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往事
        “爷爷,没什么,我只是好奇。”陈霜的态度,是显的很恭敬,就像是那人并不是第一次见面,是真的一个邻居家里的老长辈。

         显然,她的举动,让老爷子也是蛮高兴的,“你要是想知道那个人,还是问我的好。像你们这个年纪的人,肯定都不知道那些事情了。”说起来,也是过了很久,久的让人以为,那是一个世纪。

         当时的广市,还是一个很普通的地方,那是都没有发展起来呢,结果有一天,忽然出来了一项决策,渐渐的大家都有了自己的本事,还以为能一直那样的下去,结果正面的能量太多,看不过去的人也出来了。

         “他们家里,当初是被冤枉呢。”那是最无辜的人家了,可是抵不过时代的要求,“听说陷害他们家里的人,就是那个刘家,也是在那之后,他们才上了台面。”如果只是这样,也许还不会那样的生气,毕竟是自己做的不够仔细,可是问题就是不是那样的,“那两家,以前也是邻居,当初也说好了,让孩子们都结成亲家,但是时间一长,一家发达,另外一家不行,矛盾也就出来的。”

         最古老的问题的,斗米恩升米仇的,可不就是老话说的对,任谁也不想家庭差距那么大不是,所以那边的一家,就做出来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们家里的女孩子,原本是和最大的孩子谈朋友来着,借着这个机会,也就能自由的进出这里,然后他们呢,就放了不存在的理由。

         那个庞大的家族。也就凭空不见了。不知道是自己找的后路,还是旁人找到的,反正就是一躲二十年,直到了近两年。

         这也是,老一辈人,都知道的事情。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一家。敢轻易的和刘家接触。那么好的一家都能陷害,更不用说只是一般关系的。最开始的时候,刘家也不行的。后来是时间长了,大家也开始了来往。

         要说这一次,看着他们家里衰败,那是大家都期望的事情呢。

         老爷子讲故事并不是很擅长。就是运用了最简单的话,把一个故事讲了出来。按照他讲的事情可不是把几个家庭连在了一起。

         陈刘文的脸色。也变的不怎么好。他就说呢,当初那个所谓的爸爸怎么会找到那样一个家庭的人,原来是还有则个因素在里面呢,就是因为后妈当初做了的事情。才会让大家避讳起来,也只能找到一个急与成功的对象。这么一想,是更加的佩服刘玉了。有这么一层关系在里面,她还能做的那么无所谓。

         别人不知道是正常的事情。可是刘玉那是一定知道的,没有任何的原因,就是直觉而已。其实,当初的一个冲动,毁掉的又哪里是一个家庭,单看刘家的几个子孙就知道了,没有一个人是能找到好的对象,周围的亲家全部都是风评不怎么好,或者是本身没能力的人。

         而陈霜,想的则是另外一个方面,虽然是应该是这边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不管是碍于那一边的势力,都不应该这么直接的告诉了自家,而且看那个老人家的意思,他就是要讲出来这么过去的恩怨,那么这个人的来意,就需要好好的想想了。

         她是尊敬老人家,也知道老人家根本没有害自己的意思,就走到了老人家的身边,悄悄的问了一句,“敢问老人家的身份是?”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和那一家有关的吧。

         老人家淡淡的笑笑,“我啊,就是当初那个瞎了眼的人。”一句瞎了眼,可是包含了不少的意思,要不是自己的缘故,看不清楚那家人的真面目,哪里会让一个好好的家变成了这样,自家的那个孩子,都四十了,还没有一个对象,见到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一个好脸色,哪怕是自己的亲妈,也是颇多的顾忌,要不是有血缘关系在呢,那是说话也不想说。

         害惨的人,哪里是他这么一个,以前那么一个庞大的家族,到如今,剩下的可没有多少,就是几个嫡系的人还在,旁系的,都没有逃过。可是逃过去的,又哪里好过了,不是这里有问题,就是哪里的。

         也就是自己这个老人家,活的是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就是因为这样,心里才是更难受的。恨不得所有的罪,都是自己一个人的,让孩子们,都能好好的。

         人说的是洒脱,这眼睛啊,都红了起来。

         “姑娘,你也别多想,我们没什么所以,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没事,我们啊,也习惯了。”当初,被迫害的可不是这么一家,只是没有这么惨而已,可是其他人,都没有要做的意思,也就是他们,还念念不忘当初的仇恨,一定要报复回来,不是想让家里在变回以前,只不过不想让这个冤案继续下去。

         当初他们能做出那样的事情,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再有同样的一家呢。

         其实,他们是早就看好了陈刘文,感觉他会是关键的人物,可是他一直都在外面,也就没有多接触的机会,这次呢,更是带回来了一个人,让他们拿不准究竟是怎么样的。

         如果不是刚才陈霜和刘玉的对峙,可能他们都不敢过来,就是因为看到了希望,才觉得报仇的一天,是真的来临了。也不管过去的事情,是不是能讲出口,就是说了个七七八八的。

         刚开始,陈霜问话是轻声的,大家也就没有听到,但是后来老人家是一点掩饰都没有,就连陈刘文,也猜到了刚才的对话是什么样的。

         更不用说,早就之情的系统,以及看到老人家眼睛里面的恨意的老太太了。

         陈霜的等的,就是这么个人,哪知道,会出来的这么早。拍拍老人家的手,说道,“我不会后退的。”这是一个承诺,她陈霜是一定会做些什么的,就算是那个人和自己的关系并不大,可是也要做这么一回圣母。

