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林州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进客厅。

         “哥你在打电话啊。”

         他只是随口一问,燕臻回答得却十分郑重。

         “一个员工,有点工作上的问题,在公司找不到我,就打到手机上来了。”

         林州漫不经心地哦了一声,赶燕臻去洗澡。

         燕臻走进浴室,吁了一口气。

         这种纸包不住火的感觉真是太让人纠结了。

         那些事不可能永远瞒着林州,可是如果让林州知道了他们的相遇居然是因为另一个人——至少表面上就是这样,他会怎么做?

         他要是再跑了还怎么哄得回来?

         谁听到当年的事都会认为他情深不悔寻死觅活,实在是飞机失事失踪一年下落不明之类的事实太让人印象深刻了,他连辩解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别人怎么想无所谓,他不屑解释什么。要是林州也这样认为,他就真是百口莫辩了。

         燕二少洗了一个纠结的澡,出来的时候林州已经做好了晚饭,上桌等着他了。

         燕臻走了过去,林州收起正戳着的手机,跑去盛饭。

         燕臻进去帮忙,这么一小会儿林州放在桌上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

         “在聊天?”

         燕臻看了一眼。

         林州眉头微皱,勉强地点了点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燕臻察觉他的神色有异。很少有事能让林州这么为难。

         林州叹了一口气,却只是摇了摇头。

         “没事的,就是学校里有点事。”

         燕臻挑了挑眉头,没有追问。

         林州也有了想要瞒着他的秘密了。

         接下来的几天,林州明显在收集求职招聘信息,网上纸质都有,挨个认真地比对

         燕臻注意了一下,发现他看的都是一些专业技术工人之类的工作。既需要特定的技术手艺,有着一定范围的不可替代性,而且薪水不少。

         短短半个学期下来,林州已经不像刚来s市时的小白,现在懂了不少。如果现在再拿什么公益项目忽悠他进蓝擎白拿工资,肯定是骗不了他了。

         可是他看的那些工作,燕臻一看就心疼得眉头都拧成深深的川字。

         扎钢筋工,木工,小餐馆的厨师,等等,不一而足,有几个职位还被林州郑重地拿笔做了醒目的记号。

         一看就是又累又苦的体力活。他有那么缺钱么?

         林州没有瞒着他找工作的事情,却又没有多做解释。燕臻也不好逼问他,只能暂时先看着。

         无论如何他不能让林州去扎钢筋或是做木匠大厨。

         几天之后林州在学校里上课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

         林州挂了电话,发了一个短信过去说正在上课,等下课他打回去,结果电话还是在不停地打进来。

         林州无法,只能弯腰起身溜出教室,跑到走廊外头才接起来。

         刚一接通手机里就传来一个大嗓门的声音。

         “州儿啊,怎么这么慢?!刚才咋还挂我电话呢。”

         “二叔,我上课呢。”

         电话那头是他的二叔林东,早些时候他老爹就打电话说过,他二叔携家带口地到s市谋发展来了,听说他和蓝擎公司的领导关系很好,让他多帮帮忙。

         林东虽然是他二叔,年纪并不大,是个很会来事的人。

         但是不管他天资聪明也好,头脑灵活也好,高中都没毕业的学历水平是硬伤,林州也很头疼能帮他找个什么工作。

         “你咋还上课呢?我都在蓝擎大楼底下了。我的个乖乖,州儿你救了个财神爷啊,这一整栋楼都是那小子家的?”

         林东还在赞叹不停,林州已经惊得张圆了嘴巴。

         “二叔你怎么到蓝擎去了,我在t大呢。”

         “我知道你在t大,我又不去t大工作,我去你那儿干什么?我就在蓝擎大楼底下等你了,州儿你早点过来啊。”说着还在啧啧有声地赞叹,“比电视里的景还好看。这都是什么店哪?州儿,你快点来,我先去逛逛,来了打我电话。”

         说完不待林州应声,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林州十分无奈。

         他知道二叔要来,这些天都在帮他看工作。

         林东会木匠活,以前也在工地扎过钢筋,做菜的手艺也不含糊,林州基本就朝这几个方面寻找。

         没想到林东是冲着蓝擎来的。心是挺大的,可他一个高中没毕业的去蓝擎纯属瞎凑热闹。

         大家似乎都觉得他对燕臻恩比天高恩同再造,燕家和蓝擎就该什么都听他的,满足他的所有要求似的。林州倒不怕麻烦燕臻,但是他既不愿意挟恩图报,也觉得不劳而获是十分不好的。

         走后门什么的可以得一时的方便,却给日后带来无尽隐患,总归没有自己脚踏实地地拼搏来得安心可靠。

         他的二哥林成也求过他一阵子,林州没有跟燕臻透露过什么,但是二哥和二婶这些日子都升职了。虽然升职了,升得又不算太高太快,他们夫妻俩本来就比其他人勤恳努力,二婶又好学,一手技术十分过硬,升职似乎也是理所应当的。

