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入瓮
        不分昼夜的深空中,太空巡航舰缓缓接近一艘极为陈旧的中型运输船,直至达到飞行器间最小安全距离才停止靠近。

         发动机冷白的光焰逐渐没入外壳,军舰小心翼翼地将速度与运输船同步,运输舱门随之打开,伸缩式的空中通道与目标口对接通电。

         巡航舰外表光洁如镜,清楚映出目标船身上疏于保养的编号和船名:tr-319,天陆号。

         “啧,听名字我还以为是什么大船,原来就是艘老古董。”田决挨在舷窗边,恼火地咋舌道。

         韩一韩二兄弟交换了一个眼神。

         韩二笑嘻嘻地应道:“老大,可别以貌取人啊,这里面肯定藏了好东西!不然哪里用得着出动巡航舰护卫?你觉得会是什么?”韩二说着用胳膊肘捅了捅板寸头少年的腰,见田决不应,一扁嘴,“老大,你就别虎着脸了。虽然不是最好的任务,我们的成绩也不错咯。”

         田决嫌弃地侧身避开,侧首看向一步外的杨冕和司非,冷然剐了他们一眼。

         他显然认为是司非和杨冕拖累了队伍的总评。

         九十日历练过后,即便是杨冕都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面对田决的苛责,身材瘦小的少年绷着脸,不卑不亢地说道:“现在我们该做的只有好好完成任务。”

         田决冷哼一声,忽然站得笔直:“集合了。”

         五人立即排好队,汇入同样有序的人流中,迅速朝底层甲板行去。

         从全船集合命令发出到所有士兵列队完毕,只花了不到两分钟。

         “舰上护卫一连、二连、三连,汇报人数!”

         “到!报告长官,一至三连人数清点完毕,共计198人,确认无误!”

         “各自按照预定计划,登上天陆号指定分区执行护卫任务,有任何动向立即上报!

         “是,长官!”高起的平台上,着深蓝军服的军官们齐齐并拢鞋跟,同时向长官利落敬礼。

         不需更多口令,下一步的命令已经通过启明系统传达下去。帝国常规军士兵也领命行礼,鞋跟相叩的响声震聋发聩,在巡航舰底层的甲板上久久回荡。

         片刻的寂静后,脚步声再次叩击起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一连队首先迈着整齐到令人惊骇的步伐离开,棱角分明的队伍依次通过金属安全门,穿越空中通道登上天陆号。

         排在末尾的三队里全是第一次执行任务的新兵,司非等五人就在其中。

         司非盯前排人的后脑勺盯得有些累,目光一动便看向了高台之上。

         负责此次护卫任务的司令官身后还站了三四个人。粗略一扫间,司非竟然疑心自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她没来得及确认心中的猜想,三连队便已经行动起来。她立即不动声色地垂下视线,按部就班地跟着其他人迈步前行。

         预备兵的制服颜色与正规军不同,一路士气高昂地走过,顿时吸引了台上几人的注意力。

         “这次新兵质量不错,听说领袖对常少将很满意。”司令官这么说着,礼貌地向身后人征求意见。

         “当然,当然。”说话人语调漫不经心,一开腔就让司令官的脸色不好看起来。他帽檐压得很低,只露出线条俊秀的下半张脸;站姿也松松垮垮,全无帝*官应有的样子。

         司令官几乎是轻鄙地盯了这人一眼,淡声道:“苏少尉,我必须失陪了,总控室离不了人。”

         “慢走。”说话人将军帽向上稍抬,潦草地对司令官致意,也终于露出正脸来。

         赫然是苏宗正将军之子苏夙夜。

         他随意向已经走了大半的预备兵方阵飞了一眼,目光忽然顿住:“邵上尉?”

         被点名的军官按捺住不耐烦应道:“您又有什么事?”

