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任务目标一个踉跄便往地上载,其余两人立即举枪往弹道方向射击。

         下一刻,三人正中发生了爆炸!

         淡黄的大气被冲击搅动,激得周遭的瓦砾乱飞,犹如平地上起了沙暴。

         众人很快明白过来,杨冕的子弹在射中目标前擦到了敌人身上的手|雷。高热之下爆炸物自动启动,直接将令两名敌人也漂亮地解决。

         “目标消灭,训练完成。”

         原本嘲笑杨冕的几个少年少女都有些悻悻,其中一个摸摸鼻子,嘀咕了句什么便回去训练了。

         杨冕半晌都没回过神来。他的手后知后觉地颤抖起来,试了好几次才将护目镜成功摘下。

         司非向他微微一笑:“恭喜。”

         “你是怎么……”杨冕话出口便有些哽咽,他觉得窘迫,便突兀地收声清清嗓子。

         “刚才用手|枪你瞄准得很好,但我觉得你不适合冲锋。”司非掂了掂自己手中的步|枪,“我记得你视力很好,又很细心,就想让你试试看。”

         杨冕白皙的面颊微微泛红,双眸熠熠生辉,罕见地干劲十足:“我再来一次!”

         司非点点头:“我也去训练。”

         戴上护目镜后,她就立即进入了状态。她知道自己在射击上天赋平平,只能依靠练习补足。

         这一次的布景是地下城的排水系统。模拟效果极为逼真,有一瞬间司非竟然分不清足下泛起涟漪的积水是真是假。

         滴答,滴答,她尽量和着水滴落下的节拍前行。

         排水阀门后毫无征兆地探出枪口。

         司非一猫腰,眼都不眨地扣动扳机。

         敌人发出惨叫倒下。

         中型激光步|枪火力和射程适中,是个不出挑但稳妥的选择。

         呼喊声立即引来了一阵脚步声。司非缩身在水泵后藏好,听回声计算着距离,而后突然抬枪射击。

         三人被立即击中,但一人在倒地前扔出了一个手榴弹。

         画面停顿,系统声提示训练结束:“阵亡,训练结束,是否重来?”

         “是。”

         在阴暗的场景中和叛军又厮杀了几个来回,司非停下喘了口气,感觉太阳穴都在突突跳。

         模拟战场中的敌人不是戴着护目镜就是面目模糊,但她总会将他们错看成熟悉的面孔:刘建格,还有天陆号上的采矿队员……

         司非确信自己和叛军不同,她的动机没有大义凛然的幌子,纯属个人恩怨,目标也只有两个人;她更不觉得这种从下而上的抗争有什么用,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就能建立不朽功业的旧世代。但为了达成目标,她要首先和这些人以命相搏,这还是让她感觉荒谬。

         “司非?”

         她摘下护目镜,发现杨冕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侧。

         “我的训练已经结束了,”杨冕无措地向脚面看去,“虽然有点晚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午饭?”

         司非没犹豫:“好,我也还没吃饭。”

         两人将模拟武器放回储物机器人体内,无言地往食堂的方向走。

         “我不是有意的,但刚刚我看了你训练……”杨冕腼腆地抿抿嘴唇,没说下去。

         司非看了他一眼:“很一般吧?”

         杨冕张了张口,结结巴巴地解释:“不,不是……”

         “我知道自己的水准,”司非不以为意地偏了偏头,“人不可能样样精通。”

         “也、也是……”杨冕讪笑着低头,又忍不住侧眸瞧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地低低说,“但我之前以为你肯定什么都会。”

         司非噗嗤一笑:“单论拳脚我比不上田决,射击你更厉害,我只能说是个半吊子。”

         “不不不!”杨冕语气激烈地反对,“你已经很厉害了,还是预备兵就立了一等功!”

         见司非面色一凝,他为自己失言懊恼,尴尬地弱声说:“而且……我觉得你之前和韩一说得很对。”

         司非从机器人手中取过餐盘,反应平平:“是吗?”

