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司非半梦半醒,耳边传来似曾相识的对话。

         “林博士!求您再帮帮我……我什么都愿意做!”

         “哪怕是成为三等公民?”

         片刻的沉寂。

         “哪怕条件是成为三等公民。”

         “你想清楚。现在即便重新落入黑鹰手中,你也是作为叶平道的女儿死,这很容易。作为三等公民活下去,却更难。”

         “我不怕难。”

         林博士的笑声低低的:“那么我就开始了。”

         于是从那天起,她成了司非。

         林博士没有再帮她,任由她被筛选计划组组员带走、送进改造设施。

         她还记得被推出运输船,一抬头看见改造设施时内心的动摇。

         残破的大门后是苍白的平房。明明是平淡无奇的建筑物,却让人打心底里感到不安。

         司非本以为痛苦的极限都尝过了,没什么能让她感到更绝望。可改造设施就是架巨兽般的机械,将一切具有现实感的东西毫不留情地碾碎,之后每分每秒的苦难都缺乏现实感,即便详细复述每一个细节,都无法还原其真正模样。

         只有非理性的噩梦与改造设施一脉相承,荒谬却可怖。

         离开改造设施后,司非花了四年才渐渐不再做这样的噩梦。

         但现在她再次骇然惊醒,呼吸急促。

         “做噩梦了?”

         苏夙夜的一句话画出虚幻与现实的界线,司非瞬间清醒起来。她点点头,算是回答了青年的问话。

         “我做梦能记得的从来只有噩梦。”苏夙夜靠在墙上,语调漫不经心,似乎无意探究她梦见了什么。

         这样的态度让她感到放松。她仔细打量四周:打光柔和的灰色房间,她躺在医疗扶手椅上,双脚和脚踝的伤处已经被处理过。

         “的确只是扭伤,”苏夙夜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话锋随即一转,显得有些严厉,“但再严重一点就会伤到肌肉。”

         司非不知怎么有些抬不起头,慢吞吞答了一句:“我知道了。”

         她语气向来利落,难得拖长了声音便有撒娇的嫌疑。因此才说完,她便自顾自后悔起来,定定神,她一本正经地向苏夙夜说:“谢谢。”

         对方似笑非笑地逗她:“你除了道谢,就没别的话想对我说了?”

         司非睨回去,在四目相接前飞快避开,清了清嗓子:“那么……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苏夙夜无奈地叹了口气,却没隐瞒:“这次围剿算是成功了,矿区也安然无恙,逃走的那支叛军黑鹰肯定会继续盯着,媒体也有大把大把的英雄事迹可供挑选,皆大欢喜。”

         “反攻战术的确很漂亮,”司非回忆了一下帝*周详的排布,没有掩饰欣赏之情,“叛军原本引以为傲的据点一下子就成了软肋。”

         “你很钦佩制定这套方案的人?”苏夙夜漫声问道。

         司非偏头思索须臾,点点头。

         苏夙夜的神情一瞬有些奥妙,仿佛在辛苦忍笑。

         她不由疑惑地看向对方,无声地要求解释。

         要在苏夙夜面前克制好奇心是很难的。

         青年眼里浮上的光点闪闪烁烁,终于带得他眼角也勾起来。他天生适合含笑,哪怕是嘲弄地一哂也很好看。此刻他眸中唇角都噙着货真价实的笑意,仿佛让这医疗室都明亮起来。

         司非几次想转开视线,却无果。

         苏夙夜突然站直,向她踱了一步。他的影子被头顶射灯斜斜送到她身前,令两人间的距离凭空又消去一半。

         他看着她的眼睛,笑笑地说:“比起道谢,我果然还是更喜欢你夸我。”

         司非怔忡一瞬,随即明白过来:“是你……制定的战术?”

         “最初的行动方案是我提的,两边同时突袭成功后我就被摞到一边,太显眼也不好。”苏夙夜的口气轻描淡写,对被抢了功劳浑不在意,他反而如同讨要夸奖的孩子,眸光熠熠地盯她,“是不是很惊讶?”

