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林州听到那声熟悉的唤声,心里小小地抖了一下,有些为难地抬头看向来人。

         燕臻和陈湛二人正站在他身前。

         “哥……”

         他还没想好怎么安顿小叔,怎么就让他们两个碰上了?林州忍不住捏着额头叹气。

         燕臻走过来,陈湛先笑道:“哟,州儿,你在这里蹲着干什么?是不是燕总不给你饭吃了?要是燕臻欺负你就到哥哥这里来啊。”

         燕臻和林州都没理会陈湛,燕臻走到林州身边,伸手给他:“天气这么冷,蹲在阴凉地里不冷吗?”

         林州转头看了两眼放光的小叔一眼,终是没敢和燕臻太亲近,自己站起来跺了跺脚。

         林东也忙站了起来,看着燕臻和陈湛,嘴里催着林州。

         “州儿,不给小叔介绍一下这是哪两位老总呢?”说着等不急林州介绍,就先抽了两根烟出来上前热情地分发,满脸堆笑,“我是林州的小叔,这些日子我家州儿多得二位照顾,两位老总抽根烟,抽根烟。”

         他那劣质香烟怎么入得了燕臻和陈湛的眼,两人相视一眼,却都很给面子地接了烟。

         林州在一旁扶额。

         以心大能跑马著称的林州同学头一次感到了一种尴尬的感觉。

         陈湛把烟别在耳朵后面,林东本来想给他点烟的,拿出火机的手失去了目标,顿了一下,看他这接地气的动作又热络起来。

         林州连忙上前拉住林东:“小叔,先别说了,这里冷。”

         林东才发现自己拉着两位老总站在风口里就寒暄开了,顿时也是一阵手脚无措,一手拉住燕臻,指着前面的一家咖啡厅。

         “看我,我是被两位老总的风采折服了,啥也想不到了,哈哈哈。州儿,还不快请两位老板去咖啡馆坐坐。”

         林东给林州使着眼色,一边凑近林州问他还有没有钱。

         林州站在中间分开小叔和燕臻,推了林东一把。

         “小叔,人家还要上班去呢,你别添乱了,去什么咖啡馆。”

         “上班?上什么班?这都是两位老总自家的公司,上班还不是个噱头?就你较真,笨得很。”林东训着林州,仍旧要拉着燕陈二人去喝咖啡。

         他知道林州来s市是找那个被他救了的燕家二少爷的,那个时候他在外面打工没见过燕臻,不过眼前这两个人的气质太好认了,人中龙凤非富即贵啊,肯定有一个是燕二少,另一个能跟他一起走也不是一般人。

         更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都对林州这么亲切这么好,趁着林州在这里,林东怎能放过这个攀拉关系的机会。

         林州烦闷地捻了捻脚底板,跟在燕臻后面扯着他的衣角小声道:“哥,你快回公司去。我自己把小叔安顿下来就好。”

         燕臻返手抓住他的手,笑了笑:“无妨。”

         就连向来最不耐烦这些事的陈湛也没有走开,一直闲闲地跟在一旁。

         林东脚步快,三个人渐渐落在后面。

         林州瞪他:“陈总还跟着我们干什么?”

         这算是他和燕臻的家事,陈湛跟着算什么?看热闹么?!

         “我这不是怕我哥们被人欺负么。”陈湛似笑非笑地伸手搭住燕臻。

         燕臻撇了他一眼,没有理会。

         林州顿时又是愧疚又是心虚,拉着燕臻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

         他现在只怕是二哥把燕臻给他升职的事情拿回去吹牛,林家村里出来四处打工的人可不少,要是听说了这件事都来找燕臻,燕臻又要照顾他的感受不好拒绝,就像对小叔一样。可是人一多要料理清楚又哪有那么容易,会没完没了的。

         他愿意力所能及地照顾族人,不代表要把麻烦转嫁给燕臻。

         燕臻捏了捏他的手心,微笑道:“你那是什么表情?没事,那是你小叔,于情于理我也该接待一下。还是你想把你小叔直接赶走?”

         林州心里乱糟糟的,胡乱点了点头,让燕臻拉着走了。

         燕臻还是林旗的时候,就已经为了林家村的老人们四处奔劳凑钱,只为安慰被骗子骗了血汗钱的老人。

         如今他照顾二哥二嫂,对林东也和颜悦色,林州当然知道这都是因为他的关系,他紧紧地拉住燕臻的手。

         身后不远处,两道人影在道旁站了良久,站在前面的男人裹紧了大衣,转身离去。

         “陆总,不是要去跟陈总和燕总打个招呼的么?”助理抱着公文包跟在身后。

         陆惜之摇了摇头:“不必了。”

