         老太太很不喜欢刘玉,以前还不注意的说过她的坏话,这忽然知道她倒霉了,不说是幸灾乐祸,也是差不多。很有兴趣的问道,“怎么回事?”那人的心思,应该不会是有明显的错误的啊。

         讲故事的人,瞬间变成了陈刘文,虽然还是担心着那件事情,可是刚刚接受到陈霜少见的情绪,再也不敢多说什么,那是恨不得时光倒转,还不如自己不知道的好。他是一个很好的故事讲述者,就算是心情不怎么好,照旧能讲的很是精彩。

         老太太从句里行间,也得知了一些内容,要是这几个孩子没有在中间做手脚,才是不可能的事情,要不然,怎么会那么的巧合呢。但是,她不会因此而纠正孩子们的行为,要不是他们机智的先出招了,也许以后倒霉的就是自己。一个老人家,能做的就是坚强的后盾,别的都不需要。

         “那可是好玩。”乐乎的不行说着,老太太很理所当然想着,要告诉自己的事情,就是这个,倒是天色也不早了,提出来了一起去吃个饭。

         陈霜几个是高兴的很。因为事情的顺利。

         那刘玉就不行了,她是带着上战场的心思回到家里去的,结果呢,比想象中的还要厉害很多,基本上是一个家族的人,全部都到了家里等着。哪怕是关系不是怎么亲近的人,也一样的在本家坐着。一屋子的人。密密麻麻的。还都是严肃的表情,果真是害怕的不行。

         “刘玉,首饰卖出去了吗?”这一个家里的。其实想要知道一些东西,还是很容易的。就像是她之前做出来的举动,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也是不可能的。生意是共同的,资源也差不多一样。总是会先看到,或者是后来听说到。

         不过是因为想要看后续的发展,才没有管下去。毕竟,还真是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能做的比刘玉还要好。一个出嫁的姑娘,还掌握着本家的权利,那就能看出来不少东西。

         说话的人。是向来和刘玉的关系不怎么样,以前就是争锋相对的。这会儿可不是逮着机会问呢。

         “快了。”刘玉可是很淡定,简单的说了一句。这些小手段,她还看不到眼里呢,那都是她五六岁时的样子了。“叔叔,找我回来,是要说什么?”明知故问,就是为了引出来正式的内容。

         刘家的老一辈还都在呢,但是明面上的掌权人是刘玉的叔叔,他做出来的决定,很少有人会反对,基本上都是说什么就是什么。因为向来喜欢她这个侄女,才会那么轻易的就受到了大家的肯定。

         如果是大伯父掌权,那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

         当叔叔的,面上的压力也是不少,“你这次的举动,让我们本家损失过多,你有什么打算?”是要将功补过,还是有别的想法。都是个人的事情,全看她的想法是什么样的。

         “叔叔,还没有到最后,怎么知道是损失?”刘玉也不是强撑,对于她来说,那算不上是完全的失败,现在只是广市局部不成功,不是还有其它的地区呢。就算是本国没有,外面的国家多了去了,总是会有希望的。刘玉很相信自己的能力,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向命运求饶。

         “到这会儿了,还要强撑。”之前那人,继续酸溜溜的讲着。本来她是没有什么发言权的,但是就是看到在场的人好像要被她这么一句话说动了,才开始着急起来。还没有看好戏呢,这么轻易的就打乱了谋划,岂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是她想太多,一屋子见不到兔子不撒鹰的主,要不是觉得还能听下去,才不会露出来什么好脸色呢,只能说,刘玉确实对他们的了解很深,一句话的功夫,就能让他们的好奇心都起来。不管是什么样的手段,只要最终是获利,那就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你继续说。”刘玉的叔叔是想到了,但是还是给出来她一个机会,要抓不住,以后还真是不能给予重任。

         “我是这么想的,先参加北部省市的交易会,试探行情,最好是可以一次交易出去,不行的话,就参加全国的拍卖会。如果还是不成功,那么就送出国。”外国人,对本国的文化,都是崇敬的很,而且也是巧合,这次的设计都是偏向于古代的风格。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他们所喜欢的内容。

         “好,那么你继续负责。”话是先这么说的,可是要是真的一点惩罚都没有,也太儿戏了,毕竟是因为她之前的决策做的不够好,才会导致这次的意外,而且,计划只是一个计划,谁知道能不能成功呢?“给你半年的时间,可以的吧。”平静的话,其中的意味可是不少,先是划分来一个时间,那就是需要做到的,其次呢,代表着如果完不成,就会见到的后果。

         刘玉笑的很是自信,可不是认为没有任何的问题,要是半年都不行,那么真的就是自己的失败。

         “这也太轻巧了吧?”不是本家的人,对于这个结果是完全的认为偏心,如果换个人,估计现在都被大家骂的要死,也就是掌权人的不公平,才会这样的过去。

         大家的讨论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倒是一时之间吵闹起来。

         “目前,先收回你手里其它的事情,一心一意解决珠宝店的事情。”那就是一句话,把刘玉所有的工作都给撸了下去。这也是为了大家。原本家族就不行了,刚刚找到了靠山,万万不能因为内部的矛盾,就分裂了开去。

         刘玉再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好,我会尽快的。”她一定要证明,本家目前的决定。都是错误的。是被别人所迷惑的。只要给了自己风,那么水也会跟着来。

