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记忆恢复,熙天月
        小小鹅卵石道,两排六人齐步走,直至九九八十一湾后,来到一座大气古朴的屋宇。

         湛蓝装的年轻侍女,推开典雅扇门,随即与另一侍女,扶着醉睡的熙天月,朝着深处的紫兰格床走去,而紧随其后的两位侍女,同样扶着醉沉的楚衍,朝着那紫兰格床走。

         前首两位侍女,把熙天月扶至床上后,既拿出一粒红紫香丸,轻放入熙天月的口中,随即两人一头一尾,轻轻地褪去件件衣衫。

         而随后的两位侍女,则把楚衍扶至太师椅上,同样拿着红紫玉丸,却是多了一粒。把两粒红紫玉丸,轻放入楚衍口中后,两位侍女,既一前一后地,褪去楚衍身上衣物。

         当两人都被并入紫兰格床后,一位侍女,随即在旁边的香炉处,拿出一粉黄物体,点燃着,顿时一阵阵香淡的气体,从香炉处飘起。

         轻放下紫兰帘珠,四位侍女,随即缓缓退出门外,关起房门,安静地守在屋阁四地。

         过了不知多久,寂静的夜空下,一座宁静的屋阁处,忽地发出细细的声音,或许屋璧有着隔音强效,只听到一缓一急,一高一轻,却听得天上的银月,都害羞地躲入云团中~

         而在秦门正殿的后阶台上,一对白发白须的老者,却正杀的酣畅淋漓,当然,指的是他们下边的棋盘。

         “六哥,你猜,他们停下没。”捻着虬须的李磐,看着棋盘,轻笑道。

         移着白子的庄布,不敢肯定地道“应该没吧,要知道,他们喝的可是龙苍狐吟酒,这可是老哥我十年前,去皇宫拿的御酒,专为这酿的。”

         “你还敢说,十年前老皇帝死了,你竟然去人家后宫深处凭吊,直接被新皇抓个现成,真是越老越回去了。”

         听着李磐揭短,庄布尴尬地笑了笑“老八啊,我真是啥也没干,只是好奇罢了,哪知这云江,竟在他老爹刚逝去,就在后宫淫乐,更是被我撞个现成,你说,看着如此不孝子,能不去怒斥他么。”

         朝着中间白子一拿去,李磐无语道“人家后宫地怎么了,最重要的是,你三更半夜去是啥意思。”

         “呵呵,人生哲学问题。下棋下棋,差,你敢破了我的鹰眼”

         “变成单眼鸡不是更好吗!”

         ……

         …

         ‘喔喔喔~喔喔喔~’

         一声声破晓的鸡鸣声,远远飘荡在宁静的山殿上,两个下的眼睛红肿的老人,望了望有些泛白的天空,方才满足的放下棋盘,走入自己的屋阁处。

         而在鹅卵石道,尽头处的一座屋阁内,此刻却泛着寒光。

         一把寒芒轻闪的剑尖,直抵楚衍那喉咙处,而在握着剑的,则是抱着衣衫的女子,绝美无暇的面容下,一片寒冷的森白。

         楚衍!你卑鄙!竟在我失忆时,夺我处子之身,我要杀了你!

         内心羞愤的熙天月,早在楚衍第一次侵入时,就已恢复记忆,只是当时的楚衍,根本就是狂魔的状态,加上熙天月本身就是中者之一,一来二去双方都入魔了,而待熙天月清醒后,床上早已是一片狼藉。

         看着那沉睡下,安静郎秀的面孔,想着失忆的那清纯时光,熙天月的手,不禁轻颤,可下体的巨痛,眼前狼藉下的一笔艳血,却刺痛着熙天月的心,剑尖忽地朝前一刺,却在与皮一丝隔时停下。

         两行清泪无声地滑落,收起寒剑,从玉紫戒处,拿出新的衣物,穿戴好自身衣裳后,熙天月最终没下得手,独自快速离去,只是离去时,紫白玉桌上,多了个细小的红紫戒。

         随着时间地悄悄流去,露起的太阳,也升得越高,所照的光芒,也越来越强烈。

         小道尽头,平静的屋阁处,紫兰格床上,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青年,翻了翻身子,右手张向里处,忽地,长绒的睫毛闪动,睁起一双黑玉地眼睛。

         “月儿!”

         脱口自鸣的楚衍,瞬间撑起身子,顿时看到自己床上的一片狼藉。

         “月儿!月儿!”看着房中的一切,遗留在脑海的昨夜疯景,一抹紧张,瞬间涌在楚衍的心底。

         迅速打开房门,却看到两个昏睡去的侍女。

         “冬、秋!”

         神识一放,楚衍瞬间就感应到,另一处的二女,一抹明晓闪电在楚衍脑海。

         “月儿!!!”不肯死心的楚衍,瞬间踏着飞剑,朝着大山不断大喊,直至山脚下,一块裂开的黑石上,停住了楚衍的呐喊。

         圣莲宗吗?月儿。

         内心自语的楚衍,最终把黑石粉碎,落寞地踏上山石阶。

         望了眼殿前匾额处‘正殿’二字,内心处,却感到一阵刺心。寒着脸,楚衍瞬间踏剑来到,一座同样的屋宇处,看着那大开的门,楚衍瞬间暴吼“老六!给我滚出来!”