         尤其是,陈霜知道。如果想要在这里站住脚跟。那是一定要做出来成绩的,而所谓的成绩,就从这里开始好了。

         “好。我们也不会让你们白出头的。”老人家这话也说的明白,那就是他们家里都是暗面的人,不可能出现在大家的面前。虽然不清楚原因是什么,但是不重要。

         陈霜早就谋划好了。这次的机会,就给了陈刘文。本来,就是他的机会。还是,回归原来途径的好。

         这正事说完了,老人家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像是能看到刘家遭难的样子一样的,神情都好了不少,脸上还带着红晕。说话的声音,也更加的亲切。他说的不多,就是问了问陈霜来这里做什么,需要什么帮助不要。

         陈霜那是全凭自己的能力走到这一步,当真是不想要别人的插手,哪怕是好意,也不想要。她不想让别人以后说起自己来,就是一个依靠其他人的人。“都不需要,爷爷,你好好休息一会儿,有事情,咱们待会儿说。”陈霜倒是也不是说不想交谈在,只不过看着他的样子不妥当。

         想想也能知道,看着仇人就要失败,可不是心里很是激动,但是这也要看人的年纪不是,老年人的血管之类的原本就很脆弱,经不起大喜大悲的。看起来,他的脸色,还不如敢才那样的好呢。

         “哎,好,听你的。”老爷子也听劝,他还没有亲眼看到刘家离开这里呢,可不能现在就躺下了。如果可以的话,那是想见到大儿子有了自己的家庭,才算好呢。

         这边他们交流了不少内容,那边最后的结果也快要出来了,拍卖已经到了白垩纪时代,大家各个都是面红耳赤,要不是还有身份在呢,都能分分钟的争吵起来,带着一丝想法的陈霜,看了一眼刘玉,果然,那个女人还是很冷静。

         而且,她好像找了了一些零散的家族在身边,看起来呢,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最后的赢家,应该就是她们了吧。

         “现在我宣布,最后物品的获得者,是刘家。”台上那人的话,也意味着这次的拍卖会进行到了尾声,大家不管是遗憾还是后悔,都是一个劲儿的说着客套的话,至于刘家人,她们是看都不想看了。

         那家族做的太不地道了,刚才还给了不少的面子,结果她们硬是不要脸的把价钱提高到了这个地步,而且还找了那不入流的家族进来,简直就是丢脸。

         刘玉不介意他们的神情,就算是在心里把自己骂成了什么样子以后见面,还不是要照样的和自己交往,有本事的话,直接说出来不要打交道,还能让她高看一眼。可惜啊,这世人都没本事,埋怨别人的同时,都还要面带微笑。

         带着笑意的和周围的人家说这话,意思大概就是以后不会忘记他们的,这次的成绩,也会按照价钱给他们的,肯定不会吃亏之类的。原本来加入的人,就都是自身实力不行的人,可不是就等着到手的利益。一时之间,倒是氛围很是不错。

         趁着众人不注意,陈霜带着人去了一间休息室,把门上的牌子改成请勿打扰,然后认真的等着那个人的到来。

         几个人呢,也是没有什么交流,谁让还有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老人家呢。

         其实,陈霜倒是不害怕让其他人知道自己要做什么,问题呢,就是不想让刘玉注意到罢了,一旦有了戒心,那以后什么都做不好。而且呢,刘玉那个人的心思很多,兴许要提前做些什么,也说不定。因此,才会更加的注意。

         她的小心,也没有任何的错,如果不是到了三楼,也不敢这么轻易的就过来,要知道在其他的任何地方,都会是有人一直在观察着呢。这也要感谢刘玉,因为她过分的自信,让那些人都不要来三层碍事,要不然呢,还没有这次的会谈呢。

         有的时候,就是这么的巧合,偏偏是最有自信的地方,会做错事情。

         大厅里面,大家也都没有走,还都在讨论着这次的事情呢,也就没有人关注,舞台上面的那个人,究竟到了哪里去。

         陈霜所在的房间,忽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很有节奏的三声,老爷子的眼睛,忽然的睁开,听了那么多人的,就自己孩子的最能听出来了。

         “他过来了。”面带着满足的笑意,家族有这么一天,全靠着这个孩子。

         陈霜对于那个人是带着很多的好奇,不仅是因为以前的事情,还有这次的谋划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他们一个还没有怎么起来的家族,怎么能对付刘家,所凭借的到底是什么,还有一点呢,就是想着他不怎么喜欢和女*流,也就继续坐在原来的位置上面。

         也就是陈刘文,那个人一听到,就坐不住了,那心里滔滔的敬意,是分分钟的就出来了。一想到,屋子里面自己崇拜的两人都会在,他就浑身的兴奋之情,直接过去打开了门,带着满脸的笑意。

         “欢……”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了进来的两个人。没错,是两个人,还有一个,是想都想不到的存在。

         陈刘文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能说点什么,默默的打开门,让人进来。

         他的一个人,也让大家跟着看了过去,就看到先进来的人,就是舞台上面的中山装男人,而后面跟着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就认不出来了。

         陈霜看了一眼陈刘文,发现他不会解释,也就没指望他了,站起身来,说了句,“欢迎,请坐。”安排的位置,是在陈刘文和老爷子中间,这样也不会因为说接触到女性,而心里不高兴。

         倒是没有想到,还有另外一个人。

         陈刘文静止的时间也不长,分分钟的就又行动起来,搬了一个椅子,放到了老爷子的身边,反正和自己的位置,距离的不近。然后呢,面无表情呢,愣在原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