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陆惜之的事务所最终也落户在蓝擎广场附近的写字楼里。因为这种地利之便,几个关系有点微妙的男人常常能够遇见。只有周敏察觉不到身边那几个人客套之下的些微尴尬,这些日子凭借出众的能力和陆惜之与陈湛的旧识关系,在陈氏企业里混得如鱼得水。

         林州一没有课就来找燕臻,他最近也很是敏感地发现,他们与那个让他感到些微无措的男人偶遇的次数越来越多。

         蓝擎广场周围吃饭的地方就那些,总有能遇上的时候。

         燕臻也发现了他的不自在。

         他没想到林州的直觉这么准。谁也没有跟他说过他和陆惜之之间的旧事,林州向来对人很热情,却偏偏对陆惜之敬而远之。

         燕臻本来也不想林州和陆惜之有交集,有意带他避开陆惜之,被林州察觉了反倒对他说教起来。

         “哥,你怎么老避着人家?让你朋友知道了多不好。”林州劝道。

         燕臻:“……”

         他这都是为了谁啊?!

         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在全心全意为林州考虑的心情当中,还是有一些些的心虚藏在某个角落里。真的不多,只有一点点……

         林州觉得自己有点小气,怎么能因为人家之前打量他的几个眼神就别扭这么久呢?

         他又不难看,不但不难看而且还挺好看。别人要看就看要打量就打量吧,有什么好怕的。

         于是下一次在蓝擎广场的餐厅里遇见的时候,林州主动地打了个招呼,可把心里有鬼的燕二少吓得够呛。

         燕臻表情僵硬地打断他,带着林州与陆惜之和周敏告别,林州明显不满地撇着嘴,却还是听话地朝他二人摆了摆手。不待他客套两句就被燕臻飞快地拉走了,仿佛生怕他认识了那两个精英男女似的。

         陆惜之和周敏落座之后,还在看着那两个人远去的身影。

         看样子连饭也没吃就走了呢。

         陆惜之唇角露出一抹笑意。燕臻就这么怕那个孩子认识他?

         这一幕又是似曾相识的场景。

         也许是林州和他的出身背景太过相似,所以发生在林州身上的事情仿佛总是带着他的旧时光的影子,时不时地就会触动久远的记忆。那些他以为早已遗忘的事情抖落了灰尘,面貌鲜活地呈现在他的眼前。

         “以前,我跟燕副总是同学。”陆惜之突然开口,向周敏讲起他从来没有提起过的过去。

         周敏看着他:“亲爱的,我知道。我一直觉得很遗憾,你和燕臻的关系没有延续下去。”

         女强人首先想到的是可以利用的人脉,多年的老同学老朋友绝对比点头之交用处广得多。

         陆惜之笑了笑,没有回应她的话题,只是自顾自地回忆着。

         “当年,我也想多结识一些有用的人,而不单单是跟在燕臻和陈湛的身后。燕臻就像这样,匆匆地结束和他的朋友们的谈话,仿佛生怕我认识了他的那些朋友。”

         周敏轻呼了一声:“惜之,那有点过分了。他怎么能这样呢?”

         “是啊,我也是这样想的。”陆惜之笑道,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叫来服务生开始点餐。

         后来那些人都因为经济问题,入狱的入狱,破产的破产。

         燕臻应该是早就知道了,才会阻止他。

         可是在那个当下,他只觉得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林州主动想结识他,同样被燕臻制止了,他应该也不知道燕臻为什么要阻止他结识自己。

         他果不其然不太高兴,却还是听话地跟着燕臻走了。

         一切都和他那个时候何其相似。他们都受着燕臻的施舍,只能听从他的安排。

         不知道燕臻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又缘何再次找了一个出身贫困的男孩子?

         林州气呼呼地走在燕臻身边,跟着他进了另一家餐馆。

         一直到燕臻点完菜,林州还没消气。

         “干嘛不让我说话啊。”林州见他闲了下来,抱起手臂质问,“人家一进来你就换地方。你朋友肯定看出来了,以后你跟人相处的时候,多尴尬。”

         燕臻刚才的确刻意又僵硬,放在平时他是不会如此失礼的,怎么都有办法把事情办得圆滑。

         可是对一个心里有鬼的心虚的男人,又能有多高的要求?

