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三章 广市
        去广市的路程,比想象中的还要困难和很多,一方面是路程太远,车上就算是人们都很有素质,那味道也是不好闻的。提供的洗漱间之类的,一直处于爆满状态,根本进不去人。所以,脚或多或少还是会有味道的。另一方面,就是气候的缘故了,即使是在车上,也能感觉到越来越热,一出去,肯定是会受不了的。

         即便,在出发之前,陈霜已经给老太太打过预防针,下车的一秒钟,还是被热的不行,那真是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盛夏。原本,就以为所处的北方是很热的地方的,结果呢,算是孤落寡闻,根本没见过外面的环境。

         陈霜见她确实是很难受的样子,也心疼的不行,“奶奶,酒店就在附近,很快的,咱们先去收拾好,再好好休息一会儿。”说着话,就要去住宿的地方。结果,刚走出车站没几步,就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一条牛仔裤,在酷夏中,都能让人觉得心里跟着凉快。人之常情,不免都会多看几眼。老太太那是更不用担心说看男孩子,被人想的怎么不好。她一把年纪了,还是可以见见世面。

         这一看不打紧,见的多了,就觉得很适合自己的孩子,那浑身的气质相似,长的也好,配的上自家的大姑娘。如果呢,要是还能干,那就更好的。一下子,就抓住了陈霜的胳膊,带着她朝着那边走去。

         陈霜没多想,只当是老人家想走过去避避太阳,也就顺从的跟着过去。

         她走路一直有个习惯,就是指着脑袋。虽然可能会看不到远处的人,但是只要是到了近处,全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到了那个人身边,猛的停下来。

         刚好,老人家也有这个心思,正打算让她一起休息下再走的,就看到她自己停下脚步。“怎么了。霜霜?”她可是知道大孙女的,那是从来不怎么会因为一个人的长相而做什么的。既然是有反应,那就是认识。说完话。看了男孩子一眼。果然,更加的顺眼了。

         “陈霜,你们过来了啊。”那人,也就是陈刘文。早就在这边等着人过来。他看到的,只是一个让人觉得惊喜的陈霜。衣服很大方简洁,单纯的蓝色,同样的很清凉。殊不知,在别人心目中。他也是一样的。“这位就是奶奶了吧,奶奶好,我是陈刘文。这次和陈霜一起合作。”兴许,心里是没有那些歪歪心思。对老人家尊敬是尊敬,就没有故意讨好的意味。

         老太太见过很多陈霜的同学,不管是开同学会的时候去,还是偶然遇到的,这么出色的人,还是很少见的。而且,基本上大家的眼神中也是同样的意思,不是说喜欢陈霜,而是敬佩。这孩子,就奇怪了。

         他的所有眼神,都是感谢。

         “你好,是不是等了很久了。下次可别一直等着我们,霜霜认识路的。”老人家很是自来熟,说话间就拉着陈刘文的胳膊,第一反应,就是孩子的身体很好,应该是经常锻炼的,浑身的腱子肉。“可别看着我们没来过,之前都问好了的。”这也是解释,为什么认识路的缘故。

         出去旅游的地方,一共也就那么多,总是会有认识的人去过的。再加上,背地里面,陈霜还有系统的帮助,他可以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面,把那一片地方都给看个清清楚楚的,根本不算是什么问题。

         就算是陈刘文知道她们认识路,也是会来这么一次的,那只是表示对陈霜的重视之情,如果没有她,就没有这么一天。

         陈刘文的生活,在确定了和陈霜合作之后,也改变了不少。之前,他爸爸确实是想让他接班的,也带着出去见了很多人。可是靠着祖辈的关系上去的人,当真是不怎么会被人看的起,加上他的身份,还有些尴尬。

         他的后妈,在当地,还是很有名望的。大多数人,还是保持着观望态度,这正主才出事没有多久,不可能那么快就要战队的。所以,联系的人,都是小家族的,要不就是破落下来的,反正,质量还真是算不上高。而这次,有一个正式的事业出来,那就不一样了。

         虽然,陈霜的珠宝店还没有过来这边,大家还是都知道有那么一家很出名的店面的,也知道陈霜的目的地还有这边,有心思的人,是考虑过合作的事情的,不过呢,更多的却是抵抗,万一因为她太出色,把本地的给排挤出去就不好的。

         但是,一旦她已经找到了另外一家合作,那情况就不一样了。陈家,在这边是属于大家族的,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大家族的支持,一般人家,是不敢反对的。谁知道,什么时候,自家就要上去求人做事情。

         而且,能谈成生意的人,也出现到了众人的面前。要知道,有自己事情的人,和什么都不懂,只会表面功夫的,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这要是为什么,陈刘文比上一次的态度还要恭敬很多。即使他比陈霜的年纪大,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跟班。

         但是,这样的陈刘文,不是陈霜想要的。没错,当初是想接着他打进市场,不过,陈霜更喜欢前世那个很有自信,有着属于自己商业帝国的人。不是看不起陈刘文这会儿的无作为,只是想位于同样的层面。

         在陈刘文说话的时候,陈霜就皱起了眉头,看着陈刘文的表情,也不怎么好。

         “我,有什么不对吗?”陈刘文是在和老人家讲话,眼神的余光却是在陈霜的身上,她的不善,肯定是能感觉到。下意识的,就认为是没穿好衣服,手也不自觉的拉扯着衣服角落位置,就差不会走路了。“还会因为,你太累了啊?”专门的。好给陈霜找了一个好理由。

