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来自神界的他
    武修青年并没有吱声,从他咬紧牙关,双手握拳来看,足以说明他内心中的不平静。

     “可,可是我们明明没有踏入传送法阵,那个人……”或许是发觉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法修男童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顿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压抑,涌上二人的心头。

     段奇兵仰头望向无亘星空,眼眸透露出一丝敬畏。

     段奇兵不同法修男童那般,血海深仇背负于身,也不像武修青年那般,族群崛起的希望加诸于身。再加上早先他便知道,已然暗自失态过,此刻的反应却是比二人好得多。

     之后通过一些琐碎,得出现在的情形还不算太糟的结论后,段奇兵不由对那个人的目的产生了好奇!

     沉默稍许,他继而说道:“当初发现与脑海中的星标完全对不上后,我困惑许久,直至那人带领我们行进三个月后,那时,我看到一颗通体土黄色的星球,我才有了这个猜测!当时,我的反应跟你们比也差不了多少。”

     “说起来,那颗星球哪怕你们不曾亲临,也绝对有所耳闻,它位于仙界至南端!”

     “仙界至南端?土黄色星球?那是——??土圣地!”武修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非是武修青年个人或家族与??土圣地有仇,而是,单单从碎石星所在的金石星域到??土圣地,这中间就相隔了大半个仙界!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恐怖!

     说来十分搞笑,偏偏这个更难以接受的事实,却叫武修青年愈发相信段奇兵的判断了。

     “??土圣地!巫马一族!我们竟然悄无声息的潜入过??土圣地?闹出不小的动静后,巫马一族还没有丝毫察觉?”法修男童深深记得,他们抵达那颗硕大的土黄色星球后,还在上面逗留了半日!

     未等任何人答复,法修男童一想到那个人恐怖的实力后,脸上便露出释然的神情,片刻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武修青年的脸上同样如此,这一刻,他们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当初那一幕。

     ‘??土圣地’是他们在行进过程中的第一次停歇,也是他们首次,同样是唯一一次试图逃跑,故而,他们的记忆尤为深刻!

     没有在意两人的反应,段奇兵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行进三月,抵达??土圣地停留半日后,那人便带着我们转向朝东行进。

     此后,我们陆续抵达‘南渡星’‘紫荷星’等标示性很强的星球,并在上面有所停留。

     每到一处标示性很强的地方,他都有所停留,这是为什么?

     他为什么不直接朝东南方赶路?那样花费的时日岂非更短?

     无疑,种种迹象说明一点,那人不熟悉这里!所以他才必须要抵达明确的地点,再行驶往下一处!

     结合此前对他实力所产生的困惑,我终于肯定了一点,那人绝非仙界中人!”

     听到段奇兵最终还是将这个猜测说道出来,武修青年、法修男童两人脸上一片苍白。

     完了!

     落在这般存在的手中,怎么可能还会有机会逃走!

     或许是身上背负的太多,不敢死,也不愿死,他们不约而同的冒出了悲观的杂念。

     “虽然我们没有打破空间壁垒,也不曾跨越空间屏障,但以我推断,那个人却是打破空间壁垒,跨越空间屏障而来的神界强者!

     得出这个结论时,我不由感到莫名惊慌。”

     男童、武修两人相视一眼,之前势如水火的二人,脸上泛起同病相怜的苦笑。

     能不惊慌么,落在此等人物手中,他们岂有可能逃出生天?

     “那时,我便已然做好最坏的打算,可在行进过程中的五月下旬,渐渐有所察觉到那个人的目的地后,我忽然发现,这对于我们而言,未尝不是一场造化!”

     段奇兵这番话很是给力,瞬间便叫他俩之前产生的诸多杂念抛之脑后。

     二人的思绪不由自主的回想一个月前,究竟发生些什么事,居然让段奇兵产生这个念头。

     或许是太过于激动,他们根本不能平静下来好好细想。

     想不明白的二人急的满面通红,转而放弃这个念头,催促段奇兵说个明白。

     “在五月初的时候,我们遇见的星球便越来越少!

     那时我正在猜测那个人的目的地和用意,最终,在五月下旬,当我瞧见一小片碎星带后,根据那个人的行进速度和我方行进的方位,结合我所见到星球越来越少,我才怀疑我们估计来到了七十万年前,名声大噪的‘死寂星域’!

     六月上旬,我们深入碎星带群,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最终确信,这里就是死寂星域。

     那片我们曾经路过的碎星带群,便是传说中的‘死亡星带’!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猜测那个人的目的地,便是传说中已然消失了的‘葬仙星’!可直到二十天后,我们闯过死亡星带构成的‘星带迷阵’,直接降临到这颗星球上,我仍然难以置信,我们居然来到传说中已然消失了的,号称‘仙入必亡’的‘葬仙星’!”

