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节 牢底坐穿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间装饰华美的卧室。若不是此刻的床上趴着一个金发的陌生男子,张鹏还以为回到了纱织的闺房中。

         “呜呜呜……”

         细微的哭泣声从男子的身上传来,在这个角度看去,能看见男主的肩膀正轻轻抖动着。已经见惯了大是大非的张鹏,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赶紧打开直播界面看看,才是王道。

         然而,刚打开界面,张鹏就傻了眼,此刻的人气只剩下五百多,留言倒是一大推。

         “我天天搬砖抗水泥已经够辛苦了,不是来看你装逼然后被打脸的。”“还哭着求饶,张鹏你还是男人不,哥么实在看不下去了。”“老张,不是我说你,你不跟人家来圣域不就行了吗,还一头撞进来,找屎啊,不看了不看了。”“老张,我看你平时挺聪明的,这会怎么就傻呆呆的了,这还能看吗?”“****主播。”“脑子进水了还jj个啥。”“这么菜,早点回家吃翔去。”“主播吃翔。”“老张,你就是一diao丝,学什么人家泡女神,这不好了,人财两失,胁逼了吧。”“我一早让你听我的,你非要乱来,这回哥么也帮不了你了。”“张鹏sb。”

         虽然骂声一片,但也有不少人留下了金丸作为鼓励。

         [“至尊盟主”超星女王打赏你10000金丸,从哪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姐么永远挺你!]

         [“黄金盟主”我是小暴龙打赏你3000金丸,老张我们相信你,加油,别输给那些喷子看]

         [“黄金盟主”华夏希拉里打赏你3000金丸,老张我们相信你,加油,别输给那些喷子看]

         [“黄金盟主”大包子姐姐打赏你3000金丸,老张我们相信你,加油,别输给那些喷子看]

         [“盟主”棒打渣男打赏你1000金丸,老张我们相信你,加油,别输给那些喷子看,粉丝值累计超过3000点,升级为“黄金盟主”]

         [“盟主”奶茶CEO打赏你1000金丸,老张我们相信你,加油,别输给那些喷子看,粉丝值累计超过3000点,升级为“黄金盟主”]

         [“钻石盟主”后巷土豪打赏你3000金丸,老张,哥么永远支持你!]

         [“黄金盟主”泪中有海打赏你2000金丸,老张,加油!]

         [“黄金盟主”守夜人打赏你2000金丸,鹏哥,打烂喷子们的脸!]

         [“黄金盟主”冷月影打赏你1000金丸,鹏哥,回来狂抽喷子们的脸!]

         [“盟主”白小白打赏你100金丸,张哥加油]

         [“盟主”长恨水打赏你100金丸,鹏哥别放弃]

         [魔都痴汉打赏你100金丸]

         [开挂了打赏你80金丸]

         [邵小鱼打赏你50金丸]

         [搅屎棍打赏你30金丸]

         [我是一条鱼打赏你30金丸]

         [我爱大波妹打赏你15金丸]

         [小朋友别碰我打赏你10金丸]

         [我是一条鱼打赏你10金丸]

         …………

         ……

         总共有32,150金丸入账,加上之前的212,880颗,现在金丸总数是180,740颗。

         “呜呜呜……”

         关闭了直播界面,金发男子还在低声哭泣,张鹏就只好清了清嗓子,问道:“朋友,你是因何而哭泣啊?”

         沉默了片刻之后,趴在被子上的金发男子低声哭泣道:“我出不去……”

         “你在这里多久了?”张鹏问道,他最后的记忆是被纱织吸进雅典娜之壶了,估计现在就是壶中的世界。

         “两百五十年了。”金发男子说道。

         “两百五十年……”张鹏一边重复,一边暗念道,“真是牢底坐穿啊……”然后他又想到,自己在对方坐牢的第两百五十年进来,难道是纱织算准的吗?就在这时,他忽然想起来了,眼前的金发年轻人,不正是海皇波塞冬吗?

         在原著中,波塞冬就被关在雅典娜之壶里,后来封印松脱了,他就跑了出来。而这次,误打误撞,纱织重新启用雅典娜之壶,之后肯定会重新封印。这就意味着,波塞冬的逃亡全盘计划破产了。

         一想到这里,张鹏竟然有些幸灾乐祸。人遭逢霉运的时候,发现原来有人比他还倒霉,他就会感到如沐春风。张鹏是普通人,自然也免不了低俗的一面。

         他强忍着笑意,安慰道:“朋友,忍忍就过去了……”接着,他又十分官方地鼓励道,“你要相信,明天会更好。”

         “好什么好!叛徒!”就在这时,床的另一侧响起一声大吼。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身着双子座黄金圣衣的撒加站在那里,正朝着张鹏怒目而视。

         “现在我们都是一条船上……不……一个壶里的人了……”张鹏正说着,撒加就动手了。

         “银河星爆!”撒加双手一翻,向前一推,顿时无数星辰朝张鹏撞了过来。

         后者当即输入灵能,张开斯巴达勇士盾,抬手一挡,完美地防御了群星的撞击。

         “朋友,何必这样呢?”挡完攻击,张鹏轻描淡写地叹了口气,说道。

         “还不是你害的!”撒加情绪激动地说道,“就是你这个叛徒,把雅典娜引回来的。”

         “话不能这么说,她愿意去哪里,我能阻止吗?”张鹏有理有据地说道。

         “嗯……”撒加沉思了一会,又动手了。

         “幻朧魔皇拳!”“哦油根!”

