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吃醋
        因为是一个陡峭的下坡,萧郁越跑越快,直到他的眼睛已经可以看到□□在表层的晶石了。

         “别进去!受到这种辐射,你撑不了三秒钟。把我放在边缘,我自己爬进去。”安德烈说道,声音里已然有些颤抖。

         萧郁笑了起来,安德烈银色的长发垂在他的肩膀上,有点痒痒的,他听得出,安德烈有点害怕。

         晶石的辐射已经开始影响他,皮肤上尽是剧烈的疼痛,仿佛要融化了一般,萧郁的呼吸加重,身

         后再次传来射击声,他只觉得双腿剧痛,跪倒在地上。

         狙击手打穿了萧郁的腿,鲜血滴在沙漠上,很快被烤干了。

         只差一步,萧郁抱着安德烈一路滚了下去,趴在了晶石上。

         枪声越来越密,萧郁挣扎着撑起半个身体,附在安德烈身上,子弹打中他的身体,但他已然感觉不到疼痛了。

         魔鬼星的晶石是最纯粹的红色,仿佛是大块大块的红宝石镶嵌在金色里,美得让人窒息。萧郁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全身上下都仿佛不是自己的一般,只剩下剧烈的疼痛,从每个角落里涌出来。

         因为实在太疼了,他连惨叫都做不到,只能静静看着安德烈。

         他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看着这个男人。男人的五官很精致,分明是棱角分明的男性,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犀利和气势凌人,却也同样漂亮极了,美得惊心动魄。

         “安德烈……除了埃蒙加列以外……你还可以……记住我吗……”萧郁趴在安德烈耳边小声耳语着,那是萧郁记忆的最后一刻,他看到男人漂亮的银色眸子里渐渐充盈起泪水。

         能到这一步,他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能赢得这样的泪水,竟然比安德烈之前许诺过给他的一切都让他觉得满足。萧郁笑了起来,慢慢闭上眼睛。

         下一秒,愤怒的银龙从美丽的晶石间骤然跃起,咆哮声撤响了整个魔鬼星。

         往日忙碌的矿坑变成了一片废墟,到处都是残桓断壁,迪尔遥遥地看着弥漫的硝烟,狠狠地问候了安德烈的祖宗十八代,随即下令:“所有人带上东西,准备进行空间跳跃。跑路吧,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还赢不了他,不过早晚有一天,我会再回来的。”

         安德烈抱着萧郁的尸体坐在地上。向来面若冰霜的帝国上将很久没有露出那样悲切的表情,泪水顺着他的脸颊流在萧郁的脸上。矿坑里所有的晶石能量已经被他吸收殆尽,但辐射的时间太长了,萧郁的一切生理机能已经全部停止了。

         他想不太明白,这个之前明明不想参军,被他强迫入伍的家伙为什么要舍命救他,还是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许多年前,他就见识过了无数的流血,无数的伤亡,早已淡然处之。那是他们的命运,他们的职责。

         但萧郁不同。

         萧郁只是个地球人,和雷诺星球毫无交集。他本该安逸的生活在地球人,或者是其他什么星球,过无忧无虑的人生,却被硬生生扯进他的理想,他的事业里,然后,义无反顾的走向毁灭。

         他觉得难过极了。

         这种感觉,这种痛几乎和他眼睁睁看着埃蒙加列死掉的时候,一样难过。

         直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地声音,安德烈回过头去,令人作呕的气味迎面扑来,感受到能量波动的基因怪正在吞噬他周围的钢铁。一声龙吟,安德烈再次化为银龙扑向了那怪物。他们扭打在一起,巅峰和盛怒状态的银龙大概没有什么生物可以战胜。很快,基因怪变成了一滩粘液。银龙伤痕累累的身体逐渐恢复,安德烈喘息着慢慢转身,走向矿坑的中央,准备带走萧郁的尸体。却发现,原本该存放尸体的地方却是空荡荡的。

         安德烈愣住了,直到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轻笑声,那样的调子让他觉得浑身上下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埃蒙加列闲适地站在那里,满意地注视着安德烈的裸,体:“亲爱的,再次见到你,我很高兴。”

         地上有散落的武器,安德烈抄起一把激光剑,剑柄发出一声嗡鸣,蓝色的光芒横在埃蒙加列的脖颈上。一时之间,杀气荡漾。

         “萧郁在哪里?”安德烈恶狠狠地瞪着他,仿佛是受了伤的孤狼,浑身上下带着一种绝望的歇斯底里。

         单纯按战斗力来讲,银龙一族从来不是红龙们的对手。红龙的体魄更强健,速度更快,力量也更大,他们天生就是为了战斗而生的龙族,比起性格温顺的银龙,红龙族确实太暴躁了点。

         可是此刻,比红龙还要粗暴的安德烈一步一步走到埃蒙加列面前,一字一顿的问道:“萧郁在哪里?”