         “我只是突然想吃这家的菜了。”燕臻神情悠然地道,撒谎不打草稿。

         林州瞪了他一眼,摸着手指头自己合计。

         “哥你这样可不好,这下陆先生知道了你故意避着他,还这么不给面子。万一以后有什么合作项目没有办法好好合作了怎么办?陈湛说过陆先生很厉害的呢,这次他们合作的工程前景一片光明,哥你要被陈总比下去了。”

         燕臻好笑地给他端了一杯饮料,把吸管塞到那张说个不停的红润润的嘴唇中间。

         “想得真远。不是早就渴了吗,喝你的饮料吧。”

         林州吸了一口,顿时把方才的话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恩,好喝!”

         两人吃完饭直接下班回家,燕臻难得早退了一回,和林州一起朝停车库走去。

         弯弯曲曲的汽车坡道很是宽敞,林州一路小跑,一边跺脚呵手。

         “好冷,车子在哪里呢?还没到吗?”

         燕臻走上前来,张开大衣把林州裹了进去。

         “现在还冷吗?”燕臻在他冻得发白的脸颊上摩挲了几下。

         “不冷了。”林州有点脸红,缩着肩膀尽量躲在燕臻的怀里。

         其实还是挺冷的,大衣穿在身上很合身,当然裹不下两个人,只有贴着燕臻的部位有点暖意,后面衣摆忽扇忽扇地反而更冷了。

         不过这个时候谁在乎冷不冷?腻歪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一路动作别扭地走到车前,燕臻拉开车门把林州塞进去。

         林州在里头叫着:“快点,哥快上车!”

         燕臻矮身坐进车里,利落地发动车子驶了出去。

         周敏捂着耳朵从一辆车子的后面转了出来,呵着手对身旁的陆惜之笑道:“原来还有人跟你一样早退呢。我今天还得加班,你们这些当老板的,都是万恶的资本家。”

         陆惜之唇角动了动,露出一抹浅淡至极的笑意。

         燕臻把林州裹在怀里,为他取暖,那一幕仿佛留在了眼前。

         他下意识地回想过往,想要比较一下,却发现并没有这样的记忆。

         他也许是错了,林州和他并不完全相同。

         林州并不完全是取代了他的位置,并非是他的影子。

         燕臻带着林州回到家里,把林州塞到浴室里让他去洗澡。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这一次不是陌生的号码,屏幕上跳动着的赫然是陆惜之三个字。

         燕臻顿了一下,拿起手机走到落地窗前,接通了电话。

         “燕臻,好久不见。”陆惜之笑着说道。

         其实中午刚刚见过,前些天也总是偶遇,但是那些都算不上真正的见面。

         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打个招呼客套两句的相会,远不是真正的相见。

         燕臻低低地恩了一声。

         陆惜之沉默了片刻,才又笑着说道:“以前我还没有回国的时候,我问过你,想不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你还想知道吗?”

         燕臻看着高远的天空,微微眯起双眼。

         “如果你想说,我洗耳恭听。”

         陆惜之突然就紧张起来,坐在书房里,手指紧紧扣住了椅子的扶手。

         回过神来之后他却又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

         就算说出来,又能如何呢?他们终归不可能回到过去。

         他不会再回到燕臻身边,做他身后的人。

         可是,终归留有遗憾。

         陆惜之以为自己足够冷静,可是在这些天看过那个男孩和燕臻在一起的种种情形,他却发现他远没有自己以为的那样痛恨被人施舍的过去,他也并不憎恶被燕臻挡在身前的过去。

         可是如果不恨,不厌,他那一年的果断和决绝又是为了什么?

         他受到了燕臻父亲的羞辱,他把那些钱全都还回去,还用最恶毒无情的语言拒绝燕臻。

         如今他如愿以偿,事业有成,可以与他们平起平坐。可是为什么他总是会忍不住回想那些曾经令他难堪至极的过去?

         林州明明是和他一样的人,为什么他可以肆无忌惮地和燕臻在一起。他依附着燕臻,受他的施舍,受他的垂怜,像个小仆人一样跟着燕臻的身后。他为什么不觉得屈辱?

         “那一年,其实,我不是故意对你那样无情的……”

         陆惜之声音干涩地开口。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道欢快的声音。

         “哥,我洗完澡了!你快去洗吧,别冻着。”

         燕臻应了一声,对着话筒道:“改天再聊吧,我还有点事,先这样。”

         电话那头很快传来一阵忙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