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举世皆敌
    “傻蛮!嘿嘿嘿——”

     樊剑来到泰安敬身边,幸灾乐祸的贼笑了两声,道:“看吧,就说老夫来搞定的,你看看你,搞砸了吧。想在前辈面前表现是好事,但表现如何出丑,小弟只能甘拜下风,这方面日后还得向你学习学习,作为交换筹码,你日后倒是可以向老夫讨教讨教,老夫确保手下留情。”

     “小不点!休要得意,十年之后,老子照样压你一头!”泰安敬冷声道。

     不得不承认,血袍男子对樊剑说的话,令泰安敬产生了很大的压力!

     正是因为如此,在得到血袍男子指令后,他才迫切的想在血袍男子的面前表现,希望得到他的指点。

     “废话少说!前辈叮嘱说要闹大些,不如我们比比谁杀的比较多?”樊剑挑衅的看向泰安敬。

     “比就比!”

     说着,泰安敬就冲向下方紫袍最密集的地方!

     樊剑笑了笑,不以为意的说道:“不急,让你三息。”

     说实话,樊剑完全没有想到泰安敬居然会应承下来,这种情形下,法修的优势可是公认的。

     “看来他心急了,是想证明自己么,十年之后,还想压我一头?嘿嘿——”

     三息之后,樊剑狠辣出手。

     抽开剑鞘,樊剑手掐法诀,那柄剑鞘一分为二,二分作四,转眼间,樊剑周身便幻化出了千余剑鞘。

     由于神识只能延伸至周身十丈,樊剑爆喝一声,同样冲向人群中,随着他的脚步,千余剑鞘同时发动,每一柄剑鞘都洞穿了一名身着紫袍的修士,虽说仅仅是剑鞘,可经过他的仙元加持,却不是这些凡仙境界都没有达到的修士所能够抵挡的。

     不过一个照面的工夫,就有一千零二十四名紫袍修士倒下。

     余光瞥见樊剑瞬间斩杀千人,杀敌反超自己,泰安敬冷哼一声,将仙元聚于右掌,然后一巴掌猛地拍向地面。

     只见一十八缕黑色烟雾,自地面裂缝处幽幽升起,黑色烟雾两两交缠,最后形成九道幽影。

     “杀!”泰安敬嘶吼一声,领着九道幽影杀入紫袍人群中。

     听见远远传来的凄厉惨叫,樊剑这才注意到泰安敬那边的动静。

     “对付这些不入流的角色,居然召唤战魂,真败家啊!不过想赢我可没那么容易,我会让你知道,法修这方面占据绝对优势的!”

     眼见泰安敬发威,樊剑同样不甘示弱,不由动起真格来,心念一转,将手中的长剑掷出,长剑突然爆射出百道剑芒,每一道剑芒对于紫袍修士而言,就像是一道催命符,无论那人是何修为,只要沾上剑芒的星点余波,下一刻那人定然骨肉分离,身处之地随即留下一具骨架和一滩血肉,犀利无比!

     随着樊剑、泰安敬的攀比,身着紫袍的修士倒下的更多更快了,哪怕他们如今已然散开,可面对认真起来的二位杀神,他们的一切努力都只是白费功夫。

     霎时间,血雾弥漫了整座紫竹岛。

     放眼望去,皎月下的夜空都染上了一层血色。

     葬仙海海疆三千岛屿,即便是最小的一座岛屿‘危岛’,也比寻常的一颗星球要大的多,而紫竹岛在这三千岛屿中,占地面积排得进前百,况且,紫竹岛还以盛产‘空灵雪水’以及‘紫竹’而闻名,加上优良的地势环境综合种种因素,使得生活在紫竹岛的修士人口,在三千岛屿中排名第十。

     紫竹岛现今有九千万修士。

     三十年前,紫衣门为了寻找无敌仙帝‘灵刀魂师巴默’的遗物,调遣众多修士涌入紫竹岛,那九千万修士中,起码不下三成修士都隶属于紫衣门,近三千万的修士数量!

     可想而知,这场一面倒的屠杀是何其惨烈,名符其实的血流成河。

     ……

     如同长须老者所想,紫竹岛上的散修以及其他宗门的修士,在听到他‘灭口’的言论后,纷纷躁动不安起来,随后忙不迭的奔向海港,以期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乱!

