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2.第22章 命悬一弦——柳如烟
    此刻西门玉的内心被失败的屈辱填满,对身上那直入骨髓的痛苦浑然不觉。

     为什么?自己为什么会输?自己以逸待劳,雪云惜她们伤疲力竭。明明是自己等人占尽优势,却在关键时刻被人家翻了盘。所有的一切都落了空。

     看着疲惫不堪,却满面欢喜的雪云惜等人,西门玉心中苦涩,声音沙哑的问道:“告诉我,为~什~么?”

     :“你想知道?”柳如烟低头看着西门玉。

     :“嗯!”西门玉艰难的点了点头。

     这时陆邪音突然指着侯天放四人的尸体叫道:“你们快看!”

     其他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侯天放四人尸体下的地面突然出现了阵阵的波纹,随着波纹的扩散,四人的尸体缓缓的消失,只剩下四颗星辰珠就在原走地。

     :“看来他们在别的地方重生了。”宫紫月勉强站起身,走过去捡起星辰珠,走回来给雪云惜她们每人一颗。

     :“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雪云惜看着西门玉:“我来告诉你吧。起初我们四人战斗的确是打算彼此分出胜负,但是侯天放的出现让我们改变了想法。侯天放虽然修为平平,但是他的身法却十分精妙,换做平时我们可能无法发现他,但是当时我们正在激战,彼此的灵气领域都已展开,当他出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发现了他。”

     :“可是,对付区区一个侯天放不值得你们动用如此之大的阵仗,你们完全可以分出一个人解决他。”西门玉气息微弱的说道。

     雪云惜认同的点了点头:“没错,一个侯天放的确不值得如此大的阵仗,这也是我问她们不过西门弑的出现让我们改变了想法。”

     :“不可能!咳咳……”西门玉过于激动,气血逆行,咳出了一口鲜血:“西门~西门弑是我的贴身护卫,他~他自小便学习如何隐藏自己的气息,你们能发现侯天放我~我不意外,可是你们说发现了西门弑,我决不相信,咳咳……”说着,西门玉又咳出了一口鲜血。

     柳如烟笑了笑:“你说得对,我们并没有发觉西门弑的到来。”

     :“那你们……”西门玉惊愕了一下。

     宫紫月拿出一方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污垢,说:“怪就怪他隐藏的太过完美。”

     西门玉闻言苦涩一笑:“我明白了,是啊,就是因为他隐藏的太好才会让你们猜出他的身份。”

     雪云惜点了点头:“不错,当时我们感到侯天放的气息突然一滞,随后变得紊乱,便知道他有意外发生。”

     这时柳如烟接口说道:“而那时所能发生的以外无非就是被人偷袭。但是侯天放的气息并没有消失,而是迅速远离,说明偷袭之人意在擒拿,不在杀。”

     :“你们感到侯天放的气息迅速远离,为何断定他是被人挟持,难道不是他自己逃走了?”西门玉缓缓的问道。

     :“我来告诉你吧。”陆邪音开口说道:“如果他是遇袭之后自己逃走,必定是仓惶不已,夺路而逃,怎么会那样的悄无声息。如果有人能在被人偷袭不成之后,逃走的时候还能悄无声息,那我真是要给他写个大大的“服”字了,如此高人,我辈不及也,呵呵呵~”说到最后,陆邪音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

     西门玉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但是你们,又是如何断定劫走侯天放之人是西门弑的呢?”

     :“这就要问雪云惜了。”柳如烟说完转头看向雪云惜。

     雪云惜开口道:“同辈人中,有不少人擅长隐藏气息,但是能够在我们毫不察觉的情况下进入我们四人灵气领域的,我想只有寒心和西门弑可以做到。而以寒心那古灵精怪的个性,必定会捉弄侯天放一番,绝对不会将他擒走。所以……”说到这雪云惜停了下来,看着西门玉。

     西门玉接口道:“所以你断定擒走侯天放的是西门弑,而西门弑是我的贴身护卫,他不会单独行动,一旦有所行动必定是与我同行,所以你们特意为我设下此局。”

