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我操,主角呢?
    (我想我是疯了,竟然打算三万字才让主角正式露面,若是你能看到这,想必也猜到主角是谁了,嗯,三万字也快了……)

     ·

     “这十张闪遁灵符且留给你小子保命之用,我将这些闪遁灵符的传送位置定在了紫竹岛,只要你还在葬仙海,你就能通过这些闪遁灵符回到紫竹岛,只要你回到紫竹岛,就算只剩下一口气,我也保证你小子死不了。”

     “多谢前辈。”泰安敬躬身答谢,相比得到十张闪遁灵符,眼前此人的承诺,无疑更令泰安敬安心。

     血袍男子转而看向樊剑、段奇兵,对他们说道:“你们俩好生打理宗门,我同样不会亏待你俩。”

     “定不负前辈所望。”樊剑、段奇兵默契十足的说道,转而看向泰安敬,目光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羡慕。

     “这是事先答应传下的三人合击之术,你们且拿去修炼。”血袍男子同时掷出三份玉简,分别落至三人身前。

     看见玉简上篆刻的名字,三人心底默契的同时爆了一句粗口,随后情不自禁的想道:妈的,没想到那三人合击之术,居然就叫《三人合击之术》,前辈还答应传下我等‘身法一套’,那名字不会就叫做《身法一套》吧。

     或许是察觉出几人的心思,血袍男子随后笑着说道:“要传给你们的身法,名叫《风痕》,这份身法典籍的境界颇高,炼至大成,便可衍化‘神通’,只是记载《风痕》用的乃是‘魂碟’,即便给了你等,你们修为不至天神,未凝练魂珠,却也参悟不了。”

     ‘神通’!‘魂碟’!‘魂珠’!

     听到这三个词汇,三人的喉头先后做出一个吞咽的动作,继而目光灼灼的看向血袍男子。

     别说他们,就是一名无敌仙帝在此,听到血袍男子之言,第一反应照样是垂涎三尺。

     正如每一个境界都有着明确的划分,功法、身法等诸多修炼典籍,同样也是如此。它们可分作凡、仙、神三大品级,每一品级下,又细分九阶,与修为的划分类似,‘一阶’无疑是这个品级中最次的。

     毫无疑问,《风痕》作为能够衍化‘神通’的身法,它的品级至少也是‘仙品九阶’。

     何况,记载身法《风痕》所采用的媒介是‘魂碟’,非凝练‘魂珠’的天神不能参悟!《风痕》的珍贵可想而知,绝对是神品层次的身法典籍,而且它的品阶恐怕还不会太低,段奇兵三人估摸着至少也在四阶之上。

     “你等参悟不了,便是给予你等也无用,要不要换一种使用玉简记载的身法典籍呢。”血袍男子笑眯眯的看向三人询问道。

     “前辈,不要啊——”泰安敬连忙将闪遁灵符收入储物袋,而后冲着血袍男子双手摆晃。

     要知道,随便一本修炼典籍,其价值都超过同品阶的兵器。

     而一本功效大,适用性极广的修炼典籍,其价值至少是同品阶铠甲的数倍。

     无疑,身法典籍便属于适用性广的那类!

     段奇兵曾经亲手铸造出一柄‘神兵’,因此他十分清楚神兵的价值,以他推断,至少神品四阶的身法典籍《风痕》,其价值恐怕抵得上数万件他当初所铸造的九等神兵。

     换一种立刻就能修炼的身法典籍?

     段奇兵才不干!

