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节 恶毒玩笑
        巨大的恐慌笼罩在心头,他立即心念一转,四周的景物随之旋转起来。几秒钟后,他进入了杂物小屋。看着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老人,他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些都在,就意味着一切都不是梦。接着,他又想起了魔铃,即刻箭步上前,一把打开了通道的门,然后冲到101房前,拧开门把,迅速走了进去。看到熟睡中的魔铃没有变成充气娃娃,他这才放下心来。

         退出房间,迪克老人见他一脸风风火火的样子,就问他怎么了。他随即就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老者听后,就笑了笑,向他解释道。由于这里是低级位面,空间的能量密度很低,神力的影响也有限。因此,在这里所有的属性都会呈现一定规律的下降,而其中一部分技能,也会变成另外一种形式。

         从多元宇宙自然法则的角度来说,这里处于边缘地带,最初混沌的能量辐射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变得很微弱了。除非这里完全开发,人们普遍都信仰真神,就能通过神祗和最初混沌建立直线连接,从而获取更多的能量,逐渐升级为中级,甚至高级位面。至于最高级的核心位面,则必须位于最初混沌的附近。

         最初混沌中的能量,不同于热能、电能等,是一种特殊的能量,一般统称为“灵能”。在不同的位面里,人们对灵能有不同的称呼,类似于魔力、灵气、小宇宙、查克拉等等。而位面的等级,正是由空气中的灵能密度来决定的。

         越低级的位面,灵能越稀薄,越高级的位面,灵能就越充裕。同时,越低级的位面,其稳定性也越低。

         简单来说,身为B+级生物的魔铃,之所以不能进入低级位面,就是因为她体内蕴含的灵能密度过高。一旦她进入这个世界,所到之处的空间就会被高密度的灵能撕裂,以此让多余的灵能外溢出去。可是,当空间裂缝过多的时候,这个位面就会破碎,从而走向毁灭。假设真神强行进入这个位面,就会立即将这个位面撕成碎片。

         而张鹏之所以能停留在这个位面,是因为他属于D级生物,适应性极强,在进入低级位面时,会根据周围的环境进行自我调节,降低体内的灵能密度。其后,他在老者的建议下,检查了自己的属性和技能。

         [名字:张鹏,年龄:二十一]

         [增益状态:无]

         [力:1点4(5)]

         [敏:1点4(5)]

         [神:1点8(9)]

         [灵:1点8(9)]

         [装备:蜥蜴座圣衣,全属性+8(空气中灵能密度不够,不可用);斯巴达勇士盾(不可用);雷光拳套(威力下降);消耗品:战神药剂(威力下降)]

         [主动技能:砖板暴击1级(威力下降),强力上勾拳10级(升龙拳10级),快速拳击6级(天马流星拳6级),血鸦召唤术7级]

         [被动技能:砖板专精(威力下降),女神一血,魔铃一血]

         [待分配exp:59(在第三方的配合下,击晕比自身强大数十倍的黄金圣斗士一名+50exp)]

         exp历史记录:砖板暴击邪武+20exp,征服女神+300exp,擂台上击败邪武+1exp,击败黑暗圣斗士两名+2exp,征服魔铃+50exp,协助击杀白银圣斗士四名+40exp,击晕比自身强大数十倍的黄金圣斗士一名+50exp

         [女神一血]你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全属性永久+5。

         [魔铃一血]你沉溺于御姐的柔情中,力量、敏捷永久-1,神识、灵力永久+3。

         经过一番浏览,张鹏吃惊地发现,血鸦召唤术没有被弱化,只是现在灵能不够,无法召唤出来。于是,他就向老者请教了这个疑惑。

         “其一、召唤术的运用无关于位面的灵能密度,其二,来自于冥界的血鸦,其自身的灵能密度在这个位面的可承受范围内。”老者解释道。接着,他又补充道,“你别看你的力量只比普通人多了零点四,这就意味着你的力量是普通人的一点四倍,一般来说,普通的特种兵也就是这素质。”

         大概了解情况后,张鹏就退出了杂物小屋。

         休息了一会,时至下午两点半,上课铃响了起来,肥猫就拿上课本,招呼张鹏去上课。

         “上课?”张鹏有点转不过弯来,毕竟他过了几个月的圣斗士生活,根本和上学没什么交集。

         “快期末考试了,你还不赶紧补课,不然今年就要挂科了。”肥猫说道。

         “这……”张鹏抓了抓头发,凭借记忆找到课本,和肥猫下了楼,直奔教室。

         “哎呀呀,这不是张鹏嘛?你还记得来上课啊?”刚进教室,就有一名高瘦的男同学迎了上来,皮笑肉不笑地讥讽道,引来四周几名同学的哄笑。这人叫江浩,外号江少,是这里的本地人。大坏处没有,就是嘴巴臭,喜欢说些难听的话,哗然取宠,有时候很让人不爽。