         司非唇角微微上扬,故意和他唱反调般淡淡答:“不。”

         在苏夙夜夸张地表露出委屈前,她又添了一句:“如果是你,我反而根本不惊讶。”

         这次换作苏夙夜楞神。

         他默了片刻,不太情愿地在这场不知从何开始的较量中服输,率先岔开话题:“据说在奥伯隆表现优异的预备兵都会直接进入机甲编队。”不过须臾,他面上的不自然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他甚至朝她挤了挤眼睛:“恭喜你。”

         司非报以一笑,没多道谢。

         苏夙夜心有所应,唇边的笑弧加深了些许。看了一眼墙上时间,他叹息道:“我得走了。”

         “嗯。”司非没问为什么,更没挽留。

         青年朝门边挪了两步,败给她似地摇摇头:“有人想见你。”

         司非索性配合地追问:“哪位?”

         “陈冬荣大将,被叛军奇袭后临时调来的新指挥官。之前在征兵处你见过他。”

         那个目光锐利的白发老者立即浮现在司非脑海中。她缓缓坐直,轻声问:“陈大将……要见我?”

         “他算是我的熟人,应该不会为难你。但他为什么要见你……”苏夙夜一摊手,“我真说不准。”

         司非点点头,没再多问。

         苏夙夜见状不由又是一笑,却没再逗留。

         医疗室的门静悄悄滑开又阖上。

         司非抬手摸了摸脸颊,感到棘手般咬住了下唇。

         没过多久房门便再次打开。

         军装笔挺的白发老者步伐稳健,进门后直接走到司非面前,先不言不语地看了她一会儿。

         陈冬荣的眼神还是那样冷厉,刺得人浑身都要打颤。在这样的状况下,率先开口问好都无比艰难。

         司非索性让对方看了个够,等老者稍收回目光,才谦恭地垂头赔罪:“陈大将,我现在没法起身相迎,请您恕罪。”

         对方好像闷笑了一声,笑声冷冷的、和他的目光一样扎人。他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平静地开口:“司非预备兵,你在这次奥伯隆作战中表现十分出色。之后请你配合黑鹰,详细叙述叛军的内部组织,这样有助于日后对别处的叛军余党进行打击。”

         “是!”司非利落应了。

         这本是题中之意,似乎根本不需要惊动指挥官大人亲自前来。

         对方毕竟姓陈,很可能是那个陈家的一员,虽然并非帝国金字塔顶端的第一阶梯,身后的能量也不可小觑。

         “苏夙夜大概也和你说了,你已经被机甲编队录取。”陈冬荣生硬地停了停,显然不习惯给予称赞,“恭喜。”

         司非谦卑地垂头道谢:“您过誉了。”

         对方却将全息投影凭伸到她面前,简略道:“除了意外,机甲编队的初始编组将会一直保持下去。”

         司非向投影上看去,赫然是一份简略的名单:陈淼淼,司非,杨冕,田决,石明修。

         看到熟悉的名字,即便是司非也不由扬起了眉毛。

         陈冬荣却已经将投影收回,平淡道:“机甲编队正式训练在半个月后开始,在那之前请你配合黑鹰的工作。”停顿了一下,他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句:“在前往2区训练基地前,在2区会有个小型欢迎宴会,你也出席。”

         这是个意外的要求。司非等待了片刻都没得到更多的解释,只得先应下:“我明白了。”

         陈冬荣似乎达成了目的,语毕便起身,突兀地来了一句:“见到你我很高兴。”

         不等司非有所反应,他已经走出了门外。

         真是个作风强硬却古怪的人。

         司非清静了没多久,便又有人敲门。

         “请进。”

         来人小心翼翼地探头进来张望,看见司非才眼睛一亮:“司非!”

         “杨冕?”才看了名单就见到了真人,司非意外地扬眉。

         少年三步并作两步坐到司非身侧,张口就是问句:“你没事吧?”

