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德古拉
        以萧郁初来乍到对雷诺帝国的了解,许多事自然是想不透的。但埃蒙加列不同,他了解安德烈的作风,同样也知道许多萧郁所不熟悉的事情。比如说西菲尔斯的出身足以让安德烈尽可能的帮他隐瞒。

         “别紧张,西菲尔斯,我只是突然想起了点事情,觉得你肯定知道线索。”萧郁眨眨眼,继续说道,“到达堪斯坦的第一夜,我曾经和一个杀手在安德烈公寓对面的百货大楼交火,他留下了一只录音笔和你刚才给我看的那个有同样的特殊记号。”

         西菲尔斯面不改色,笑了起来:“别闹了萧郁,我有上百个那样的录音笔。”

         “是啊,所以我想问问你,能不能想起来,在哪里丢过一支。”萧郁嬉皮笑脸地走到西菲尔斯身边,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等西菲尔斯回话,萧郁转身离开了指挥室,徒留下指挥室里的人面面相觑。

         “我怎么觉得最近萧郁有点阴阳怪气的。”有人小声嘀咕起来。

         安德烈皱了皱眉,并不多解释什么,只看向西菲尔斯,“我去解决外面的那些家伙,你们注意防御。”

         干掉这样四只基因怪,真的需要一点时间,尤其是他们竟然具有不同的特质和明显的进化和整合痕迹。有人在刻意蓄养这些东西吗?安德烈不禁疑惑着,西菲尔斯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当安德烈筋疲力尽地重新踏上飞船,他被萧郁一把揽住肩膀,狠狠压在舱门口。男人危险的声音传来:“你在玩火知道吗?我明白你的自信,生物链的顶层,无论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但你现在得正视一些事,安德烈。世道已经变了,你有两次,都差点死了,如果不是我在的话……”

         “你到底知道多少,都说出来吧。”安德烈疲惫地说道。

         “西菲尔斯是个不知道有多少面的间谍。表面上他是探险家,但如果我没猜错,之前将你的行踪透露给奥拉密斯的正是他。那个时候,是他带着我去修理坏掉的舰艇,被奥拉密斯袭击。后来我们在野外遇伏,狙击我们的那个家伙手里的武器,是菲尼克斯舰队的配枪。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个,你才变成龙型,直接飞回去的。再后来,那只他落下的录音笔,是你偷偷藏起来的对吗?说起来,上将大人真是厚脸皮啊。喝醉了的时候做了那样的事,早上醒来,竟然真的装作一点也不知道的样子。”

         先前明明还在讲阴谋诡计,后面又开始耍流氓了。萧郁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动手动脚起来。

         “埃蒙加列!”安德烈一字一顿地低吼,眼看就要忍无可忍了。

         “嘘……”萧郁小声朝他摆了个手势,压低了声音说,“不要随便叫这个名字,我可是萧郁呢。”男人笑了笑,嘴唇轻轻碰了碰安德烈的额头。

         “他的父亲是为你而死,我知道你不忍心,但眼下,你不得不做出选择来。西菲尔斯背后的势力,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萧郁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知道那家叫梦魇的基因公司吧。”

         “就是那个基因碎片泄露事故的元凶?”安德烈挑了挑眉,恢复了一点镇定。

         “就是他们,基因碎片泄露可不是一个事故那么简单。据我所知,那个事故发生之前,有人正在调查一起基因公司的非法实验项目。那可不是什么猫耳少女之类的玩物,而是龙族与人族的基因结合项目,他们想要制造杀人兵器。向龙族一样强大,像人族一样消耗极少的能量,泯灭情感,没有人性。如果这种东西变成一支军队,哪怕是你我,也不过是炮灰罢了。”

         “你的意思是说……”

         “如果西菲尔斯只是沉迷于帝国蔷薇的美貌,我想我和你一样,可以允许他在这里给你惹一些无伤大雅的小麻烦,但如果牵扯到‘梦魇’,我想你该知道怎么做才好。”萧郁说完,低头看向安德烈的表情。男人的脸色苍白,睫毛微微颤抖,看上去竟有些脆弱。

         萧郁低沉地叹了口气,“我不想把你逼得太紧,希望你慢慢考虑。”

         第二天,安德烈下令返航,回到雷诺帝国。

         指挥室里,一片寂静,只有萧郁没事人似的坐在他的座位上看一本叫《上将大人爱上我》的小说,看的津津有味。

         过了一会儿,艾斯迟疑地说道:“西菲尔斯偷偷开走了一搜运输舰。”

         安德烈摆摆手:“假装不知道就好了,继续全速前进。”

         一时之间,指挥室愈发沉默了起来。

         安德烈仍旧记得,许多年前,他曾经的人类挚友,他的师弟问他:“龙族的生命很长很长对吗?”

         “比人类要长一点点。”

         “那么,也许我的后裔也会像我们现在这个样,由你来教我剑术吗?”