     雪云惜脑中浮现出方才与宫紫月两剑相击时的情景,那是雪云惜用冰剑架住宫紫月的剑,而宫紫月却说了一句让她一愣的话:联手设局。

     想到这雪云惜摇了摇头,说:“这局其实并非针对于你,在西门弑还没出现的时候我们便有了联手设局之心,只不过不知道谁会是第一个入局之人。”

     西门玉叹了口气:“你们以伤疲之身诱我入局,再用灵气化形的攻击让我误以为你们做困兽之斗,最后再利用之前攻击时残留在四周的自身灵气施展最后的杀招,好算计!我输得不冤!能否告诉我,是谁想出如此诱敌之计?”

     陆邪音哼了一声:“除了雪云惜,谁还能想出如此歹毒的计策!”

     雪云惜咳嗽了一声,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转头看向西门玉:“现在你可还有疑惑?”

     西门玉摇了摇头:“没有了,多谢!不过我有一事相求。”

     :“说吧。”雪云惜点头。

     :“我希望你能亲手杀了我!”西门玉语气沉重,一字一顿的说道。

     雪云惜深吸了一口气,点了一下头:“好,我答应你!”

     :“谢谢!”西门玉笑着闭上了眼睛。

     雪云惜右手做剑指,指尖剑气吞吐,起手一划,剑气划过西门玉咽喉。鲜血喷洒而出。

     西门玉喊道喉间一凉,咽喉上喷出的鲜血落下,落在他的脸上,眼上。眼前的世界变红,变得模糊,意识变得模糊,无尽的寒冷逐渐逼近。

     这就是等待死亡的感觉吗?真是难熬啊!

     这就是西门玉最后的意识,当他再次醒来之时,就不知道会在华山的那个角落了。

     随着西门玉的死亡,地面再次泛起波纹,西门玉的尸体消失,只留下一颗星辰珠。

     四人看着地上的星辰珠,四人默默不语。

     过了良久柳如烟率先开口:“雪云惜,这颗星辰珠归你吧。”

     :“为何归我?难道你们不想要?”雪云惜问道。

     柳如烟摇了摇头:“这次设局你贡献最大,这颗珠子理应归你。虽然我们是对手,但是在这种问题上,我分得清。”

     宫紫月,陆邪音也点了点头。

     雪云惜洒然一笑:“好,那我就不矫情了,多谢。”

     雪云惜走过去,捡起星辰珠,转头向柳如烟问道:“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们要离开了。”

     :“离开?”

     :“对!”柳如烟抬头看着天上的流云:“今天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和你相差的好多,现在的我无法战胜你。所以我还需要历练,而这次试炼就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相信,早晚有一天,我会打倒你!”说着柳如烟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好!我等着你!但是我是不会让你如愿以偿的!”雪云惜骄傲的说道。

     :“那我们就走着瞧!紫月,邪音,我们走!”说着柳如烟带着宫紫月,陆邪音转身离开。

     雪云惜看着三人的背影笑了,她知道,经过这件事之后,自己和她们之间的关系不会再剑拔弩张,但是从今以后自己却成为她们追赶的目标。

     雪云惜摇头一笑,突然感觉压力山大。

     :“柳如烟!”雪云惜开口喊道。

     柳如烟停下脚步,转过身:“什么事?”

     雪云惜笑着说:“我突然想到一句诗和一个绰号特别适合你,在你走之前我想送给你。”

     柳如烟感兴趣的说:“哦?说来听听。”

     雪云惜收敛了笑容,严肃的说道:“幽火燃天万物烬,起手扬弓一命悬!命悬一弦——柳如烟!”

     :“幽火燃天万物烬,起手扬弓一命悬。命悬一弦!”柳如烟念了一遍,眼睛突然一亮:“雪云惜,你说得对,这诗和绰号真的很适合我,谢谢了。”

     :“不谢。”

     :“走了,后会有期!”说着柳如烟三人几个闪烁跳到坑外离开了。

     这四个女孩儿谁也没想到,今日心血来潮的一句话,却成为了日后威震神界的名号。柳如烟日后也确实做到了让别人命悬一弦。而这跟弦就握在她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