         之前发生的事情再次上演,张鹏用升龙拳的无敌时间,穿过了幻朧魔皇拳的一束红光。

         “五感……”“等等!”

         “嗯?”正要发招的撒加楞了一下,问道。

         “海皇大哥,救命啊!”张鹏转过头,朝着刚才还在床上哭哭啼啼的金发年轻人说道。

         “五感湮灭!”眼看张鹏拉拢援军,撒加马上出手了。他要一鼓作气,直接干掉对方,免得以后夜长梦多。

         “神之障壁!”眼看数道红光就要及身,金发年轻人忽然发出一声低吟,张鹏的身上立即泛起一层白光,将所有红光都被反弹了出去。

         “波塞冬,你这是什么意思?”撒加皱着眉头问道。

         “我想先听听他的说法。”说完,波塞冬转过头,朝张鹏问道,“给我一个保护你的理由。”

         “一个人在这多无聊啊,有个人聊聊天多好啊。”张鹏说道。

         “我可以陪你聊天,而且我懂得比他多。”撒加朝波塞冬说道。

         “嗯,你说得有道理……”波塞冬朝撒加点了点头,又向张鹏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三个人能打斗地主,两个人只能玩七鬼五十三二一,多无聊啊,一男一女玩都没意思。”张鹏说道。

         “嗯,你说得有道理……”波塞冬朝张鹏点了点头,又向撒加问道,“你有什么看法?”

         “我们可以下棋,比打牌高雅多了,也有趣多了。”

         “嗯,你说得有道理……”波塞冬重复了上一轮的行为,“你有什么看法?”

         “下棋没有裁判,没有观众,好玩吗?”张鹏据理力争,得到了海皇的充分认可。

         “这……”撒加想了想,说道,“我们可以读诗。”

         “谁跟你读诗啊!”波塞冬很不爽地说道。

         “男人之间可以玩耽美,有个电灯泡多恶心。”为了杀张鹏,撒加总算是豁出去了。

         “谁跟你玩耽美啊?”波塞冬非常不爽地说道。在原著中,海皇是直男,对耽美无感,喜欢女神,还曾经向纱织求过婚。

         就这样,张鹏获得了全面胜利。

         当三方达到某种平衡的时候,就可以坐下来谈谈了。

         “难道我们要一辈子被关在这里吗?”张鹏首先提出了问道。

         “对你们来说是一辈子,对我来说,却只是千千万万个分身之一,在这个位面我是混不好,但在其它位面,我可是混得风生水起,要什么有什么。”波塞冬得意地说道。他是真神,和撒加、张鹏这等凡夫俗子,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朋友,虽然你只是一个分身,但你也是扎扎实实地在这里蹲监狱啊。”撒加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

         “这……”波塞冬一时无语。

         “假设你是一根寒毛,那么……”张鹏顿了顿,说道,“作为真神,你愿意自己的一根寒毛被囚禁吗?你作为真神的骄傲,允许你这样做吗?”

         “嗯……”波塞冬迟疑了。

         “我假设,如果我是真神,我的一根寒毛要是被人欺负了,我最起码要求十倍偿还……不……百倍偿还。”说话的同时,张鹏望向了撒加。

         撒加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表示了支持。

         “呃……”面对张鹏说法,纵横多元宇宙多个位面的海皇,竟然无言以对。

         “我们要从这里逃出去,这点大伙都没有异议了吧?”张鹏打铁趁热地说道。

         “嗯。”波塞冬和撒加同时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进行下一个议题,怎么逃出去?”张鹏连忙发表了新的议题。

         “壶盖上有个封条,等时间长了,封条氧化了,我们就可以顶开盖子,逃出去。”逃生经验最为丰富的海皇波塞冬说道。

         “倘若封条是全新的呢?”张鹏问道。

         “啊?什么时候变成全新的了?”波塞冬反问道。

         张鹏和撒加对视了一眼,都选择了沉默。要让海皇知道因他们而导致纱织重新上了封印,不知道海皇会不会一时想不开,把他们全杀了。

         “我是假设。”张鹏反应机敏地说道。

         “哦……”波塞冬沉吟道,“如果是假设的话,那就要等上好几百年了……”

         “除了封条氧化,就没有比别的办法了吗?”张鹏问道。

         “有啊。”波塞冬说道。

         “快说说。”张鹏和撒加同时面露惊喜。

         “火灾烧了封条,有人不小心打开了封条,洪水冲开了封条,小孩好奇打开了封条,打扫卫生的时候,女仆不小心撕开了封条……”波塞冬一一数着。

         “除了封条。”张鹏提醒道。

         海皇左右看了一眼,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说道:“没了……”

         【章节结算,金丸212,880,人气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