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二年后
        在大秦山的后山崖下,拨开厚厚云层,就会听到细细流水,轻灵的翻浪声。这里,百里荷花清瑶扶拽,白的高雅,红的粉嫩,紫的高贵,一群群溅水飞舞的白鹤,高亮的轻吟,顿使这静谧之地,平添一抹仙境的雅音。

         而细心一看,原来是只小小浮漂的草船,惊动了嬉戏闲游的鹤群。只见草船的船头处,站着一位锦绣长衫男子,墨染的浓发被一草绳随札,俊秀的脸庞,微闭着双眼,只剩修长睫毛灵动的轻摇。

         “一口湖源发于意,二口湖源发于心,三口湖源当发于神!此为筑基前要!”明悟筑基前篇的楚衍,体内真元顿时如浩荡大江,汹涌澎湃地卷起滔滔长浪,悍然冲向丹田处的壁障。

         轰轰轰!!!!

         霸道不计后果的冲撞,顿时使坚固无痕的空间,出现一处处的裂缝。而丹田处,衍生的两座十里本源湖,随着空间裂缝的出现,顿时剧烈地冒起水泡,泛起灼热的气息,蒸发着流落而来的真元。

         裂缝越来越来大,浩荡汹涌的真元,似陷入了永无休止的黑洞。

         “抠老,回元丹!”感受到真元急剧消耗的楚衍,顿时吸收着,系统本地上传的回元丹,以补充体内消耗的真元。

         “洪荒宇宙,归气丹田!”神识侵入黑洞的楚衍,瞬间把眼前看到的,荒古宇宙景观,摄取一角。而后直接以神识绘构出,一幅荒古的宇宙图,坠降在丹田内。

         轰轰轰!!!宇宙图的坠降,顿时把平阔的丹田大地,压出一口深邃的大洞,却又似沧海桑田巨变般,深邃的大洞,仅仅瞬息内,就演化成一座蔚蓝的大湖,蓬勃出澎湃的真元。

         而当第三口本源湖,衍生完成后,整个丹田天地,顿时骤然一变!

         所有的空间璧片,如若深秋下的树叶,随风满堂落,震动的两座本源湖,忽地爆出一柱浩长的火焰,更籍此开括出更广的湖口,喷薄出更莹透的真元。

         一切的震动,一切的改变,直到丹田天地,扩大十倍之后,顿时戛然而止,一处处毁灭的空间壁障,若浴火重生般,霸然凌世,衍生出更为坚滑的壁障。

         细长的睫毛,轻轻闪动,微逼的眼帘,缓缓露出一双,明澈的眼眸。

         望着恍若仙境的大秦湖,感受着体内,无处不涌动的真元,充斥全身的力量感,此刻的楚衍,真的有种呼啸长天的冲动。

         历时两年,十九而立,筑基三层!这就是自己,努力的成果!

         压抑不住的楚衍,最终激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我真特么是天才!哈哈哈~”

         坐在山崖巅上的庄笔,听着底下传来的呼啸声,平静的面容,顿露抹微笑,随即放荡地大笑道“下面是哪个王八蛋,打扰本长老的修士生活,不知这儿,是我大秦禁地么!”

         “接招!大秦剑法春秋式!”

         感受着那春防秋杀,庄笔顿时拔剑,大喝道“大秦剑法雷暴!”一笔沧海雷霆,暴从天降,直指朴珊而来的剑芒。

         轰!

         云雾阵阵滚动,露出一道挺拔的身躯。

         “逗比长老!小心了!春秋杀,一剑写春秋!”

         顿时一道苍茫剑芒,从天而泻,若风若秋,温润处,总带有死寂的残芒。

         “二楞宗主,看我春夏秋冬四季,灭了你”大喝的庄笔,瞬间抖动,背肩上的三把雪光长剑,以神御剑,直指楚衍本人。

         “哈!等你有时间再说,现在,劳资先送你上西天!杀!”从天而泻的剑芒,瞬间暴涨十倍,以铺天盖地无可匹敌之势,直接扫向有些渺小的庄笔。

         “麻蛋的,宗主你作弊!”看着那暴涨的剑芒,庄笔顿时知道,他的宗主,一定是使用了爆破符。

         “谁告诉你,本宗打架要堂堂正正的!你还是乖乖蹲床养伤吧!哈哈哈哈!”

         只见苍天剑芒一拍,与剑芒零距离接触的庄笔,瞬间暴喝“剑下留人!本长老投降啦!”

         砰!轰轰轰!!!!

