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登记
        “个人信息已经录入完毕,欢迎来到帝*。”负责报道登记的士官向司非露出真诚的微笑,说着行了个军礼,“请您拿好这张吊牌,到这条走廊尽头接受军用信息芯片植入。”

         司非道了谢,依言顺着会馆再底楼的走道往前走。

         长长的走廊里挤满了刚应征完毕的年轻人,兴奋的笑闹声此起彼伏,令这里更像是某个聚会的现场。

         “打、打扰一下!”

         有人在司非身后唤。她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在叫别人,连头也没回。

         匆匆忙忙的脚步声却愈发近了:“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司非驻足,疑惑地回头。

         “我是刚才应征登记时候排在你后面的那个……之前还不小心撞了你一下,”白净的少年挠着后颈,在司非的视线里越说越小声,“然后我不小心看见你把那个中尉……”

         司非扬了扬眉毛,没答话。

         少年登时突兀地住口,惊慌失措地道歉:“抱歉!我不是有意偷看的,只是里面动静有点大,我又在后面等着……总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真的觉得你很厉害!”

         “谢谢。但你也该知道我是三等公民。”

         少年连连摆手,眼神反而变得更亮了:“所以我更加崇拜你了啊!”他腼腆地低下头去,手指下意识要去绞衣角,却生生止住:“像我就完全不行……”

         司非不知该怎么应答,便闭口不言。

         少年快速眨着眼,显然在搜肠刮肚地寻找新话题:“那个话说回来……你现在是去植入芯片吧?我也是,我……可以和你一起走吗?”

         “可以。”司非挤出一个微笑,简略回答。

         “啊,说起来,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实在对不起!我叫杨冕。”

         被个子瘦小的少年殷切地盯着,司非最后不得不回了一句:“你好,我叫司非。”

         “你、你好!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战友了。”杨冕不好意思地垂下脸,“说不定我们有幸能分到一个基地呢,听说新兵训练超级可怕,也不知道……”

         司非突然停住了步子。

         杨冕吓得缩了缩脖子,涨红了脸又要道歉。

         “到了。”司非不觉稍缓和了语气,抬头看向面前的大厅。里头与上层一样分隔为数个玻璃棚,墙面以投影遮住,滚动着注意事项。而玻璃棚顶端隐约可见医用仪器发出的蓝光。

         一个圆滚滚的机器人在门前来回巡逻,重复着同一句话:“请按照拿到的号牌首字母到指定区域接受植入,谢谢!”

         司非看了看手中的吊牌,扫了杨冕一眼。对方正小心翼翼地窥探她的号牌,被当场抓包又是窘迫万分,结结巴巴地解释:“看、看起来我们不在一个地方植入……”

         “很高兴认识你。”司非笑了笑,立即转身朝着自己的指定区域走去。

         杨冕似乎回答了什么,语声却被鼎沸的人声淹没了。

         不仅仅是刚才报到处的士官,玻璃棚内负责植入的军医态度也十分可亲。

         “植入是微创手术,开口在左耳耳后,非常安全,不用紧张。来,请坐,把这个头罩戴上,先消毒。”

         司非慢慢将头发收进去,从睫毛底下窥了一眼对方的反应。

         女军医戴上全新的口罩和手套,拿着一个平板状的小型仪器凑近,看到她左耳后的编号微微一怔,却什么也没说。

         清脆的电子音响过后,平板顿时亮起,耳后的皮肤被照到,微微发热。

         “之后的手术会交给微型机器人,请不要动。”军医说着按住司非的肩膀,另一手将什么东西放上了司非的耳后。

         冰凉的吸盘触感熟悉,司非眼睫颤了颤。

         原来不止是飞隼战队,连常规军都大规模配备了这样的医用机器人。

         而这东西,她在3区4区的两年间却从来没见到过,普通公民所在的医院使用的仍然是大中型设备,远没有这些小东西精密。

         帝*和普通公民间的鸿沟可见一斑。

         耳后传来轻微的刺痛,应当是机器人在进行局部麻醉。很快,她听见了刃片与皮肤相触的轻响,有什么东西从机器人体内弹出。但她什么都感觉不到。

         只是不到一分钟的事,军医便将机器人取下,放入专用回收口中消毒清洁。她一边脱下手套和口罩,一边对司非说:“芯片已经植入好了。麻醉效果会持续一个太阳时左右,只要在5个小时内创口不接触非无菌水,应该不会有问题。”

         司非忍住伸手去摸耳后的冲动,微微欠身:“谢谢。”

         “不客气,”女军医报以微笑,顿了顿又补了一句,“祝你好运。”

         这话显然因司非的身份而起。但对方的态度诚恳,神情中毫无轻慢,司非不由微微一怔,下意识又要道谢,最后转而只报以一笑。

         一只脚踏进了帝*,因为身份而受到的歧视反而少了起来。她有些惊讶,却又觉得荒谬。

         医疗棚的出口在另一端。门外站着一个椭圆形机器人,察觉司非到来转了转头:“请领取常规军用信息接收仪并按照规章佩戴在左耳,接收仪防水、耐极端气温,如无意外请不要取下。”

