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林州换了一身自认为最好看的衣裳,绿色的t恤发白的牛仔裤套在身上,镜子当中映照出来的是一个皮肤微黑却十分时尚帅气的男生。

         他掀开衣裳,柔韧的腰身和小巧的肚脐就露了出来,林州脸上一红,连忙扯了扯t恤下襟,有些紧张地走回客厅。

         不多时燕臻就从浴室里出来了,还在滴水的湿发尽数拂到脑后,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俊美的五官在水汽的氤氲下显得更加深刻。

         燕臻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冰箱前,拿了一罐啤酒出来。

         林州在沙发上紧张地动来动去,最后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开口唤了一声:“哥。”唤出来的声音竟然都有些颤抖。

         燕臻回头看他,迈步走了过来。

         林州自己在脑子里转着大胆的念头,看见正主却只又怂起来了。燕臻走近他的时候他惊得差点夺路而逃,在沙发上蹭地向后退了好大一段距离。

         燕臻挑了挑眉头,目光中带着些不解。

         林州连忙站起来,身板站得笔直,指着沙发:“哥,你坐这儿,你快坐下。”

         燕臻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名堂,还是很配合地在林州指着的地方坐了下来。

         林州觉得自己果然不是个干坏事的料子,明明什么都没做呢他怎么就这么心虚呢,手不是手脚不是脚地在原地站了片刻接受燕臻的目光洗礼,林州最终还是怂了,完全不敢跟燕臻对视,两步绕过沙发走到他身后,抢过他手里的毛巾。

         “哥,我帮你擦干头发。”

         燕臻默不作声地任他拿着毛巾在他头顶一通乱呼撸,偶尔还惬意地喝上口啤酒。

         林州可一点也不惬意,心里咚咚咚地跳得飞快,手忙脚乱地在燕臻头上擦了几下,又拔腿往浴室跑。

         “我拿吹风机帮哥吹头发。”简直殷勤得不像话。

         插上电打开吹风机,客厅里只余呜呜的电器声,平常一直爱说个不停的林州鲜少地一言不发,沉默地慢慢帮燕臻把头发吹干。

         直到最后一丝水汽也蒸发得无影无踪,林州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事情好做了,又不愿意离开。他拔了吹风机的电源,一寸一寸地卷着电线,觉得卷得不好又一寸一寸地松开,再从头卷起,眼睛只是看着燕臻的背影发呆。

         燕臻在沙发上坐了许久,身后一直没有动静,他喝完最后一口啤酒正准备起身时,一道重量突然从背后压了过来。

         一双手臂环抱住他的肩膀,颈侧也感受到了一股温热的吐息,林州有些疲惫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很小声,很温软,很……可爱。

         “哥,我不要再等了,你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我……”

         燕臻的身形有一瞬间的僵硬,片刻后有些迟疑地抬手,拍了拍林州的手臂。

         “对不起,林州……”

         “不要叫我林州!你以前都叫我州儿的。”林州的声音里满是委屈。

         他以前从来不知道,一个称呼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只是短短两个字,就能隔开遥远的距离,带着冷冰冰的温度,刺得他心里酸酸的。

         燕臻默然片刻,拍了拍身侧的沙发。

         “别一直站着了,过来坐一会儿。”

         林州难得地任性起来,保持着别扭的姿势,在他身后弯着腰紧紧地搂着他,脸也不抬,在他脖颈间连连摇头。

         “我不要!哥,我就想你快点想起来!”

         燕臻默然半晌,却只有一声轻叹传来。

         “我不想骗你,那段记忆,也许永远无法恢复,我也许永远想不起来那一年发生过的事。在治疗失忆的时候医生就已经明确说过,对不起,我应该早些向你说清楚……”

         他话音未落,脖子里便感到一滴滴温热的泪水,带着令人颤栗的温度,滑过他的皮肤,消失在他的胸膛。

         燕臻突然就说不下去了。

         他无意伤害这个对他有恩的男孩,可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能遂他的心意。

         林州喜欢他,他从不掩饰,他带着希望而来,但是他却忘记了那段经历,忘记了那些感情。

         他不能欺骗林州,这样的事实无论如何都会让林州受伤。

         林州身上的颤抖透过相拥的手臂传到他的身上,燕臻甚至无从安慰。他不能给林州任何承诺,所以他也没有安慰他的资格。

         半晌林州带着些微哭腔的声音才又响起。

         “哥,你记不起我,也不喜欢我了么?”