         倒霉的方面可不只是这么一个,还有当初和刘玉合作的几个小世家。要不是带着巴结刘家的意思,肯定是不会轻易的就借出去钱,还有一点呢,也是知道刘家还是很挣钱的。吃不到肉,那就喝口汤也不错。哪知道呢。那就是什么都没有得到,结果呢,自己的公司也是很奇怪的快要运转不下去了。

         可不管以前说的是借钱还是投资,两三家的都开了小会儿。每天到刘家来问问情况,要是本家的人不乐意见到他们,就可以的去公司找人。

         最好笑的一点那就是。故意对自己的员工说开不了工资,因为把钱都给了刘家。想要钱的话,就自己过去要。

         这一招,可是算的上很损了,他们还拉不下面子,其他人为了生存就不一样了,二十四小时的在刘家的素有公司前面坐着,对着来往的人说自己的事情。

         刘家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当做没有这回儿事情。

         最为之头疼的,就是刘玉了。她为了刘家付出那么多,肯定是不要拿出属于自己的钱填这个窟窿的,问本家要钱,给出来的回答永远都是卖出去以后,因为也没有钱。

         刘玉一向很在乎自己在外面的名声,尤其是主要是她所在的位置被大家所熟知,只要是出门,就会被大家围起来,做什么都不方便,不然的话,也不会轻易的为他们说话。心里是恨的那些小公司不行,当初说好的话,不到几天的功夫,就全部都改变了。

         这样躲来躲去的日子,倒是也没有过上很久,因为李云虎那是很快的买了刘家的饰品,给出来的钱数也不少,比当初的本金高上一二十万,虽然没有预料之中的那么多,不过也是还行。

         对此刘家是感谢的不行,带着很多礼物上门感谢,尤其是刘玉,专门穿上自己最好看的衣服,打扮的也更加的清纯,说话期间,运用了不少自己的魅力。说真的,她的吸引力,还是很多的。

         也就是李云虎,天生不喜欢女人不说,还有自己的爱人,就跟个瞎子差不多,什么的没有感觉出来,愣是傻乎乎的说了一下午的话,也没有丁点表示。

         刘家的意思也不只是这么一个,先是试探这个靠山喜不喜欢女色,为了以后的道路好走才会默认了刘玉的想法,毕竟以前也是做过不少的,不过,看起来倒是没有什么用。也就及时的把那个方式给去掉了。也算是他们运气好,为自己以后的罪证,给减少了一条。另外呢,就是再次强调,也许这次的首饰不怎么会让他满意,那算不上很好之类的。

         “我知道,我只是喜欢这个设计。”李云虎的回答,那就是任性的人。感觉说的就像是五毛钱买了一根一毛钱的辣条,大家都说对身体不好,可是他就是说自己喜欢摆着,又不会用。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么刘家的人也不会说把钱给他不是。靠山是靠山,生意是生意。要不是最近快要周转不下去了,也不会说那么的贪财。

         在这一切的背后,都是王成云做出来的,想要针对几个小公司,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随便做出来假交易,就够他们吃上一壶。这样还不算,尤其是给刘家的绊子,更加的多。

         也是刘家的人傻,如果还是交给刘玉,他们是不会那么的明显欺骗,正是因为他们看不出来,还把人才给挪走了,才会那么的简单,而刘玉,也没有看到账本的权利。就算是以后她回去了,同样看不到。

         刘家的内部,已经是千疮百孔,想要毁掉一些黑历史,那也是必然的事情。

         顺利的度过了这次的危机,刘家对于刘玉还是很满意的,渐渐的也归回了一部分的权利,可是也比不上以前那样多。把吃的都放到了别人的嘴里,想要再拿回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刘玉也知道这个道理,只是心里记了一笔,不着急现在就报复回去。最要紧的是,要谋划下以后的发展。以及,该怎么对待陈刘文那个人。

         其他人也许还会觉得他是不小心,可是刘玉很清楚,绝对是专门做出来的,虽然,并不知道他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不过,估计也是陈霜了吧。那个人的手段不少,之前连刘家的账本都可以拿到手,那么这次的消息,也是理所当然会知道的。

         那么也说明了,所谓的叛徒,肯定要趁早找出来。

         刘玉的第一目的,还是那个不存在的人,大家也不知道她忽然的脾气是为了什么,还当是为之前的出气呢,一个个夹起尾巴做人,可是还是被刘玉打击的不轻。

         她就跟曹操一个看法,“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不管是谁,只要不是最相信的人,都报复一个遍。哪怕是错了也没关系,反正他们也没有能力再回来。

         陈霜得知以后,只是觉得好笑,轻易的就那样对待身边的人,以后有她倒霉的时候呢。独木不成林,那是大家都知道的一句话。

         刘家是历经了血水腥风,那几个小公司也后悔的不行,要是早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物在背后,说什么都不要继续的朝着要回来钱,只要是再撑上几个礼拜,就一切事情都没有了,还是进入大人物的眼睛里面,可惜,天公不作美啊。

         之后的一个月里面,李云虎是真的作为了刘家的靠山,给了很多的生意,不仅是珠宝一行,简直是方方面面都不少。如果说之前刘家就是衰败的迹象,那么现在,就是兴隆的很。

         眼看着,又要成为顶级世家了,那么以前就交好的家族,也慢慢的回复了联系,即使算不上很明显,也好上了不少。

         连带着刘家所有人,走路都抬起了脑袋,要不是昂着头太累,估计能保持上一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