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有点黑暗
        强撑起昏暗的天,飘落在地的楚衍,看着台上的孙波霸,缓步淡定中,笑淡道“真是让孙大宗主久等了!不知孙宗主,以为本宗歌唱得如何呀!”

         看着粉嫩的大眼睛,那沫沫淡色的眼眸,有些醉沉的孙波霸,顿时害羞道“楚宗主之歌,自然是天下无双。”

         感受着脸上射过来的电芒,面带微笑的楚衍,一步步来到孙波霸前,轻笑道“区区一曲歌,怎么是天下无双呢!”

         衫衣一展,从容倒起酒杯道“不过,本宗今晚,也算是与孙宗主,第一次正式会面了。来,干了这一杯,以庆祝你我二宗友谊天长。”

         “呵~哈~干!”看着楚衍亲自斟满的酒,孙波霸顿时酒气一扬,把酒既喝道“楚宗主的酒,小女子又怎么会不喝呢!”

         看着那爹声的哀羞,楚衍手上举起的杯子,差点一抖一倒。

         轻轻一呼吸,楚衍给孙波霸的酒杯,再次斟满酒后,轻笑道“这杯酒,可不能像刚才那样喝噢!”

         斟满自己酒杯的楚衍,与孙波霸,以交杯酒的方式道“如此,方才是长久之愿嘛!”

         “~啊~好!好~好!”面对楚衍身上,那奇异的气息,早已分不清南北的孙波霸,顿时应口痴笑着道。

         可就在孙波霸,喝下交杯酒的瞬间!

         一抹寒光!

         直入那胖秀的眉心!

         可不待那瞳孔睁大的瞬间,一道尖锐的五菱匕刀,已直入那团,重重肉下守护的心脏!

         血丝在喷注,血道在喷流~

         松开匕首,看着那撸动的肥胖肉体,女身的楚衍,却豁地拿出大秦宗主剑,冷冷目光中,毫不迟钝地从中斩下!

         哧!

         一大泼嫣红的喷注,

         若抛起的红叶,

         又如血红的细沙坠落~

         “啊~”看着电花火石般的血地,相对小白心纯的唐嫣,怎么会不惊秫与恐慌!

         轻飘洒洒地,抹去脸上血液的楚衍,看着广场上已纷乱的场景,兮笑道“师姐,人与人间,尚为点利益而争斗搏杀,又何况宗与宗之间啊~

         也许因你的仁慈,此事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被清洗大半,随后大秦宗被吞并消失,只剩下,两大山间的大妈宗!”

         转过身来的楚衍,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唐嫣,顿时缓步上前,想了想,轻抓着唐嫣玉嫩的柔肩道“师姐,现实的世界,并不可怕。

         黑暗,不可能是我们的全部,阳光,也并非能照亮,世界的每一角落。坦然面对现实的黑暗,接受现实的阳光雨露,这就是,我们现实的生活。”

         一字字地声符,在楚衍从前世学得的催眠术下,转化为特有的词调,也一点点地,让唐嫣走向深深地沉睡。

         朝大殿一踏,抱着唐嫣的楚衍,当即来到大殿深处的偏殿,而在这偏殿里,却已静躺着一位雪美的少女。

         把唐嫣轻放在柳清月旁,楚衍既轻缓地退出门外。

         来到大殿前的广场,看着一边倒的屠杀,楚衍目露冷厉中,既飞快地奔向,一有着练气八层的大妈宗修士。

         全盛的筑基,对打折的练气~

         剑影寒光下,楚衍毫无意外地夺去小象头~

         沾染的红衣,冷厉飞快的剑术,霸道无匹的真元~

         楚衍的加入,顿使这场灭宗盛宴,达到最高峰!

         “别杀!我们愿做降奴~”

         点点鲜血的激溅,真元突然地极速下降,此刻残存的大妈宗修士,那还不明白,自己这些修士,早已成为,这些大秦宗待宰的羔羊。

         顿时,数十为求生的大妈宗修士,瞬间张着肥口,撕裂地大喊叫道“别杀!!我们愿做降奴~”

         听着大妈宗修士,一起起的撕心裂肺呐喊,远处的庄笔,和缓近走来的楚衍,顿时皆露心一笑。

         看着一个个,放下真器的大妈宗修士,楚衍顿时笑意春风地道“执法长老,何在呀!”

