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苏夙夜抬手,停顿片刻后叩了三下门。

         “请进。”

         老式木门后是一间同样古典的书房。转过古董屏风,苏夙夜不觉驻足,视线也低垂,仿佛不知该如何面对长书桌后的人。

         对方同样保持沉默。

         最后还是苏夙夜先抬头,试探似地称呼对方:“苏将军……”

         苏宗正不自觉要去揉眉心,却硬生生忍住。

         与上次相见时相比,他的头发变得更白了。苏夙夜的心头微微一动,半晌才轻轻解释:“我与您的关系……手续上已经解除了。”

         苏宗正向后一靠,口气波澜不惊:“我并没有认可这件事。”

         苏夙夜眉心额角一跳,却没和往常一样抬杠,侧眸盯了片刻墙上的装饰画,生涩地缓声说:“我看了陈冬荣的笔录和离岸公司的详细账目……黑旗也是他资金的受益者。”

         他将目光挪向父亲,苏将军毫不意外,只淡淡道:“我知道。”

         “您……”苏夙夜微微勾唇,十分笑弧里有九分苦,“很早就知道了?”

         苏宗正将桌上的投影仪打开,又突兀地关闭,没有回应小儿子的视线。

         这算是默认了。

         苏夙夜的神情不由愈加复杂起来。半晌,他问出一句自知愚蠢的废话:“您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

         “还不到时机,如果告诉你,你肯定会和陈冬荣拼个玉石俱焚。”苏宗正口气笃定,对儿子的性格了如指掌,他的神情渐趋柔和,却也有些惘然,“但这次……我事前没想到。”

         没想到格瑟会突然死亡,没想到陈冬荣居然会骤然生势又迅速垮台……他显然有自己的安排,最终却根本没用武之地。

         苏将军掸了掸肩章,摇摇头,平静地感叹:“老了。”

         苏夙夜别过头去,涩涩地开解气氛:“您别那么说,之后民选,能服众的……也只有您。”

         “能做什么和想做什么可不一样。”苏宗正的坦诚让苏夙夜为之一怔,“你母亲走后……我对这些事就没那么热衷了,但一停下来就会全盘皆输,我只能继续。”

         上一次父子间以这样的态度对谈是什么时候?他全无印象。

         “我加入进步党,是真的相信那能够改变时局。”苏将军单手撑了撑桌面才站起来,背过身面向窗外,蓝星的午后阳光和煦,为他的背影镀上一层淡淡的柔光,“这点是否做到了还不好说,但……”

         他没说下去。

         长年累月的习惯积累,要骤然在子息面前示弱还是太困难了。

         苏夙夜却已经领会了父亲的意思。

         但也失去了很多。

         怅然,酸楚,微微的懊悔,苏夙夜竟然罕见地不知所措,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语句。千头万绪,最后化作讷讷二字:“父亲……”

         苏宗正回头,看着他笑了笑:“这一次,你做得很好。”

         苏夙夜因为这一句话仿佛回到八|九岁的年纪,会因为父亲的一句褒扬而欢欣鼓舞。本能地觉得尴尬丢人,他掩了掩唇,别过脸去。

         “虽然还不到时候,但总有一天……”苏宗正绕过书桌走到儿子面前,第一次发现苏夙夜已经长得比他高挑般抬了抬下巴,转而按住对方的肩膀。

         与父亲对视须臾,苏夙夜终于粲然一笑:“请放心交给我吧。”

         苏宗正弯弯眼角,转身踱回书桌。

         “您……不去看看母亲?”苏夙夜轻轻提议。

         苏宗正抬眸看他一眼,温和地应:“之后我会去的。”停顿片刻,他揶揄似地来了一句,“这一次就不打扰你了。”

         被这么一调侃,苏夙夜竟然有些面热。

         “话说回来,你不准备让我见见叶小姐?”

         苏夙夜张了张口,没来得及应答,对方就径自道:

         “也下次吧。”

         “不,非非在外面等我,如果您愿意……”苏夙夜适时打住。

         苏宗正哑然一笑:“也好。”

         苏夙夜很快去而复归,虽然难得显得拘谨,却还是牢牢牵着身边人的手没松。

         “介绍就免了,”苏宗正意态轻松,向司非一颔首,“叶小姐。”

         司非微微欠身:“苏将军好。”

         他打量了她片刻,淡淡道:“夙夜他不成器,日后要麻烦你多担待了。”

         “您过谦了,”司非飞快地瞥了苏夙夜一眼,“遇见他是我一生至幸。”

         与她相扣的五指颤了颤,随即收得更紧。

         她稍垂了视线,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苏宗正没说话,只是又一笑,这一次唇边的弧度就要比刚才深一些。

         苏夙夜轻咳一声:“那么……今天我们先告辞了。请您务必保重身体。”

         摆摆手,苏将军再次打开投影,专注于公文。

         并肩离开书房,苏夙夜拉着司非走了几步,突然在走廊转角回身抱住她。

         “谢谢。”他的下巴抵着她的发顶,声音有些沙哑。

         司非抬头睨他,转而微微垂了眼睫,低声说:“我也很高兴。”

         苏夙夜定定凝视她,瞧到她不得不回望过来时,稍偏转脸便要亲下来。

         “哎,还有人呢。”她伸手封住对方下探的动作,似嗔非嗔地白他一眼,“又得寸进尺。”

         没能趁意便耿耿于怀,直到坐进前往别栋的车里,苏夙夜都眼巴巴地盯着司非。司非被弄得无可奈何,瞥了一眼驾驶座方向,发现车前后以玻璃屏障隔断,便单手捧住对方的脸,凑上去亲了亲他,没好气地问:“这下好了吧--唔?!”

         在这之前两人已经好几日没见面,苏夙夜单方面的索求很快成了难舍难分的纠缠。气息交织,体温侵染,唇舌厮磨着,一齐向意识更深处坠落。

         司非半歪在后座上,将苏夙夜向上推了推,却又实在有些舍不得真的把他推离,便咬了咬嘴唇:“这里……”

         苏夙夜眼风往旁飘了飘,笑得隐秘:“不闹得太响,前面听不见的。”

         就这么屈服好像有些难堪,司非一把捉住对方的手:“难得穿了身新衣服,弄皱了……”

         “之后我赔你,怎么赔都好,”苏夙夜笑着咬她耳垂,“而且衣服皱了,非非一样很好看……”

         司非要啐他,一张口便紧紧抿上了。

         两人良久无言。

         再开口时苏夙夜的吐字微微顿促,却依然噙着笑:“非非,你好像忍得很辛苦。”

         “你……”司非抱怨的语句又险些半途收声,“你慢点,我……”之后的话实在难堪,她贴着他耳廓低喃,只有彼此听得清楚。

         待司非再次正正经经地坐直了,她一捋裙摆,用眼神剐对方:“裙子也脏了。”

         苏夙夜举起双手:“是是是,是我不对。”话虽这么说,笑得却肆无忌惮。。

         她干脆别过头不理他,过了没多久又忍不住余光一瞟。

         对方大大方方地看着她,与她视线相交不躲不闪。

         车中光线蓦地一暗,两旁枝叶茂茂,林中小路直通目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