     无比的混乱!

     七彩山毕竟是‘七盟’之下的第一势力!

     紫竹岛上的散修以及其他宗门的修士,没有一人相信泰安敬他们真的敢招惹七彩山,如此一来,灭口的可能性着实不小。

     至于屠戮一座海岛?

     曾经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过!这样一来他们心生恐慌,急着逃离此地的心情,倒也不是不能谅解。

     紫竹岛东海港。

     失去了紫衣门修士的维护后,这里的传送阵陷入无序中。

     人人都渴望自己率先离开!

     拥挤,推搡,发生口角,冲突……

     还有部分别有用心之人,趁乱下黑手敛财……

     不仅是东海港如此,西、南、北三方有着传送阵的海港皆是这般。

     暗中瞧好戏的长须老者,脸上刚露出微微自得的笑容,转眼变被痛惜的表情所替代。

     闪遁灵符啊!

     “这次逃命用掉的这张闪遁灵符,若是拿到宗内交换,我能获得多少保命的宝贝呀!”长须老者旋即心疼的想道。

     别看闪遁灵符未将长须老者带离紫竹岛,便认为闪遁灵符的作用不大。

     作为脱离绝境,逃离追杀的保命之物,‘闪遁灵符’可谓是修士的第二生命,它的珍贵毋庸置疑!

     造成闪遁灵符看似效果不大的缘由,只因葬仙星的特殊,另外一个因素则是紫竹岛着实不小,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长须老者手中的那张闪遁灵符有所缺陷。

     可即便如此,他若是真拿这张闪遁灵符与人交换,就算强如九阶仙帝也会为之心动!

     闪遁灵符的制作极为繁琐,不仅成功率极其低下,而且制作闪遁灵?的一部分原材料已然绝迹,现今存留的每一张闪遁灵符,都是仙晶难以衡量的宝贝。

     是以,泰安敬才会表露出懊恼、遗憾的神色。

     长须老者所用的闪遁灵符,得到手极为偶然,是他此番来紫竹岛的行程中,从一名元胎期修士手中买下的,为此,他还杀了那名修士,以期从他的储物袋中得到更多的闪遁灵符。

     事实证明,闪遁灵符能被仙帝看重,它的珍贵以及存世之少,那名可怜的元胎期修士手中并没有第二张,就算是那一张闪遁灵符,也仅仅是他意外得来的。

     长须老者来到位于紫竹岛南边的海港,他并没有立即涌入人群,抢着踏入传送阵,而是暗自查看起此地紫衣门修士的数量。

     “接近三万修士!现在还穿着紫袍的却只有两万人,从我观察到现在,又有两千名紫衣门的修士离开,那人若是真的在此的话,应该不可能就这样放任这些人离开,事不宜迟,我还是早早离开为妙。”长须老者伪装一番后立即动身,为了小心起见,他并未表现身份或是显现自己仙胎期的修为,而是随同人群一步步挤向传送阵。

     长须老者并不知道,段奇兵正在传送阵附近蹲守。

     知道血袍男子的意思是要闹大点,段奇兵原本也打算跟樊剑一同出手对付那些紫袍修士,可当他第二次听见传音符?后,却是将打消了之前的念头。

     既然要闹大,做好还是别放过那名什么‘七彩山’的使者!

     因此,段奇兵并没有像另外两人那般大开杀戒,而是分化出两道化身,连同他自己本尊,随同人群逃离的方向,各自赴向东、西、南三处海港的传送阵,至于北海港,段奇兵实在有心无力。

     随着越发靠近传送阵,长须老者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兴奋之色,毕竟周边之人皆是如此。

     靠近传送阵周围十丈,越是临近传送阵,这里的气氛明显更紧张更激烈了,人人都想先一步离开,这里的碰撞尤为激烈。

     见自己始终徘徊在十丈附近,长须老者的耐心渐渐逝去,想着这么短的距离,就算被对方发现也应该能逃掉,而且对方想通过传送阵追杀也没可能,毕竟,紫竹岛上的传送阵可是有上七十一个传送节点,而每一个传送节点,都代表了不同的地点,这要追杀简直天方夜谭。

