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秦卫山下的安抚
        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摇着硕大头脑的郭小丘,顿时朝着周边马仔大喝道“还不滚出去!伺候好咱们的老大!”说完,一马当先,直奔眼中大姐头郭小山。

         “大姐,小妹来啦!”肉体震动中,郭小丘细眼一眯笑着道。

         “来,扶着,老娘我累了。”

         “诶,您慢点蛤~”

         可就在郭小丘,扶着郭小山时,郭小山胸衫,忽地松动掉开!一笔寒芒,直入郭小丘,木粗下的喉结。

         “大姐,你~”摸着穿插在自己脖子上的匕剑,郭小丘指着郭小山,满眼不可置信地道。

         “小妹,一路走好~”郭小山扶着死亡的郭小丘,轻声哀叹道。

         而就在这时,郭小山的胸前的衣衫,忽地丝丝扯裂,露出一个嘴角微笑的男子。

         “郭小山,你这一戏,真是不错。以后啊,你就在我大秦宗,享清福吧!”

         看着陆陆续续,走出来的内门弟子,庄笔点点头,低沉道“大河,你们十人都在这守着,看着有漏网之鱼,都送到地下,跟她们宗主团结。其余的人,都跟本长老去神补剑”

         …….

         “宗主,大妈殿的两位长老,已经把黑牛卫召集了。”李岩看着枫树下,闲适负手的男子,微微低下头中,恭敬地道。

         随手拈起枫叶,楚衍轻声道“噬魂散放了没有!”

         “罗平师弟已经着手处理了。”

         “嗯!”

         在十来内门弟子的陪伴下,楚衍缓步来到大妈殿内。

         看着济济一殿的,上百大妈修士,楚衍看了一眼后面的李岩,轻轻挥了挥手。随即,轻笑道“云长老,将长老,都晚上好啊~”

         叮!

         本就是有些静闷的大殿,被楚衍这一笑声,顿时把全殿的目光给吸引住。

         位于大殿前台,的一对中年大妇,听着那笔轻笑声,顿时腾腾站起。晃荡着重重的身体中,赶忙来到楚衍前,媚笑道“宗主,您要吩咐的事,我们都办好了,不知宗主,可还有要事~”

         拍了拍那油腻的脸,楚衍笑道“有事,自然不能少了你们,你们今日所做的,本宗都会记在心上的。”

         说完,楚衍忽地放出自身,筑基威压,轰然朝着整个大殿,朝涌而去,而后朝着旁边的罗平,微微点头。

         看到楚衍点头,罗平顿时把手上的黑布,一拿,高举胸前,大喝道“大妈宗的修士们,看看这是什么!”

         “啊!宗主~

         宗主死了~

         ~吼~宗主~”

         一看到那熟悉的大面孔,上百名,穿戴黑甲的大妈修士,顿时面露惊恐,还有丝丝的愤怒。

         一身材庞大的黑甲修士,面露怒色中,拔剑猛然大吼道“云花,将草,你们二人召集我们,就是这样吗!!!

         全体黑牛卫士!跟本将,杀了这帮杂碎!”

         “高林,你放肆!”看着拔剑而来的高林,云花顿时怒斥了。

         看着云花那怒斥的神色,眼前的一切,身为大妈第一将的高林,岂会不明白,自己的长老,竟无耻地投靠了对方。

         怒的高林,顿时大喝道“杀!”

         “~吼,杀!”愤怒与骄傲下,所有黑甲大妈战士,顿时拔剑出鞘。

         “哼!”大秦宗主剑爆射而飞,楚衍冷声低喝道“浮屠雷暴!”

         顿时,飞射的大秦宗主剑,在接近高林的瞬间,忽地爆发耀眼白芒!

         轰~轰隆~轰!!!

         雷声刹响,轰鸣阵阵!

         当一切平息后,只见原地,哪还有高林之身,一片甲布,一片黑血,还有燃糊的黑球。

         看到这么个情况,上百甲胄大妈修士,顿是喉咙一歇业~

         云花见到那些暂停的黑牛卫,顿时跳出来,大喝道“这就是高林,与大秦宗作对的下场!你们,还敢如此吗!现在投降,我们就是大秦宗的人了。

         将草看云花的跳喝,脑子一转,也跳着大喝道“大秦宗与我大妈宗,本就是一家。早前宗主在世时,也时常说,大秦与我大妈,不过是名字不同,其实,都是一样的。如此,投降算什么,只不过变个名字而已!”

         …….

         看着静悄悄的十几座大院,庄笔轻声低喝道“分三路,全部点穴镇压!若反抗,格杀勿论!”

         “是!”

         寒芒一闪,庄笔当即踏入眼前的院宅中。

         飒飒的细响下,推开碧绿的门。

         看着眼前一排排熟睡的大虫,握着大秦剑的庄笔,缓缓来到眼前的大妈修士。

         细风吹,刺罡起,运起食中二指,直戳脖下的真集穴!

         砰~

         点穴还能反弹?卧槽!

         感受那如床垫的高弹性,庄笔顿时脑袋一卡擦!

