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林超和林明两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拿起那两张模糊不清的图片仔细分辨。

         偷拍的照片看上去非常模糊,只有两个远远的人影,看得出来动作是拥吻,只是全然看不清楚脸庞。如果是不认识的人来看,多半认不出来。

         但是林超林明对堂弟林州太熟悉了,又见过燕臻几次,林州他们认得准准的,另一个男人有点像燕二少,却又不能确定。

         事到如今,他们情愿那是燕二少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林超把照片放在桌子上,一脸警惕地看着那所谓的私家侦探。

         “二位先生不要紧张。”周先生笑了笑,“我的主顾对二位绝无恶意。相反的,他知道二位的生意最近遇到一些小小的瓶颈。我的主顾非常欣赏二位创业的激情,像你们这样积极向上的年轻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自主创业,本应得到更多的资金支持。”

         林超和林明听得云里雾里,看周先生一脸高深的模样,又不好意思显得自己太无知。

         林明偷偷地戳了戳林超:“哥,他啥意思?到底想干啥啊?”

         林超同样小小声地:“我哪知道!”

         周先生:“……”微笑僵化在脸上。

         他平日里往来的都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大家习惯说话留三分,不点破才是最美的,聪明人总能听懂别人的未尽之意。

         就算是陆家那些穷亲戚,关于钱的事也是一点就通,也没有听不懂人话的啊!他怎么就碰上这两个奇葩。

         “我的意思是,咱们来合作,你们帮我的主顾做点事,我的主顾会给你们一笔不菲的报酬。”周先生只能收起高深莫测的嘴脸,干脆把肮脏的交易摆到台面上。

         “给我们钱?”林明瞪大眼睛,”给多少?“

         林超用手肘捣了他一眼,不让他说话,自己看向周先生。

         ”你主顾是什么人啊?他想让我们干什么?“

         周先生也不绕弯子。

         ”我的主顾是谁,你们可以不用知道。你们只需要知道,他和燕二少燕臻有些生意上的过节。我们需要你们利用这些素材给燕二少制造点小麻烦。至于报酬嘛,绝对是你们想象不到的丰富。“

         ”小麻烦?制造什么小麻烦?“林超好歹还没被周先生画的大饼迷惑。

         实在没有办法,被小堂弟摁着进行思想教育的那痛苦的一夜实在印象深刻,现在他一升起点什么不好的念头八荣八耻就先冒出来了,真是很*。

         “不过是一些无伤大雅的丑闻。“周先生笑了笑。

         “你要我们出卖林州?”林超看了一眼桌面上的照片。“既在你们有照片,自己去网络上散播不是一样的?找我们干什么呢?”

         周先生推着眼镜笑了笑。几张不甚清晰的照片怎么可能抹黑得了燕二少,燕陈两家的媒体公关不是摆着好看的。再说燕臻这种私生活干净的人,就算真的跟男人在一起,在如今这么开放的网络风气下,根本不是丑闻,只会是风流蕴事。何况网上还有一群爱好奇怪的女人,指不定叫着“好萌啊”就扑上来了,那不是自己花钱给燕臻买个好名声么。

         只有像当年陆家闹出来的那种风波,才能算得上是“丑闻”。

         周先生不指望对面两个愣头青自由发挥,便干脆利落地把陆家当年的手段倾囊相授。

         林超林明听得一愣一愣的。

         “跟燕家这个闹法?那是找死的节奏啊。”

         周先生嗤了一声。

         “二位现在就沾了燕家的光了么?明明你们的堂弟对燕二少有救命之恩,你们也是林州最亲近的亲人,燕二少对你们可有任何表示?二位的生意陷入困境,他可曾出手相帮?”

         林超林明面面相觑。

         燕家当然没帮他们什么忙,有林州拦着,他们也不好找燕臻来个挟恩图报。

         周先生笑道:“没有吧。既然燕家对你们不仁,二位又何须顾忌太多。左不过离开s市,天大地大,二位拿到那笔丰富的报酬,到哪里不能闯出一片天来。燕家再是有钱有势,也不能一手遮天。”

         他看着对面二人犹豫的脸色,便笑了笑站起身来。

         “二位考虑一下,这可是一笔极好的买卖。我的主顾也是看中了二位的资质,想要给二位一个向上发展的机会,这才找上二位合作。二位若是不想做,林家人可还多着呢。我先告辞,二位想清楚了,再给我电话。哦,对了,二位答应下来的时候,可以先拿个预付款哦。”周先生拿出计算器按了个数递给林超林明看,两人被显示屏上那一串的零闪得眼花缭乱。

         “再说,二位就眼睁睁地看着小堂弟沦为权贵的玩物吗?”

         把那周先生送走,林超林明回到客厅大眼瞪小眼。

         “哥,真的要干吗?”林明咽了咽口水。

         “谁说要干了。”林超瞪了他一眼。

         “可是,那么多钱啊……”

         光是预付款就有两百万,那全款得有多少钱?

