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孤灯
        之前严星昌没少这么点过名,其余预备兵对此习以为常,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散成一圈旁观。

         司非利落应了一声,转身要再次启动对打机器人。严中校却指了指他身侧的一个,无言地抬起下巴。

         按照套路摆出备战姿态,司非盯着五步外机器人光滑的头部,只等程序启动的绿灯亮起。

         滴地一声脆响,银色的机械躯体便左直拳打来!

         司非向侧旁闪避。但这不过是虚招,机器人手肘向内一夹,右拳外划直取她门面。

         按照课程内容,此时司非应当趁隙进攻敌人下盘。但不知怎么,对方进攻的速度比此前演练要快数倍,司非按照套路才蹬腿踢出,虎虎生风的又一记摆拳已然到了。

         她眉头一皱,里抄回护胸口的同时错步避开。

         机器人一个进步紧逼过来,不给她丝毫喘息的空间,脚下一蹬靠近,勾拳狠狠由下锤向司非下颚。

         这一招来势凶狠,几乎避无可避,眼看着铁拳将至,司非蓦地高高跃起,顿时转移了来攻的方位。机器人反应敏捷,不等她利用落差优势出腿攻击,便外抄防守,半途截击。

         双方各自退开半步,蓄力等待下一轮攻击。

         司非呼吸略微急促,向严中校的方向瞟了一眼--这机器人的攻击程式太过异常。此前训练中,动作间的间隔时间被刻意拉长、攻击力度也有所减轻,以免预备兵被打得太惨。但刚刚一轮进攻,根本与实战无异!

         来不及多想,机器人又已经扑了过来。

         由于攻击强度太大,吃上一拳就此结束这场练习也不再可行。有力的机械四肢在运动中化作银色弧线,司非不敢贸然接招,只能勉力回护闪躲。

         “给我攻击!”严中校猛然呵斥道。

         按照现有的教学内容,根本没有可能反攻!

         严星昌这摆明了是要让她挂彩!

         司非恼怒地咬住了嘴唇,一个侧闪险险与敌方的弹腿擦过,耳畔又传来呼喝:“听到没有,给我攻击!”

         被机器人一边倒压制还要避免暴露实力,她心头本就憋屈,被从旁训斥不由火上心头。

         管他呢!

         心念电转间,威压惊人的两记直拳已经到了。

         来不及多想,司非朝侧旁猛退,一个后旋踢穿过上臂蹬上对方胸口!

         这一腿实在漂亮,连田决都不由合掌吸了口气。

         但司非已经后悔使出了这招:对方是沉重的机器人,感觉不到痛意,这样的攻击根本没用!

         敌人反杀的种种可能瞬间涌上脑海,她竟然不知该如何挽回局势,似乎只能乖乖挨揍。

         司非重重踢上金属板,感觉脚底生疼,却没有如意料中一样,被后续的拳脚袭击。

         机器人竟然停住了动作。

         她心头一凛,飞快收腿退后,向严中校的方向看去。

         军官走势凌厉的眉毛一扬,笑起来时嘴依然有点歪,显得嘲弄且不怀好意:“时间到了,下次再躲躲闪闪,我不会让机器人停下。”

         司非没有二话:“是,长官!”

         两人的视线一触即离。

         “归队,”严星昌居然没有继续为难她,转而看着围观的其余众人哧地一笑,“你们在看什么?”

         诸人顿时噤若寒蝉,纷纷回到各自的练习中去。

         “刚才那下好厉害,看不出来啊,司非!你居然还有这招!”韩二心直口快,说着还怂恿田决发话,“老大,是不是?”

         田决翻了个白眼,默了片刻才坦诚道:“的确……挺不错的。”

         杨冕没说话,只向司非腼腆地笑,眼神一闪一闪的尽是崇拜。

         “话说回来,这么一来中校他好对我们小队手下留情点了吧?我们有两个王牌诶!”韩二乐观地嘟嘟囔囔。

         司非没有应答,默然垂下了双眸。

         刚才与对方短暂的对视中,她竟然从对方面上窥见了愤怒的情绪。

         严星昌不可能就此对她释怀,只可能更加苛刻。

         她的猜测很快得到了证实。之后几天的训练里,司非等五人频频被责难。连其他预备兵都觉出不对劲来,又是怜悯又是庆幸地看着他们因为莫名其妙的过失被罚跑。

         而几乎可以预见,他们的评分不会好到哪里去。

         “他……他妈的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跑完额外的五圈,田决喘着气爆了粗口。

         杨冕缩了缩脖子。

         一个多月的磨合之下,五人的关系原本已经有所弥合。如今在气头上,田决直接对杨冕失控怒吼:“还不是你的错!整天被他抓住把柄!没有用的娘娘腔就不要瞎搀和,早点滚回家过家家去,省得拖老子后腿!”

         杨冕梗着脖子咬牙,脸涨得血红,眼眶也渐渐红起来,却强力忍住泪水:“我已经很努力了!”