     想到这,长须老者却是再也按耐不住,猛的爆发了属于仙胎期的实力。

     顿时引得四周修士纷纷侧目。

     “仙胎期,应该就是他了,他还真是谨慎。”段奇兵的注意力一直放在传送阵上,见到长须老者突然爆发,段奇兵果断冲传送阵一弹指,手中一物挟裹一股破空之音,动静极大的射向传送阵。

     长须老者有所感应,眼见一道暗影飞至,手中立刻摸出一件法宝护在身前,随即他便发现了段奇兵的身影。

     来不及的,你我相隔这么远,你杀不了我的!只要我当下这枚‘暗器’,我就安全了。

     长须老者看向段奇兵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其后,那枚‘暗器’融入传送阵中消失不见,却是并未伤害到一人。

     “怎么回事!”

     “该死!传送阵出故障了!”

     传送阵内,长须老者脸上的笑容止住了,进而浑身僵硬。

     “你逃不掉的!”段奇兵腾空而至,来到一名瘦弱肤黑的短发青年跟前,淡然道。

     只见段奇兵一挥手,一道白光闪过,那名瘦弱肤黑的短发青年,恢复了长须苍老的面容,还有那残缺一只手臂的身躯。

     “不!你们不能杀我!虽然不知你们如何抵抗葬仙海的元力流逝,但你们以为躲在葬仙海,七彩山的执法者就拿你们没办法么?杀了我,你们必死无疑!”长须老者的急切的吼道。

     “七彩山能有多强?我很期待。”段奇兵不以为然的说道:“希望你口中的执法者早点到来,那样你也不会太寂寞。”

     段奇兵果决出手,右拳直捣丹田,一拳便轰得长须老者仙胎溃散,消弭世间。

     长须老者至死都不敢相信,这年头竟然还有人敢于挑衅七彩山。

     仙胎消散之际,长须老者以自身最后的元力激活了一张传音符?。

     “胆大包天的蝼蚁,等着七彩山的怒火降临吧!”

     与此同时,段奇兵的两道化身同样弹指射出一物融入传送阵,东、西、南海港的三座传送阵,半个时辰内都失去了功效,幻身和本尊同时开始清荡紫袍修士。

     由于葬仙海的特性,实力卓越之辈早已离开葬仙海,因此,泰安敬、樊剑、段奇兵三人杀戮极为迅速,所到之处,众修士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目所能及之地,再无紫袍修士后,段奇兵本尊及幻身,同时瞥向众多噤若寒蝉的散修,道:“半日之内,东、南、西海港的传送阵无法使用,你等若要离开,可前往北海港,亦或者在此等待。”

     段奇兵留下这句话后,在众多散修还没回过神前,便已然抽身离去。

     “哄——”

     众人回过神来,场面顿时一片混乱,并不是还有人在大打出手,此时的乱,却是言语之间的乱。

     众修士纷纷谈论起段奇兵的作为。

     “没有提前封锁传送阵,也不阻止我等离开,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件事向外流传。”

     “我们之中,肯定藏有脱下紫衣外袍的修士,那‘三兄弟’竟然没有甄别,他们居然真敢向七彩山发难,简直难以想象!”

     “太不可思议了!”

     “比起这件事,我更好奇他们在葬仙海是如何抵御仙元流逝的,我看那‘三兄弟’至少都是天仙之辈,他们如何做到的?”

     “管他如何做到的,那‘三兄弟’的名头,算是踩着七彩山打响了,最迟明早,紫竹岛周边七十二环岛上的修士,恐怕都会知道这‘三兄弟’的名头。”

     “不知道他们来紫竹岛干嘛,看紫衣门之前的动静,像是寻找什么物件,难道此处有什么仙物即将出世?”

     “管他呢,这下紫竹岛要热闹了!也不知道七彩山会如何应对!”