         望着倒飞无数里的庄笔,云雾上的楚衍,顿时心痛地大叫道“不!你这个逗比,为啥不早喊一秒,甘愿受伤,你真是逗比吗!不知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吗!你真如此残忍吗!”

         望着那渐渐露出的人影,听着那传来的话语,庄笔顿时脑一抽,干脆的彻底晕沉过去。

         ……..

         大秦的偏殿处,罗平拿着白玉膏,涂抹着那细皮嫩肉的菊花上。

         “哎呀!小心点啊,我的菊花很疼滴!”趴在紫木大床上的庄笔,感受着那火辣的药力,顿时蛋疼道。

         “逗爷,我想到一首歌!”

         “洒哥?”

         “宗主曾经唱的,我唱你接啊:

         菊花开,满地伤,你的菊花已泛黄~”

         身临其境的庄笔,顿时接唱道“剑落哭断肠,我已受伤~静静躺!”

         罗平擦着药酒,继唱道“今早乱大殿上,你的身子天牛抱,徒留我孤单在偏殿擦药!”

         “嘿!一个挨伤,一个搽药,都会唱双簧啦!”打开殿门的唐嫣,看着一脸歌唱样的罗平,顿时轻笑道。

         “听这歌词改的,我心都凉飕飕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两是原版呢!”跟着进来的李岩,捂着胸道。

         “这说明他两,有唱歌的天赋嘛!你说,本宗要不要为你们,搞个演唱会来!”最后进场的楚衍,拉着清月,一脸笑着道。

         “宗主啊,你可不能黑我啊!我菊花可是你开的啊,你得抹会去吧!”听着一个个调笑声,趴在枕头上的庄笔,顿时目光炯炯地看着楚衍,轻佻地道。

         “滚!你个死变态!”看着那恶心的眼神,感到一身鸡皮疙瘩的楚衍,瞬间暴口道。

         “哈哈哈~”看不下去的唐嫣,顿时爆笑了,随即一转口气,沉重地道“两年了,大家就这么过来了,而师父,也离开三年多了。

         如今,我们筑基的,都有六人,一百二十八位内门弟子,全部练气后期,外加天牛团,那我们的实力,又何止是当初的十倍百倍,可如今,师父师伯师叔们,都看不见了。”

         “不!他们看得见,这儿是他们成长到逝去的地方,这儿留下了他们的魂。我们生于此,长于此,我们活着与强大,就是他们存活的延续。”轻沉与思念地声音,寄托了楚衍对这个世界的接受与热爱。

         “话题,好沉重,好感人,好~呜~”就当庄笔要继续开口时,一道两道手,直接捂住庄笔的口。

         “逗爷,我们捂住你的嘴,是为你好!”捂着庄笔的罗平,憨笑道。

         “因为你一发声,就是蛤蟆乱耳。”

         看着李岩罗平,那无辜的表情,庄笔死心的都有。

         “这么捂着,庄笔师兄会很难受的。”清纯的清月,指着翻白眼的庄笔,轻声地道。

         你真是我的好师妹~这些混蛋蛋的~

         听着清月的话,庄笔瞬间感动了,说来说去,还是师妹好啊!

         “小师妹,放心,庄笔师兄已经筑基了,只要不死,都不会难受的。”回应着清月的话,李岩嬉笑地道。

         “咳嗯!”看了看眼前几人,楚衍无奈地道“劳资好不容易搞出的气氛,都被你们给彻底毁了。好了,放开逗比吧,再按,只怕又是心脏病了。”

         “我已经心脏病了!”唔着胸的庄笔,艰难地道。

         “可惜呀,这儿没脑白金。”

         “李岩,你个畜生,劳资要跟你决斗。”

         “决斗就决斗,石头剪刀布!”

         “.…..”

         看着又乱套的,唐嫣顿时叉腰一喝“都特么给老娘闭嘴!”

         轰!

         唐嫣一喝,顿时整个大殿针落可听。

         看着气场强大的唐嫣,楚衍树个大拇指,然后面容威严地道“今后咱们几个人的责任,得变动一下了。

         李岩,本宗允许你挑几位内门弟子,组成外务堂,可自行招收外部人员。而外务堂的职责,主要是针对天元大陆的情报工作。

         罗平,本宗命你组建战备堂,天牛团为你下属机构。你的职责,就是为我大秦,训练一批,可以充当前锋的军队!