         “哎哎哎……”韩二努力想打圆场,看到两人的表情不由后退了一步。

         司非默了片刻,突然出声:“中校为难我们,并不一定是因为杨冕。”

         “哈?”田决不耐烦地发出一个单音节。

         “他看我不顺眼。”司非喝下一口水,抹了抹嘴角,视线落到手中水瓶中的液面上,随之定了定。

         杨冕愕然盯着司非,翕动嘴唇想要阻止她说下去。

         可司非已经先一步说出了口:“因为我是三等公民。”

         “哈--?!”

         韩二原本在喝水,一口呛住顿时咳嗽起来。即便是韩一也露出了惊异之色。

         田决盯着司非,缓缓重复道:“你是三等公民?”

         她点点头,干脆撩起颊侧的头发露出编号。这印迹如果不凑近很难发现,此前队中知道她身份的只有杨冕;而他不需要多说也自然守口如瓶。

         板寸头少年面色阴郁,向后退了一步,低声咒骂道:“怪不得和怪胎黏得那么紧!”

         杨冕气得全身发颤,为司非辩解道:“可是她和我们没什么不同,你也看到了她有多厉害!”

         “闭嘴!”田决出口才觉得不妥,回头往四处看了看,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道,“我生平最恨两种人,一是三等杂碎,二是不思进取、自甘堕落的一等!”

         说完他嚯地转身,径自扬长而去。

         韩二挠了挠头,半晌才为难地吞吞吐吐:“那个……因为一些原因,老大很讨厌三等公民,他说话一直这么没遮拦,你不要往心里去啊。”

         话虽这么说,他对司非的态度也比之前要疏远了许多。

         司非没太大反应,抬手将耳边的头发拨回去,平静地对杨冕道:“去食堂吧,再迟就没晚饭了。”

         晚上六时总会准时响起开饭的铃声。但这并不是一日的休止符。

         晚餐后有长官训话,紧随其后的是新一轮拉练和国情教育。

         这一晚夜跑时,小队中的气氛分外紧张。田决板着脸一言不发,司非脸色坦然毫无卑怯之态,韩二数次想活跃气氛,吐出的却只有制冷效果非凡的冷笑话,引来又一阵令人不安的沉默。

         之后一个半月的训练并没有使田决释怀。老大的臭脸连带着韩一韩二兄弟俩也开始与司非保持距离。杨冕对此愤愤不平,却无力改变他们的选择。

         司非对此并不在乎。甚至说她松了口气。

         与其被拆穿,还是她这样主动说破好些。为了不被其他队伍刁难,田决再不满也不会将这事脑出去。她损失的不过是“队友情谊”罢了。

         她要走的路本就是独路,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

         况且训练也随着时间推移加大了强度:

         早晨六点到晚上十点,每一个太阳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精密计算。

         训练项目如庞大机械内部相扣的齿轮,一格咬着一格,冷漠而忠实地将节律贯彻到底,驱动着不可见的生产流水线,将一整艘太空航母的预备兵塑成合格的帝*新兵。舷窗外就是浩瀚的宇宙,但预备兵的世界却比这艘船还要小。值得关心的只有下一个任务是否好好完成,真正有意义的只有系统跳出的新提示。

         至于那些不能适应的、无法跟上的人,都无声无息地从船上消失了;无人过问他们,正如没有人会去询问残次品的去向。

         每天躺进睡眠舱时,司非都累得一闭眼就可以睡着。但她总是硬撑着睁眼,强迫自己想些什么,哪怕是无关紧要的事也好--其他时候她根本无暇思考,因为思考在集训中无关紧要。

         心无旁骛、只遵从命令行动、无条件相信长官说的一切是那样简单,轻松到让她感到怀念。

         这种时候司非就会伸手摸向左耳后的编号印刻,比如现在。

         她的手指顺着脖子向下移动,碰到了金属链子。脖子上的那个坠子出于难以解释的原因,司非最终没有取下来。

         也许它和某个印记一样,都能提醒她,在成为预备兵前她还拥有别的经历,关乎三等公民、改造设施、采矿公司、刘主任、盖亚号、林博士和……苏夙夜的记忆。

         司非伸手去打开舱盖的遮光投影,却发现旁边的睡眠舱也依旧亮着。

         明天就是三个月期满的日子,司非却依旧不知道这位邻居的全名。司非的小队虽然气氛尴尬,多少还有杨冕与她作伴。双马尾少女却干脆连饭搭子都无,始终独来独往。

         某种意义上,他们是主动选择孤立的同伴。

         视野中的时钟接近十一点,启明系统提醒睡眠时间已经到,开始强制倒数。

         司非没有和往常一样立即将舱灯关闭。旁边的灯短暂地转淡,也很快再次亮起。

         整片寂静的黑暗中,相邻的这团光带来了某种诡异的慰藉。

         倒计时随即归零,灯光熄灭。

         司非闭上眼,再次睁开眼时系统女声在轻柔地呼唤:

         “司非预备兵,当前新任务1,请立即查看。”

         她不假思索地读取信息条,一行字跃入眼帘。

         --恭喜您与队友共5人完成第一阶段集训,任务分配如下:参与物资运输护航任务,飞船名称天陆号,原属帝国联合矿业3区第四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