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感谢您的配合,”黑制服的军官口气温和,为司非打开飞船舱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会有人来接您去会场,我先失陪了。”

         司非稍欠身:“麻烦您了。”

         对方报以一笑,全无黑鹰队员传闻中的傲慢。但亲切客气不过是表面,只要她露出半点对帝国不利的意图,这张和气带笑的脸孔就会变成死神。

         司非并不知道这军官的名字,但这四日里与她一遍遍重复核实所见所闻的一直是他。

         不厌其烦的盘问只是为了排除任何的谎言。

         司非没有撒谎。她几乎是知无不言,只略去了严星昌为何放过她一节。看对方的反应,黑鹰早已知晓严星昌在叛军内的命运。

         走下黑鹰飞船的舷梯,司非眼风一扫,火星城停机楼造得金碧辉煌,玻璃幕墙外来来往往的尽是飞行器。

         “司非上等兵?”一个士官快步走来,“欢迎来到火星。”

         司非才从启明系统那里收到了新编制通知,还没完全习惯自己的新军衔,愣了愣才应道:“麻烦您了。”

         普通预备兵完成两阶段训练后便会成为二等兵,她却直接跳了两极直接晋升为上等兵。

         这势头对于三等公民来说着实罕见。

         “您从4区远道而来,路上很辛苦吧?”士官熟络地与她攀谈起来。

         “不,还好。”司非答得干脆,不留一点接话的余地。

         士官一愣,随即恢复雷打不动的笑面:“晚宴还有两个太阳时开始,我先带您去休息。”

         说话间两人走上了一条悬空的回廊,站在悬廊的自动传送带上,他们向一座雄奇的巨大建筑物靠近。

         建筑状如斜倾的海螺壳,米白的磨砂面低调而有质感,在光线照耀下泛着柔和的暖光,与火星地貌相得益彰,是帝国建筑物中罕见的艺术品。

         “这就是宴会所在的林登中心。”士官语气中不无自豪,“最大的宴会厅可以容纳千人。”

         司非含笑点点头,半晌才发问:“今晚的宴会是……”

         士官错愕地张了张嘴,根本没料到司非会不清楚宴会的目的。嗫嚅半晌,他终于含混不清地交代:“晚宴当然是庆贺奥伯隆围剿胜利,来的都是年青一代的战友……”

         司非眯了眯眼,没有追问。

         传送带已经将他们送到了林登中心入口。

         闪闪发光的透明大门后是另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世界:

         复古的水晶吊灯悬在旋转台阶上方,洒下迤逦一地的细碎光影。穿军装与礼服的男女悠闲地来回踱步,刻意压低的谈笑声暧昧又柔和。女士华贵的裙裾随步幅簌簌作响,侍者手中捧着的高脚杯与首饰一样光彩流转。

         时间好像停止了,旧世代的影像在此处复活。

         司非被强光刺得眯起眼。这样的场景她不算陌生,但陈大将让她这个三等公民参加帝国金字塔顶端的宴会,又是什么意思?

         “请跟我来。”士官仿佛被气氛感染,说话的声调也放柔压低。

         她跟着对方折入稍僻静的走道。

         “这里是休息室,等时间到了会有人来请您。”

         说完,士官就转身离开,步子轻飘飘的,像踏在云上。

         感应门在司非面前滑开,露出后面简洁雅致的小房间。

         梳妆台,长沙发,摆了饮品和点心的小茶几,她在房里转了一圈,看了看身上的预备兵天蓝色制服,觉得有些好笑。

         仿佛顾及到了这点,梳妆台上摆着一套崭新的深蓝色军装。

         司非将外套抖开来,竟然有些庆幸对方没有准备刚才看见的那种长裙。

         休息室连着小小的浴室,司非稍作清洁后换上新军装,盯着镜子来回整理衬衫领子和袖口。肩头银白色的圆在镜中闪烁了一下,她随之低头看过去,不由伸手去摸普通士兵通用的肩章标示。

         这身军服她曾经憧憬过。

         如今真穿在身上,她心头肩上却像压了千钧重物,沉沉地一个劲要向下坠。

         随手抓起梳子,司非将头发仔细捋顺,向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一个温和谦恭的微笑。

         林博士说得没错,数据可以随便篡改,记忆却不能够。

         但她无需逃避。单单是这一身军装,就足够替她档掉一大半注意力。

         旧识都是眼高于顶的人,大都不会多看小小的上等兵一眼。

         2区时间晚六点,林登中心灯火通明。

         某个来自蓝星的中将在演说,情绪激动,词句有力,说的是奥伯隆围剿作战胜利的不易与光荣。

         观众们专注聆听,随着演讲者的情绪或肃容正坐或微笑点头。司非挤在小角落里,感觉像站在戏台边缘,左看右看都是演员。

         演讲没有持续很久,重头戏是之后的社交。

         等集中演说结束,司非立即找了中心大厅不起眼的角落站定。从侍者手里拿过一杯颜色好看的饮品,她拿着高脚杯,只静静打量四周,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她所在的位置不僻静也不喧闹,来往的人不会多留意看她,她也不用担心无心听到什么致命的墙角。

