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若与天高,那我就踏天
        “哼!本圣子的确不认识你这个乐色,可你,竟该死的带起,圣女的戒指!”望着楚衍左手上的红紫戒指,张无道眼神一寒。狂热追求熙天月多时,对她的贴身戒指,张无道自然知晓,更是曾暗下一笔气息,好让自己方便知道熙天月的去向。

         这也是为何,刚从外界历练归来的张无道,就第一世间赶来这。可以说,今日的结果,完全是楚衍倒霉运发作了。迟不来,晚不来,偏偏一个情敌也刚来。

         戒指吗!看着手中眼前的红紫戒,再看张无忌那寒芒的眼,楚衍知道,今日算是倒大霉了。

         但还是开口道“可即便如此,直接妄杀,也太过了吧!”而泥丸宫处,却已黄云骤卷,待机一发。

         “看你根骨,起码百年了吧!百年才修至炼气,真是废物,而我圣莲宗,又怎么会有这么废的人,你还是死吧!”一把紫玉长剑,瞬间来到张无忌手中,肆无惮忌地,就要朝着楚衍一斩!

         是你逼我的!内心早已怒吼的楚衍,瞬间低吼“蟒经化生!阴阳乱!”眉心一凝,黄光一闪,一道龇牙咧嘴的小黄蛇,瞬间蹦蹿而出,直没入张无道双眼。

         可张无道寒目虽露出一丝奇异,但手中的剑势却无半丝停。

         不好!

         看着这情况,楚衍顿时知道,有些高估自己的二级银药。

         转瞬间,楚衍寒声道“雷经!溪泉!”

         顿时,一股麻溜感袭涌全身,力量陡然上涨两倍的楚衍,刹那间以刚雷剑为盾,挡在身前。

         轰~~~~~~

         哪怕两倍如斯的楚衍,却依旧恍如网球般,被轰然拍走,狠狠地直撞山石下。

         噗嗤!

         一堆血喷出的楚衍,最终倒趴在地上。

         该死啊,怎么还不发作!内心低吼的楚衍,不由有些急促。

         因为楚衍知道,化生除了银药的作用,最可怕的还是阴阳乱,当然,这主要是心理起的作用,如果心理异常强大,这自然无效。

         可这张无道会有这坚韧心理?

         “竟还没死!”一击还不死,张无道目光瞬间暴寒,可就在张无道要步步上前,让楚衍面临死亡的恐惧时,一股奇异的冲动,却忽染心上。

         特别是看着,倒在地上的楚衍,那嘴角的血,那股无助的眼神,张无道怎么看,竟都觉得是一种艳丽,明知道对方是男人,可内心陡生的异感,却愈发强烈,这简直让张无道抓狂。

         砰!

         把紫玉剑朝地一插,张无道猛然吸口气,顿时拔剑就暴空离去,实在是这诡异的事实,让张无道自己,都感到一股心寒。想想身为圣子的自己,竟有传说中那种口味,简直是爆笑天下,可以剖腹自杀了。

         望着离去的张无道,楚衍目光闪过一寒芒,却知道,现在的自己,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方一手之敌。

         哼!竟然杀不死你,那就把你的性趣搞乱好了。

         一想到这种史无前例的恶趣,楚衍嘴角就不禁勾勒一抹笑,只是笑的有点贱。

         拍了拍衣衫,擦了擦嘴,楚衍开始研究着,怎么上,这座高无止境的大山。

         “他娘的,连个梯阶都没有。”踏着飞剑环绕大山的楚衍,愣是连个山道都没,到处都是原生态。

         莫非生活在这里的人,都是用飞的?

         看着茫茫高耸大山,楚衍最终还是肯定自己的想法。于是史前爬山就开始了。

         朝上飞,朝上飞,待传来虚脱感后,踏在剑上的楚衍,顿时高飞一跃,抓着山石的崖口。看着身边飘飘的浮云,周边却一律是光秃的山石,楚衍有种欲哭无泪的想法。

         待休息一下,又有力气感后,楚衍再次踏着剑,朝上飞去,只是能飞的高度,却越来越低了。要知道,哪怕楚衍是修士,但能御剑飞行的高度,还是有限度的。

         而据楚衍所知,炼气士能飞一千丈,就是超级极限了,筑基士,能飞至两千丈,金丹则能飞至五千丈,至于元婴,可能飞至一万丈。

         可这座大山,以楚衍的目测,何止一万丈,八九万丈都有可能。

         于是苦逼的楚衍,再次开始一段苦逼的爬山之旅了。

         整整十天,楚衍都是在一跳一跃间度过的,两个双手,早已生满着苍茧,从死皮碎皮处,可以知道,这种高难度的徒手爬山,滋味很不好,正如现在的楚衍,内心狂暴得要奔溃。

         因为楚衍,没得吃了,红紫戒上储存的肉干,也吃完了,他现在只是炼气士,正是炼化血肉时,而不是那金丹元婴,有辟谷一说。

         把剑朝前死劲一插,已经好久没有休息过的楚衍,顿时双脚固住踩点,一手抓剑,一手扶下方,直接趴在山石上睡了,在没吃没喝又没睡下,哪怕楚衍是铁打的修士,也得在生活前败退。

         深邃的夜空,茫茫大山之巅,一位手打浮尘的老者,双眼似透过寸寸山石,直望着楚衍之处,沉淡地道“二长老,此子如何。”

         一位身形高瘦的老者,同样凝望许久,最后出声道“就是根骨差点,还有修道时间太晚了。”

         听着高瘦老者的话,手打浮尘的老者,淡笑道“如此你凌星子,是认可了。”

         “呵,还是再等等吧。”

         自此,深邃的夜晚,再次进入宁静。

         “阿嚏~阿嚏~~~”

         吹一夜冷风,初晨阳光暖照下,楚衍却依旧感觉冒寒。连打数个喷嚏后,望着依旧看不透的山顶的大山,一股深深无力感,传绕在楚衍的心上。

         我楚衍不能放弃,我身后是一个门派啊!!!