         ‘滚出来~滚出来~’

         楚衍的暴吼,瞬间震起山间的回响。

         大开房门的屋宇深处,一个直接睡躺在床上的白衣老者,忽地睁起双眼。

         不好!大哥发飙了!不过这也太快了吧,还有这语气,咋听得这么寒冷呢。

         内心暗自猜测的庄布,瞬间快步踏出房门,随即一笔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庄布眼帘。

         “你!你是大哥。”看着不过一夜间,又年轻几岁的楚衍,庄布不敢置信道。

         “哼!你说呢!”寒着脸的楚衍,冷着声道。

         楚衍的身影,早已刻印在庄布灵魂深处,出此一问不过是震惊罢了。

         反应过来的庄布,顿时捧着老脸笑道“这个,这么早,不知大哥怎么有空,跑我这闹闲情了。”

         “庄~布!你个王八蛋,敢设套圈你老哥,看我不揍死你!”

         望着劈头盖脸地拳影,庄布顿时双手抱头蹲下,哭喊道“冤枉啊~大哥~想我跟你百多年的生死情,我怎么会设套圈你呢。这一切,都是那群小王八蛋的错啊!”

         “你真当我白痴么!没你和老八的指使,老子就是借他们百个胆,他们也未必敢踏出一步。”说完,楚衍就是朝着庄布,一顿暴打。

         “哎呀哎呀,再不住手,你小六的心脏,都得被你揍出来了。”看着那怒气未消的楚衍,庄布干脆地躺在地上,痛苦地道。

         “好了!你个老王八蛋。不过这次,你们真搞砸了!”

         看着忽然落寞无比的楚衍,躺在地上的庄布,顿时起身道“咋了,小夫妻新婚吵架,那很正常啊。”

         “她走了。”

         “走了?那你还不去追!”

         看着一脸探究相的庄布,楚衍顿时起身道“追!自然要追!不过追之前,先把你们给修理一顿”

         “额,大哥,您说笑了,你看,我这么老骨头了,活着这么大岁数,容易嘛!不容易啊,可我怕我不久后,却真的撒手人寡了,而你,却无一子嗣,你说,你这样不是要我,带着遗憾去黄泥嘛。”

         看着那无辜的眼神,听着那深切的话语,楚衍真的败下来了“算了,说再多也浮云。”随即拎着庄布迅速离去。

         “额,大哥,你这是去哪。”莫名其妙被楚衍拎着走,庄布顿时讪讪笑道。

         憋了眼庄布,楚衍踏着飞剑,迅速来到李磐屋阁“老八,出来!”

         “来了!来了!”先前楚衍的大吼,早已惊动了李磐,但本着能躲就是躲的原则,还是乖乖躲在床底下。

         爬出床底,走出房门,李磐顿时看到,楚衍手中拎着的庄布,长岸的眉毛弯了湾,李磐一脸苦逼地道“大哥。”

         “行了,我这次不是来问罪的,而是来交代的。”说完,走入李磐的屋阁。

         坐在厅房的太师椅上,楚衍拿出一个玉瓶道“小六老八,这儿是修士丹药,对你们绝对有好处。”

         “这洗髓丹两粒,能洗伐你们的体髓,增强你们的体质。你们各一粒,按两次服入。这益血丹,能改善你们衰老的身体,增加血气,你们各四粒,一粒一次。这回气丹,在吞化完前面的丹后,你们就吞入这回气丹,能助你们突破。”

         看着眼前十余粒丹药,李磐摇头道“我老八如今一百四十三,仅先天六层,吞这些丹药只怕会浪费,还是大哥你服用吧。”

         “是啊,大哥,这些丹药还是你用吧,我老六就更不必说了。”同样先天六层,却有一百四十八岁的庄布,当即摇头道。

         要是有系统在就好了。看着摇头的二人,楚衍内心不禁发出轻叹,望着二人坚定道“在大哥没死前,你们任何一个都不允许说死。

         这些丹绕,我预计一个月内,你们就可突破至先天八层,在一年内,有丹药持续服养下,突破十层是绝对的,当你们达到这一步,大哥我就会助你们突破,迈入修士之列。”

         看着楚衍坚定的眼神,知道不可扭转楚衍的心意后,庄布、李磐默默接受了,楚衍说的一切。

         “有丹药还搞个哭脸,算什么事。不过接下来,就是我秦门发展大事了。”

         听着楚衍说道秦门,庄布、李磐,顿时目光燃烧的看着楚衍,要知道,自从称霸大河武林后,秦门要动刀兵的次数,可以说少到可怜,而他们两个,已数十年未上过战场,昔日的血,不禁有些沸腾。

         “大哥,是不是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