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节 隐藏人物
        如肥猫所说的,第二天下午,张鹏就被叫到了院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

         “张鹏同学,我查过记录了,前不久你才和同学打架,并把对方打进了医院,昨天晚自习的时候,你又主动挑起是非,和欧楚宏同学打架,你是不是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一进门,欧主任就咄咄逼人地说道。

         张鹏没回答,一眯眼,发动了金丸开路。

         [嘟嘟……对目标欧主任使用金丸……嘟嘟……事态超出普通事件范畴……嘟嘟……需要支付五万金丸,是否支付?]

         “否。”张鹏暗念道,旋即进入了杂货小屋,得到的解释是:欧主任社会地位较高,再加上和欧楚宏之间的亲戚关系,需要大量神力进行干涉,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花费五万金丸解决这件事情,是万万不能的,还得留来提升自己才行。

         “是欧楚宏先动手的。”离开杂货小屋后,张鹏平静地解释道。

         “他撒谎,明明是他先动手的。”头上绑着绷带的欧楚宏从欧主任身后窜出来,指着张鹏说道。

         “张鹏,无论你怎么解释,伤者的始终都是欧楚宏同学,按照学校的有关规定,你先写三万字的书面检讨送上来,说明事情的经过,学校会视实际情况处理你的问题。”欧主任不由分说地下了结论。

         “我也受伤了,他昨晚搬桌子砸到了我的脑袋,我现在还头疼,我要去医院检查CT。”张鹏争辩道。

         “在场有同学看到吗?”欧主任问道。

         “全教室的同学都看进了。”张鹏说道。

         “那你让他们来证明。”欧主任皱了皱眉头,说道。

         “为什么他不需要找同学来证明?”张鹏指着欧楚宏问道,他早就料到欧主任会这么说,既然对方要求同学来作证,他就反将一军,让对方也找同学来作证。虽然同学们不愿惹事,不会来替张鹏作证,但他们也不会助纣为虐,帮欧楚宏作证。

         然而,张鹏是小瞧了教导主任的无耻。

         “欧楚宏同学满身都是伤,还需要证明吗?不是你打的,难道是他自己撞墙撞的?”欧主任抬了抬眼镜,板着脸,严厉地说道,“张鹏同学,你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狡辩,不认真检讨错误,妄想蒙混过关,你这样做,性质极其恶劣,我要通报校长,并请你家长到学校配合工作,如果你不好好承认错误,我们就要对你进行开除学籍,留校观察的处理。”

         对于欧主任的信口雌黄,利用职权强扣帽子、弯曲事实,张鹏怒不可恕,几乎要当场暴起,扇对方两个耳光。可是想起父母起早贪黑地工作,供自己上大学,却还要这种事情从千里之外到学校来,他就感到浑身无力。

         “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欺人太甚。”张鹏目露凶光,威胁道。

         似乎被张鹏的气势吓到,姑侄两人都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步。

         “你……你想干什么……这里……这里可是学校办公室,我喊一声,保安就会冲上来。”欧主任脸色泛白,声音颤抖地说道。想起侄子对张鹏的描述,她就有些胆怯。像她这种小人,平日里就喜欢欺善怕恶,遇到领导点头哈腰,活像条狗,遇到学生和老师则把头抬上了天,活像只骄傲的公鸡。

         “欧主任,俗话说莫欺老实人,兔子逼急了还咬人,为这件小事让我父母不远千里到学校来,你是不是太过火了。”张鹏眯着眼睛说道。

         见张鹏投鼠忌器,欧主任当即恢复了气势,声音温和地说道,“张鹏同学,我们会公证处理这件事情,你要相信学校……”接着,她摆了摆手,又说道,“好了,你回去写三万字的检讨过来,到时候院里将开会研究,怎么处理你的问题。”

         “咚咚咚……”张鹏刚想表示抗议,身后却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欧主任仰起头,大声说道。

         “欧主任,你好,我们来反应一些情况。”一个清脆的嗓音自身后响起,张鹏顿时一惊,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去,只见王筱雨和张洁并排走了进来,然后俏生生地站在他身后。

         “两位同学,怎么了?”欧主任露出一副和蔼的样子,问道。

         “我们是来为昨晚自习课上的事情作证的。”王筱雨说道。

         “这样啊,你们是不是看见张鹏打欧楚宏了?”欧主任提示道。

         “不是的,是欧楚宏同学先动手的,有很多同学都看见了。”王筱雨认真地说道,身边的张洁也跟着点头附和。

         欧楚宏顿时张大了嘴巴,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怎么也没想到,平时低调害羞,像只乖乖兔的王筱雨,竟然为了个陌生的男同学来告自己的状。霎时间,妒忌、愤恨、失落等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几乎让他当场发狂,若不是张鹏站在这里,说不定他已经情绪失控了。