     “依我看,那‘三兄弟’不离开葬仙海的话,七彩山未必就能拿他们怎样。”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那‘三兄弟’有办法抵御仙元流逝,七彩山可是‘七盟’之下的最强宗门,我猜他们肯定同样有办法。”

     “反正最近紫竹岛估计不会**生,我还是离这远点的好。”

     “这位兄台,现在不少人趁乱作乱,不如我们结伴,一同先去北海港如何……”

     “算我一个”“再算上我”“我也一同前往”

     这一夜,血流成河,紫衣门近三千万修士,死近七成,超过两千万修士来不及换上其他颜色的袍子,便亡于三名杀神之手。

     这一夜,修士奔走,‘紫竹岛三杀神’之名,响彻紫竹岛周边七十二环岛,并向着更远的三千岛屿传播开来。

     当然,仙君来葬仙海屠杀修士,这名头并没有产生什么威慑力。

     不少人听闻后,第一反应却是不屑。

     “狗屁三杀神,我敢打包票,这三名仙君完蛋了,竟敢公然违背‘七盟仙约’在葬仙海大开杀戒,而且还是朝紫竹岛下手,有谁不知,紫衣门身后是紫脉,而紫脉又是七彩山下的一支势力?竟敢招惹七盟之下的第一势力,叫什么三杀,我看他们就是三傻!”

     “方兄所言不差,仙君又能怎样,葬仙星上还会缺少仙君么?人家七彩山众仙君,比紫竹岛修士加起来还多,而且,若非葬仙星的特殊,他们强行压制境界,封印己身修为,仙帝层次的修士,至少都要以千万来计,依我看,那三傻趁早藏匿起来,还能多活些天。”

     “二位仁兄所言在理,依小弟拙见,往后这紫竹岛恐怕不会太平静,只怕我等身在七十二环岛,也难免遭到波及,我等之所以驻留在紫竹岛周边,无非是与紫衣门身后的七彩山结交,可如今紫竹岛已然易主,我等也没有必要再在此地逗留了。”

     “正是如此,方兄、李兄,愿我等后会有期。”

     ……

     “哈哈哈——果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三十八年前你紫衣门灭我金刀门,可曾料想会有今日,对了,我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夫人。”

     “咳咳——恭叔,我已得知此事,只可惜我们没有实力亲自报仇……现在等孩子出世之后,我也能安心的去了……传我令,所有梁氏族人准备随我回紫竹岛,趁如今还喘着一口气,我要亲自前往迎日峰,将这个好消息带给爹爹他们,以慰玉郎和爹爹在天之灵。”

     “夫人,我们养好病再回去吧,你要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啊……”

     “不碍事的恭叔,我身体的状况,我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好不了的……替我传令下去吧。”

     “是!”

     “老天爷,我的祈求你听见了么?能在我活着听到这个消息,我实在太开心了!或许我不应该再有奢求,但我真的希望,在我将孩子生下来后,你能多给我一段时日,让我看着他们长大成人……真的很想看看他们俩,长大以后究竟是像我多一点,还是比较像玉郎啊……”

     ……

     翌日,受不了血腥味的千余万人,悄然离开紫竹岛。

     翌日,嗅到了血腥味的百万修士,蜂拥而至赶到紫竹岛。

     离开和陆续赶来的人只因听到了同一个消息,那便是‘杀神三兄弟’打算落足紫竹岛,并在此开宗立派!

     ……

     旭日初升,破晓时分。

     杀神三兄弟公布开宗立派之前,身为幕后黑手的血袍男子,于紫竹岛上至高处,接天峰峰顶,传唤来昨夜威名赫赫的杀神三兄弟。

     再度这见到三人时,段奇兵他们却是血污满衣,杀气腾腾,但血袍男子不仅没有因此感到不满,反倒在见到他们第一刻,满意的点点头,赞扬道:“干得不错!我让你们以‘三兄弟’的名义占据紫竹岛,相信这会儿,你们的名头已经传了出去,离开这里之后,你们在添把火,使用传音符?,告之紫竹岛上的众人,你们不会离开,并要在此开宗立派。”

     “敢问前辈,新建宗派在哪落地,又为何名?”段奇兵抱拳躬身道。

     “你三人自行决议即可,完事不必告知于我。”血袍男子随意道:“别担心把事情闹大,我且问你等,你三人中谁擅长招惹事端。”

     三人乍一听,感觉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却不好不给出一个答案,于是乎,段奇兵、樊剑随后同一时间转头看向泰安敬,这时,泰安敬正转头看向樊剑,见到他俩如此,最后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前,躬身说道:“回禀前辈,小子由于……”

