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庄李之谋
        听着后面两人,越来越无语的话,楚衍的脸色,不禁一笔笔的突起黑线,看着庄布、李磐道“小六,老八,不穷、不余、不坠三人,已踏入修仙大门,如今,我们秦门也是时候整顿下了。”

         说完,看着还在哭啼的罗飞、胡江蛮,楚衍顿时低喝道“身为我秦门真传弟子,就知一哭二闹三上吊,三弟、五弟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

         听到祖师爷说起自己逝去的师尊,罗飞、胡江蛮顿时脸色一噶,面露悲泣地道“祖师爷,我们错了,不该学您一样说好兄弟。”

         看着那挤眉弄眼的二人,庄布看不过,朝着楚衍道“算了算了,都只是个六七十岁的孩子,莫要再难为他们了。”

         “还是六师爷好~”听到庄布开话,罗飞顿时小马屁一拍。

         “好了,都入殿吧!诶,大胖,出去值守不过半天,你怎么背个女人回来?”适时出声的李磐,看着胡江蛮不解地道。

         “唔,这个是祖师娘啊,祖师爷说要的。”

         咔擦~

         上百年都未曾动过心的石人,难不成融化了。

         庄布两道白眉一弯,看着楚衍嬉笑道“大哥,恭喜啊!准备啥时办个喜事,好让我们沾沾。”

         “对啊,大哥,既然都带回来了,那就明天就办喜吧。”想事情更快的李磐,脱口肯定道。

         擦,脑洞大开也不必这样吧,她是金丹啊,你叫我跟她办喜事,不得谁时准备好长眠的准备。

         摇了摇头,楚衍一脸认真地道“这个是我妹妹。”

         看着一脸认真的楚衍,一众人顿时“哦~哦~”,只是眼睛,却在昧味地看着楚衍、熙天月。

         “哥哥,肚子好饿啊~”

         就在一群人昧味地笑着时,趴睡的熙天月,忽地跳下胡江蛮背上,跳抱着楚衍道。

         “咳嗯,痘子啊,你祖师娘饿了,还不快去找吃的。”看着那缠着楚衍的熙天月,庄布一笑,旋即朝着罗飞诡笑道。

         “对对对~胖个,走去。”

         “哦哦”

         李磐看着迅速转身去的罗飞,不忘加声道“是天喜记啊,三十六般食不得少,七十二味不得多。”

         “知道了~”

         说完,李磐看了看,还在安慰熙天月的楚衍,随即对着庄布,暖味地道“人家还在热恋中,咱们还是不要打扰了。”

         “有理有理,诶,老八啊,刚才那盘战棋,是我要吃你大龙啊,走走走,看我不打到你跪天求地。”

         “哼,想吃我大龙,还是先过了我的两翼吧~”

         于是一个跑着下山,一个跑着下棋,整个大殿前,就真剩楚衍和熙天月,这一对小夫妻了。

         ……..

         天上的星星笑着飞,地上的人儿成双对。

         “哥哥,嗝~我吃饱了~”一堆高盘下,熙天月摸着娇小的肚皮,看着旁边的楚衍,虎牙一露地笑道。

         拿着巾帕,给那小嘴处的秃油擦了擦,楚衍摇摇头轻笑道“这么大个人,吃个饭都满嘴的沾着,也不怕噎着。”

         “月儿饿了嘛,而且不是有哥哥你擦嘛。”看着给自己擦嘴的楚衍,熙天月一脸幸福地道。

         就在这时,百人桌上的庄布,端起酒,笑着道“今天晚上呢,有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让全门的人都乐一乐。第一呢,就是我秦门的祖师,楚衍!成功踏入仙之大道,我秦门大业可期!”

         看着望过来的眼神,摸着虬髯白须的李磐,笑声道“因此,这第一杯酒,就为我秦门不败之世,干!”

         秦门二、三把手都发话了,三十余张百人桌上的弟子,顿时高声道“为我秦门不败之世,干!”

