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节 银座之旅
        一觉醒来,张鹏带魔铃来到东京的银座游玩。

         以前他就一直想去看看,见识见识东京最繁华、格调高雅的新潮商业中心。银座象征着日本自然、历史、现代的三大景点(富士山、京都、银座)之一,与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纽约的第五大街齐名,是世界三大繁华中心之一,有着“东京的心脏”之称。只是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一直在忙着泡女神、网络直播、赚钱、提升实力,没有这个闲情雅致。

         现在白银圣衣到手了,又有空闲时间,自然要好好放松一番。

         相传,银座这一带从前是海,后来德川家康填海造地,将这里发展成铸造银币的“银座役所”,明治三年(公元1870年)更名为“银座”。走在银座大道上,左右是大量的饭店、小吃店、咖啡店、夜总会、酒吧,二层以上是专门销售高级商品百货公司。整条大街人来人往,热闹不凡。

         张鹏金丸在手,银座的高档消费对他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要知道,金丸在这里,可就是货真价实的一百克999纯金。

         吃完晚餐后,张鹏就带着魔铃在银座街头闲逛。由于魔铃的身材极为火爆,又穿着紧身衣,即便她戴着面具,路人看不见她的相貌,回头率也是高得不得了。而面对来来往往的陌生人,魔铃似乎显得有些拘束,动作也有些不自在。身为女性圣斗士,她不习惯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更不习惯成为人们的焦点,她习惯于简单而宁静、低调而平淡的生活。不修炼的时候,她总喜欢独自坐在小屋里,看着窗外从日出到日落,一坐就是一整天。

         然而,她不幸遇到了个装逼犯,张鹏就是个“有漂亮女朋友不带出来逛街,简直就是如鲠在喉,浑身都不舒坦”的伪宅、人间大diao丝。

         享受着旁人羡慕不已的目光,张鹏静静地拉起了魔铃的手。一切的装逼,尽在不言中……

         压了一会大马路,收获了足够的羡慕嫉妒恨后,张鹏带着魔铃来到银座最大的电玩中心。不过这个年代的游戏不多,现在是1986年夏天,任天堂的第一代红白机发售的第三年。电玩中心里的游戏也就是小蜜蜂、兽王记、联合大作战、越狱、赤色要塞、大旋风、魂斗罗、绿色兵团、街霸一代之类的。

         作为骨灰级的玩家,张鹏玩越狱、赤色要塞、大旋风这三款游戏很拿手。买完游戏币后,张鹏就愉快地玩了起来。而魔铃连看都看不懂,只是静静地站在他身边,目光柔和地注视着他。

         兴奋地玩了好一会,张鹏才发现魔铃一动不动地站在身边。霎时间,幸福的感觉涌进了心间。想当年,他也羡慕别人在那玩游戏,女朋友拿着游戏币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想到这里,张鹏没了玩游戏的心思,拉着魔铃去玩娃娃机了。

         “这个喜欢吗?”张鹏指着娃娃机内的哆啦A梦问道。

         “看起来怪怪的。”魔铃评价道。

         “这个呢?”张鹏指着下一台里面的樱桃小丸子,问道。

         “哪有这么大脑袋的人啊。”魔铃说道。

         “这……这是卡通……那……这个呢?”张鹏一边解释着,一边指向另一台娃娃机里的米老鼠。

         “我还是要这个吧。”魔铃指着樱桃小丸子布偶说道。

         于是,张鹏投了个币……

         “啪!”看着机械爪到位,张鹏拍下了按钮。

         “嘀嘟……嘀嘟……嘀嘟……咔咔……啾啾啾……咔咔……嘟噜噜……”

         机械爪抓住小丸子,上升到一半有掉了下来。

         “写特!再来!”“咔咔……嘟噜噜……”“法克!再来!”“咔咔……嘟噜噜……”“尼玛!再来!”“咔咔……嘟噜噜……”“畜生啊!”“嘟噜噜……”“牲口啊!”“嘟噜噜……”“你大爷的!”“嘟噜噜……”

         这声“嘟噜噜……”,就像在嘲讽张鹏一样,实在令他抓狂不已。

         “小姐,你的男朋友看起来不行啊。”

         身侧传来一个轻佻的声音,张鹏抬起头,左右看去。不知什么时候,身边多了七、八名衣着流里流气、身上画着纹身的年轻男子。

         “小姐,要不要跟我们去玩玩啊。”“你看你这小男朋友多没用啊,连个娃娃都抓不到。”说着,一名年轻男子上前一脚踹在娃娃机上,“哐当”的一声巨响,一个小丸子布偶就掉了出来。

         “你看我多厉害……”年轻男子拿起布偶,在魔铃面前摇晃着。

         魔铃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上前,一拳轰在了娃娃机上。

         “嘭!”的一声巨响,整台娃娃机就像纸糊的的一般,被她一拳轰飞了十几米。

         这群流氓顿时傻了眼,静谧无声中,面面相窥了一会,最后哇哇大叫着跑了。

         “女魔王!”“女奥特曼!”“女怪物啊!”“女哥斯拉……”