     泰安敬正要解释,自己身为金刚魔族崛起的希望,自己心里压力太大,故而刻意装作粗鄙,一来当做掩饰,二来也可以借此宣泄压力,所以才让别人容易误会,哪知,血袍男子根本不给泰安敬说下去的机会,便打断了他。

     “别解释了。”血袍男子挥了挥手,板着脸道:“我记得你小子在背后可是喊过我‘奶爸’足足七回,确实令我火大,就是你了。”

     “前辈,我……”泰安敬诚惶诚恐的一躬身,继而又想开口解释。

     “开个玩笑而已,你小子别太当真。哈哈哈——”瞧见泰安敬的反应后,血袍男子肆意的笑了起来。

     闻言,泰安敬跟着讪讪一笑。

     虽然之前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但他对血袍男子却是无可奈何。

     “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的确挺会招惹麻烦的,这件事由你去做,再合适不过。”笑声停下后,血袍男子认真的说道:“牢记我之前那番话,别担心把事情闹大。”

     来葬仙星的路程中,他们几乎所有时间都是沉默的伴在血袍男子左右,唯一一次交流,还是他们逃跑后,血袍男子对三人的威胁。

     此番经过交谈后,泰安敬却发现,又是玩笑,又笑得豪迈的血袍男子,似乎并不像想象当中那般难打交道,这不禁使他壮了几分胆,思虑片刻,明白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后,泰安敬挺身向前一踏步,双手抱拳庄重道:“还请前辈直言。”

     “直白点说,这就是我安排的一场试炼。”血袍男子目光落在悬浮于半空中,那名一直很安静的男婴身上,说道:“新建宗门,日后我会交到小风手中,你所需要做的便是,在此之前,让这个宗门举世皆敌!”

     举世皆敌!

     好狠!

     三人不约而同冒出这个念头。

     一是惊讶于他对那名‘小风’的狠,二是惊讶于,血袍男子竟然以人作为试炼。

     泰安敬、樊剑都曾有过这种试炼,但他们的目标皆是妖兽罢了,不仅是他俩,很多有底蕴的家族、宗门培养年青一代,都有类似与妖兽搏杀的试炼,以人作为试炼对象,泰安敬、樊剑只在传闻中听说,亲眼见闻还是第一次,而且,还是以‘举世皆敌’为目标!

     “听清楚了么?”血袍男子认真的说道。

     “举世皆敌?”泰安敬不由迟疑的问上一句。

     ‘举世皆敌’,这个目标实在太吓人了!就算泰安敬、樊剑都曾听说过,早年间有过隐世家族曾将人作为试炼对象,可那最多也不过牵扯几万修士的性命,哪有这来的恐怖!

     “对!”血袍男子掷地有声的说道:“敲诈、勒索、绑架、羞辱、血债……无论你以什么方式,我的要求是在十年之内,起码葬仙海中的所有势力,都要仇视我们的新建宗门,你敢是不敢。”

     “我敢!”泰安敬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葬仙海虽然没有敌手,但危险却是依然存在的!比如说‘阵法’、‘符?’……这些都是不稳定因素,而且,自己一个个招惹其他势力,迟早会被别人守株待兔,难保遭到什么埋伏,就算当场难以杀他,可只要泰安敬多拖延一刻,随时便有可能会有成群结队的仙君修士出现来灭杀他!这其中的危险,泰安敬心中十分明白。

     但是,血袍男子提到了十年!

     十年后,他不想落后于樊剑,为此,泰安敬他必须把握住机会!

     “这件事其中的风险,你可曾想明白了?”血袍男子见泰安敬应承爽快,不由问道。

     “明白!但我更明白,十年之后我不想输给他!”泰安敬目光灼灼的看向樊剑道。

     “不错!小子!我对你越来越满意了!”血袍男子咧嘴笑了起来,嘴角的缝隙处,尖锐的牙齿依稀可见。

     血袍男子随后一招手,手中继而出现十张符?,将符?送至泰安敬的面前,随后说道:“这十张闪遁灵符且留给你小子保命之用,我将这些闪遁灵符的传送位置定在了紫竹岛,只要你还在葬仙海,你就能通过这些闪遁灵符回到紫竹岛,只要你回到紫竹岛,就算只剩下一口气,我也保证你小子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