         看着庄布等人投过来的笑容,楚衍当即豪气一笑道“干!”说完,既把拿起的酒壶,径直倒入口中。

         “哥哥,我也要~”看着喝的回味的楚衍,旁边的熙天月,顿时把楚衍放下的酒壶一夺,亦学着楚衍般,径直倒入口中。

         看着直接灌酒般喝的小脸,楚衍顿时被一吓,我的姑奶奶啊,哥可是有酒桶之称的老手呀,你个小屁孩凑什么热闹。忙着夺过绯色玉酒,楚衍顿时斥声道“小月!!”

         看着面沉的楚衍,眼睛迷茫的熙天月,顿时无助地道“哥哥~”

         “以后不能这么喝酒知道吗!”看着那无助的小脸,楚衍顿时心软了,柔声道。

         “呜~嗯~”

         看着桌上的小插曲,庄布、李磐相视一笑,随即庄布继续道“刚宣布了第一个好消息,想必大家,对第二个也很期待吧,那么,你们看着我这酒桌上,可是缺了谁?”

         庄布这一桌,虽是百人桌制,但并未坐满,满打满算不过六十号人,全是秦门的高层,以及中层的执事。

         被庄布这么一说,全门三千余人,顿时把眼睛往这看,武者的眼睛本就明亮,一些眼尖的人,瞬间就看到,以往坐在李磐后的三人,此刻全不见了,反变成罗飞、胡江蛮所坐。

         “殿主~缺的是,闵陶方三位长老!”

         “对!~缺的是,闵陶方三位长老~”

         看着纷纷肯定地道,庄布摸着卷羊胡,朗声笑道“不错!那你们可知,他们去哪了。”

         呼嗯嗯嗯~

         看着摇头的三千弟子,李岩望了眼庄布,看着那偷乐的面容,摇摇头,随即看着三千弟子,笑容满面地道“这第二个消息,就是我秦门三杰,都遁入仙门,修习那修仙大道去了。三千一门出四仙,这就是我秦门的荣耀,也是我秦门雄起武林,龙入大海之时,来,干!”

         “老八说的不错!”想着自己,中途竟把大河皇帝干掉,有些想法的楚衍,当即举起酒壶道“一百二十年前,秦门不过是一小门派,整个门派,更是只有我八兄弟。可就是我们这八兄弟,在未来的短短三十年,就名动安东,称雄大河,你们知道这是靠什么吗!

         是靠血与剑!我们用血的征服,剑的锋刃,让秦门崛起路上,那些挡道之人,一一黄泉相聚,也靠着这血与剑,我秦门称霸大河数十载,而无人敢动。

         可是,这还不够,世界如此大,可我们却如此渺小,随随便便一个修士,都能让我秦门,去跪舔的求活,这是卑微者的悲哀,因此,秦门的路,很长,很长,长到要如仙门一样强大,长到要整个世界,听到我们秦门的声音。”

         借着酒醉,不知不觉中,楚衍竟说出憋在内心底处的话。

         听起来天方夜谭,可全场三千余人,却无人去笑,不是畏惧这个祖师爷,而是楚衍,说出了秦门的路,虽遥不可及,说出了他们的心,虽过于梦幻,可若无这天方夜谭的梦,他们又怎么执着的追求,自己的修道之路。

         “吼~门主的话,虽孟浪天下,却道破了老夫深处的心,老夫此生哪怕到死,也要为秦门崛起之路,征战到最后一刻!”

         看着面红激动的老八,平息一番的庄布,望着三千双眼,平缓地道“我二十八岁跟了我大哥,三十岁,开始我为秦门第一战。那时,仅仅后天层次的我们,要在这先天满地走的武林,怎么走,怎么生存?

         我们奔逃过,跪舔过,却从未放弃过,因为那时,我大哥就给我们确立了,我们要做这大河第一的心。我们要站在这巅峰上,看世界还离我们多远,我们要站在巅峰上,看着世界流觞的一切。告诉我,你们愿意为秦门的崛起,征战到你们生命的最后一刻吗!”