         杨冕端着午饭和司非在食堂靠舷窗的一角坐下来,喝了口水后轻声说:“我和田决他们几个之前都住在利亚卫星城,在同一所学校接受公民教育。就在两个街区外,有间芯片工厂接受了一批从3区改造设施出来的三等公民。”

         司非礼貌地停止进食,看着少年等待他说下去。

         杨冕小心地观察司非的神情,尽量客观地陈述道:“不知道是谁煽动的,一年半以前这些工人把工业废水的闸门和饮用水暗渠连上了。我们街区有好多人金属中毒,田决的爸爸也在其中……”

         原来田决对三等公民的厌恶由此而来。

         “但我还是觉得,不可能所有三等公民都是那样的……我知道的……”杨冕鼓起勇气看向司非,像是在期冀她的首肯,“唯一一次有人肯为我出头,那个人是工厂里的三等公民,也没有因为我很奇怪而嫌弃我……”

         司非和他对视片刻,从少年的目光中捕捉到了脆弱的暗涌。杨冕没说下去,她没有问那个人之后怎么样了,她也猜得到。

         即便没有参与,那间工厂中的所有三等公民很可能都已经被处理了。

         食堂进餐的人稀少,百无聊赖的清洁机器人来回晃悠,发出轻轻的滴滴声。

         “谢谢。”司非将餐具搁回餐盘,突然道谢。

         她一直很有礼貌,但这次的语句却比往常要诚恳、有分量。

         杨冕攥紧台面边沿,半晌才牵起唇角,秀气的眼尾也勾出一个笑弧:“我也要谢谢你。”

         两人各自开动,开始认真吃饭。

         “进入常规军后你有什么打算?”

         杨冕似乎没怎么想过未来,挠挠后脑勺:“我……不知道。我肯定进不了机甲编队,就看分配吧。”

         司非还没答话,注意力却突然被舷窗外吸引。

         一艘轻型的银色飞船悄无声息地驶离了摇光号。

         杨冕也凑到窗前,眯眼打量了片刻疑惑道:“船身上没有编号?”

         司非唇角不由勾了勾。

         笑弧映在舷窗上,与远星的光辉重叠,意味深长。

         苏夙夜从窗玻璃上收回视线,回头撩了一眼面色不善的年轻军官,笑眯眯地说:“您那么专注地盯着我,搞得我心里发毛。”

         对方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舱室门,沉声道:“请您好歹摆正姿态。”

         “邵上尉……哦,不对,现在是少校了,”苏夙夜依旧噙着游刃有余的笑容,目光在对方簇新的肩章上溜了一圈,“您看,跟我一起执行任务还是有很有好处的。”

         邵威恼怒地盯了他一眼:“我原本的任务早已结束,如果不是苏将军那里的请求,我根本不会陪您到天陆号上去。”

         “我知道,我知道,”苏夙夜散散漫漫地往窗上一靠,“别担心,从巡航舰上逃跑的事算不到您头上。”

         青年吊儿郎当的模样让邵威一看就来气,他冷然盯了苏夙夜片刻,抬手接受了一条终端新讯息,突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航线确定了,停靠太一号指挥舰。”

         苏夙夜闻言眼皮都不抬,自顾自晃荡着糖盒子寻找喜欢的口味。

         但邵威的下一句便让他停住动作:

         “苏将军就在太一号上,他要亲自见你。”

         苏夙夜抬头时又是一脸似笑非笑的欠揍神情,他轻挑地拉长了声调:“哦?我好期待哦……”

         啪地一声用指甲盖顶上糖盒盖子,西装青年再次面向窗外,声音轻飘飘的:“毕竟我和父亲也有大半年没见了。”

         即便这对父子关系之恶劣,帝国圈子里几乎无人不晓,苏夙夜的反应还是让邵威皱起了眉。

         “怎么?听说父亲大人召见,我没吓得坐倒在地,让您失望了?”苏夙夜尖刻地嘲弄一句,抄着手往外晃悠,“我去做一会儿心理建设,您自便。”

         邵威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您需要的东西这间舱室都有。”

         苏夙夜回头盯了他片刻,慢吞吞“哦?”了一声,歉然地点点头:“原来如此。我比较笨,刚才没察觉自己被软禁了,也没囚犯的自觉,请您见谅。”

         邵威没作答,沉默地站到了门边。

         西装青年自顾自在一把扶手椅上坐下,将头向后一仰,闭上眼便再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