         “大概会吧。”

         “那么,你一定要像照顾我一样,照顾他们哦。”

         “好吧,这一点我还是可以答应你的。”

         安德烈几乎闭上眼就能想起来,他的师弟开着战斗舰撞上敌人主舰时的样子,惨烈到了极致。而那个人类少年最后的话就是:“安德烈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哦。”

         许多年后,安德烈看着萧郁手里握着的录音笔上,曾经熟悉的标志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他不动声色地拿过来,慢慢捏成一块废铁。

         回到雷诺帝国的速度异常快速,只要穿过一个虫洞,再走上半个光年都不到的距离,他们就回到了堪斯坦。

         成功剿灭了红龙埃蒙加列的余部,安德烈的露面自然免不了一阵接着一阵的欢呼声。萧郁的麻雀被送进了修理厂。克拉克一脸内牛满面地看着他们:“你们对待我的小宝儿太不友好了。”

         萧郁开口想问他梦魇公司的事情,却被安德烈一把拉开。

         他们回到安德烈的公寓,阳光充足,从窗外眺过去,就能看到不远处的广场和皇宫。

         “克拉克活了很多年,他很明白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去问他,根本就是打草惊蛇。”安德烈对萧郁说,“他的身体是自己的克隆体,安置在培养皿中,每当他感觉不舒服了,就会利用记忆投射技术,再获得一个新的身体。如此反复,已经数百年了。”

         萧郁想到了什么:“好像这项技术正是梦魇发明的。”

         安德烈点点头:“梦魇公司破产以后,这项技术的流传范围越来越窄,皇族不希望这项技术得到普及,对外一直宣称未能攻克,而实际上,有一批受雇于皇室的人一直在从事这项研究。”

         “我知道,是德古拉二世。”萧郁翻了个白眼,“对,他同时是你的养父。宇宙第一无敌烂好人。”

         安德烈看他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男人。”

         “不,他是个奇葩,而你呢,则是他养出来的小奇葩。”萧郁毫不怜惜地吐槽起来。

         关于安德烈的生平,他眼下是清楚的很。

         安德烈,银龙族皇室后裔,但当他出生的时候,整个拉斐尔星系,已经被人类彻底占领了。狡猾而温和的银龙族选择了和人类合作,从而得到了一部分能量和繁衍的机会。安德烈则被送到皇宫,由德古拉二世抚养成年。德古拉二世正是当今女皇陛下的爷爷。看在他的面子上,安德烈庇护着雷诺帝国以及雷诺皇族。

         “他确实是个了不起的人。”安德烈笑了起来。

         萧郁,哦,也许该说埃蒙加列对德古拉二世向来很是不满,原因很简单,他是个龙骑士,而他的伴侣正是他的坐骑,一条世所罕见的黄金龙。

         很久之前,为了能陪伴自己的伴侣度过更长的时间,德古拉二世组建了一支科研小队,研发延缓衰老的技术。这正是梦魇公司的前身。而当这项发明完善以后,他非常开心的换了个身体,带着自家的伴侣环游宇宙去了,将硕大的雷诺帝国丢给了他的儿子以及两个养子。

         安德烈和雷欧。皇帝陛下的侍卫长雷欧正是西菲尔斯的爷爷。

         这段前尘往事,在如今的雷诺帝国已经鲜少有人知道了,也只有比他们出生都早了许多年的埃蒙加列才知道这些。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安德烈耸耸肩,转身离开自己的房间,准备去看儿子。

         只要有充足的能量,龙族的幼年期非常短,眼下小龙宝宝如果变成人形,就是两岁多的宝宝了,正是最好玩的时候,穿好看的婴儿服,蹒跚地跟在他两个父亲身后。

         “爸爸,抱。”听到安德烈的脚步声,他咧着嘴朝安德烈招招手,染过了的银色卷发让他整个人显得愈发清秀而精致。

         “娘里娘气的。”想到孩子分明是一头耀眼的红发,萧郁小声嘀咕着,被安德烈狠狠一个眼刀甩过来,立时消了声。

         在孩子的问题上,即便是以前的埃蒙加列也没法和安德烈争执。

         现在宝宝已经很习惯自己的另一个父亲在他面前上演各种大变活人了。凭借本能的优势,无论萧郁或者说埃蒙加列变成什么模样,他都能很快找到他,并要求一个拥抱或者吻。

         虽然成功率比安德烈低很多。

         “想没想过,要给他取什么名字?”萧郁看着安德烈逗弄小孩子的模样,声音忍不住温和了下来。他很喜欢安德烈此时的状态,大多时候都蹙着的眉终于舒展开来,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无论他们后面要面对的事情多么闹心,只是对着孩子的时候,安德烈确实很高兴。

         “还没想好,不用着急,按照传统,恐怕得一年的时间。”安德烈轻笑起来,一边说着,他仿佛听到了什么似的,转回头去,“萧郁,你要不要躲一下。”

         “怎么了?”萧郁挑了挑眉,耳朵微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大变。

         下一秒,一个全副武装的少年突然破窗而入,留下一地的玻璃碎渣,跟在他后面的是个金发碧眼的美男子。

         “我亲爱的小安德烈,好久不见了啊。哎?这是你的孩子吗?哦哦,你终于也到了有孩子的年纪啦。”少年面容俊美,秀气的五官还能看到一些与瑟薇儿想象的地方,他夸张地抢过安德烈怀里的龙宝宝,一边晃一边说道。

         龙宝宝被陌生人冷不丁夺过去,立时哇哇大哭起来。

         “德古拉,把孩子还给安德烈。”金发碧眼的男人看着萧郁骤然间暴涨的杀气和青筋,淡淡开口。

         真是不该提到这个混蛋。

         萧郁在心里咬牙切齿地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