     “段大师,你说的造化是葬仙星?”肩负血海深仇的法修男童沉不住气,哪里会有心思去琢磨,他干脆直接的问道。

     造化?

     葬仙星?

     从不希望真的是葬仙星,到期盼一定得是葬仙星,武修青年和法修男童,都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萦绕心头,心间感慨万千。

     “目的地已然确认,虽然无法洞悉那个人的目的,可他并没有杀我们!我们对他而言,杀之易如反掌,这一点相信你们应该没有任何异议,可他并没有下杀手,反倒将我们带到了这里。”段奇兵有些激动的说道:“无论他有何目的,对我们而言不外乎两种遭遇!或生或死!若说死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将我们带来这儿再动手,这个概率并不大,如此大费周章,你们谁信,那个人就为寻找一个合适地方,然后再动手除掉我们?所以,只要不死,葬仙星对我们而言,不就是一场造化么!”

     不死?就是造化?法修男童稚嫩的脸庞满是肃容,反复咀嚼着段奇兵的这番话。

     武修青年看向段奇兵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敬佩。

     段大师豪赌一生,以至于博得今日成就。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而后,却见他凝神吐气,悠长的一股气息自口鼻荡逸而散,紧跟着,武修青年的话语随之而来。

     “难怪自打进入这颗星体后,体内的仙元便恢复缓慢,到了这海边后,更是得不到丁点补充,眼前这片海,估计就是葬仙星上名声赫赫的‘葬仙海’了吧……葬仙星啊!据我族族本记载,七十万年前,我金刚魔族第一强者,九阶仙帝‘泰品凡’,自从进入葬仙星后便再也杳无音讯……以至于我金刚魔族不得不并入泰坦一族,时至今日,浩渺仙界还有多少人记得我们金刚魔族。”

     说到这,武修青年‘泰安敬’粗狂、坚毅的脸庞上露出丝丝感伤之情。

     “以我三阶仙君的修为,神识延伸不出自身十丈之外,开始还以为是某处对神识压制很强的险地,现在想来,传说中的葬仙星的确如此。”法修男童攥紧双拳,碧蓝色的眼眸布满红丝。“我家老祖宗也死在了葬仙星!比起我族,你金刚魔族还算好的,起码没有伤及根本。”

     “七十万年前,我族‘魔剑樊氏’与‘登仙楼’的冲突愈演愈烈,为了死中求活,我樊氏一族近六成强者与老祖宗共同前往葬仙星,后消息泄露,葬仙星又突然消失,登仙楼便对我魔剑樊氏赶尽杀绝……此后,我樊氏一族在仙界几乎血脉断绝,只有隐姓埋名外出历练的九名渡劫期的老祖活了下来,时至今日,七十万年的休养生息,七十万年的逃亡,我樊氏族人,亦不过半百之数。”

     段奇兵听后唏嘘不已。

     一个家族,外有强敌,威慑力逝去,等待他们家族的命运可想而知。

     何况,他魔剑樊氏还与登仙楼那等庞然大物结下了梁子。

     不过,敢于登仙楼为敌,那时的魔剑樊氏,又是何等强大?

     只是七十万年,实在太久太久,时间长到足以令人将他们遗忘。

     “七十万年前那场动乱,我亦有所耳闻。”段奇兵感慨道:“浩渺仙界诞生仙帝何其之多?可在那场动乱之中,仙界仙帝却死近三成,甚至,不乏堪称无敌仙帝的存在,如你樊家老祖,北境一剑‘樊求意’,灵刀魂师‘巴默’,其中更是不乏九阶仙帝,隐世的无名仙帝,多少风华绝代的人物,都葬在了这儿。”

     是呀,都葬在了这儿,不然它怎会得名‘葬仙星’!

     “据说葬仙星最大的神藏一直无人得到,那人会不会也是觊觎神藏来到这的?七十万年前,上界可是来了不少天神!”背负巨剑的法修男童‘樊剑’忽然说道。

     “真正得到神藏的人,岂会露财在外?换谁得到也不会大事张扬!”武修泰安敬道。

     “葬仙星不是什么善地,即便神藏还在,那人就算觊觎神藏,亦无必要带着一名婴孩来这葬仙星吧。”段奇兵想起那道血色身影身后背着的男婴,道:“再者,不管那人的目的是不是神藏,都不是我们能够染指的。”

     泰安敬、樊剑不由沉默起来。

     樊剑有些颓然,清澈眼眸中充满了迷茫,半晌后,他喃喃自语道:“葬仙星……会是我们的造化么?”