         他的心里,也是害怕的。眼看着,合作即将要开始,万一因为今天的某些举动不对,自己肯定会被这里的人当成一个笑话。虽然,很相信陈霜的为人,并不是会恶作剧。只是。当一个人国语注重某件事情的事情。就会一直认为会做不下去。

         “没什么。”中途忍了一下,还是打算慢慢改变的好,就算是现在和他说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变成刚见面的时候,“咱们快点,我有些累。”顺着陈刘文找出来的理由说着,免得气氛变的尴尬。

         如果。只是这两人的话,绝对就是一路的沉默。好在,还有老太太的存在,那就是个会讲话的人。来之前,也问了一些关于陈刘文的事情。类似于禁忌之类的事情,确定下什么不可以说。原本,是打算之后见面的时候好好聊聊。哪知道,就用到了现在。

         她是人精。一下子就看出来陈霜的不高兴,也看出来陈刘文把自己的态度放的很低,说真的,并不是很看好这样的行为,还没有开始呢,就认为自己是属下,是弱势,那怎么可能还会愉快的相处。之前,是自己看走了眼,刚见到的第一面,还以为这孩子很出色呢。这下子,问题就出来了。

         老人家那是经历丰富,也一直给讲述了一个概念,合伙人呢,最好是能找到自己的定位。至于陈刘文的变化,那还要再具体看了。

         万一,他就是真的发现不来意思,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虽然,陈霜并不会提出合作的破裂,但是也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陈刘文,整体上说来,并不傻,一直没发现的缘故,是这段时间生活的改变,另外一部分,就是很长时间没见到陈霜,再次被她的气度所折服,下意识的,就把自己看成了她的属下,听从一切她的指令。

         而且,还要带着两人去酒店,一路上只想着和老太太讲话,真的是没怎么想清楚。到了酒店的,让他们自己选好了住宿的房间,把钥匙都给拿了出来给她们。至于系统的那一把,同样的给了陈霜。

         这样也可以看出来,系统的地位,比陈霜要地上很多。本来,见面的次数就没有多少,系统还不怎么讲话,一直都是在听。有限的表示自己的态度的时候,那都是大黑脸。

         很少有人,会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那样的话,不是有问题,就是因为知道黑脸的好心。偏偏,他们两人的情况,一个都不符合。

         给好了钥匙,发现都是很疲惫的样子,陈刘文也就自觉的告辞。走之前,还问了一个问题,“你看,什么时候去买衣服的好?”同样的,把所有的选择权,都交给了陈霜。可见,是有多改变的大。前次见面也是让陈霜拿的主意,区别就是之前是绅士的做法,他的表情还有着自信,这次,一丝都找不到。

         “明后天,明天我再和你联系。”陈霜,是看都不想再看,避开了陈刘文的眼神,吐出一句冰冷的话。

         老太太在中间打着圆场,“对啊,刘文,你也先回去,我们啊,可是都累了。”老人家没有说不想让他发现的意思,只不过,稍微的让他不那么的难为情。

         显然,陈刘文很接受老人家的好意,给了一个笑容,才对着陈霜说道,“好,那我先走了。”说实话,都能感觉到他的紧张。

         “恩。”刚才是情绪太外露了,陈霜自己也反应了过来,这次呢,就好了很多。也是,想让陈刘文安心。

         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出国的人,都不是什么傻子,之前是忙着安排事情,陈刘文才没有想到那么多的事情。出了门,脑子里面就乱糟糟的,不是在想陈霜今天怎么是那个样子,就是把见面的时候的一举一动给回忆了一遍。

         这一下,在大夏天里面,都出了一身冷汗。

         什么时候,自己变成了那个样子。

         难怪,陈霜都看不上自己这个样子,哪怕是自己对待别人,估计也是一样的。既然把姿态放的那么低,也就怨不得别人踩着面子上面。这会儿,陈刘文是感谢陈霜的,如果不是她,也许会一直那么下去,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好在,遇到的人,除了亲人之外,都是好人。

         没错,他也是想通了,为什么老人家会一直讲故事,原来,这其中,都有那么一个意思存在。也是为难她了,竟然可以想出来那么多。

         别人给予的好意,都是时刻铭记在心中,根本不敢忘记。只等待某一天,有能力的,再回报那些人。

         他想通是他的事情,老人家还是问了问陈霜,更加具体的情况。她是见不得,有孩子的生活,是那个样子的。又不是他自己做错了事情,只是长辈做的不是而已。仔细的给想了几个主意出来,打算如果下一次见面还是那样的,就一定好好的给他改改。不然出去社会,那就不要想出人头地。

         陈霜当然也是支持的,她也想见见,前世那个人的风采,并不是,这会儿这个努力储备自己能量的人。当然了,也是各有各的出彩之处。

         那边,在陈霜和老太太休息了两个小时之后,系统提着一大堆的行李,也到了这个酒店,敲敲属于陈霜房间的们,拿到钥匙。也代表着,这次的顺利会师,

         广市的一切,发展的还是很顺利的,哪怕有些人在默默的改变,更多的还是朝着好的方向去,但是,陈志国的事情,就陷入了僵局。他的调查,忽然没有了头绪。原来想的是很好,先去调查厂子的事情,然后去询问犯案人员,结果,一夜之间,好像所有人都消失不见了。是真的消失,什么都没有拿,人却再也找不到。

         不过,也是说明了其中的一个情况,那就是背后,绝对是还有一个人的,至于那个人是谁,还需要更多的研究。

         哪怕,陈志国找不到人,他也相信,这件事情,肯定能被查出来。还就不相信了,出动那么多警力,这点事情,也办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