         “两位同学,你们确定自己没看错吗?做假证可是会受到学校处罚的。”欧主任抬了抬眼镜,威胁道。

         “我们没有看错,是欧楚宏同学先动手的。”王筱雨面不改色地说道。

         “王筱雨,大家同学一场,你这是什么意思!”欧楚宏终于忍受不住,大声咆哮道。

         “欧楚宏同学,你四处散播谣言,说我是你女朋友,这件事情让我十分困扰,目前我已经报了警,警方很快就会介入调查,只要证据充足,我就会起诉你侵犯了我的名誉权。”王筱雨注视着欧楚宏,目光冰冷地说道。

         “什么!”欧楚宏禁不住露出了一丝惊恐。

         “王筱雨同学……”“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欧主任刚开口,就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

         她立即拿起话筒,接听了电话。

         “喂……”“我是。”“啊!李校长,你好你好,怎么……”“哦哦……”“是是是,我一定处理好。”“保证妥善处理。”

         挂上电话后,欧主任深深地吸了口气,望向王筱雨的目光,竟然多了几分敬畏。

         “张鹏同学,王筱雨同学,你们的意见我会听取的,先请回吧。”欧主任语气平和地说道。

         “姑姑……”“闭嘴!”欧楚宏刚出声,就被欧主任厉声喝止了。

         等张鹏和王筱雨、张洁离开办公室后,欧主任脸色一白,骂道:“你这乱惹事的东西,你知道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吗?”

         “怎么……”欧楚宏一脸茫然。

         “看来这次,你是要受点委屈了,如果罪名成立,至少要拘留三个月,出来以后,别再招惹那个女生了,她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人。”欧主任叹息道。

         “她……她家里是什么人?”欧楚宏惊恐地问道。

         欧主任摇了摇头,说道:“校长都出面了,而且还显得很紧张……”

         就在姑侄俩心惊胆寒的时候,张鹏跟在两女的屁股后面,下了学院的办公大楼。

         “感谢两位女侠救命之恩,张鹏没齿难忘。”走在路上,张鹏双手抱拳,向两女行起了古礼。

         “要不要以身相许?”张洁侧过脸,打趣道。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张鹏拉长声音说道。

         “停!”王筱雨小脸一板,制止了这个话题。

         听到王筱雨的声音,张鹏立即停下了脚步。两女走出了好一段,逐渐发现张鹏没跟上来,就回头望去,却张鹏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于是,好奇地走了回去,问他这么回事。

         “女侠让我停,我莫敢不从啊。”张鹏认真地说道。

         两女顿时“噗嗤”的一声,忍俊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

         笑了好一会,王筱雨才回过气来,然后板起俏脸,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他说道:“本女侠让你走。”

         “诶。”张鹏双手自然垂放,点头应道,十足一个古代店小二模样。

         “女侠,让他倒着走怎么样?”张洁建议道。

         “好啊~”王筱雨天真地应道。

         张鹏见状,先翻了下白眼,然后将衣服扎进裤带,向前一番,真的倒立了起来,用双手行走。

         “哇~真厉害~”张洁惊叹道。

         “看他能走多远。”王筱雨一脸恶趣味地说道。

         “诶诶……慢点啊,跟不上了。”刚开始的时候,张鹏还能跟上她们速度,可走没多久,两女就故意加快了脚步。

         “看你还嚣张不~”王筱雨得意地说道。

         “你们走太快了,我看不清。”张鹏笑嘻嘻地说道。

         “什么看不清……”张洁傻傻地问道。

         “没什么。”张鹏收起笑容,认真地说道。

         “啊!”“啊!”

         几秒钟后,两女终于意识到裙下走光了,顿时惊叫起来。

         “臭流氓!”“色狼!”“真不要脸!”“揍他!”

         眼看两条白腿踢过来,张鹏眼明手快地向后一倒,打了个了滚,退到了几米外。

         站定身体后,他就咧嘴一笑,满脸的嘲弄。

         “打死他!”“打打打!”两女追上去,对着张鹏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别……别过来……救命啊……别过来啊……别打脸……别打……”

         张鹏动作灵敏,轻松地避开了所有的拍打,可叫声却凄惨无比,让两女恨得牙齿发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