         内心呐喊的楚衍,望着苍茫高山,目光锐沉地道“我就不相信,你这山高的能与天比肩,哪怕如此,我楚衍也要踩你登天!”

         饱着身体传来的饥饿,咬着唇旬,忍着吹刮来的罡风,此刻楚衍的意志,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登山,登山,再登山。

         连续高爬数百丈后,已经头晕眼花的楚衍,再次把剑朝着有裂缝处一插,直接握着一块冷冷山石,就睡着了。

         而就在楚衍沉睡后不久,两道笔直飞跃的人影,踏剑飞来。

         “师兄,那戈壁上,好似有个人耶!”一个穿着雪色貂裘的少女,朝着前方面容敦厚的男子道。

         “那应该是误入我们这里的寻仙者,别管了师妹,师伯可是等着我们呢。”粗露短衫的雷坤阳,直接回声道,随即速度一加,直接飞跃云端。

         “这。”

         寻仙者,凌潇儿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每年中,都有这么一来两个,能躲避山下的结界,来到自己这圣莲宗,寻仙拜师。

         可圣莲宗是真正候宗,哪能就这么容易,给你轻易拜师修道。

         因此,若无山徒大会下,这些闯进来的寻仙者,都会自动被圣莲山所压制,若能依靠自己上去,自然有拜师机会。只是据凌潇儿所知,能爬到这里的,已经是百年未有。

         要知道,圣莲山在整个天元大陆,都是座名山,不说其他,单单高度,就有十万丈,哪怕元婴修士,若无特殊情况话,飞一阵,都会劳累下来,更别说这些,踏入修行不久的寻仙者。

         三万来丈,别说花草树木,哪怕青苔刃草,都难以在这罡风下生存,内心不忍的凌潇儿,最终看着前方男子,大叫道“师兄!”

         “他若放弃,自然会下山,可他若不放弃,你把他背上山去,又有谁会收留他?”

         被雷坤阳这么远远一回,凌潇儿顿时气急,可凌潇儿也知道,哪怕自己把他送上山去,能被拜师的几率,那真是难说。

         朝着那沉睡的背影,深深的看了一眼,凌潇儿最终还是踏着剑,朝着前方人影追去。

         十五天!整整又十五天,楚衍爬山而上,前后度过了一个月,在这没吃没喝,只能看风看山干瞪眼的地方,楚衍坚持了一个月,他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爬了多高,他只知道,他的山路,还没爬完,因为他,还是看不见山顶之影。

         “人都说修士不是老死就是战死,可从未听过是饿死,可能我楚衍,就要成为这史前第一例了。”看了眼茫茫无尽头的山顶,楚衍自我调笑地道,实在是这山石里,连吃石头的味道,都淡出来了。

         吐出口中的细沙,面容早已糟蹋不堪的楚衍,再次踏上登山之旅,正如心中坚持的意念般,他就不想信,这山真能与天比肩,哪怕如此,他也要踏山登天。

         又一夜弗来,楚衍也开始粘贴着山体,紧紧睡去,越高处,也越高寒,冷冷的罡风强度,更是有增无减,可楚衍却都靠着生命的意志,去顽强地忍下存活了,这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高拔之巅山石处,一位高瘦的老者,久久凝望着底下,仅隔数千丈的顽韧爬山者,缓声道“熙天子,你说,这是你收好,还是我收好。”

         “怎么,动心了。”随步而来的熙天子,摸着洒泼的白须,颜笑道。

         “呵,心智如此坚韧,不动心也难啊。特别是我座下,自天辰走后,再也无弟子,如今这心还真痒了。”

         听着凌星子这么一说,熙天子点点头道“天辰的事,我们都有责任,我身为宗主,对他更是有愧疚,只希望这事,再也不要出现了。”

         目光透着深深的回忆,凌星子有些沧桑地道“天辰资质堪称绝顶,却要苦受诸多灾难,我这做师父的,有时真的感觉自己,很无能。”

         “过去都过去吧,哪怕是天才,也只有在这血与火的历练下,诸多灾难打击下,才能得到真正的成长,而不是如今云鹤子,所惯养的天才。”说道最后,熙天子面容竟有些冷厉。

         明白熙天子的话,凌星子默默不语,只是看着底下,那个抓睡凸石的人影。

         一夜好眠,阳光暖照下,楚衍揉了揉双眼,还是惯性地朝上望了眼,却隐约地见到,山顶之势。

         这、这是山顶!数千丈,对楚衍来说,依旧很高,起码还得数天来爬,可能看到尽头,那就是有期盼,这些天虽说要登天,可内心的慌乱与迷茫,只有自己知晓。

         “我就说嘛,世间哪有没有尽头的山,看我如何凌驾你,俯瞰天下间。”

         ****熊熊斗志的楚衍,无视身上深深的疲惫,和内心深处牢牢的饥饿,直接死劲地动起四肢,朝着山上,快速地攀爬。实在是累了,那就粘贴着山体,朝着那暗处张望。

         因为以这一个月来的经验,楚衍已经知道,这凸凹不平处,总会储存着或多或少的露滴。哪怕一滴露水,在楚衍眼里,都珍贵无比。

         看着暗处那还残留的露滴,楚衍当即再向上爬一步,贴着头,伸出舌头,舔着露滴。待舔完数滴残留的露滴后,楚衍满足的一笑。随即看着山上,那遥远的山顶,再次灿烂地爬起山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