         庄笔,执法堂改为执战堂,汇集执法,战斗两大职责。因此,你除了要训练一批,能严格执法的执法者,还得训练一批,能上得战场,打赢胜仗的战士。

         唐嫣师姐,如今内门弟子已全部练气后期,相信过不了几年,就会全部筑基。可我们到现在,一个外门弟子都没有,如此,只会造成上重下轻。

         因此,你功法堂,除了负责教导弟子修炼外,还得吸纳山徒,招收外门弟子,充实我们的基层。

         清月,你负责宝阁堂,掌握宗门财务。因此,要多关注外界信息,并根据宗门需求,发布日常任务,当然,有必要的话,也可组建商队。”

         说完,楚衍看着眼前几人,沉声道“诸位可明白了。”

         “嗯!”

         “嗯”

         …..

         看着几人的点头,想了想,楚衍继续道“嗯!从此以后,你们都叫堂主,下设长老,执事,堂员,以使你们的堂,能够有效的运行。

         参机委员会的话,罗平,李岩,你们也加入这好了。以后但凡宗门大事,可由参机委员会,来作出参议,如果本宗不再的话,那可作为决议来实行。”

         随着楚衍话语的结束,唐嫣沉声道“宗主以上的决定,就是我们今后的要领。而我们现在,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招人!

         无论是李岩的外务堂,罗平的战备堂,还是庄笔的执法堂,目前缺的,就是人。当然,放到全宗,更是缺人。因此,我提议,向凡人城镇,召开山门大会,吸纳有修行资质的人。”

         “在我们大秦方圆万里之内,别无他宗。如今,离我们最近的宗门,是天阳宗,却也有五万里,因此,我们招纳范围,可扩大至三万里。”随着唐嫣的话落,李岩顿时接着道。

         “如若三万里的话,则有南阳镇,虎山镇,三河镇,落溪镇,云泽镇,花罗镇,平风镇。以每镇十万户来算,这七镇则有七十万户,四百万凡民。

         而按照我大秦,如今的吸收力,可招一千!一千,对四百万凡民,这个比例是绝对够了。”

         待庄笔的话说完,楚衍开口道“此次山门大会,那就放在三月后。

         招收外门弟子,就以一千为限,当然,到时要是有钟意的,也可亲自收为弟子,定为亲传弟子,地位等同内门弟子。

         而鉴于一千新弟子,因此,罗平,你三月内,要召集好天牛团,做好后勤工作,房屋该建的,就建。还有,我们现在的大殿,也得改善下。”

         听着楚衍的吩咐,罗平思索了下道“宗主,我觉得嘛,这大殿,当扩大为三处。既正殿,‘大秦殿’。还有类似咱们这样的‘小议殿’和招待外来宾客的‘万宾殿’。

         同时建造一宗殿和五堂殿,既:宗主殿,执战殿,功法殿,宝阁殿,外务殿,战备殿。”

         “这些殿的确是要建造了,如此这三月内,你就全力监造这些,当然,新弟子的那一千院落,也要建造好。”

         说完,楚衍望着大家道“既然明确好自己的任务,与职责。那大家就要在这三月内,把自己的堂,给架起来,当人来齐了,就得开动。如此的话,大家都去忙吧!”说完,微笑的看了大家几眼,既潇洒地拉着清月,走出殿外。

         看着就这样离去的楚衍,庄笔顿时醒悟道“貌似如今,最轻松的,好似宗主耶!”

         李岩白痴的望了一眼庄笔道“你啥时候见过,宗主是不清闲的!”

         “不,宗主也挺忙的。”看着几双狐疑的眼神,唐嫣飘起刘海,轻笑地道“没看到宗主,忙着泡他的小娇妻吗!”

         “哦!”鼻出一个长音的庄笔,看着那明媚的面容,不禁脱口道“师姐,你看我咋样!要不俺也泡你!”

         “如果你能闯过我的天牛卫,我是没意见的噢!”比划着大大样子的唐嫣,清纯地笑道。

         望着谈情说地的唐嫣庄笔,李岩罗平默契地互望了一眼,顿时,两个大男人,如百米赛跑般,互相拥抱起,情深深雨濛濛道:

         “阿平!”

         “阿岩!”

         “呜呜呜~呜呜呜~全世界就我们还是单身狗了~呜呜呜呜~我们真特么可怜~呜呜呜,到时候,有漂亮的妹纸,可要通知下我,你天牛团的就算了。”

         “我不知道家里除了天牛,还有啥特产。可我知道,你外务的,最拿手的,肯定是消息了,到时有妹纸的消息,你~呜呜呜~你可不能独食啊~”

         “诶!到时别忘记~”听着前边两人的话,一时心痒的庄笔,顿时脱口,却看到一投过来,微笑的眼光。

         “呵呵,到时别忘记,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说完,庄笔看着唐嫣道“师姐,晚上可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