     “不说神藏,就是得到昔日陨落仙帝、天神的随身兵铠、功法,那也是一桩莫大的仙缘!何况,你二人更有可能得到先祖留下的传承!”段奇兵道。

     “呵呵——”樊剑心中苦涩不已,就算在此得到一场大造化,不能离开,又有何意义?

     即便那人放自己三人离开,樊剑也不认为,自己等人能够安然的通过那危机四伏,又变化莫测的星带迷阵。

     而且,那人从‘紫荷星’带到这里约莫用了四十日,以那个人的速度,足以横跨小半个仙界了……

     没有传送法阵,距离最近的‘紫荷星’又相隔小半个仙界,又是迷阵又潜藏危机,即便是无敌仙帝,百万年也到不了吧,怪不得葬仙星会变成‘传说中的’了。

     武修泰安敬道:“我倒是不奢求什么造化,只盼那个奶爸……”

     “哼——”

     忽然。

     一声冷哼在三人脑海轰然炸响。

     樊剑、泰安敬、段奇兵神情苦楚的仰头望天,天边一道血色身影踏月而至,在他怀中,一名婴孩的轮廓依稀可见。

     “你们三个倒是有点见识,猜到这是葬仙星便好,倒省去我一番口舌。”

     血色身影转瞬及至,出现在三人面前。

     “半年以至,我向来说话算数,亦不喜拐弯抹角,便与你三人明言。”血色身影的主人早早收起神通,但神力余波未散,他全身仍被一片血红光晕所笼罩,让人瞧不清他的模样。

     决定自己三人命运的时刻来临,三人胆颤心惊,如坐针毡。

     “之所以将你们擒下带到葬仙星,你们可以理解为一段缘分,若非半年前初临仙界便被你们瞧见,我欲避开你们轻而易举,可你们正好出现在那,而我的消息又不能走漏,除却杀了你们,将你们带在身边便是唯一的选择。”说到这,粗狂嗓音的主人,那道血色身影的主人,他身上的血色光晕逐渐散去,而后,三人再度见到一身血色长袍,血色长发的中年男子。

     倏然,那一身血色长袍,血色长发的中年男子,脸上忽然堆起了一个笑脸,他的喉咙随之传来令段奇兵三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既然将你们带在身边,你们就应当具备一定的用处,若是我觉得你三人无用的话……倒不介意手下再添三名亡魂。”

     “不知前辈有何差遣,我等必当尽心尽力。”三人忙不迭的大声应诺,声音之大,甚至让葬仙海海面死静的海水起了涟漪。

     说来怪哉。

     血袍男子的怪笑声,给段奇兵、泰安敬、樊剑三人带来了无比的压力,甚至感到毛骨悚然,而血袍男子怀中的那名婴孩,却不受丝毫影响,倒是他们三人的声音,竟使得那名婴孩哭出声来,听见婴孩的哭闹声,段奇兵三人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血袍男子怀中的那名婴孩很是面生。

     瞥了一眼血袍男子背后。

     果不其然,一路伴他们行来的那名男婴还在血袍男子身后,男婴静静的趴在血袍男子宽敞的背脊上,依旧不哭不闹的沉睡着。

     那他怀中这名婴孩又是哪来的?

     难道说,之前他离开这些天,就是为了寻找这名婴孩?

     段奇兵三人带着重重困惑,看向那名哭闹不休的婴孩。

     得知性命无忧后,三人的心思渐渐活泛开来。

     “他是阿祖,我给小风找的护卫,日后有可能我会将他收入门下。”血袍男子嘴角一咧,露出锐利的牙口,笑着将怀中哭闹的婴孩介绍给三人,似乎很是喜悦。

     小风?

     想来就是他背着的那名男婴了,三人若有所思。

     血袍男子一身修为鬼神莫测,刚到葬仙星便独自离开,就为带回一个娃娃?若是专门寻找一名传人那倒无可厚非,可瞧他架势,似乎此行的意图仅是替他口中的‘小风’寻找一名贴身护卫,便是收做徒儿好似还是临时起意?

     血袍男子的来历不简单,这点毋庸置疑!

     一名来自神界的强者,带着一名出生不久的婴孩,又给这名婴孩找来一名护卫,‘小风’的身份似乎更不简单!

     他究竟意欲何为?