         埃蒙加列眨了眨眼睛,双手摊开:“萧郁死了啊。”

         蓝光一闪而过,一缕红发慢慢零落在地上。埃蒙加列怪叫了一声:“你要谋杀亲夫吗?”

         安德烈如同一道闪电似的冲到他面前,狠狠揪住他的衣领,恶狠狠地说道:“萧郁呢?你他妈的刚才做了什么?”

         分明是恶狠狠的语气,但喉咙间却忍不住有些哽咽了。埃蒙加列终于收敛了嬉皮笑脸,轻轻挑了挑眉:“你哭了?你为了一个地球人哭了?如果你想问那个地球人的尸体在哪里,我可以告诉你,你永远都见不到了。”

         尸体两个字让安德烈逃避般的低下头,死亡的瞬间太过短暂,他甚至还没得及接受这个现实,萧郁的尸体就消息了,而本来该死去的埃蒙加列却站在他面前。

         埃蒙加列抬手挠了挠自己脸颊上的伤痕,心里醋缸子一坛,来回咣当了不知道多少回,只是和自己吃醋这种事,真是一肚子的憋屈他都说不出来。他伸手抢过安德烈的激光剑,某个向来机警的人明显的心不在焉,竟没有丝毫的反抗。埃蒙加列不知怎地,愈发生气起来。

         “难道说,在你心中,我的地位还比不上一个地球人?”埃蒙加列越靠越近,让安德烈有些惶恐地想要后退,却被一把按住了肩膀。危险的男人把脸凑了过来,嗅了嗅曾经让他朝思夜想的气息。

         还是那股香气,就像是小时候闻过的花朵,埃蒙加列饿的要命,尤其是此时的安德烈白皙的肌肤就这样大咧咧在他眼前,漂亮的人鱼线勾勒出他的细腰,有力的腿赤脚站在灰拜了的晶石残渣上,愈发显出其中的珠圆玉润。

         “你干什么?”安德烈厌恶地看着他。眼下他的心里全是萧郁,想到萧郁为了自己而死,想到眼前这个男人在这之前或许一直躲在某个角落里,冷血看着这一切。安德烈只觉得涛涛的恨意快要克制不住的冒了出来。

         萧郁只是个地球人,比起凌驾于其他生物之上的龙族,他们的寿命和生命力都渺小的可怕。埃蒙加列却连他的尸体都不肯留下来。

         这就是埃蒙加列,无论经历过什么,依旧冷酷无情,藐视生命。他什么也不在乎,无论是自己人还是外人,无论是安德烈又或者他曾就的旧部。

         其实埃蒙加列都不在乎。

         安德烈低垂下眼睑,无所谓的站在那里,浑身上下都透露出一种冷漠的味道。

         埃蒙加列肆意游走的手停了下来,他怔然地看着他。

         “你什么意思?”他问道,“一个人类而已。”

         “在你心中,他只是蝼蚁,但在我心中,他不是。”安德烈冷冷地吐出伤人的话,“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希望活着的是他。”

         这句话简直像是刀子一样,轻巧地就刺进了埃蒙加列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可是他已经死了,再也不可能活着了,在你面前的,只有我,埃蒙加列。”男人几乎是暴怒,小麦色的皮肤立时转成红色,猎猎的大风骤起,吹起愤怒的红发。

         龙吟声过后,平坦的沙漠上,红龙和银龙扭打在了一起。他们总是这样,即便是许多年前,深陷囫囵的时候,也是边打边和好。这对于埃蒙加列来说,已然是家常便饭的事了。

         他甚至喜欢喝安德烈调笑着玩闹,偶尔也会让着他,等自己被他的爪子伤到,再看安德烈露出一点点懊悔和心痛的表情。

         然而这一次,却不一样。埃蒙加列千算万算也没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情敌横在他和安德烈的面前,还偏偏是他自己。

         温顺的银龙不是盛怒红龙的对手,很快被压在身下,红龙咬住银龙修长的脖子,只要微微使力,都会让身下的人发出脆弱的□□。

         直到两个人筋疲力尽地变回人类的模样。安德烈趴在地上,自暴自弃地把头埋进沙子里,不愿让埃蒙加列看到自己眼底沁出的泪水。

         埃蒙加列轻轻□□着安德烈的脖颈,那上面有一抹红痕,是他方才咬出的伤口,血珠顺着雪白的脖颈滑落,滴下地上。

         “你赢了。”看着失魂落魄地安德烈,埃蒙加列嘟哝着挠了挠头,认命地变了模样,然后把安德烈翻过来,俯身吻上去。

         “如果你喜欢这个样子,也勉强……可以考虑……”男人言不由衷地嘟哝着,将安德烈的惊呼声都淹没在喉咙里。