         “快走。”眼看魔铃破坏东西,张鹏正想拉着她离开现场。可她却纹丝不动,只是朝着娃娃机的方向挑了挑下巴。

         转头看去,那台樱桃小丸子娃娃机竟然完好无损地出现在原地,分毫不差。张鹏很快就明白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这正是魔铃的秘技“空拳”。

         所谓空拳,就是虚晃的一拳,让对手以为自己中招了,但实际上是瞬间的幻觉。不少圣斗士精通制造幻象,比如说一辉的“凤凰魔幻拳”,双子座的“幻胧魔皇拳”,都能让对手产生幻觉。不过,一辉和双子座的幻象都有可能致死,而魔铃的空拳不行。

         过了这个小插曲,张鹏又继续为魔铃抓娃娃。经过数小时后的大战,张鹏终于如愿以偿地为自己的女人夹到了一个樱桃小丸子布偶。魔铃高兴地抱了张鹏一下,这已经是她所能表现出的,最亲热的行为了。

         接下来,张鹏又跟魔铃在银座玩了两天,直到新的圣斗士到来……

         第三天,猎犬座的亚狄里安和白鲸座的摩撒来到日本东京。亚狄里安拥有猎犬般的本领,循着气味,很快就找到了在海边等候他们多时的张鹏和魔铃。

         看到张鹏穿着密斯狄的蜥蜴座圣衣,亚狄里安顿时大吃一惊,失声叫道:“密斯狄的圣衣怎么会在你身上!”

         “密斯狄被……被敌人杀害了!”张鹏当即声泪俱下地说道。

         这时,亚狄里安不动声色地发动了读心术,却发现张鹏说的是真话。没错,张鹏和魔铃就是密斯狄的敌人,“密斯狄被敌人杀害了”,自然是真话。

         “他让我……让我继承……继承他的……遗志……要我……消灭……”张鹏一边流着鳄鱼泪,一边走向亚狄里安。

         后者还在震惊之中,刚回过神来,张鹏就已经走到了他身边。他不禁皱了皱眉头,再次发动了读心术,却吃惊地发现,张鹏此刻说的话,竟然都是假的!

         可这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张鹏早就料到他会用读心术,就是趁着他分神的空隙,欺身而至,凝神蓄力,一记升龙拳勾了过来。

         “哦油根!”

         咆哮声响起的同时,一道信息飞速闪过。

         [升龙拳,完全命中,偷袭总加成125%,伤害70点9!]

         淬不及防的亚狄里安当场就被轰飞到天上去,而早有准备魔铃在半秒钟前就已经跃空而起,等亚狄里安飞到最高处后,就一招“鹰爪闪光!”将其踹落地面。

         两招绝技全中,亚狄里安顿时全身圣衣粉碎,摔在地上鲜血四溅,抽搐了两下,就没再动了。

         “你们两个叛徒!”白鲸座的摩撒一声大吼,伸长双手朝张鹏抓了过来。

         此刻的张鹏,力量和速度已经不能同日而语。只见他轻轻一蹬腿,就连续后移了好几步,轻松避开了摩撒的抓缚。在原著中,摩撒的实力比亚狄里安还不如,是个傻大个,防御和力量还行,但是动作不灵活。若不是亚狄里安在旁边用读心术指点,摩撒根本打不赢魔铃。

         拉开一段距离后,张鹏凝神聚气,抡起拳头,猛轰了过去。

         “天马!流星拳!”

         就在张鹏出拳的同时,落在摩撒身后的魔铃也动手了。

         “天鹰!流星拳!”

         刹那间,无数流星擦破了空气,撞向了摩撒,而摩撒被前后夹击,根本躲无可躲、避无可避,直挺挺地承受着来自双方的轰击。

         “嘭!”“嘭!”“嘭!”“嘭!”“嘭!”“嘭!”“嘭!”

         “天马!流星拳!”“天鹰!流星拳!”打完第一轮,第二轮马上就来了。

         “嘭!”“嘭!”“嘭!”“嘭!”“嘭!”“嘭!”“嘭!”

         摩撒被密集的流星打得浑身直晃,猛烈的轰击中,他身上的圣衣的碎片四处飞溅,纷纷射进脚下的沙堆里,带起了阵阵尘埃。

         “天马!流星拳!”“天鹰!流星拳!”第三轮如期而至。

         “嘭!”“嘭!”“嘭!”“嘭!”“嘭!”“嘭!”“嘭!”

         最后,摩撒仰头喷出一道血雾,浑身圣衣碎了千百块,最后脖子一歪,从此倒地不起。短短半分钟内,他就中了几千拳,圣衣连同骨头和内脏,都被打成了碎渣。

         “师傅,你可真厉害。”张鹏面朝魔铃,竖起大拇指,真诚地说道。这一记马屁,当场惹得她脸色一红,望向了别处。即便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也得经常哄一哄,反正耍嘴皮子又不用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