         简直就是历史的重演。

         这不过是开始,燕臻应该比他清楚,以后的麻烦还有的是。

         陆家人当年闹得很过份,可是他们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贪得无厌的。

         林州又能比他当初好到哪里去?他们都无力阻止那些人闻风而来的贪婪无度,也无法阻止燕臻高高在上的施舍。

         也许燕臻是出于好意,但他又的确是高高在上的。而那些所谓的亲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以闹得你颜面扫地。

         没有人忍受得了那种屈辱的感觉,除非没有自尊。

         咖啡馆里,燕臻四人坐在角落的卡座,林东还在殷勤地攀谈。

         林州百无聊赖地搅着乌黑的液体,听小叔在那里高谈阔论。

         经过二哥那个满嘴跑火车的洗礼,他现在已经能够很淡定地倾听这种深度不同的对话。

         陈湛居然还能正儿八经地附和几句,惹得林东大有找到知音之感。

         直到林东话题一转,说起和他的大哥,也就是林州的父亲的关系,转而说起林州小时候的事情,一直沉默不语的燕臻也开始应声。

         林东越发高兴起来,说得更加起劲。

         “州儿只有五岁的时候,就这么点大,就要跟我进山。他背着他的小弓箭,我背着他,两个人进了山里,结果兔子毛还没打着一根,碰上一群不知道哪来的小蜜蜂,专捡他这小包子脸叮,给我们州儿叮得抱头插在草垛里大哭。”

         燕臻听了,想象着那种情形,又是好笑又是心疼,忍不住摸了摸林州的脸颊,惹得林州瞪了他一眼。

         坐在对面的林东看着他的动作,感到一丝怪异,不等他多想,林州就叫道:“别说那些了,老黄历。”

         陈湛正听得津津有味:“林小叔接着说啊,别搭理他。”燕臻也点头表示同意。

         林东是个人来疯,看老总们这么捧场,自然讲得更加卖力。

         林州气鼓鼓地坐着,也无所谓“黑历史”被燕臻知道。直到林东话题再转,讲起林州深闯深山救下燕臻的艰险,又讲起出外工作的艰辛,到处都有潜规则,被人欺负打压。

         “不瞒两位老总说,我这次来s市就是为了换个环境换个工作。别看我这样,我肚子里有货,手上也是有真功夫的。听说燕总管着好些家工厂,要是能进去混个……”

         不等他说完,一直沉默不语的林州放下小勺,严肃地打断他。

         “不行。”

         林东被自己的口水咽住了,瞪着自己的侄子。

         老总们都没说不行呢,这小子先来拆他的台?

         “这事儿得听燕总的,州儿你别捣乱。”

         “我说不行。小叔,这事得听我的。人家工厂招人很正规的,小叔可以通过面试进去,我相信小叔的能力。”

         林东快被林州气吐血。他要的就是能拉近和燕二少和关系,扯一下燕二少的大旗,不然进工厂打个工在哪里不是干,他做甚千里迢迢赶来s市。

         “还有不要相信二哥的鬼话,他能升职主要是因为二嫂厉害,自己考出了一个专业证书,这才能升职。并不是燕总特意照顾,也跟我没有关系。小叔回头跟叔伯哥哥们解释清楚。”

         林东不理他,转向燕臻笑道:“都是些孩子气的话,燕总说是不是。没到社会上历练过呢,嫩得很。”

         “是很嫩。”燕臻微笑着点头,“也是个孩子。”

         林州不管他们说什么,只是按着自己的节奏。

         “总之小叔愿意留下来,我会尽全力帮助小叔的,但是不能赖上别人家。”

         燕家又不是燕臻一个人的,他后面还有一大家子呢,都找燕臻怎么行。

         林东脸色一沉,看了坐在一旁的燕陈二人一眼,向二人赔了个笑,拉起林州朝外走去。

         燕臻眉头皱起,却见林州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便仍旧坐下没动。

         林东拉着林州到了外面,劈头就嚷:“什么叫赖上别人家?州儿,你这话说得可不好听吧?小叔干什么了就赖上别人家?你自己巴望上高枝上就把亲戚情分都丢一旁了?州儿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随便小叔怎么想。”林州很光棍地道。

         林东气得胸闷。

         林州继续道:“小叔,咱们自己挣钱自己花,做什么非得靠着别人?你今天要进蓝擎工厂混个管理岗,明天三叔来了,大伯二伯堂哥们都来求,那燕总是给不给安排?都塞进蓝擎工厂当小领导,那到底是燕家的工厂还是我们的工厂啊?这太过分了,我不能同意。”

         林东疑惑地看着他:“州儿,你怎么老向着别人说话?再说咱们老林家可是救了他燕二少一条命,就是赔家工厂又怎么样?燕二少的命不值一家工厂吗?”

         林州面色一沉:“小叔,我不喜欢听这种话,你以后不要说这些。”

         他的神情十分生气,林东倒被他吓了一跳,讪讪道:“好了,不说就不说,怎么还跟你叔黑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