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2、万兵谷
    紫竹岛东南方,有一座连绵万里的山脉,群山万壑之间,万兵谷坐落于此。

     万兵谷如今已经建立十二个年头,每一年的今天,都是万兵谷招纳弟子的日子。

     这一天,紫竹岛周边七十二环岛,无数少年结伴来此,为了都是同一个目标,加入万兵谷。

     万兵谷招纳弟子的条件很古怪。

     他们只招收至十四周岁以下,没有踏入先天境界的少年,无论那个少年的灵根、体质有多么糟糕透顶,只要他能通过万兵谷的考核,他便能成为万兵谷的一员。

     不仅这个规矩古怪,考核的方法同样如此。

     迎新峰有一座高塔,接受考核的弟子只要在里面呆满一个时辰出来,就算是通过考核。

     每年这个时候,迎新峰的高塔,至少都要迎来百万少年。

     不同于过去有很多孩子是被胁迫来此,现在来此的三百万少年,绝大多数都是心甘情愿而来,甚至于,这些少年中有不少都是来自七十二环岛之外的海岛,就是此刻,还有近百万父母带着孩子在紫竹岛周边徘徊,等待。

     之所以近两年前来参加万兵谷考核的少年如此之多,不可否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七彩山至今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世人怀疑七彩山在葬仙海奈何不了紫竹岛三兄弟。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两年前,紫竹岛两兄弟的一场较量!

     那一战,令葬仙海众多小势力,认可了紫竹岛三兄弟的强大!

     那一战,令‘火爆金刚’‘背剑童子’于黑榜上的实力评估,都达到了六星半!

     迎新峰后面是百连峰。

     百连峰是万兵谷后天境界弟子的聚集地,这里有着近十万后天境界的少年。

     今日是月初,按照惯例,这些孩子将要登上百连峰主峰封顶,领取这个月生活修炼的一应物资。

     物资发放分为‘外门’‘入门’‘内门’三个等级。

     外门弟子每月能够领取,辟谷丹六枚,九等灵谷三十两,元晶十块,这个数量刚好能保持他们最基本的生活和修炼。

     入门弟子每月能够领取,辟谷丹十枚,九等灵谷五十两,元晶二十块,这个份量几乎是外门弟子的一倍。

     内门弟子得到的物资无疑是最优厚,他们平日里根本不需要服用辟谷丹,只要把灵谷上交,自然有人每天送来灵谷做成的米饭,若是在这个基础上付出一定的元晶,还有专门配置的饭食供他们食用。

     因此,每个月月初,内门弟子领取的物资基本上也只有元晶一项而已,可单单仅此一项,却足以令另外两类弟子眼红。

     整整两百块元晶!

     一枚辟谷丹不过一块元晶,一块元晶又能购买九等灵谷十两,外门弟子一个月所领取的物资,换算成元晶不过十九块罢了,可核心弟子单单是元晶一项,就是他们的十倍,这叫外门弟子入门弟子焉能不眼红。

     毫无疑问,每个内门弟子,是所有外、入门弟子羡慕和追赶的目标。

     为了追赶上内门弟子,外、入门弟子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百连峰主峰山腰处。

     “龙哥你瞧,前面那不是‘公子疯’和‘跟班男’么?”

     一名?头垢面,左眼一片淤青的小胖子,用他那脏兮兮的手指指向从主峰上下来的二人道。

     顺着小胖子钱泰多手指的方向,江烈龙瞧见两名十三四岁的少年郎。

     “果然是他们!”拭去嘴角未干的血迹,满面潮红的江烈龙,双目中流露出一股不甘。“同样都是武道七重,凭什么他俩就能穿上一身白衣,我俩却只能穿上灰衣,而且我俩每月得到的物资,还要被那些混蛋抢夺走一半!”

     一年前的入门考核,若非自己二人实在太饿,以至于最后昏厥过去,他坚信自己二人不至于最后一炷香的时间都撑不过去!

     那样的话,自己和胖子至少能够领到一身象征入门弟子的‘黑衣’!甚至,还有可能是代表内门弟子的‘白衣’!

     看着自己的灰色衣袍,江烈龙恨不得将它撕碎。

     “龙哥,那我们……”体型圆润,肉感十足的钱泰多,顶着淤青的左眼,不怀好意的打量着迎面走来的两人。

     与形体圆润的钱泰多相反,江烈龙身形很是瘦小,他的眉峰如刀,眼睛不大却很有神,配以苍白略薄的嘴唇,给人一种冷酷阴狠的感觉。

     “抢他丫的!”江烈龙紧握双拳,面露狠意道。“丁安能抢我们,我们为什么不能抢别人?马无夜草不肥!内门弟子怎么了?我们现在选择的这条路,要做的就是与人斗与天争!除非你钱泰多想一辈子被丁安踩在脚下!”