         但随即庄笔就反应过来,点穴还是成功的,只是那强悍的弹性,造成心中的反差。

         明白过后,庄笔顿时快速地朝着,下一位熟睡的大妈修士,进行真集点穴。

         …….

         天渐渐淡白,大妈山脚下,却已聚起了一位位大妈修士。

         “呜~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呜呜~”

         看着眼前哭哭啼啼的,上千弟子,云花大嘴一张“哭什么,此去不过换个工作环境,换个老板,就受不了啦!啊!长这么大,东西都白吃啦!”

         轰!劈啪!

         拿着大长鞭的将草,看着一群群哭闹的弟子,顿时大吼道“都哭个屁啊!若还要当大妈宗弟子的,赶紧的,找个地方,拿出自己的剑,朝着自己的脖子一抹,本长老定会帮你埋了,也会给你插快烈士木牌。”

         “…….”

         看着忽地停雨场面,将草顿时满意地大笑道“看着大家兴兴向荣的场面,我啊,就感到一阵欣慰啊。现在,有请,我们的宗主,为我们演讲!”

         却在这时,位于前排的一小胖妹,忽地哭了“~呜~呜~”

         刚想请楚衍上台的将草,听着顿来的哭声,脸上顿时黑了。

         肥脸一扬,将草来到小胖妞前,冷喝道“你滴!干嘛滴,要大哭滴!”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看着哭的起劲的小胖妞,脸挂不住的将草,顿时把自己的佩剑一拔,递给小胖妞。

         看着摇头的小胖妞,将草顿时怒了“你特么圣经病啊!我给你剑,你干啥摇头!不自杀,你为啥而哭!若为大妈宗灭亡而哭,你为啥又不自杀!你想气死我啊!

         你知道特么我身上,背负多少条人命么,上千啊,老大!你有种再哭试下,看不用剑砸死你!”

         在将草神之说下,小胖妞最终听得一愣愣地,晕沉过去。

         转过身来,将草抬眼,看着高空处,停立的楚衍,顿时大笑道“宗主,我们这大家,都等着您精彩演讲呢!”

         看着底下静悄悄的场面,眼睛闪烁的楚衍,缓缓张口道“从此大秦,就是你们一生忠于的宗门,也是你们此生唯一的家。此山,本宗命名为秦卫山,为我大秦,镇守边地之山!”

         说完,楚衍望了眼云花、将草,这个原大妈宗的长老,沉淡道“所有原大妈宗修士,皆列为大秦天牛团,封云花、将草,为大秦天牛团长老!”

         天牛团?长老?

         以为换汤不换药的云花、将草,顿时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快步出列,大扬道“谢宗主!我们必誓死效忠大秦!誓死追随宗主!”

         “嗯!”随即楚衍,却看向近处的罗平,淡声道“罗平!”

         叮!

         听着楚衍喊自己的名字,内心有些澎湃的罗平,当即大声道“属下在!”

         得!弟子都不喊,直接喊属下了!这态度,真特么有觉悟。

         精芒一闪的楚衍,淡笑道“你可愿做,这天牛团的团主呀!”

         砰!

         罗平感觉脑海就是一霹雳,差点从飞剑上掉下来。

         心在剧烈地跳动的罗平,一想到以后,身后是上千小弟,身前是两个超级打手,那威赫的场面~

         顿时就抑不住激动地道“属下愿意!只是,属下修为仅练气六层,与两位长老八层修为~”

         “修为很重要,但心更重要!只要你们忠于大秦,还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淡然一笑后的楚衍,既缓重道“封,内门弟子罗平,为大秦天牛团——团主!”

         “诺!属下生是大秦的人,死是大秦的魂!忠随宗主,就是属下的一切!”领命的罗平,顿时面色一严肃,以复古的礼仪,宣誓着自己的心。

         微微一笑,楚衍既向旁边的庄笔,点点头,可却看到的是,一个呆傻的庄笔。

         天色早已泛白,初阳已升照,点点温和的阳光,洒照在楚衍身上,顿时把尚还是女身的楚衍,给照个玲灵尽致。那笔单薄的身躯,潜藏的曼妙;那笔精致的面容,飘洒的惊艳;那笔微露的脖腕,玉洁的纤皙。

         看着口水一大堆的庄笔,尚不明白发生何事的楚衍,顿时朝着庄笔的脸上,就是一脚,低喝道“可醒了?”

         “哎呀!”直接从高空落下的庄笔,顿时惊醒过来。

         看着那笔愠色,重新踏剑飞前的庄笔,顿时嬉笑道“宗主大人,有啥事!”

         “老子该说的,都说完了,轮到你了!”

         “这么快!”脱口而出的庄笔,看着楚衍头上的乌云,顿时知道,自己又说歪了。

         哈哈一笑,庄笔当即转身看着底下,上千的人群,大喝道“宗主说的话,尔等可知晓了!

         在我们大秦宗,宗主,就是我们的一切!哦尅,全体都有,向右转,目标,大秦山,航程,一千!齐阵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