         就算只有两百万,也足够把他们的小生意撑下去了。比起来一毛不拔的燕家并没有那么让人留恋。

         燕家是好,不让他们借势也跟他们没有一毛钱关系。

         林超拿起手机,面无表情地拨起了号码。

         林明吓了一跳:“哥,你干什么?!”

         “不管我们干不干,这件事不能瞒着叔和婶。”

         林州居然和一个男人搅和在了一起,这是要翻天的节奏。他们既然知道了哪敢瞒着长辈。

         电话打了回去,隐晦地说了一下林州的事情,林超终究没敢直说林州和燕二少在一起了。

         挂断之后仍要面对周先生扔给他们的那个难题。

         两个人在良知和金钱的诱惑之间纠结得生不如死,一连几天窝在小出租屋里连饭都没有吃好,短短几日就一副历尽沧桑的憔悴模样。

         林州和燕臻一起来看他们的时候,一开门就吓了一跳。

         两个人心里有鬼,一看到正主更加慌乱,差点就把门板拍上。好在林超还有一丝冷静,打开房门请两人进来。

         林明缩着肩膀坐在沙发里,连看也不敢看林州。

         看来坏事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林州把带来的东西放到厨房里,挽着袖子走回客厅,看着客厅里的一团混乱直皱眉头。

         “堂哥,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没,没事啊。”林明听到林州的诘问,差点跳起来,心虚地连连大声回应。

         林州狐疑地看着两个堂哥,敏锐地觉察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怕我?”

         “”谁怕你了,州儿你别胡思乱想。”林超色厉内荏地大声否定。

         林州沉下脸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最好老实说出来,别逼我出手。”林州握了握拳头,居高临下地逼近坐在沙发里的两个人。

         林超林明跳了起来。他们两个比起普通人来说还有些战斗力,可是在自小游走深山的小堂弟面前根本不够他一只手揍的好么!

         “州儿,不用了。”一直安静坐着的燕臻出声叫他,手里举着两张照片朝着林州挥了挥。

         林超林明暗叫不好,林超低声怒道:“不是让你收好吗?你收到哪儿的?!”

         林明白着脸辩解:“我搁在抽屉里的!”还是夹在□□杂志里的,一般人谁会乱翻那种东西。

         谁知道燕二少偏偏会乱翻,还能把夹在□□杂志里的东西找出来!

         “什么东西?”林州凑过去看了一眼,顿时睁大眼睛,转头看向心虚地东张西望的林超林明。

         “你们哪里来的这些照片?怪不得你们一直怪怪的,原来是心里有鬼!”

         林州气得扑了过去,吓得林超林明拔腿就跑,连声大叫。

         “我们坦白,我们坦白,州儿,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们可是你哥哥!”

         林超还算有几分急智,直接跑到坐得笔挺的燕二少身后。

         “燕少爷,你可要管管州儿,哪有大过年地打哥哥的?!”

         “州儿自有分寸。”燕二少笑了笑,翘起长腿,一手搁在沙发靠背上一只手端着热气缭绕的茶杯,尽显绅士风度。

         林超心里疯狂腹诽,装什么装,你个跑别人家里翻□□杂志的家伙!

         但是他不敢说出口,更不敢直面小堂弟的拳头。最后果断认怂,抱住小堂弟的大腿,涕泪横流。

         “堂弟,别动手,哥全都招了!”

         说着就把私家侦探来找他们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说了一遍。等听到还有陆家的事情夹杂在里面,林州面色复杂地看向燕臻,燕臻却没什么表情,似乎林超林明二人说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事。

         “算你们识相,没有立刻答应他们。”林州瞪着两个哥哥。

         林超林明赔着笑:“哪能啊州儿,就算你不过来,哥哥们也不准备答应他干那种阴损事的。”

         干坏事也是需要天赋的,他们虽然贪钱,但是他们明显没有那么天赋,什么都还没干呢就快被自己折磨死了。

         林州又把两个人教训了一通,就和燕臻一起离开了。

         林州在车上就有些紧张,一点也没有在林超林明二人面前的嚣张。

         “哥,原来真的有人针对你。”

         听那个私家侦探的口气,当年陆家明显也是受人蛊惑,才敢在燕家门前闹个不停。

         燕臻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别担心,我会查清楚的。”

         一连几年都没有放弃针对他,这样的人不会很多。

         针对他不要紧,他本来也无所谓清白名声,所有的低调禁欲都是别人安给他的标签,他从来不看在眼里。

         当年被陆家闹得几次上了新闻,明里暗里的讽刺贬低扑天盖地而来。他是富二代,人们总是习惯站在弱者那边的。那时他都没当一回事,现在更加不在乎舆论怎么定义他。

         可是事情涉及到林州,他们敢拿着林州当攻讦的工具,就不是那么善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