         司非指了指自己的伤处:“小伤。”

         “那么……”杨冕欲言又止。

         “我之前跟随机甲编队,母舰坠落后……”司非竟然不知该怎么和少年解释自己经历的一切,“因为我是三等公民,所以就混进了叛军,今天才逃出来了。”

         杨冕讷讷点头,半晌才呼了口气:“听上去就很危险,你没事就好。”他不自然地顿了顿,偷偷抬眼打量司非的神色,却与她的目光撞个正着,不由大窘。

         司非疑惑地抬了抬眉毛。

         “那个……”杨冕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你和苏上尉认识?”

         司非一怔,垂眸微笑答:“算是吧。”

         “啊,这样……”杨冕不太好意思追问,自顾自解释,“我原本被分配在地面维和部队,他是连队的副官,后来……如果不是苏少尉,我大概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

         “你们被叛军袭击波及了?”司非不觉追问道。苏夙夜之前对这一节一笔带过,她不由有些在意。

         杨冕语气低落下去:“嗯,我们是叛军袭击的第一批。其他人、包括连长他都……”他吸了口气,没有沉湎于死亡的阴影之中,“苏少尉和我一起逃到了坠落的母舰那里,想进机库找交通工具脱身,但在那里遇到了叛军。”

         少年的眼神明亮起来,语气中充满了敬佩:“苏少尉从叛军手里抢来了一架机甲,多亏他我才能一起逃离地面!”

         司非不难想象其中的艰险。她沉默片刻,轻轻问:“苏……少尉他会驾驶机甲?”

         杨冕面色稍稍一凝,明显犹豫起来。

         “我之前听说他早就不开机甲了,有些惊讶而已。”司非没有刻意追问。

         “嗯,苏少尉应该很久没开了,而且他不太喜欢机甲。”杨冕话中有所保留。

         司非看他一眼,若无其事地转开话题:“你之后有什么打算?”

         “后续的分配还没下来,我就听天由命。”杨冕舒了口气,“能活下来我就很高兴了。”

         司非还没答话,医疗室的门再次打开。

         苏夙夜居然去而复返。他五官稍绷,眸中隐约有愠色。他看了杨冕和司非一眼,缓和了神情对少年说:“有人要见司非小姐,我们先撤。”

         杨冕听话地点头:“那我之后再来。”

         苏夙夜却没和少年一样立即离开,反而站在治疗仪侧,沉默地来回踱了两步。

         司非抬头注视对方,口气很轻柔:“黑鹰的人已经来了?”

         青年脚步一顿,没回头看她,语气很克制:“对,一刻都等不及,而且黑鹰坚持要让你去他们的船上提供线索。”

         “再拖下去我说不定会忘了什么,”司非反而非常平静,以确凿无疑的口吻安抚他,“我不要紧的。”

         苏夙夜与她无言对视了半晌,哂然一笑:“也对。”

         他没将门关紧,走廊尽头靠近的脚步声便分外清晰。

         “他们应该会对你很客气,但千万不要撒谎,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就好。关于你怎么混进去的,也不用隐瞒。”苏夙夜语速飞快,“对他们的态度不用太恭敬,你是配合他们工作,而不是接受审讯。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我……”

         司非突然探手,扯住了青年的衣袖。

         苏夙夜的语声便戛然而止。

         她的指尖与他的手背将触未触,拉着的力道也很轻,稍不留神便会松开。

         “我不要紧的。”司非重复了一遍,这次的口气更像保证。

         苏夙夜愣了愣,随即因为自己的失态而哂笑起来。

         他翻掌去握她的手,在他够到她的指掌前,她已先一步缩手。

         苏夙夜无可奈何地短促叹息,要扳回一城般摆出漫不经心的神态:“那个2区的宴会我也会去,”适时停顿一下,他弯了眼角看她,眼里有光。在清晰可闻的皮靴声中,他低却清晰地与她约定,“到时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