         “您有没有……”话说了一半,苏夙夜忽然收声。

         “您到底想说什么?”邵威上尉将军帽取下又戴上,甚至懒得掩盖自己的情绪。

         一旁作陪的士官对这两人的不和早已见怪不怪,干脆垂手继续当布景板。

         “负责确定预备兵任务分配的是哪位?”苏夙夜轻描淡写地问。

         “不都是训练官全权负责的吗?”邵威反问一句,突然笑了,“也对,您没有通过正式手续入伍。”

         苏夙夜一如既往地油盐不进,古怪地弯弯唇,径自转过身去:“我还有点事要办,请您自便。”

         不等邵威应答,他已经快速远去,身形被倾斜的舷窗玻璃微微拉长,给天陆号船身平白添了一道掠过的阴影。

         吱呀呀!

         天陆号最后一道安全门吃力地阖上,陈旧的矿灯闪闪烁烁,将静默待命的正规军与预备兵笼罩在明明灭灭的光影中。

         “按照预定计划前往指定区域!”

         长官一声令下的同时,系统也送来了最新的任务信息:“司非预备兵,您有新任务1,与小队成员共同前往天陆号中层甲板a5区执行安保任务,任务时长为4小时。”

         司非看向田决,对方哼地一抬下巴,当先端着激光枪大步前行。

         在天陆号上当了两年后勤,司非理应对船舱了如指掌。虽然只离开了三个月,再次走在熟悉的破旧走廊上,她竟然觉得有些陌生。

         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天陆号似乎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地面依旧布满采矿队员从机器上带下来的粉尘和污渍,由于疏于清洁,甚至可以说比之前更加肮脏。也许是仓库负荷过重,一些淘汰不用的机械都直接堆在了走廊上。

         田决见状啧了一声,经过时顺便踢了面前的震动记录仪一脚。

         刘主任不拘小节,本人的办公室都乱糟糟的,但向来重视飞船的航行安全。司非不由看向途经的应急出口:两台足有一人高的计算仪器将门堵得严严实实,这实在不太像天陆号往常的管理作风。

         按任务描述来看,天陆号不再属于帝国联合矿业,也许刘主任都已经不在这艘船上,这样的改变并非不可理喻。但她离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次帝*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用巡航舰护送这艘破旧的采矿运输船?

         司非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却没声张。

         乘坐慢性子的电梯抵达中层甲板后,五人毫不费劲地找到了任务区域。他们要做的就是端着枪在这片办公区附近来回走动,没太大技术含量。

         田决走在最前面,韩一韩二紧随其后,杨冕和司非在最末。五人各自隔了几步的距离,默不作声地绕着方形的走廊绕了几圈。

         他们登船时就已过了下班时间,办公区空空荡荡不见人影,寂静中只有脚步声、矿灯的低鸣和模糊的引擎运作声互相应和。

         韩二沉不住气,四处张望了一下低声道:“嘿老大!我们可以走慢点,这里不是仓库,用不着提心吊胆!”

         田决回眸飞他一记眼刀:“执行任务的时候给老子闭嘴!”

         韩二鼓鼓腮帮子,耷拉了头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机械的巡逻中,四个小时显得无比漫长。

         终于熬到任务开始倒计时,一直嗡嗡作响的飞船发动机忽然安静下来。

         司非视野中多了一个小方框:“飞船进入夜间模式。”

         走廊的灯光随之黯淡,就在此时,走廊尽头突然有脚步声传来。原本步子慢下来的五人顿时下意识端正了枪。

         “什么人!”田决当先喝道。

         来人拿着老式矿物手电,脚步原本慢悠悠的,被这么一吼,投射在地面的光束顿时颤了颤。

         “我是这次运输任务的负责人,我姓刘。”

         司非讶异地瞪大了眼。视野中的身影随着光源靠近变得清晰,启明系统快速认证了身份:“运输项目负责人刘建格,生物特征确认无误,为安全对象。”

         田决压低了枪口,无言侧身让出条道来。

         刘主任热络地笑说:“几位都辛苦了!”他突然瞧见了司非,不由一愣。昏暗的光线下,他的神情不甚分明,只有眼神是明亮的,尽是纯粹的兴奋。刘主任扫了其余四人一眼,客客气气地问司非:“我要去档案室取个东西,现在熄灯了……能否请您陪我走一段?”