         燕臻没有回答。喜欢吗?林州现在对于他来说,是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陌生人,是他理智上所知的救命恩人,那些都离相爱的感情太远。

         可是不喜欢三个字太过冰冷伤人,他说不出口,更不忍心说出口。

         “那我这些天住在你家里,还让你给我买衣服,送我上学,岂不是很可笑。怪不得陈湛看不起我……在哥的心里,到底是我亲近还是陈湛他们亲近?”林州似乎在质问他,又似乎在自言自语。

         燕臻来不及思考,答案已经冲口而出。

         “自然是你。”似乎还嫌不够,又着重强调,“你这些天做得所有事都很对,没有什么可笑的。你比所有人都有资格。”

         “因为我救了你吗?!”

         燕臻又沉默了。

         他虽然刚刚“认识”林州不久,但是他的思维却似乎很奇异地了解林州。他能看懂林州每一个表情的含义,他能听懂林州每一个不同寻常的语调。不管这是那一年被遗失的记忆留下的印记,还是因为林州本就是很好懂的人,总之他现在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他说是,林州会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离开他认为不属于他的地方。

         陈湛一直怀着恶意揣测林州的意图,但是燕臻知道林州恰恰是相反的人。他并不稀罕他的报恩。

         脖子上一轻,一股空调吹拂的凉意瞬间涌了过来,沾着林州泪水的皮肤上感到一阵冰冷。

         燕臻还来不及品味心脏也随着身上的重量一轻的情绪,一具温热的躯体已经像只猫儿一样落入了他的怀里。燕臻下意识地伸手揽住,低头就对上了林州微红的双眼。

         林州揽着他的脖子,努力地扬高头颈,不管不顾地在他唇边印下毫无章法的亲吻。

         燕臻双手一紧,林州只亲了他几下就无措地停了下来,用力地把脸贴近他的胸前。

         “不当救命恩人就不行么,哥……”一道轻柔的带着羞怯与邀请的小声呼唤却如同响雷一样撞击着他的鼓膜。燕臻身形微僵,却始终没有松开紧扣林州腰身的手。

         “哥,你抱抱我吧,你会想起来的,你肯定会想起来的。”林州在他怀里不安地动来动去,有些紧张地如同寻常那般碎碎念着,话语中的直白却直令人血脉贲张。

         “哥会记起来喜欢我的,就算你永远想不起那一年的事,你也会记起来你喜欢我的!”

         燕臻抱着男孩柔韧美丽的身体,他的身上散发着与他一样的沐浴乳的味道,和谐地交融在一起,仿佛合为一体。

         男人都是经不起诱惑的动物,他比寻常人更加自律,但他的自制力在林州的有意诱惑之下竟然脆弱至此。他比任何时候都更快地激起了尴尬的反应。

         林州也许说得没错,他的记忆深处分明还留着印记,至少他还记得这具给他带来过没顶快感的身体。

         可是,他怎么能如此亵渎林州,那与恩将仇报何异。

         燕臻深吸了几口气,强自压抑下血管中奔涌的热烈渴望,他斟酌了片刻,慢慢拉开林州。

         “林州,你听我说……”

         林州面上含着羞涩的绯红却在这一刻褪得干干净净,甚至变得有些苍白起来,含着湿气的眼睛圆睁着瞪着他,嘴唇微颤。

         燕臻被他突然转变的神情惊了一瞬。

         “你,怎么了?”

         伸出的手却被啪得打开,刚刚还乖巧依恋地坐在他怀里的身体也仿佛避着什么洪水猛兽似的猛地弹了起来,林州手忙脚乱地拉好衣裳,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一脸苍白地望着他。

         燕臻眉头微皱,从沙发上起身,走向林州。

         “到底怎么了?你没事吧?!”

         林州却灵活地躲开了他,咬着嘴唇目光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竟是一言不发地上楼去了,瞬间消失在房门后头。

         他的抗拒之意如此明显,根本不让燕臻靠近。他一直对他有多亲近,刚才就有多么反感,燕臻不解,却无人能解答他的疑惑。

         他在楼下站了片刻,最后还是踏上楼梯,走到林州住着的房间门外,抬手敲了敲门板。

         “林州,你没事吧?”

         门里毫无声响,燕臻等了片刻,只能继续道:“可能我刚才说错了话,我向你道歉,我绝对不想伤害你。”

         林州抱膝坐在床边的地板上,身下厚厚的绒毯也隔绝不了四周升起的寒气。

         他瞪着紧闭的房门,听着外面那个男人耐心的道歉和低语,突然感到一切都是那么陌生。

         仿佛一场精心粉饰的美梦乍然醒来,世界突然从阳光灿烂变成冰天雪地,这一瞬间他只感到这个房间很陌生,外面的那个男人更加陌生。

         那根本不是喜欢他疼宠他的林旗,他是个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