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再杀两个
    然则孙乾、简雍二人,尽管恐惧,却是尽职尽责。

     陈到虽然死了,但他们不能让王宿把刘备也杀了。

     二人连忙指挥周遭兵丁前往拦截,务必要给刘备制造出逃命的机会。

     但区区吓破了胆的兵丁,区区两个文士,又如何拦得住势如猛龙的王宿?一锤下去,简雍步了陈到后尘,变成了一滩烂泥。孙乾则聪明许多,见势不妙躲进了兵卒之中。

     王宿也没刻意去追杀孙乾,对他来讲,刘备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杀了刘备,哼哼,其他的不说,本源力量应该就有一笔要进账了。

     在王宿的眼里,刘备就是一坨长了腿的本源,实在是诱人。

     但刘备溜得快,其间又有兵卒挡路,王宿一时间根本追不上。不由眼珠子一转,暴喝声起:“刘备已死,还不快快投降!”

     身后,紧随王宿的钱曲率也跟着呼喊:“刘备已死,跪地投降!”

     那五百跟随王宿,在王宿羽翼下尚未折损多少的兵卒,也跟着呼喊起来,声音此起彼伏,一时间,整个战场都慢了一拍。

     那些近前的,知道刘备逃走的兵丁倒也不说。远处的,不知道的,听到声音之后回头一看,却不见刘备中军大纛!

     顿时军心大乱!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一个兵丁迟疑了,其他的兵丁跟着迟疑。那些明知道刘备没死的,也不知所措了!

     王宿狂笑声起,策马奔腾,一路过处,刘备军兵丁四散溃逃,眼看就成了大崩溃!

     王宿却不管这些兵丁如何,完全不管不顾,只盯着前面那一骑的背影,只管不要命的追杀。

     但总是难以拉近距离。

     王宿大怒,直接弃了战马,腾身而起,落在地上,甩开步子,运转七星步法,一步十余丈,闷声闷气就追到了刘备背后!

     “休伤我兄长!”

     正此时,暴喝声中,凌厉的杀机伴随着一缕刀光,兜头斩杀而来。

     王宿连忙一侧避过。他虽强,但还不能刀枪不入,更何况,这刀的主人非是等闲!

     王宿眯起了眼睛,猛然回头。

     两双丹凤眼在空气中激荡起一溜子不可见的火花!

     “关羽!”

     王宿舔了舔嘴唇:“速速让到一边,待我斩了刘备,再来杀你!”

     “黄口小儿!受死!”关羽大怒,偃月刀一振,刀气澎湃,拖刀抡起,一刀就斩了过来。

     “滚!”

     王宿怒喝,一锤将关羽连人带马震的连连后退,转身迈步,急追刘备。

     “身是张翼德,与我共决死!”

     听到这声音,王宿几乎无语。

     尼玛,眼看就是一大笔本源进账了,关羽来了,张飞也来了,特么的能不能不要这么及时?!

     王宿咬着牙,气的鼻孔冒气:“也罢,先杀了你们两个走狗,在去追那贼子也不迟!”

     话音一落,蹬地腾身,铁锤照着张飞的脑袋就砸。

     “哐!”

     张飞长矛弹起,好似一条大蟒盘身一弹,在铁锤上一崩,一声炸响爆开,张飞连人带马整个被震开了去。

     他双手麻痹,虎口流血,掌中长矛都微微弯曲了!

     “三弟!”

     关羽惊叫,策马上前,刀光一圈,就要将王宿圈在其中。

     二人骑马,王宿步战,说起来应该大占优势才对。

     但奈何王宿今时不同往日,实力翻倍增长,便是关张二人借了马力,也不是王宿对手!不五个回合,关张二人几乎浑身麻痹,都快握不住兵器!

     正要紧关头,王宿手里的铁锤,却寿终正寝了!

     一锤是砸过去了,连着锤头一起砸了过去,手里只剩下一截木棍了!

     王宿万分无语!

     这难道是天意?!

     他看了看天,脸上不由发狠:“我去你妈的天意,今天关张刘备老子杀定了!”

     一把扔掉木棍,王宿在关张二人露出喜色的眼光里,一蹦而起,双脚在半空连踏六步,好似长了翅膀一样!

     六步蓄力,七步一腿踢出,空气中立刻爆发出白色的滚滚气浪,气浪声尖鸣,刺耳异常!这一腿,简直比铁锤还要生猛太多!

     魁星踢斗!

     这是七星步中的杀招!

     关羽面色大变,牙龈都咬出血来,奋起全身力气,照着王宿胸腹就砍,却是围魏救赵之举!要逼迫王宿回撤招式!

     却没料到,王宿竟然不闪不避,一腿踢出的同时,一拳打出,准确无比直击在关羽大刀刀身侧!

     “砰!”

     似乎什么炸开了,只见一颗头颅带着半边肩膀斜里飞了出去。这一腿,虽然在关羽的干扰下没有踢中胸口,稍稍偏移半分,却是踢中了肩部。巨大的力量爆发,将关羽整个上半身都撕裂开来!

     “二哥!”

     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这才传来,随之而来的,是锋利的矛尖。

     张飞完全疯狂了,不闪不避,要两败俱伤。似乎要与王宿同归于尽!