         恰好此时任务时间归零。

         田决嗤笑一声:“随便你,我先回宿舍区了。”

         司非平静地应道:“那么我就先送这位先生一程。”杨冕张了张口,她一个眼神止住他的话:“路应该不长,我一个人就够了。”

         其他四人离开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接班的帝*士兵暂时没有出现。走廊里一时只有司非和刘主任两个人。

         默然走了几步,刘主任清清嗓子:“您最近过得怎么样?”

         司非不觉露出柔和的微笑,温声道:“您不用对我那么客气。目前我过得很好,感谢您关心。”

         “别人……”刘主任回头,向着田决等人离开的方向扫了一眼,“没为难您吧?”

         “没有。”司非垂眸笑了笑。

         刘主任闻言似乎舒了口气。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档案室门前。刘主任将手环凑在门上,认证通过后门自动滑开,室中的感应灯稀稀落落地亮起。

         他向门内迈了半步,忽然回头问司非:“要不要进来坐一会儿?这几个月船上也发生了不少事,我找档案的时候可以和你说说。”

         司非不动声色地从睫毛底下朝门后撩了一眼,谦和地推辞:“时间不早,我不好再打扰您。”

         “没事,我一个人在垃圾堆里找东西也瘆的慌,有人说话还好些。”刘主任摆摆手,当先往房中走,全不给司非拒绝的余地。

         司非眯了眯眼,脚步轻缓地跟了进去。

         门在她身后自动关上。几排货架正对门口,一字排开,上面摆放的尽是大大小小的金属盒子。绕过架子,房中三面墙上是蒙尘的显示屏。

         刘主任眯眼辨认着古旧架子上的编号,猫腰在盒子里翻找,同时闲侃般地开口:“建国庆典之后,四分局因为效益不好,被列入转型整改的名单,要在一个月内做出成果。但是你也知道,我们分配到的片区哪里抓得出成果!哎……”

         司非没有做声。她手里还端着激光枪,扳机未锁定。她盯了一眼刘主任毫无防备的背影,将枪口稍压低。

         “找到了,让我备个份。”刘主任摇着头从盒子里取出一根老式记忆条,转身插入显示屏下的读取口。巨大的显示屏随之渐渐亮起,一行字浮现又消失:“程序启动中……”

         细长的进度条被一点点填满,藏在墙后的计算机发出疲倦的嗡嗡声,仿佛随时会不堪重负。

         刘主任抬手抹了把汗,往墙上一靠,看着司非短促地道:“所以,如你所见,四分局不复存在了。”

         司非不知该怎么回答。

         启动的嗡嗡声也变得异常响亮,几乎盖过了他的话语声。

         “这趟运输之后,天陆号也会报废吧……”刘主任叹息一声,越来越明亮的屏幕将他的头发和脸孔都照得雪白,他露出了一抹夙愿成真般的微笑。

         一片嘈杂中,司非清晰听到身后的一声轻响。

         咔嗒数声,门落锁。视野中同时闪现红色警报:“通信异常!”

         毫不犹豫,她举起枪。

         不等司非瞄准,低速缓行的飞船便骤然加速!货架倾倒,重盒落地,崩裂的螺丝钉乱飞,丁铃当啷的敲击声大作,数不清的记忆条滚了一地。

         混乱中司非失去平衡,顺着倾斜的地面侧滑,她急忙伏低撑地,抬头一看:

         屏幕上的进度条爬到尽头,界面骤然变得通红,将整个档案室笼罩在诡异的亮光中。清脆的电子音冷漠地宣布:

         “总控权限移交完毕,飞船已进入应急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