         二哥却坚持认为是燕臻给的好处,林州问过燕臻,燕臻的说法是那是他们应得的,林州想想觉得很有道理,就不再纠缠那个问题。

         现在又来了一个林东,他这个二叔可比二哥难缠得多。

         林州担心二叔,刚下课就跑出校门乘上公交车往蓝擎广场赶路,路上就开始给林东打电话。

         “二叔,我过去了。你在哪儿呢?你找找有一个红色的高楼,特别显眼,我们在红楼大门前面见面吧。”

         没想到那头林东吱吱唔唔地叫他快点过去。

         “我就在那个红色的大楼里呢,一楼柜台,州儿快来。”

         蓝擎商场里,林东正被一群人扣在化妆品柜台上,急得额头冒汗。

         “我不是故意弄坏的,谁知道你们那个瓶子那么不禁力。等会儿我侄子过来,他会给你们钱的。”他舌头打结地解释道,“真的,不骗你们。唉呀,我又不会跑,你们别围那么近……”

         陈湛拉着燕臻在七楼吃完饭,乘着电梯往下走的时候,居高临下地看到这一幕乱糟糟的景象。

         “底下干什么呢?菜市场似的。”

         燕臻看了一眼,就不感兴趣地转了视线。

         “唉,又是个土包子。”陈湛笑道,被燕臻瞪了一眼。

         陈湛不在乎地笑笑,继续看着下面的闹剧。

         林州听林东的语气就觉得有些不妙,在公交车里心急火燎地,一到站就跳了下去直奔蓝擎商场。

         林东果然在那里,被人扣在一个柜台边上,一群人面色不善地围着他。

         林州挤进去,看到林东正挤在角落里,手忙脚乱地跟人解释着什么,一看到他来了顿时两眼冒光,冲他连连摆手。

         “快,州儿,来这儿!”

         林州走了过去,感到周围的人都在用怀疑审视的目光看着他,眉头皱起问道:“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柜台的导购小姐拿着一只精致的小玻璃瓶放在柜台上,没好气地道:“你就是他侄子么?你叔叔弄坏了我们的化妆品,他说你会解决的。正好,你来结一下帐吧,总共是3300元。”

         林州倒吸了一口冷气。

         “三千多?这么一小瓶?!”

         导购翻了个白眼,知道他们不懂,也不多解释什么,只是道:“到哪儿也是这个价格,没有钱别手欠啊,你弄坏了还怎么卖给别人?!”

         林东有些心虚又有些生气地道:“谁知道这么一个小瓶子这么不结实啊,我就是没拿住掉柜子上磕了一下它就坏了。谁知道是不是早就坏了,你们搁那儿坑人的。”

         林东话一出口,导购们不干了,吵吵嚷嚷又混乱起来。

         林州拿起那只小瓶子,精致的口部裂开一条缝,的确坏得很明显。

         他二叔手劲大他知道,人家也不可能专坑他一个一看就没什么钱的,所以多半就是林东弄坏的。

         虽然心疼又肉疼,林州只能咬咬牙拿出□□来。

         “别吵了,我们买了,刷卡吧。”

         导购小姐看了他一眼,不再跟林东吵,拿着卡到结帐点去刷。本来她还有点怀疑的,最后顺利地结了帐,导购小姐的脸色又阴转晴了,拿一只精致的小包装袋把那个让林州心痛到默默流泪的小瓶瓶装了起来,满面笑容地递给他。

         “欢迎先生下次光顾。”

         林州拉着林东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东大力地拍着他的肩膀:“可以啊州儿,才来s市几个月啊,几千块钱买这么个小玩意眼都不眨一下啊。”

         林州无力地瞪了他一眼。

         眨不眨眼还不都得买,以为是跟地摊上买东西砍价对半杀啊。

         他把那只小袋子塞给林东。

         “买都买了,拿去抹吧。看能不能抹个返老还童出来。”

         林东扔回给他。

         “这娘们唧唧的东西,我要它干什么,你自己用吧。州儿,咱来说点正事。你这些天,帮我活动得咋样了啊?燕家有没有个说法?”

         林州买了两杯饮料和林东一起蹲在广场角落里边喝边聊。

         “二叔,你别想那些有用没用的,蓝擎招人严着呢,名校生还挤破了头都进不去呢,你进去干啥?打扫卫生间你愿意干不。”

         “州儿,寒碜你叔呢?”林东拍了他一下,“我也没要进这个楼啊。你来了这么久难道都没摸清,这里只是蓝擎总部,蓝擎底下分公司多着了,还有物流和工厂,你二哥不就在蓝擎的工厂里干着呢吗。你让燕家那小子帮叔随便安排在哪个分公司工厂里干着也行,大家都是老熟人,以后多关照一下还不是顺手的事。你哥现在不是挺好的吗,车间小领导当着,每个月轻轻松松领工资奖金,听说最近还要升一升。二叔这资质不比你二哥差啊。”

         林州一脸为难。

         二哥那个大嘴巴肯定在家里到处宣扬是燕臻给他升的职位涨的工资,怪不得最近好多人打电话来问他。

         不等他想出说辞,一道人影突然停在他和林东身前。

         “林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