     也顾不得血袍男子就在身前,神识波动会被他察觉,段奇兵忙不迭的向身边的泰安敬神识传音,令他出面与血袍男子交流。

     “好了,不逗你们了,就将《风痕》传与你们,我会使用玉简重新抄录一份,你们日落之时过来取走便可,你们先去落实新建宗门吧。”血袍男子轻笑一番道。

     “多谢前辈,晚辈告辞。”段奇兵三人躬身道。

     目送段奇兵等人离开后,血袍男子一招手,小心翼翼的将那悬浮半空中,身上系着孽龙筋背带的男婴揽入双臂,这名男婴便是他自神界背负至葬仙星的‘小风’,而另一名男婴‘阿祖’,此刻仍旧漂浮在半空中,缓缓悠悠的晃荡着,睡的很是香甜。

     血袍男子目光柔和的看着双臂中的小风,望着他那熟悉的五官,眼神不禁有些迷离,一些曾经的画面不经意间开始在他的脑海里回放。

     良久,血袍男子发出一声叹息。

     看着小风,他轻声呢喃起来。

     “孩子,对不起,别怪叔叔心狠,这条路你没得选,叔叔同样没得选。

     之所以布下这场试炼,叔叔是希望你能尽快成长起来!你爹爹如今的处境很危险,叔叔必须尽早赶回去助他!

     所以,别怪叔叔违背了你爹爹的意愿。

     你爹爹他为人洒脱,豪气冲天,偏偏为了一个承诺却甘愿自缚枷锁,甚至将心间那份‘洒脱’的心愿交付于你,为你取名为风……

     可是,我不得不说,你爹爹他的想法有时候实在太天真了!

     ‘但愿吾儿,洒脱如风,逍遥立世,万事不悔’,这是你还尚未出世时,你爹爹对你的期望,可他最后却是怎么做的?留给你法宝、灵丹以及诸多财富,并叫我将你带到最底层的‘修真界’,这就是他口中的‘逍遥立世’么?这还是当初他的期盼么?

     我实在不愿看到,你呆在凡俗之中,偶见一名蝼蚁仙人,或者卑微如天神,你却惊为天人的模样。

     我亦同样不敢去想,你爹爹他一名即将跨出‘天井’的修士,身为他的孩子,你却在凡世蝼蚁间的称王称霸,这等‘逍遥’何其可悲!

     我实在难以接受那一切的发生!

     没有超然的实力,便不得真正的洒脱!

     没有超然的实力,便不得真正的大自在!

     因此,我违背了你爹爹的意愿,将你来到带到了这里。

     葬仙星有大际遇,最珍贵的神藏还没有人获得!

     而你一降生,便与葬仙星主人结下缘分,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得到他的传承!

     只盼着有朝一日,你能走到我面前坚定的告诉我,今日我‘施年’这个决定没有做错!”血袍男子施年目光中的柔和逐渐褪去,随着话语的进行,他的目光与他的语调保持同步,从柔和到激动直至坚定。

     “跨越空间屏障,只要自身修为未能超出天道法规的界定,实力越强反倒所遭受的惩罚便越大……此番跨越空间屏障,我的一身修为却是万不存一,好在此前我便当机立断,自斩修为凝练九枚血珠,有那九枚血珠在,只需百年,我便可恢复此前九成实力……就是不知小风的情况如何,按那个人的说法,抵达目的地后,便将那道‘血色符文’融入小风身体,小风便能从假死中脱离出来。”

     “是时候将小风初步唤醒了,不知道这番假死状态,究竟能不能骗过天道法规……还是将疗伤药物准备妥当吧,若是未能瞒过天道法规,以小风从娘胎中带来的仙人修为,也会遭到天道法规的惩戒,这种事实还是准备周全一些比较好,迟些再将小风唤醒吧。”

     随后,施年从他手中的须弥戒中取出一座小塔,一愣一顿的工夫,施年却是抱着小风进到了小塔内,并从中带出了许多东西出来,这些物件大部分都是疗伤所需用到的丹药,以及小部分炼制丹药的材料。

     半个时辰过后。

     “是时候了,这些丹药,它们的药性可不易保存。”将那些材料全部炼制成丹药后,施年不由长长地呼了一口气,随后从手中的须弥戒中取出一道长宽十米却薄如蝉翼的血色符文,这道血色符文在施年的牵引下,符文不断的缩小,最后,于他的掌心上形成一个拳头大小,液态的血色球体。

     施年将手一甩,那个血色球体漂浮上空,停在了男婴小风的额头正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