         围观上流社会的普通小士兵,这样的表现非常符合她的定位。

         今晚盛装出席的姑娘很多。

         她们大都有军衔,却选择华服。司非疑心这背后又有什么缘故,但反正这与她无关。

         杯中居然是甜甜的气泡果酒,理所当然地,里面并没有真正的酒精成分,很容易一口接一口地喝。司非克制地将杯子拿在手里把玩,回头一看,火星的夕阳美得惊心动魄,浓艳得宛如打翻了盛满暖色的调色盘,穿梭的人影映在幕墙上,墙内墙外的分界线消解不见,人成了鲜亮画布上单薄的黑灰剪影,每步都走在火星艳丽的云气上。

         人群微微骚动。

         司非漫不经心地回头,怔了怔。

         苏夙夜军装笔挺,笑笑地和几个年轻军官从人群里穿出来,立即勾走了厅中大半的视线。

         原本分散的人群倏地围拢,将苏夙夜一伙团团围住,其中尤以女伴为甚。

         有那么一瞬,司非疑心对方准确无误地朝她这里看过来。

         大约是错觉。

         她低头笑了笑,默不作声地往大厅外走。

         她并不想和对方打照面。又或者说,她不应该再和苏夙夜有更多的牵扯。

         林登中心各处都有人零散结伴,司非绕了好几圈,才在上层楼梯转角与幕墙的夹角处驻足。旋转楼梯半隔开大厅的喧嚣,她面对幕墙外掺入冷色调的夕照,吸了口气,自嘲一笑:她已经无法习惯这样的场合,人一多就只想避开。

         身后突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司非警觉回头,脸上神情不觉变得柔和,声气却淡淡的:“您迷路了?”

         “算是吧,”青年站在楼梯的阴影里,半边脸被夕照点亮,幽幽的双眸里两簇明亮的小火苗,随着他露出的笑容摇曳闪烁,“为了找您我几乎迷路了。”

         见司非不答,他从睫毛下撩她一眼,十分委屈似地说:“您似乎不想见我。”

         她忍不住想叹气,却紧紧将双唇抿紧,目光在对方肩头逡巡了一周,才慢吞吞说:“现在我该叫您苏中尉了。”

         “少尉和中尉能有什么差别?”苏夙夜满不在乎地瞄了眼簇新的肩章,审视司非半晌,自顾自笑了:“看来黑鹰没有为难你。”

         还有半句他没说出来,却昭然若揭:

         --这太好了。

         要在这样的注视下维持敬称的距离感很难。

         司非靠着幕墙站得更直,打量楼梯另一侧的情状,逐客似地道:“有人在找你。”

         “我不想见他们,烦。”苏夙夜一脸理所当然地坦白。

         “全场的美人都恨不得围着你打转,你还嫌烦?”司非难得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嘲完缓缓从高脚杯中呷了口。

         苏夙夜自然而然地辩驳:“哪里是全场了?”刻意停顿一下,他的声音里也噙了要溢出来的笑意,“这里不还有一位……巴不得把我撵走。”

         司非到底没能绷住脸,垂眸稍稍勾了勾唇角。

         “说真的,你看,”苏夙夜踱到她身边,透过台阶与墙面的三角空隙张了一眼,露出嘲弄的微笑,“刚才想要和我搭话的人三分之一是男性,他们大都想要把我当梯子,登上苏家这艘大船。还有三分之二是女性,她们又分为两部分,一小半是看中了我顶着的姓氏,一大半盯上的是我无比优良的基因。”

         他将刻意加重“无比优良”四字的咬字,就差翻个白眼:“毕竟苏家这条船说翻就翻,还是优良基因一劳永逸。”

         司非看了他一会儿,才重新转向透明幕墙:“说不定有哪个小姑娘是真心喜欢你。”

         苏夙夜沉吟片刻,无比小心慎重地轻声问她:“你觉得真心喜欢这种事……在帝国、在我身上可能发生吗?”

         这是个太大胆的问题,要问出来都需要偌大的勇气。

         两人一言不发地对视,最后一丝晚霞为彼此的视野蒙上层朦胧而清亮的蓝紫色,吊顶的灯因为声浪轻颤,光摇影动,隐隐绰绰,飘忽的心绪随之若隐若现。

         司非斟酌好的字句已经到了舌尖,却久久滞留。

         她应该说:“这种事总会发生的。”

         但不是现在,不是她。

         最后出口的却是:

         “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