     “龙哥说的不错,马无夜草不肥,抢他丫的!我才不要一辈子被丁安那混蛋踩在脚下。”钱泰多深以为然的点点头,脸上的横肉随之上下颤动,实在叫人担心他闭上嘴时,一个不留神会咬到自己脸上的肥肉。

     另一边。

     身着白袍的‘公子疯’,突然停下脚步,呆呆的望向蓝天,天空中浮着星零的点点白云,像极一张勾勒出双眸嘴巴的笑脸。

     “公子,我们回家再看吧。”白袍少年身后,一名身穿白色短褂身体硕壮的少年出声道,没有露出丝毫惊奇,显然对他家公子的怪异举止习以为常。

     白袍少年恍若未闻,依旧是那副痴痴呆呆的模样,昂首望着天际那团白云构成的笑脸,一语不发。

     “跟班男,今日是月初,看你们来的方向,应该是刚领了这个月的月例吧?”钱泰多先是在脸上挤出一道自认为和煦的微笑,然后这才笑盈盈的问道。

     瞧见钱泰多那张肥脸上露出的贱笑,硕壮少年极力压下想痛扁对方的念头,脚下向前挪动,待他将白袍少年护在身后,这才冷冷的回上一句:“与你何干。”

     话音刚落,硕壮少年阿祖便充满戒备的死盯着对方。

     钱泰多还打算说些什么,江烈龙忽然向前迈出一步,言语中透着狠意道:“你是要打上一场,被我们抢走一半元晶,还是交上一半元晶入伙费,我们联手去抢别人的?”

     阿祖身后的白袍少年不为所动,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看着蓝天、白云,眼角忽然划出了两行泪水。

     以己度人,从小被欺负大的钱泰多,见白袍少年落泪,还以为他怕了,顿时哈哈大笑,乐道:“哎哟哟,那不是公子疯么,怎么?怕到哭了?不至于不至于,你只要老老实实交上一半元晶,我们兄弟不会为难你的。”

     “公子,你怎么了?”

     阿祖来到白袍少年侧前方,斜着眼瞄了后者一眼,清秀的脸庞上满是焦虑。

     “懦夫,别人这才威胁你两句就怂了,看你穿着还是内门弟子,真是羞于与你同为内门弟子,废物!”

     忽地,阿祖身旁一侧的山路上,又有两人从峰顶走下来,这两人一男一女,五官颇为神似,显然是一对亲兄妹或是亲姐弟。

     “闭嘴!不许你侮辱我家公子!”阿祖清澈的眼眸恶狠狠瞪着那名开口的少女。

     “姐,我们初来乍到,这其中或许有我们不知道的事,你就别在这添乱了。”少女身旁的少年郎连忙拉住即将暴走的少女,显然不想让少女卷入这趟浑水。“我粱辰景在此替我姐姐向你们道歉,还请这位兄弟原谅则个。”

     转过头,粱辰景依附在他姐姐耳旁小声说了些什么,少女这才安分下来。

     只见她娇哼一声,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而江烈龙趁着阿祖的注意力被转移,递给钱泰多一个眼神,随后猛地发力冲向前方,钱泰多则紧跟江烈龙身后,借助江烈龙身形的掩护,猥琐的从裤裆处摸出一块板砖,动作十分隐蔽,准备下黑手打闷砖。

     阿祖将嘴一撇,嘴角露出一道讥笑,显然是察觉到对方的袭击。

     后天迈入先天,武修、法修各有各的方法。

     武修有武道九重,法修讲炼气九重。

     施年曾经将一个玉简交到樊剑手中,里面是一份培养宗门弟子的方法,万兵谷培养弟子,就是按照玉简记载的方法实施的。

     只允许门下弟子以武入道,而且这种以武入道的比较特殊,这也是为什么招收弟子时,限制不能跨入先天境界的缘由。

     为了更好的促进少年们进步,为了让他们多多交手,每个月月初领取月例时,允许夺走对方一半月例,这条规则同样是玉简中记载到的,樊剑对此的第一反应便是,施年这是要培养出凶狠好斗的狼崽子!

     玉简中的培养手册讲究循序渐进,先天境界之前,是全面禁止他们接触兵器、功法、符?的,只传下一套炼体拳术,以及一套身法!他们只能以此交战。

     当然,只是不伤及性命,即便是使用自身所会的功法,也没有人会说些什么。

     “没远见的家伙,既然你们没有诚意合作,那就别怪我们哥俩心狠手辣!”

     江烈龙见阿祖发现自己突袭,并已摆好架势,他也就不用顾忌开口说话会让对方注意到自己袭击了。

     阿祖没有回应,脸上讥笑,双脚前后错开,身体微微弓起,在江烈龙抡拳冲至自身跟前时,他脚下猛然间发力,矮身猛然发力一冲,让江烈龙的拳头贴着他的头皮击在空处。

     速度好快!

     一击不中,江烈龙没有丝毫闪躲退避的意思,击空的同时,便见他顺势提膝攻向阿祖的咽喉,迅速而果决,一招一式间透露出一股狠厉的性子!

     这么近的距离,就不信你还能躲掉!就看你敢不敢跟我以伤换伤!江烈龙微眯着眼。

     江烈龙做好对方护住咽喉的准备,击空的一拳,已然化拳为掌,等阿祖护住咽喉时,他就能一掌落在阿祖的头顶!

     完全不在乎自己暴露的腹部!

     典型的以攻代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