     但可惜,他遇到敌手的是王宿。

     论起战技,王宿的拳脚功夫,比起兵器功夫可高多了。虽然说长兵器占些优势,但也要看对手是谁。

     王宿虽然还不能刀枪不入,但徒手与张飞交战,只要不硬抗锋芒,拿脑袋去顶蛇矛,只拳脚与兵器交击,完全不在话下。

     凭着七星步的奥妙,王宿与张飞只周旋了几个回合。

     张飞挨了他四拳,他的手臂,则被张飞的长矛划出了几道口子。

     王宿停了下来。

     张飞握着长矛端坐马上,他怒目圆瞪,身体挺直,口鼻眼耳之中,鲜血滴滴答答的流了出来。他死了。

     王宿能承受非绝对要害的伤势而完全不用在意,谁让他有九窍金丹呢?当初白海禅帮他使用九窍金丹的时候,心脏挖个洞都能迅速恢复。除非是一刀被砍了脑袋,王宿相信,其他的伤势,在九窍金丹消耗完之前,绝对要不了他的命。

     但张飞却承受不了王宿四拳。

     不要说四拳,便是一拳,其实都能将张飞打的爬不起来。

     但张飞目睹关羽死无全尸,疯狂之下,爆发潜力,硬生生扛了王宿四拳,最终被王宿拳劲震碎脏腑,生命力消耗殆尽而死。

     王宿静静的站立了片刻,看着张飞死了都不愿倒下的身躯,叹了口气:“这就是命啊。你要是跟了曹老大多好?跟着曹老大吃香的喝辣的,还不会被我打死。跟着刘备颠沛流离半辈子,吃不好喝不好,最后还要死在我的手上,何苦呢?”

     自语完,王宿再不理会这已经死去的人,当下甩开脚步,往刘备奔逃的方向追去。

     ......

     “什么?!”

     曹操瞪大了眼,张大了嘴,一脸的难以置信!

     “你说关羽和张飞死了?”

     夏侯惇嘿嘿笑了起来:“大兄的模样,跟我早前没区别。”

     他坐下来,感叹:“那关张二人乃世之虎臣,有万夫不当之勇,却没想竟双双死在了王寻道的手中...”他摇头不已。

     “那刘备呢?!”曹操忽然道:“关张既死,刘备往哪里逃?!”

     夏侯惇摊了摊手:“可他就是逃了。战报不是写的明明白白吗,王寻道领五百人闯阵,刘备军不能当,刘备亲卫统领陈到被王寻道一锤锤杀,刘备奔逃,王寻道去追,关张二人恐刘备有失,连忙撤出攻城,前往救援,双双被王寻道杀死。但刘备已逃,王寻道杀了关张二人之后,没有能咬住刘备的尾巴。”

     “啧,都是奇人呐!”曹操惊诧之后,一脸笑眯眯的,啧啧道:“王寻道是奇人,能文能武,听说他的改良粮种竟然快要丰收了,啧啧,七月种下,九、十月收获!大异于常理,不可思议。又能杀死关张二人,甚至兵器毁坏之后徒手格杀二人,了不得呀,想是吕布复生,也不是王寻道对手呀!刘备也是奇人,这人从黄巾起,颠沛流离十几年,历经大小战不计其数,但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总是能保全性命,也是了不得的人物!没有辜负我对他的评价呀。”

     夏侯惇一脸无语。

     却道:“那大兄,该如何对待王寻道呢?今时不同往日,之前王寻道的能耐没显露出来,倒无所谓。但现在,其人武艺天下无敌,农事更是神奇奥妙,若不采取一些措施,恐怕...”

     “怕什么?”曹操目光一闪:“怕他有异心?”

     夏侯惇没说话。

     “是啊,王寻道众目睽睽都不愿拜我为主,要寻仙了道。若是寻常才具,我倒不予计较,但此人实在是...”曹操似乎自语:“元让,你说该怎么才能把他绑住呢?”

     夏侯惇琢磨了片刻,道:“是人都有弱点,无非是名利权色。但就这段时间以来的观察,我发现名利钱财,似乎王寻道都不在乎!他仍然那样,跟初见大兄一般模样,还是那样...嗯,自信。如此吹捧他,都没见他飘飘然,名,不是他的弱点。而利嘛...”

     曹操接话:“下邳豪强多有送礼者,少则数万钱,多则十余万,欲求得王寻道的改良粮种能首先给他们种。王寻道把钱都收下了,可自己没留一个子,全都拿来修葺下邳城池去了。”

     “名和利,他都不在乎。那么权色呢?”夏侯惇也有些抓狂了。

     这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没有弱点的人,的确让人不好下手。

     当然,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毁了他!

     不过曹操不会这么干,若这么干,他就不是曹****。

     于是道:“权力似乎也不在乎。他为屯田都尉,但却将手中的权力分散下去,自己似乎变成了个闲人。”

     “那么女色呢?”夏侯惇问。

     “这倒是不知。”曹操若有所思,忽然道:“弱点不是看出来的,是试出来的。不如这般......”

     曹操与夏侯惇耳语,夏侯惇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