         喝了烈酒,心早已呐喊,听着庄布那深沉一问,三千弟子顿时爆发了“吼~吼~我们愿意~愿意~愿意!!!!”

         “为秦门的崛起,我生死无悔!”直接踏在酒桌上,罗飞拔起秦剑,激吼地呐喊道。

         就当三千弟子,震惊于罗飞的呐喊举动,一声高吼又传来“吼!痘子的话,就是俺老粗的话,管他仙人凡鸟,只要我秦门需要,俺就是死,也要把他撕了!”

         忍不住了,忍不住了,所有热血澎湃的弟子,顿时暴吼“吼!门主万岁!秦门万岁!!门主万岁!!!秦门~万岁!!!!!”

         “喝!!!”举起酒缸的楚衍,看着咆哮激吼的弟子,心亦咆哮的楚衍顿时大喝“喝!!喝!!!喝!!!!今生我楚衍,因你们而自傲!秦门因你们而盛强!!!哈哈哈哈~”

         楚衍的狂野饮酒,在场三千弟子,顿时咆哮了,一罐罐盛满的酒,成为无数弟子修道的张狂。

         看着醉醉倒地的弟子,庄布与李磐,相视大笑“喝!”

         干完一杯,庄布看着有些昏沉的楚衍,当即走过来道“大哥,要不你休息下吧~”

         “不!!今日这么高兴,起码得喝趴!再来一杯!干!”

         看着喝醉的楚衍,熙天月不禁抢着酒杯道“哥哥,月儿也要陪你喝,陪你醉!”

         “好!那我们喝!”

         看着对饮的二人,庄布识趣地一退,来到李磐旁,低声笑着道“也许我们不必等太久,就可以看到大哥的子嗣了。”

         摇摇一笑,喝着酒,李磐低声回道“就是不知大哥,会不会怪我们。”

         “怪我们又如何,我的身体,已经快支持不住了,我真的不想,还有遗憾的离去。”

         想着庄布早年的伤,李磐浑浊的双眼,不禁一黯然“六哥!”

         “不说了、不说了,我们也喝!今日可是大喜呀~”笑容满面的庄布,向李磐举起酒笑道。

         “嗯!喝~”

         就在庄布与李磐,你一言我一语,品尝着小酒中,远处的楚衍与熙天月,却真的喝趴了,一个质量不合格的酒桶王,一个未检测的初酒桶,最终互倒在酒桌上。

         望着酒气浑天倒趴的二人,庄布看着李磐微微一笑,随即朝着静立一处的侍女,招了招手。

         “带入门主的房间,点燃天龙香,你们可知道。”看着过来的四位侍女,庄布低沉而威严地道。

         “诺!奴婢已知晓。”

         “嗯,守着门外,不得任何人打扰。在天亮后,你们就去休息吧。”

         “诺!”

         看着远远被扶去的二人,庄布不禁露出一抹诡异笑容。

         “六哥,你笑的好贱啊。”倒着酒的李磐,笑谈道。

         “我这不是想着明天,大哥知道后的情景嘛。”憋不住笑容的庄布,顿时笑着道。

         “是啊,可不管如何,我明白的是,明天肯定得被大哥揍一顿。”

         想着明天情景,庄布喝着酒一脸轻松道“揍就揍吧,我这把老骨头,还真闲痒了。”

         “哈哈哈~六哥,这可是你说的,到时要下手后,我得叫大哥下重点,免得你皮痒难耐。”

         “好啊,你六哥都敢遛了,看我怎么抽你皮!来战棋!我要杀你屁滚尿流。”

         “来就来,傍晚时分那盘,我还没向你算账,这次一定要打的你趴着走。”说完,李磐就朝着后备箱一番,拿出一把黑白棋,朝着酒桌一摆,既放下十九纵横的棋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