         语毕,机器人胸口的位置倏然开启一个小洞,大喇喇地伸出机械臂,探入自己的胸口,从中摸出一个轻巧的耳挂式通讯仪递过来,机器人圆形的蓝色玻璃眼还友善地闪了闪。

         司非见状不由抬了抬眉毛。设计这个动作程式的人趣味实在有些独特。

         通讯仪以不知名的人工材料制成,戴上后几乎感觉不到重量。而下一刻,司非眼前便凭空出现了一个橙黄色的圆形图标。

         清亮而冷静的女声同时在耳畔响起:

         “欢迎使用启明信息系统,认证识别中……识别成功,司非预备兵,当前任务1,请随指引登船、进入指定舱位待命。”

         视野右上角随即出现了一幅小型地图,司非看向地面时,一个半透明箭头清晰可见。

         随着指引走出会馆底层,司非面前又出现了一段长台阶。

         其实无需启明系统指引,她也能找到路径--许多戴着耳挂通讯仪的年轻人正拾阶而上。当她定睛看向人群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立即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光标,短暂锁定后光标展开为一行字符:权限不够,目标信息读取失败。

         司非不由挑了挑眉:看来高权限的军官可以随意读取普通士兵、乃至下级军官的个人信息。

         她跟着人流走了没几步,一个人急匆匆从身后奔来,而后突然驻足转身,喘着气局促地说了声:“嗨。”

         是那个名叫杨冕的少年。

         “你好。”司非微笑着应了一句,转过头继续爬楼梯。

         杨冕察觉了她的态度,乖乖沉默了许久,才很没底气地喃喃:“这台阶真长啊。”

         司非闻言抬眸看了一眼。白色台阶维持了土卫二的高雅简洁的风格,直通地面,一眼除了圆弧状的拱顶竟然看不到尽头。长阶的设计很巧妙,越往上走,周围就显得越发宽阔,人群自然散开,所有人向着黑色天幕的每一步也就走得愈发孤独。

         “嗯,的确很长。”司非轻声回答了一句,加快步子,登上最后几级台阶。

         长阶尽头是一整片开阔的平台,头顶的玻璃外就是无垠的星空,浩渺得像会随时压下来。

         在这里,人与巨大圆顶相比是这样渺小,而比会馆要宽广无数倍的宇宙更是无边无际,令人不觉生出被吞噬的恐惧感。

         杨冕跟着司非抬头,不由因为眼前的景色抽了口气。但他不敢多看,很快垂头低低道:“这里景色好美,但也好可怕。”

         “那么,你为什么要入伍?”司非冷不防开口。

         少年清秀得有些弱气的脸庞微微苍白。他绷住唇默了片刻,才颤着声音答道:“父亲一定要我入伍。”用余光瞟了司非一眼,杨冕又飞快补充道:“但、但我也不是不愿意!我只是非常不擅长这些,又很胆小……”

         司非看了他须臾,忽然指向身后:“你看。”

         从整座会馆的最高处,能够清楚看见这座玻璃迷宫的构造。但闪闪发光的斗折悬廊却在右后方墙外的景致面前黯然失色:

         就在土卫二上空,静静停泊着一艘巨大的银色飞船。机身虽然庞大,却丝毫不显得笨重;光滑无暇的表面倒映出人类的灯火与永恒的星空,两种光辉在机身侧弧面两相交融,令这艘船如明星般璀璨夺目。

         “啊!那是……那就是帝*的一级太空航母!”杨冕立即认出来。

         一级太空航母是帝国常规军的重要战力。目前帝国共有六艘同等级的超大太空航母,计划中还要建造三艘。

         与此同时,土卫二地表不断有小型飞船起飞,3区其余各处也源源不断有飞船前来。发动机的光焰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白色弧线,齐齐向庞大飞船靠近,宛如被恒星吸引而凑近的彗星。

         “看来那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司非果断下了定论。

         果不其然,穿过平台另一端的透明悬廊后,司非和杨冕来到了一个飞船出发口。

         “请有序登上摆渡飞船,前往目的地摇光号待命。”

         系统悦耳的女声不急不缓地下了指令。

         不断往返的摆渡飞船不大,只能容纳十二人。客满后,飞船立即稳稳起飞,一路攀升向摇光号进发。杨冕和司非坐在同一排,少年不断向窗外张望,同时自言自语:“一级航母里面会是什么样子?难道那就是我们的训练基地?”

         杨冕的问题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摆渡飞船才停下来,柔和悦耳的女声便再次响起:“司非预备兵,您已进入训练区域,当前新任务1,开始预备训练,任务全长三个太阳月,期间您的一切行为都会计入总评,训练结束后将按成绩分配任务。现在请前往摇光号d区集合。”

         大约是登记时间接近的原因,杨冕与司非被分到了同一区。

         所有的预备兵来不及多欣赏航母内部的模样,便搭上大型电梯下降到中层舱室。楼面一大部分被连贯打通,巨大无比的空旷场地被分隔为数十个区域。

         负责新兵训练的教官还没现身,只有预备兵三两成堆的闲聊。

         而司非和杨冕一现身,似乎就遇到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