         “宗主,俺在这!!”挥着剑,穿着烂衫的庄笔,顿时飞奔着笑容,跑向楚衍处。

         看着那伸张起的咸猪手,手拿大号~苍~蝇~拍的楚衍,顿时诡异一笑!

         “爷!不要~”看着那张扬的电拍,庄笔顿时灵机一动,直接~扑倒在楚衍的脚下。

         砰!!!

         拿个耙子梳梳头,吹送尘土的庄笔,仰看着楚衍,顿时咧嘴一笑道“叫俺啥事?”

         看着那条条发丝下,扎染的泥土与血迹,楚衍也乐笑了,这不是天元版的非洲人嘛!

         “这个发型的创意不错,本宗高兴,带你吃大餐~”说完,楚衍转身看着内门弟子,轻笑道“诸位,站了一天,演了一天,肚子可饿呀!想吃美食大餐吗!”

         最高领导一喊话,大秦全体弟子,顿时立正一站,大剑立前,大声响应道“饿!想!”

         “好!听说大妈宗的大妈修士,人人都是衣食住行的高手,现在,咱们就去吃大餐,顺便都把大妈修士请来!让我们,人人吃灵兽美食,穿真器丝衣,住豪华大房!哦尅!累是够!”

         “修为最后的那五十人,出来,把这些大妈修士给带上!哦尅~累是够!”虽然听不懂楚衍说什么,可对于庄笔来说,这不重要,能把领导说得入耳就行。

         …….

         黑夜漫漫星光染,而在暗黑的大地上,上百细影却若蜻蜓点水般,飞快地纵跃飞驰,而在最后的数十细影,后面则明显背着一个大肉球。

         “宗主!再过一百里地,就是大妈宗驻地了,咱们是不是先休整一下”葱翠的高树上,庄笔望着前方巍峨的大山,向着另一颗树上的细影,轻声说道。

         “把那废了真元的五十大妈修士,都给带上,告诉他们,该怎么回去,就怎么回去。”

         “嗯!”看了眼那星光下,曼妙的身躯,庄笔深澜的眼眸,泛动中,低声道“如此,我就跟他们扯皮唱戏了。”

         看着五十内门弟子,和五十大妈修士远去的背影,楚衍精芒闪烁中,朝着后面待命的七十余弟子,挥了挥手。

         ……..

         大妈山上,一群酒气潦倒的大妈,散乱却有序地步入,大妈山门前。

         “站住,深更半夜的,来我大妈宗何事!”

         一体型爆表大妈的胸前上,微露着一双深澜的眼眸,芒光一闪,庄笔把胸衫一抹,朝着身躯爆表的郭小山,低喝道“该怎么做,知道了吗!”

         感受着胸前下,那冷冷的寒剑,郭小山顿时朝着大门上方,骂喝道“瞎了你的狗眼啊!没看到本座喝醉啦,都给老娘开门!”

         山楼上,绷着脸的郭小丘,一听到那有些熟悉的声音,一双细眼登时一睁大,一看到那完爆自己体型的肉包,脸色煞时苍白。

         醒悟过来后,郭小丘顿时爹声爹气地道“大姐头,您不是随宗主,去占领大秦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感受着底下剑尖的一顶,同样脸色冒汗的郭小山,顿时大骂道“死猪头,你脑袋是怎么长的,区区百人的大秦宗,是咱们大妈宗的对手吗!还不是说灭就灭!

         至于老娘为啥这么快回来,你觉得你这外门够格吗!开门!”

         听着郭小山一再而再的暴喝,郭小丘顿时朝着楼门底下,大喝道“你们耳朵都喂狗啦!没听到老大的命令吗!都开门~开门!”

         顿时,一阵细细飒飒的响声后,十丈大门顿时,空空地呈现在庄笔眼前。

         “叫她们都出来迎接~”

         感受到那冰冷的寒痛,郭小山顿时大喝道“还不都滚出来,扶着老娘回去~”

         而就在郭小山喊完这句话后,身后的数十大妈,也接随大喊道“滚出来,扶老子回去~”

         “头,咋办!”一小大妈,听着外面的囊声,顿时朝着郭小丘询问道。

         “咋办!你问我咋办!你脑子是水灌大的啊!得罪这些内门大姐,以后就等着吃鞭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