         “嘭!”张鹏当即一掌拍了过去,江浩闪避不及,当胸就被拍了一下。张鹏这一掌,看似随意,就像在开玩笑,但实际上用足了阴力,加上他的力量比常人大了不少。一拍之下,江浩闷哼一声,整张脸都惨白了。

         “你跟我开玩笑,我就不能跟你开玩笑了?”张鹏心中暗念道,脸上却带着微笑,说道,“江少,难得你还记得我啊。”

         江浩阴狠地看了张鹏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几个月不见,嚣张了不少了。”

         “那是当然!”张鹏眼睛一眯,面露凶光的同时,又是一掌拍了过去,看上去仍然像是是开玩笑。

         江浩早有准备,侧过身体,同时将笔尖对准胸口。张鹏若是拍实了,手掌恐怕也得扎穿个洞。

         然而,张鹏的反应却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料。那手掌突然一变,从侧面拍了过去,“噗!”的一声闷响。这一下,直拍得江浩摔倒在地上。

         “你玩野啊!”江浩被拍得血气翻涌,胸口沉闷不已,又摔倒在地,当即变了脸色,窜起来要和张鹏打架。周围的同学立即意识到冲突的升级,纷纷拉住了江浩。

         “你再****,我就打残你。”张鹏绷着脸,毫不客气地说道。

         “大家是同学,没必要啦。”“算了算了,都是同学,又不是仇人。”“只是开玩笑而已,别认真啦。”一堆老好人上前劝道。

         “张鹏你几个月没回来,一回来就和同学起冲突,何必呢?”一个戴眼镜的高瘦同学说道。他这句话看似客气,但其实毒得不得了,整句话的意思就是:“大伙平时都相安无事,你张鹏一回来就惹事。”这个人叫苏管,平时和江浩走得比较近,也是本地人。

         看着苏管一副假公道、真小人的样子,张鹏就想一巴掌扇过去。或许是这些天当惯了圣斗士,什么事情都想用暴力解决。不过,他很快就压住这个冲动,打江浩,是对方主动上来挑衅,并且都是开玩笑,但是打苏管,可就落了口实了。更何况苏管这句话,虽然暗藏刀子,但要真摆上台面说事,张鹏只会落得个心胸狭窄的评风。

         “好了好了,都散了,老师马上来了。”班长张大全说道。

         于是,众人各自散开,自己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不一会,一名五十多岁的男老师走进教室,照例的起立后,自顾自地讲起了课。大学就是这样,老师很少跟学生互动,讲完就下课,学到多少东西,全靠自己。

         “张鹏,你今天是吃了火药啊?”肥猫笑着说道,平日里,张鹏就算有冲突,也是能忍则忍,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动手。因此,江浩才会柿子找软的捏,偶尔嘲讽他几句。但江浩这个人也不是针对谁,谁有什么可以指摘的地方,他就喜欢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讥讽几句。

         江浩这种就是真小人,喜欢从别人的难堪中找到优越感。可是,就算不理会他,也不会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只是当场有些难受而已。当然,一些脾气暴躁的,自然不会忍,但江浩很会看人,不好惹的他通常不会去惹。

         张鹏这一下,就是要警告对方,从今往后,惹他就要付出代价。可惜刚才没打起来,江浩没有得到真正的教训。下课后,必须找个机会打起来,最好苏管来帮忙的时候,也趁机抽他几巴掌,好让他们以后别来惹自己。

         “我等下还要找机会打他。”张鹏面无表情地说道。正好,他也想试试强力上勾拳的威力。不过,还是先试试快速拳击的算了,不然攻击太重,打出人命就不好了。

         “至于吗?”肥猫不禁皱了皱眉头,问道。在他的潜意识里,能不惹事就尽量别惹事,对谁都没好处。

         “这种人,要不就别招惹他,忍气吞声,要不就一次性打得他这辈子都不敢再来惹你。”张鹏龇着牙说道。

         “几个月不见,怎么变了个人似的,看来,有女人和没女人,还是不一样啊。”肥猫感叹道。

         “啊?有啥不同?”张鹏问道。

         “有女人了,就好面子了呗,争勇斗狠,不肯轻易让步了。”肥猫说道。

         “是吗?”张鹏笑了笑,接着又挑了挑眉毛,神秘兮兮地问道,“我说我上过女神,你信不信?”

         【章节结算,金丸189,880,人气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