     不管血袍男子究竟打着什么主意,显然,他先前那番‘明言’,让段奇兵三人心绪稍定,要不这会儿,他三人的心思也不至于如此活跃。

     “言归正传。现在我来告诉你三人,你们的职责是什么!”血袍男子顿了顿,继而说道。

     “当年葬仙星一役过后,此后千年,不乏胆识过人之辈,来葬仙星寻求仙缘,甚至,不少宗门家族势力,都在葬仙星留下暗桩。千年后,葬仙星隐入死亡星带,他们来不及脱身离去,加上七十万年来,不断有下界修士飞升至葬仙星……你们的职责便是在我闭关养伤期间,好生照看好小风,待小风元神苏醒之日,届时你三人去留自便。”

     “前辈,我等修为不精,若是遇见仙帝和大量仙君……”段奇兵按捺住心中的激动,挺身说道。

     血袍男子一挥衣袖,打断道:“这点你们大可放心,葬仙星上绝无‘五行境’十阶以上的存在,也就是你们口中的‘仙帝’,修为臻至五行境十阶的修士,若未及时脱离葬仙星,用不着一旬,必死无疑!

     倒是五行境十阶以下的修士着实不少,对应你们口中的‘仙君’层次,你三人分别五行境二至四阶……如此,我传下一套三人合击之术,另传身法一套,身法、合击之术稍有小成,临战五行境十八阶,也足够你三人自保无虞,若是这般情形下,你三人都护不得小风周全——你们好自为之。”

     说到最后,血袍男子脸上堆出一个森然的笑容,眼眸深处宛如暗藏刀兵,目光锐利无比,冰冷的声音更是如同魔音灌耳,令三人无不心惊胆寒。

     对了,他们听到了什么?

     身法、合击之术稍有小成,临战五行境十八阶,也能自保无虞?

     他口中‘五行境十八段’,岂不是九阶仙帝!

     段奇兵、樊剑、泰安敬三人顿时为之一振,相互对视一番,见到彼此眼中那抹神光,异口同声的说道:“吾等必定照看好风公子,时刻护卫公子左右。”

     “这个大可不必,玉不琢不成器,我的照看可不是这个意思,待会儿你们就明白了!瞧见眼前这片海了么,它叫葬仙海,葬仙海中岛屿三千,堪称葬仙星天地元气最匮乏之地,一旦步入这片海疆……多说无益,还是让你们切身体会一下吧。”

     话音刚落,转眼间,六人消失于葬仙海滨水地带。

     下一刻,葬仙海海疆,东南方上空,突兀涌现出六道身影,赫然便是之前消失于滨水地带的六人。

     “感受如何?”血袍男子问向众人。

     “老……天,我体内的仙元……”童子模样背负巨剑的樊剑,脸上露出惊悚,磕磕巴巴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全,好在还有一份理智,没让他在血袍男子面前自称老夫。

     “我的仙元力在消散……不!是流逝……好快!”泰安敬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相比无论眼界还是经历都有所欠缺的两人,活了万年的段奇兵,可不仅仅只有年纪是他们的百倍!在某些地方,樊剑、泰安敬二人确实望尘莫及。

     段奇兵郑重道:“来到葬仙星,越靠近这片海,天地元气便愈发稀薄,身在其中,我体内的仙元不仅难以得到补充,甚至还会源源不绝的流逝……就这么片刻工夫,我体内的仙元已经流逝了七分之一。”

     血袍男子冲段奇兵满意的点点头。

     随后,三道血色流光各自飞至段奇兵、樊剑、泰安敬身前。

     接到手中一瞧,这是一个瓷瓶。

     “你三人元力不纯,也就那个背负巨剑的小子好些,瓶中的百草丸,一年仅需服用一粒,可保你等元力无忧。

     在葬仙海中,你等流逝元力的过程,相当于淬炼提纯,十年下来,你们的境界即便得不到提升,战力至少也能上升两个阶位,至于巨剑小子,你是法修,根基也不错,在此好好磨练磨练,十年后,你一人或许可以独斗一名五行境十阶的修士。

     话不多说,这里的情况你们也清楚了,由于这个特性,葬仙海中,修为最高者普遍为渡劫后期,仙胎期仅有十三人,你们的职责很轻松!

     现在让我瞧瞧你们的本事,下面有一座岛屿,它将成为我们接下来的容身之所。

     去吧!占领它!”

     伴随血袍男子最后一声爆吼,段奇兵、樊剑、泰安敬三人,体内元力澎湃涌动,战意腾升,犹如一连服下了十颗‘狂暴丹’!

     一股浓烈的战意,自夜空上方,迅速笼罩了这座名为‘紫竹岛’的岛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